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一章 喜儿和宝儿

第十一章 喜儿和宝儿

更新时间:2018-03-12 6:02:07

  

  无皮狗应该是一条狼狗,体型十分的庞大。随着一步步的逼近,狗身上的血像下雨一样往下流淌。

  我想进屋去拿家伙,哪怕找根烂木头,也能抵挡一下。

  可是看这狗的架势,只要我一有动作,它就会毫不迟疑的扑上来。

  想到时间过了这么久,小四可能已经占据了我的肉身,我感到一阵绝望。

  “它过来了……怎么办啊?”潘颖哭着问。

  “还不都是你惹的祸!”我吼道。

  她吓得一哆嗦,想松开抱着我胳膊的手,却又不敢。

  我自认算是很能控制情绪了,但眼下这种情形再难压制心中的愤怒。

  要不是这女人无事生非,怎么会落到眼前的地步。

  我贱命一条,真要是死了,大不了变成厉鬼和狄家的人死磕,窦大宝呢!

  他父母双全,日子本来过的和和美美,就算有些不着调,也不至于闯什么大祸。

  我一厢情愿把他拉来当壮丁,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折在这荒山野岭,我死了也没脸面对他!

  我越想越窝火,恨不得大吼大叫一番。

  潘颖忽然松开我,瞪着眼睛看着我,踉踉跄跄的往后退,看表情,就好像我是比无皮狗还可怕的怪物一样。

  我懒得管她,回过头准备和无皮狗死命相搏。

  可奇怪的是,无皮狗竟然不再上前,而且还在畏缩的往后退,狗眼中血色消退,竟和潘颖一样,显得惊恐慌乱。

  我不想再和一条丑怪恶心的死狗对峙,一咬牙,就想扑上去。

  没想到刚一迈步,无皮狗竟“呜”的一声低吠,在我眼前消失了。

  “雨……雨停了。”

  听到潘颖的声音,我下意识的看向院中。

  血雨果然已经停了,地上汇流如河般的血水也都消失不见。

  面对忽然的转变,我情绪稍微缓和了些。

  扭头见潘颖还在惊恐的看着我,不禁皱了皱眉,“我比那条狗还可怕吗?”

  潘颖用力吞了口唾沫,讷讷的说:“你刚才的样子……就像一只鬼……”

 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上前拉住她,“快点去找小楼,要是回不去肉身,我和你就真要变成鬼了。”

  两人一路向后边跑,可跑到头,就只是先前的跨院,有小楼的后院像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。

  潘颖带着哭音说:“要不咱从前门出去吧,等天亮了再来。”

  我横了她一眼,“等天亮我们就真变成鬼了。”

  潘颖六神无主的直跺脚,“那怎么办啊?”

  我也是一阵抓瞎。

  白天的时候以为是鬼打墙,现在看来,不是简单的鬼打墙,而是狄家的人用邪法布了结界。

  我只知道有结界一说,却不知道怎么破解……

  “姑爷!姑爷!”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。

  转眼一看,居然看见那个叫宝儿的丫鬟挑着灯笼跑了过来。

  我戒备的把潘颖拉到身后,冷眼看着她跑近。

  可当她来到跟前,我忽然发觉,她的眼神也变得似曾相识起来。

  我可以确定,这眼神我不光见过,而且还很熟悉,只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这种眼神在什么人眼睛里见到过。

  宝儿鬼鬼祟祟的左右看了看,小声对我和潘颖说:“姑爷,小姐,跟我来,我带你们回房间。”

  “你带我们回房?”我不禁有些狐疑。

  宝儿冲我使了个眼色,只说了一个字‘走’,然后就转过身,打着灯笼向前走去。

  “她也是鬼……是狄家的丫鬟……我们要不要跟她走?”潘颖问。

  我没有犹豫,果断拉着她跟着宝儿往前走。

  我这么决定,是因为刚才宝儿冲我使的那个眼色我太熟悉了。

  还有,她现在走路的姿势……

  她是踮着脚尖走的,一手挑着灯笼,另一只手却缩在胸前,就像是个贼兮兮的大老鼠精似的。

  看到这奇怪的姿势,再结合熟悉的眼神,我一下子想起了一个人——窦大宝!

  貌似这个丫鬟也叫大宝,难不成她和窦大宝有牵连?

  看着那盏灯笼,我忽然又觉出了诡异。

  刚开始宝儿点灯笼的时候我正满心惊疑,没有留意到一个细节。

  那就是,她拿的灯笼,发出的光不是橘黄色的,而是有些微微发绿的白光。

  无论阳间的烛火,还是阴间的鬼火,都不应该是这种颜色。

  说也奇怪,在灯笼的照耀下,已经到了尽头的雨廊竟然又延伸了出去。

  很快,三人就来到了原先的后院,看到了那座小楼。

  宝儿忽然加快了脚步,横穿过院子,直接跑进了小楼里。

  我跟在后面,往正屋看了一眼,里面黑漆漆的,隐约就见三个人影跪在那里。还能感觉到,黑暗中有好几双眼睛在盯着外面。

  我已经顾不上想别的了,加快脚步,拉着潘颖跑进了小楼。

  急着上了二楼,跑进里间,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一呆。

  那口大棺材的盖子不知道被什么人给盖上了,喜儿和宝儿各自挑着一盏灯笼站在棺材的两边。宝儿的灯笼发出的是白光,喜儿手上的灯笼却是发出柔和的黄光。

  正对着棺材的位置,竟然还有两个人影。

  一个趴在地上,在不断的挣扎,却像是被一股无形的重力压着,怎么都爬不起来。

  这人竟是先前从堂屋跑出去的小四。

  另一个人站着,赫然就是狄金莲。

  她微笑着看着我和潘颖,眼睛里除了有几分凄楚,还带着几分歉然。

  潘颖挣脱我的手,走到她面前,“小狄姐,你没事了吧?”

  狄金莲摇了摇头。

  潘颖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,竟有些怀疑的问:“你不会魂飞魄散了吧?”

  狄金莲神色一黯,摇了摇头,“暂时不会了,我家里人知道我要回来,提前做好了准备。”

  潘颖还想再说什么,狄金莲忽然抬手推了她一把。

  潘颖脚下不稳,背朝着棺材倒了下去。

  我又惊又怒,抢上前想要扶住她,猛然间,一旁的喜儿用力在我背上推了一把,“快回去!”

  这一下,我也向棺材扑了过去。

  可是我却不再惊慌,心里反而一阵的安定。

  因为我听到,喜儿发出的居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,这声音的主人是——张喜!

  我觉得一阵恍惚,眼前忽然变得漆黑一片。

  没等反应过来,就听身下一个声音艰难的说:“别压着我……别压着我……”

  我定了定神,抬手一撑,却按住了一团软绵。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身下那人被压得一阵闷咳:“放开我……”

  我翻了个身,手臂似乎碰到了门板一样的木板,发出“嘭”的一声。

  很快,我就判断出了形势。

  我和潘颖应该是在那口大棺材里!

  我躺平了,伸出双手往上摸,果然摸到一块木板。用力一撑,就听“嘎”的一声,边缘露出一道缝隙,一缕柔和的光亮透了进来。

  我奋力推开木板,定睛一看,被推开的果然是棺材盖,我和潘颖就并排躺在棺材里。

  “天亮了?”潘颖坐起身,捂着胸口又咳嗽了两声,回过头竖着眉毛瞪着我。

  我看了看窗外透入的晨光,冲她咧了咧嘴,“不愧是纯爷们儿,胸肌还挺发达。”

  也许是内疚,潘颖只是脸微微一红,瞪了我一眼就爬出了棺材。

  我跟着爬出去,见棺材里原先头枕的竟是我的包,连忙拿出来扛在肩上。

  见小四和狄金莲没了踪影,喜儿和宝儿也都不见了,我愣了愣,拔腿就往外走。

  “大宝!大宝!”

  我喊着窦大宝的名字跑下楼。

  “啊?天亮了?”

  听到里屋传来窦大宝含糊的声音,我赶忙跑进去。迎面就见肉松跳过来,在我脚边撒欢的摇尾巴。

  看清屋里的情形,又是一愣。

  靠墙的位置,那口棺材的盖子已经打开了,棺材盖倒在一旁的地板上,哑巴女人正坐在棺材盖上抱着膝盖看着我。

  “呃,天亮了,起来开门了,我现在可是丧葬铺的老板,不能睡懒觉了。”

  窦大宝含含糊糊的说着,居然从棺材里头坐了起来。

  “你怎么也睡棺材里了?”潘颖愕然的问。

  窦大宝转过头,“耶”了一声,用力揉了揉眼睛,瞪大眼盯着我俩,“你们这是什么打扮?”

  我和潘颖对视了一眼,才发现她身上穿的是绿旗袍,而我竟然还穿着那件月白色的长衫,一副民国时期的打扮。

  “靠,我怎么睡在棺材里?”窦大宝终于清醒过来,急着往外爬,忽然间却又呆住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我疑惑的看着他。

  窦大宝低头看着身下的棺材,使劲咽了口唾沫,喉咙里‘咕噜’一声响。

  下一秒钟,他把两只手同时从棺材里伸出来。

  看到他手里捧着的两样东西,我目瞪口呆。

  那居然是两锭小元宝。

  一锭是散发着柔和金光的金元宝;另一锭是白中透绿的银元宝。

  我走到跟前,把两锭元宝拿起来,翻来覆去的看了看。

  当我把银元宝反过来,猛然间我就呆住了。

  小元宝的底部有两个繁体字的印记,因为年代久远,‘宝’字还能轻易分辨,上面的一个字磨损有些严重,隐约能看出,那好像是个‘大’字!

  

201802/16/9048_3376597 201802/16/9048_3376597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