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六章 招魂

第十六章 招魂

更新时间:2018-03-12 6:48:35

  

  冒雨上了车,我问沈晴是什么情况,她却说也不大清楚,是赵奇打电话通知她赶去东城看守所,说是出了人命案,还说一定要叫上我。

  东城看守所?老何不是就关在那儿嘛。

  一路赶到东城,到了看守所,我看了看时间,刚好12点整。

  沈晴给赵奇打了个电话,很快,赵奇就开车出来,把我们带了进去。

  停好车,赵奇转头看着我说:

  “情况有点特殊,你可能要先见见一个人。”

  “什么人?”我问。

  “何尚生。”

  “老何?”

  “房东?”

  沈晴和我同样惊讶。

  进了楼门,赵奇直接把我俩带到二楼的一间办公室。

  一进门,就见一个白胖的小老头坐在椅子里,翘着二郎腿美滋滋的抽着烟,正是老何。

  办公桌后,一个短发像刺猬一样的老警察浓眉紧锁,也在抽烟。

  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屁。

  “老林,这是我们局里的徐祸,沈晴。”赵奇给我们介绍,“这是林东,林所长。”

  沈晴向林东敬了个礼,我冲他点了点头。

  老何叼着烟,眯着眼看向我,“来了,带家伙了吗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我疑惑的问。老头怎么跑这儿来了,居然还受这样的‘优待’。

  林东拧着眉头说:

  “我们的两个同事,傍晚去老仓库拿东西的时候出了状况。我们找到他们的时候,一个已经死了,另一个……另一个还在昏迷。”

  老何哼了一声:“什么昏迷啊,我都说了,他是丢了魂儿了!”

  林东和赵奇对了个眼色,神情显得很复杂。

  我还是没弄清状况,迟疑了一下问:“活着的人在哪里?”

  老何掐了烟,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别在耳朵上,站起身看向林东。

  林东起身,张了张嘴,像是想说什么,最终叹了口气,“跟我来吧。”

  回到一楼,来到尽头的一个房间,两个警察正在门口对着抽烟。

  我看了一眼门上的牌子——医务室。

  一进门,就见铺了白床单的小床上躺着个人。

  一个白大褂坐在办公桌后发愣。

  看清白大褂的样子,我不由得一愣。

  竟然是唐夕的男朋友,姜怀波。没想到他居然是看守所的医务人员。

  “林所长。”姜怀波站了起来,看到我也是一愣,“你……你是徐……徐法医?”

  我点点头。还以为上次他是紧张,所以说话才不利索,没想到居然真有点结巴。

  想到化妆师唐夕,我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我真不想说我羡慕嫉妒恨,可事实真是这样……

  赵奇指了指床上那人,对我说:“他叫钱涛,是所里的管教。”

  我走到床边,看清床上的人不禁一呆。

  这人年纪很轻,至多不过二十五六岁,一身警服却脏兮兮的,还挂破好几道口子,像是才从地洞里钻出来似的。

  让人感觉诡异的是,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两只眼睛却瞪得老大,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,眼珠子一动也不动。

  尽管看到他眼中的生气,我还是拿起他的手腕,脉搏很平稳,但是跳动的相当慢。

  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居然连正常的自然反应也没有。

  “还看什么啊,快把毛笔朱砂拿出来啊。”老何说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,从包里拿出毛笔和朱砂交给他。

  想了想,还是拿出一道黄符,默念了两句法诀,拍在钱涛的灵台上。

  手刚一拿开,就像是有一股无形的风吹过,符纸晃晃悠悠的飘落在一边。

  我心里一咯噔,还真是魂魄不齐。

  “你到底是哪一门的?你这符画的真邪乎。”

  老何皱着眉头说了一句,用毛笔蘸了朱砂,在钱涛的额头上一笔而就画了一道符箓。

  我看了看那道符,忍不住问:“这符起什么作用?”

  老何慢条斯理的说:

  “这里关了那么多坏蛋,可不像你们公安大楼浩正罡气那么重。他现在丢了魂,万一被路过的孤魂野鬼见到,占了他的肉身,那就麻烦了。我用符箓镇守住他的灵台,这样其他魂魄就进不去了。”

  见赵奇看我,我只好点了点头。

  老何说的的确没错,只是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状况,所以没能做出准确的判断。

  老何回过头,牛逼哄哄的说:

  “还愣着干什么,下面该怎么做,还用我说吗?”

  我苦笑,丢了魂,当然要把魂魄招回来,问题是我不会招魂啊。

  我对老何实话实说:“我不会招魂。”

  老头先是一愕,随即眼中露出一种莫名的疑惑。

  “给我黄纸和桃木剑。”老何说。

  我拿出两张黄表纸,又拿出桃木钉问他合不合用。

  老何接过木钉,目光一凛,“九月阴桃木!”

  他忽然凶狠的瞪着我:“徐祸,你不会是邪门歪道吧?”

 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黯然的说:

  “我同学的家人被烧死了,他受不了打击,吊死在了自己家的桃园里,这阴桃木是他……”

  老何打断我说:“不好意思,是老头子想多了。”

  现在我知道老何是渡鬼人,自然也明白他为什么会有刚才的一问。

  阴桃木是要人吊死在九月阳桃上才能生出的,刘瞎子曾说过,有些心术不正的阴倌为了得到阴桃木,会设计把人害死,人为达到目的。

  所以,老何第一眼见到阴桃木才有那样的反应。

  由此证明,老头顶多就是财迷了点,心倒是不坏。

  老何先是把一张黄纸撕成个纸人模样,放在钱涛的胸口。

  接着用毛笔蘸了朱砂,在黄纸上画了道符箓。向林东问了钱涛的生辰,连同名字一起写在了黄符上。

  他把黄符点燃,用桃木钉挑起,身子一挺,脚下踩着八卦方位走起了罡步,口中念念有词:日落沙明,天地倒开,道由心学,阴阳交泰,四方鬼神,奉吾敕令,所拘冤魂,即刻放行!太上三清急急如律令!

  我心中一凛,这老头居然是三清正宗。

  老何只念了一遍法诀,脚下罡步却是不停,竟有些龙行虎步的气势,和先前的猥琐财迷模样判若两人。

  就这样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工夫,他的脑门上竟出了一层细汗。

  他忽然停下步伐,桃木钉直指纸人,大声道:

  “三魂七魄归吾坛,速来报到!”

  随着他一声喊,钱涛胸口的纸人竟然动了。竟像是活了一样,挣扎着想要站起来。

  可仅仅只是勉强抬了几下上身,就又倒了下去。

  老何脸色一变,再次念诵法诀,抬高了声音:

  “三魂七魄归吾坛,速来报到!”

  连着大喊三声,纸人挣扎的更加剧烈,却仍是没能站起身。

  老何架势一收,脚步踉跄的倒退几步,一屁股跌进了椅子里,喘着粗气说:

  “不好,他的魂魄不只丢了,而且被其它鬼给掌控了!”

  “那该怎么办?”林东急着问。

  如果说先前林东等人对他的话还有怀疑,见到纸人挣扎以后,不说再无怀疑,也信了八九分。

  “还能怎么办,在哪儿丢的,就去哪里找。”老何抹了把汗,脸色变得有些蜡黄,显然耗费了不少精力。

  赵奇眼神闪动,说:“他们是在老仓库出事的。”

  “到底是怎么弄成这样的?”沈晴忍不住问。

  林东拧着眉头看着赵奇。赵奇纠结的摇了摇头,说:

  “经过现场勘察,另一名女管教是从架子上摔下来,导致颈骨折断死亡。不是人为……可能是意外。”

  林东说:“我们发现出状况的时候,小钱就倒在角落里,已经是这样了。”

  老何拍着大腿,着急的说道:

  “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,五更天一过,他的生魂被鬼侵占了生机,就回不来了!还不赶紧找去!”

  

201802/16/9048_3376602 201802/16/9048_3376602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