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三十四章 阴阳门

第三十四章 阴阳门

更新时间:2018-03-12 9:36:50

  

  赵奇说见老何的事他去安排,另外告诉我,经过核实,章萍的父母的确是残疾人,而且家境很差,局里已经安排专人送章萍的尸体回籍贯所在地了。

  回到家,徐洁已经和往常一样做好了饭菜。

  想到火葬场的经历,我实在没有胃口,丢下包,一屁股瘫在了沙发里。

  徐洁端着汤碗从厨房出来,放下碗,挨着我坐了下来,轻声说:

  “你父亲的事大宝都跟我说了,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啊?”

  我顺手把她搂进怀里,说:“没什么好说的,我看到他尸体的时候,一点感觉都没有。”

  徐洁蹙了蹙眉,“你就是这样,什么都藏在心里,什么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你这样做只会让关心你的人更担心。”

  看着她微嗔的脸蛋,我忍不住低下头,往她小嘴上亲去。

  两人的嘴唇轻轻碰触在一起,我竟闻到一股甜丝丝的味道。

  我刚想继续吻下去,徐洁忽然睁开了眼睛,用力推开我,站了起来。

  我忙跟着起身,说:“我……我不是想乱来,我就是……对不起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徐洁深吸了口气,转过身拉住我的手,把头靠在我肩膀上,良久才轻声说:

  “我知道你不是想轻贱我,我只是觉得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太短。徐祸,答应我,再给我点时间,也给你自己一些时间,等我们都确定能适应彼此的存在,我什么都给你。”

  我刚想说什么,她就把我拉到桌边,像是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一瓶酒冲我摇了摇,“我陪你喝两杯。”

  “我要是喝醉了,你不会趁机占我便宜吧?”

  “切,想的真美。”

  事实上我也知道徐洁说的没错,我很肯定,我是真的爱上了这个美丽可人的女孩儿,但是这份爱很仓促,毕竟我们之前只是在微信上联系,真正确认关系才没几天。

  这种仓促让我们彼此间欠缺了解,男人可以无所谓的放胆去爱,但女人一旦选择,那就是一辈子的事。

  我不想让我爱的人将来会后悔,不过……我还是控制不住的不断往‘加深关系’上对她做出‘引导’。

  男人本性……

  转过天在看守所见到老何。

  经过上次的事,老头显然受到了特别的照顾,才几天不见,气色明显好了不少。

  我刚把烟拿出来,老何就趴在桌上探着头问:“小子,我外甥女怎么样?”

  “啊?”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他说的是徐洁。

  真不怪我反应慢,徐洁虽然算不上国色天香,却是那种身材高挑,清纯可人的小美女。

  再看眼前的老头,矮矮胖胖,一脸的猥琐,一双眼睛瞪圆了才跟两个五毛钱的钢镚一样,还长了个酒糟鼻子。

  任谁见了也没法第一时间把他这副尊容和徐洁联系起来。

  我说:“徐洁是个挺好的女孩儿,手脚勤快,人长得又漂亮,绝对会孝顺你的。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听我这么说,老何眼神闪烁,表情显得有些古怪。

  见我看着他,一边伸手过来抓我的烟盒,一边含糊的说:

  “孝不孝顺我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觉得她不错就行了,……”

  他后边还嘟囔了一句什么,我没听清。

  我也懒得问,把昨天在火葬场发生的事一股脑说了出来,问他有什么看法。

  老何听完,瞪了好一会儿眼,才一字一顿的说:

  “有人作邪法,利用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开阴阳门,造了个假的鬼门关!”

  我身子一震,“假鬼门关?”

  老何点点头,说我和赵奇昨天根本就是生魂离体,去了阴间。而那两具诡异的尸体,就是开启阴阳门的邪阵。

  刚开始我们没有看到焚尸炉里的尸体,是因为邪阵发动,作为门户的两具尸体位于阴间和阳间的中间,也就是所谓的阴阳桥上。后来邪阵撤除,尸体也回到了阳间。

  我问老何,假造鬼门关的目的是什么。

  老何说:“阴间砍鬼头,集煞。”

  “集煞?”

  老何点点头:“人死了变成鬼,还要再像犯人一样被砍头,魂飞魄散之时自然会生出很大的煞气怨气。至于那些跪着的尸体……只有尸体和魂魄一起下跪,才能砍鬼头的。而且要砍鬼头,必须得在阴间进行,因为鬼本就属于阴间。”

  赵奇问:“还有一具尸体没找着,是不是留在阴间了?”

  老何翻了个白眼,“尸体怎么可能留在阴间?”

  “那尸体能去哪儿?”我问。

  老何说:“现在多半是被烧了。”

  赵奇摆手:“昨天事发后我们找遍了火葬场,都没有找到尸体,怎么会那么快被烧掉?”

  老何呵呵一笑,“你以为集煞的目的是什么?煞气对于鬼魅邪祟来说就等同是活人的力量,煞气越重,邪祟的法力就越强悍。”

  他转向我似笑非笑的说:

  “如果我没猜错,那个砍头鬼就是失踪的那具尸体吧?他应该就是假造鬼门关,砍鬼集煞的家伙。照你们清点,脖子里有砍头痕迹的尸体有九具,也就是说那家伙至少收集了九个鬼魂飞魄散时生出的煞气。

  他的法力,现在恐怕比起红衣厉鬼也只高不低了。目的达到,留着死了的肉身也没用了,不如弄个鬼遮眼的把戏,等第二天火化其他尸体的时候烧掉来的干净。”

  “砍鬼头,集阴煞,变成厉鬼……”我用力按着太阳穴。

  老何说:“作这种逆天的邪法,等于是甘愿放弃了轮回,把自己置于了万劫不复的境地。会那么做的人,不是有冤,就是有怨。”

  “冤……怨……”

  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不能够思考了。

  那个男人居然会邪法,而且利用邪法把自己变成了厉鬼……

  徐荣华,你到底想干什么?

  老何说:“你小子也真够邪门的,阴阳行当里能往来阴阳两界的虽然不乏其人,但那必须要子时去,寅时归。那鬼门关虽然是假,单阴阳门却是真的,你居然能大白天的还带着个人进去……难怪她会找你了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我恍惚的问。

  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老何摆着手把头偏向一边。

  我勉强深吸了口气,说铺子里的往生符没了。

  老何两眼放光,压低声音问:“那你小子一定赚了不少吧?”

  我愣了愣,差点没一口老血喷死老丫的。

  果然,他帮人超度都是要收报酬的!

  我把带来的黄纸朱砂交给他画符,说我可没问那些鬼要报酬,就算是替老丫积点德,让他能早点放出去。

  离开看守所,回到家,我把那张老照片连同那把铜钥匙都锁进了柜子里。

  死了还要祸害其它的鬼,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,我都没必要因为这种人影响自己的生活。

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我每天都在调整自己的情绪。

  当然,做的最多的,还是和徐洁‘增进友谊’……

  周一早上,我来到局里的实验室外,站在门口深呼吸了几下,推门走了进去。

  “丽姐,我回来报到了。”

  马丽坐在办公桌后,抬眼看了看我,“这么快没事了?”

  “没事了。”

  马丽一挑眉毛,“行啊小师弟,够牛13的,我还以为你怎么着都得调整个把月呢。”

  我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马丽微笑着点点头,“林教授没看走眼,我也没看走眼,你的心理素质已经超过我的预期了。”

  “铃铃铃……”

  座机响起,马丽拿起电话,听了几句,挂掉电话起身说:“提箱子,出警。”

  警车开进一个小区,我不禁暗暗皱眉,怎么又是这个小区。

  车一停下,我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这个小区就是桑岚她们家的小区,面前的居民楼,就是她家那栋。

  

201802/16/9048_3376620 201802/16/9048_3376620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