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四十一章 二皮匠

第四十一章 二皮匠

更新时间:2018-03-12 10:44:42

  

  “赵奇!”我大声喊了一句。

  赵奇一点反应也没有,仍是麻木不仁的跟另外三个轿夫一起抬着花轿飞奔向前。

  红灯笼猛然加速,飞到了花轿上空,张喜大声道:

  “阴阳殊途,速速归去!”

  声音响起的同时,灯笼的光芒骤然暴涨。

  在红光的照耀下,四个轿夫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花轿落地,一个悦耳的声音从花轿里传出:

  “徐祸,没想到你还真有些手段,我选了你,倒是没有看错人。”

  说话间,一个身穿大红喜袍,顶着红盖头的窈窕身影从花轿里迈了出来,听声音,正是章萍。

  “我本来还有点同情你,可是现在……”

  看着眼前的女人,我感觉无话可说。

  我早该想到,一个用邪法改变自己样貌的女人,绝不是什么善类。只是没想到她的邪门居然是家传。

  “下次再见,你最好将她魂魄诛除,否则必成祸患……”

  脑海中回响起白灵儿的告诫,我也不准备再和她多说,抬起手,红灯笼立刻化成阴阳刀飞回到我手中,刀身闪耀着血一般的夺目光彩。

  “不知好歹的东西,你找死!”

  章萍声音转冷,非但没有逃走,竟然还支起双手朝着我扑了过来。

  眼看她扑到,我挥刀就刺。

  “嗬嗬……”章萍不闪不避,只是冷笑。

  就在阴阳刀刺出的一刹那,不经意间,竟看到她身后连着几根红色的丝线。

  ‘……扎纸人的手艺,二皮匠的针线!’

  我猛一激灵,下意识的闪身横挪,避开她的正面,挥刀朝着那些丝线砍了下去。

  丝线被砍断,章萍立刻扑倒在地,浑身颤抖不停。

  我走上前,挑开她的盖头,仔细一看,顿时恨得咬牙。

  这根本不是章萍,而是一个陌生的女鬼。

  女鬼的身上扎满了细针,针尖露出鬼体半寸,隐隐透出黑色的煞气。

  “不好,上当了!”张喜的声音传来,“快追!”

  “这女鬼……”

  “救不了了,快追!”

  阴阳刀脱手飞出,化为灯笼疾速飞向山顶。

  再看女鬼,丝线被砍断后,鬼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淡化,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“妈的!”

  我大骂一声,朝着灯笼飞走的方向追去。

  这臭娘们儿不但早在轿子里准备了替身,还在假的鬼新娘身上插满了细针,刚才如果短兵交接,鬼新娘固然魂飞魄散,我也难免被那些邪异的针扎伤。

  这女人也太歹毒了!

  一路追上山顶,远远的,就见山上有个坟包。

  让人诧异的是,坟包上面竟然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儿!

  一个熟悉的身影正飞也似的向坟包跑去,看背影正是章萍。

  红灯笼再次加快速度,看样子是想超过章萍,先一步赶到坟包。

  可章萍的速度快的惊人,而且移动的姿势非常的怪异。

  就好像前面有什么东西,在拉着她往前拽似的。

  章萍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跑到坟包前,一手一个抱住两个小孩儿,回过头冲我阴测测的一笑,竟然消失了。

  我追到跟前一看,坟包后边竟然有一个地洞。

  我不管不顾,纵身就想往下跳。

  “来不及了,走!”身后传来张喜焦急的声音。

  我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,一个收势不住,朝着洞口跌了下去。

  “徐祸,你坏我好事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章萍怨毒的声音响起,仿佛从地狱深处传来……

  “徐祸!徐祸!”

  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我猛然惊醒过来,睁开眼,就见赵奇站在面前,关切的看着我。

  “我艹……”

  我试着动了一下,右肩立刻传来一阵剧痛。

  赵奇捋了把头发,长吁了口气:“你总算是醒过来了。”

  我定了定神,才发现我还在那间屋子里,而且就坐在先前老太坐的那把椅子上。

  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,院子里聚集了二三十号男男女女。

  刘铭章和李雪楠竟也在其中,旁边还有两个穿警服的男警员。

  “我这肩膀是怎么回事?”我活动着右肩问。

  “被老太太打的,还好我及时进来,把她拉开了。”赵奇抬手朝地上指了指。

  顺着他手指一看,就见先前的那个鞋撑子丢在一边,竟然从中断成了两截。

  赵奇说:“她本来是想敲你头的,被我一拉,砸肩膀上了……你行啊,这是练过啊,铁棍儿都让你咯断了?”

  刘铭章和李雪楠走了进来。

  刘铭章看了看赵奇,转眼看着我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我站起身,又活动了一下肩膀,感觉没伤到骨头。

  “老章啊,闺女该放学了,你快让她二叔去接她放学吧……你可别去,你腿脚不好,同学会笑话咱萍萍的,说她有个瘸子爹……有个瞎老娘……你忘了你上回去接闺女,她回来气得两天没吃饭啊……”

  听到苍老的声音从院里的人群中传来,我转眼看向赵奇。

  赵奇搓了搓下巴,说:“老太太疯了。”

  刘铭章转眼看向赵奇,皱着眉头说:

  “你们要自己‘干活’,我没拦着,现在总该给我一个交代了吧?”

  见赵奇看向我,我点了点头,说:“刘队,别急,让我缓缓,我会给你交代的。”

  转过身,看到墙上的孙膑画像,我不由得叹了口气,从一旁拿起三支香,点燃了朝着画像拜了拜。

  “怎么会有人供奉孙膑的?”赵奇忍不住问。

  我把香插进香炉,抬眼看着画像,“每一行有每一行的祖师爷,孙膑是皮匠的祖师。章萍的父亲是二皮匠,当然要供孙膑。”

  李雪楠蹙眉:“她父亲不是给人修鞋的吗?”

  “早年间犯人被砍了头,家属会找鞋匠把死者的头和身子缝回去,不是所有鞋匠都接这活,会这活计的,就是二皮匠。”

  看看天色,我深吸了口气,“走吧,我们去山上找章萍……找她的尸体。”

  经过院子,透过人群,就见昨晚的老太坐在地上,怀里抱着那个皮人,嘴里不断的念叨着闺女和老头子。

  她的眼睛白蒙蒙的,竟真的是个瞎子。

  这老太太竟也是会邪术的,回想起来,昨晚看到她眼睛变亮的时候,我就已经中招了。

  围观的人群中,有着三张似曾相识的面孔,依稀就是昨晚抬轿子的另外三个轿夫……

  “昨天晚上……我是不是又中招了?”赵奇跟在我身边小声问。

  我点点头:“刘瞎子说的对,你就不能沾邪乎事,回回沾你回回差点把命给丢了。”

  快到山顶的时候,远远的,就见一个坟包立在那里。

  “那里好像有个人!”一个随行的警员说道。

  刘铭章看了我一眼,连同李雪楠和两个警员跑了过去。

  我和赵奇走到近前,见那是一个跛脚的老人,仰躺在坟包上,脸色乌青,看样子已经死了有段时间了。

  李雪楠蹲在尸体身边看了一阵,起身对刘铭章说:

  “死者是章萍的父亲章良,死因是中毒,他是被山里的毒蛇咬到了。”

  “镐头、铁锹,他是来给章萍修坟的?”刘铭章抬眼看向我。

  我看了看尸体旁边丢着的铁镐、铁锹,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绕到坟后,却只见新土,根本没有地洞。

  想到被章萍抱着跳进‘地洞’的那两个小孩儿,我一阵悚然,“赵队,把坟挖开。”

  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刘铭章皱眉,“章萍是走出警局的……你确定……”

  我直视着他点着头,“挖开吧,下面可能不止章萍一个人。”

  两个警员一个拿铁锹,一个拿铁镐,没多久就把坟挖开,露出了一口黑漆棺材。

  

201802/16/9048_3376884 201802/16/9048_3376884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