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四章 偎灶猫

第四章 偎灶猫

更新时间:2018-03-12 11:48:00

  

  “找桑岚干什么?”我不解的问。

  段乘风居然暴躁的大声说:“让你去找就去找,问那么多干什么?”

  说完,就把电话挂了。

  我拿着手机愣在原地,只觉得满头雾水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  段乘风平常都是非常沉稳的,怎么今天说话颠三倒四的。

  又让我找相好,又叫我找桑岚……非得弄个女人来干什么?

  “嗡……”

  我正琢磨不透,段乘风竟然又把电话打了过来。

  他只说了四个字:去找桑岚。

  然后我就听电话那头传来‘噗’的一声轻响。

  紧接着,就听一个女人惊呼:“师父,你吐血了!”

  “嘟嘟嘟嘟……”

  这一次我彻底傻眼了。

  段乘风居然吐血了!

  难道是因为他刚才帮我批算,触发了天机?

  “现在怎么个情况?”赵奇问。

  “相当不妙。”我用力捏了捏眉心,低声说:“能不能让监狱方把给服刑人员的饭里掺一些糯米?”

  赵奇犹豫了一下,说:

  “我打电话给老郭,让他尽快申请特殊应急处理。如果可以,就把尸体烧掉。可我该怎么跟老郭说?”

  “你告诉他,过了今晚十一点,王宇一定会起尸,到时候很多人都会遭殃。”

  赵奇嘬了嘬牙,还是点了点头,拿出手机给郭森打了过去。

  大约过了一刻钟,郭森打了过来,赵奇听完,挂了电话,朝我摇了摇头:

  “上头不同意烧尸,监狱方也不可能私下采购糯米更换服刑人员的伙食。”

  我深吸了口气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这个答复是预料中的事。

  王宇是在监狱里自杀,虽然有法医出具死因证明,家属能不能接受都得另说。如果在家属没有见到尸体前烧尸,势必会激起官方和家属的矛盾,甚至有可能触动大众舆论……

  我看了看表,对赵奇说:“时间不多,我要去准备一些东西。”

  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  见我们要走,那个老狱警忙迎上来,“赵队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  我先前已经得知,这老警察姓宁,叫宁忠伟,是王宇所在第四监区的主管警官。管辖的监区出了状况,他自然最紧张。

  我迟疑了一下,低声问他:“宁警官,你信邪吗?”

  他往厕所的方向看了一眼,也下意识的压低了嗓子:“近些年监狱很少出事,可但凡在这里任职超过七年以上的,没有不信邪的。”

  我愣了一下,却顾不得想他这么说的意思,低声说:

  “今天晚上王宇可能会诈尸,上头不同意烧尸,那就得先想办法把尸体转移到人少的地方去。”

  宁忠伟点了点头,“现在上头把这件事交给我处理,这一点我应该能做到,可如果他诈尸的话……”

  “你只要转移尸体,剩下的,我来做。”

  上了警车,我给窦大宝打了个电话,让他想办法尽快准备好段乘风说的那些东西,赶到四平岗汇合。

  窦大宝为难的说:其它东西倒不难找,有些都是现成的。可现在不比从前,棺材要去哪里弄?就算农村还有老人预备了老房(棺材的别称),也不会借给旁人用啊。

  我想了想,说我去找棺材。

  挂了电话,赵奇冲我抬了抬下巴,“火葬场。”

  “火葬场!”我几乎是和他同时说出口。

  上次火葬场群尸‘暴走’,最后是由‘警方’摆平了局面。

  火葬场的领导以及工作人员,对我和赵奇算是印象深刻。一听说我们要借棺材,二话不说就答应了。

  出了火葬场,赵奇问:“现在去哪儿?”

  我犹豫了一下,掏出手机,打给桑岚。

  电话接通,听筒里传来的却是潘颖的声音:

  “喂,徐祸祸,岚岚睡觉呢。等她醒了,我让她打给你啊。”

  “她在家里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我马上过来。”

  挂了电话,赵奇问我:“去桑岚家?”

  “她们搬家了。”我报出一个地址。

  桑岚她们原先租住的房子死了人,还死的那么恐怖,过后她们自然搬了新家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原先的‘凶宅’被她做房产生意的老爹买了下来作为投资……

  要不怎么说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呢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错过赚钱的机会。

  到了桑岚家,门一开,就见季雅云站在门后。

  我挠了挠头,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来意了。

  段乘风到底在搞什么鬼?为什么非得让我找桑岚?

  季雅云看着我,眼睛忽闪了两下,说:

  “饭做好了,一起吃吧。”

  我愣了愣,只好点点头。

  进了门,我边换拖鞋边头也不抬的问:“桑岚还在睡呢?大上午的睡什么觉啊?”

  “还在睡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几天她就像‘弯爪猫’一样,老是困不够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我猛一怔,抬起头,才见桑岚的父亲和那个女人都在。

  那个女人朝我点了点头,我也点点头……

  季雅云看了她一眼,回过头给我解释说:

  “是‘偎灶猫’,苏州方言,就是病病歪歪的意思;困不够……就是睡不够。”

  “苏州方言?”我又是一愣,一个字一个字的说:

  “个-帮-勾-戳-呃-钟-声,尼-阻-特-来……没日没夜,搞的老娘像偎-灶-猫……夯-八-郎-当-西-特……个-阿-拂-卵,也拂-晓-得啊里去了……”

  “啊?”季雅云看着我发愣。

  “这些话你在哪里听来的?”桑岚的父亲走过来问道。

  我看了看一脸懵逼的赵奇,胡乱摇了摇头问:“这……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桑岚的父亲皱了皱眉,说:

  “这是苏州话,意思是:这帮狗……狗日的畜生,恶心死了,没日没夜的,搞得老娘像个病猫一样……全都去死好了……那个拎不清…也就是不懂事的家伙也不知道去哪里了……”

  “原来那个女人是苏州人……”

  那天夜里在东城看守所老楼顶层见到的一幕重又浮现在我脑海中,而且似乎比当天所见还要清晰——

  女人从衣架上取下黑丝绒旗袍,一边脱身上的酒红色旗袍一边抱怨的说……

  “狗日的日本鬼子,恶心死了,没日没夜的,搞得老娘累的像病猫一样……全他妈去死好了……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去哪儿了……”我下意识的喃喃道。

  “什么日本鬼子?什么苏州女人?你说什么呢?”

  听到桑岚父亲的问话,我才缓醒过来,看了赵奇一眼,摇头敷衍: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

  “这些话是那天晚上你看到小静和那些日本鬼子的时候听到的?”赵奇盯着我问。

  他到底是老牌刑警,有着严密的推理逻辑,只言片语间已经推断出了关键所在。

  我只好点了点头:“当时我和沈晴都听到那个歌女骂骂咧咧的说了这么一句。”

  赵奇眼珠转了转,抬眼看着我说:

  “这件事回头再说,先处理眼下的事。”

  “耶?!徐祸祸,你来啦!”潘颖抻着懒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捂着嘴打了个哈欠,“啊哇哇哇哇……原来睡觉真会传染,我一不小心就陪着咱大美女睡着了。”

  她小跑到我面前,嘿嘿一笑,凑到我耳边邪恶的小声说:

  “小祸祸,我刚才把你媳妇儿睡了!嘿嘿嘿嘿……”

  我窒了一下,咽了口唾沫,说:

  “你以后别瞎说了,我和桑岚就是普通朋友,我已经有女朋友了。”

  我没有刻意压低声音,等到说完了,才发现除了赵奇,一屋子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。

  冷不丁见桑岚睡眼惺忪的站在房间门口,我忙朝她点了点头。

  她也冲我点了点头。

  潘颖拧着眉毛转了转眼珠,忽然转头看向季雅云:“姨,开饭吧!”

  

201802/16/9048_3377458 201802/16/9048_3377458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