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九章 背好的报警词

第十九章 背好的报警词

更新时间:2018-03-12 14:10:05

  

  见潘颖从车上下来,我忍不住皱了皱眉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窦大宝挠挠头,有点尴尬的说:“潘潘刚好在店里……”

  我想让他把人送走,可想想潘颖的性子……还是算了吧,这绝对是个看出殡不怕殡大的主,来都来了,她肯走才怪。

  我问窦大宝:“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”

  “准备好了。”

  回过头见三爷爷正把符纸发给村民,我想了想,走过去把老憨拉到一边。

  我说:“老憨叔,你也别犯愁了,等警方把案子办完,回头我跟上级汇报一下,按照实际情况给你争取些补偿。”

  “补偿?公家能补偿咱啊?”老憨揉了揉眼睛,有点不大相信。

  我‘鬼鬼祟祟’的向郭森看了一眼,转回头小声说:

  “我不是在局里当差嘛。”

  老憨虽然是实在人,却也知道‘朝中有人好办事’的道理,闻言感激的握住我的手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我暗暗叹了口气,说什么补偿,哪有部门会管这莫名其妙的灾祸。说到底,老憨血本无归,还是受我的牵累,过后我拿些钱出来赔给这老叔也是应该的。

  “老憨叔,我得跟你借点东西。”

  “啥借不借的,你要啥?”

  ……

  回到家,我从包里拿出那个布包交给瞎子,说这应该就是老何说的阴灵活玉。

  刘瞎子打开布包一看,眼睛登时就直了,“我艹,祸祸,你这东西哪来的?”

  “帮人平事,事主给的报酬。”

  “你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吗?”刘瞎子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,“看成色,少说也得六位数。”

  “呀,这镯子可真漂亮,哪儿买的啊?”潘颖两眼放光的盯着他手里打开的布包。

  那是一个翠玉手镯,是当初狄金莲给我的报酬。

  狄金莲做了近百年的鬼,这玉镯是她的随身饰物,所以老何一说明什么是阴灵活玉,我就想到了这个镯子。

  我对刘瞎子说,现在也别提什么钱不钱了,赶紧干活吧。

  他答应一声,拿着镯子进了屋。

  “福安,福安!”

  听到喊声,我忙转身,就见老憨拿着根竹竿,把四只大白鹅赶进了院里。

  “哎呀,这鹅可真大!”潘颖好奇的跑了过去。

  “别过去!”

  我和窦大宝同时大叫,可还是晚了一步。

  她刚跑到跟前,一只大白鹅就狠狠照她手背上啄了一下子。

  “妈呀!”潘颖一声惨叫,眼泪哗就下来了。

  老憨连忙挥着竹竿把鹅赶到了院子的一角。

  我斜了潘颖一眼,过去对老憨说:

  “老憨叔,谢谢啊。”

  “都是自家人,啥谢不谢的。”老憨把竹竿和一袋草料交给我,憨笑着看了看潘颖,背着手走了。

  见潘颖抱着手哭的稀里哗啦的,郭森和赵奇也忍俊不禁。

  窦大宝捧起她的手看了看,瓮声瓮气的说:

  “一看你就没见过世面,什么不好惹,你惹那呆家伙干什么?”

  潘颖抹着眼泪说:

  “我就知道鹅肉好吃,哪知道它那么凶啊?这只鹅肯定有病,脑子不正常!”

  窦大宝嘿嘿奸笑:“不是它脑子有病,所有的鹅都一个样,要不怎么叫呆头鹅呢?这玩意儿压根就没脑子,就是二愣子,谁都不怵,凶起来狗都怕它们。”

  一向不苟言笑的郭森忍不住笑着说:

  “我记得杨蕾刚进局里那会儿,跟着去大刘海乡办案,也是看见这大头鹅白生生的觉得好玩,跑过去逗弄,结果被两只鹅从乡东头一直追到西头,最后躲进警车,车门硬是被这呆头鹅啄出好几个坑。”

  “徐祸祸,你弄这么几个坏家伙来干嘛?”潘颖气鼓鼓的问。

  “给你做烧鹅呗!”

  我撇撇嘴,转眼看到房檐下的裹尸袋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  郭森走过来说:“也就是上面对你的印象分高,相信这事有内情,不然的话也不会同意我把尸体带来这儿。你现在能给我解释解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”

  “这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,我先看看尸体。”

  我从包里拿出手套,过去打开裹尸袋,看到尸体,不由得心中一凛。

  这果然就是那个没脑袋的白袍子!

  我找了把剪刀,从袍子上面剪下一块儿。

  郭森张了张嘴,终究是没阻止。

  “这人是谁啊?怎么死的?”潘颖好奇的问。

  不等她凑过来,我就拉上了袋子,回过头瞪了她一眼,“知不知道什么叫好奇害死猫?”

  我是真搞不懂,这娘们儿到底是好奇心重还是缺心眼啊。

  我把从袍子上剪下的布片剪的粉碎,混进老憨带来的草料里,看了看时间,拿了两瓶窦大宝带来的白酒倒进草料,然后把拌好的草料倒在院角。

  四只大鹅立刻争相啄食起来,不大会儿的工夫,就都东倒西歪的栽了过去。

  我盯着裹尸袋看一会儿,转过头问郭森:

  “郭队,是谁报警说我家里埋着尸体的?”

  “报警的人用的是公用电话,没有说自己的身份。我调取了接警的通话记录,感觉……感觉报警的人说话有点奇怪。”

  “怎么个意思?”我不解的看着他。

  郭森皱了皱眉,“怎么说呢……我发现他说的每一个字,间隔时间都差不多……按照刑侦学来推断,他说的话应该是事先背好的。”

  “报警的词是背好的……”赵奇挑起一边的眉毛看着我,“这就有点意思了。”

  我点点头,“先不说尸体是什么时候埋的,光那坑就接近两米深,别说尸体已经僵化没有腐烂迹象,就算烂透了,埋的那么深,都不会有人闻到尸臭。”

  郭森目光一闪:“你的意思是说,报警的人有可能是参与埋尸的人?”

  “最起码他知道内情,知道某人做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。”我点了根烟,深吸了一口,“那家伙总算还有良知,报警是想阻止某人达到目的。”

  赵奇搓了搓脑门,问:

  “你说的某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
  “炼制邪物。”

  郭森和赵奇对视一眼,都没再说话。

  我拿过窦大宝带来的柳条,几根一股拧在一起,用黄符裹了插在院子的各个角落。

  刚做完这些,就见刘瞎子捧着罗盘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  见他脸色不对,我忙问:“那玉不能用?”

  他摇摇头,“玉已经埋下去了,的确管用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”

  “怎么不对劲了?”

  “说不上来。”刘瞎子点了根烟,吸了一口,吐着烟说:

  “造下这凶局的人应该是谋划很久了,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。百鬼葬身地,血狱凶煞局,顾名思义,这里曾经葬送过百鬼。造局的人是怎么弄来那么多鬼,令它们葬身在这里的?”

  听他一说,我心里猛地一激灵,脑门上汗都下来了。

  “你想到什么了?”刘瞎子见状问道。

  我抹了把冷汗,低声说:

  “这件事可能是顾羊倌搞的鬼。”

  我把桑岚被配冥婚、我和她见到院子里聚集了百十号鬼的事说了出来。

  刘瞎子听完,脸色阴沉的可怕,说:

  “这事让我再好好理一下,先把今晚应付过去再说。”

  傍晚,我去了三爷爷家一趟,问他是不是通知了所有人晚上不要出门。

  三爷爷点点头,低声说村里的人都不傻,白天老憨家的鸭子出事,多数村民都看出来了,那些鸭子根本就是被河里的鱼给咬死的。私下都议论说,咱村里这是闹了邪物了。再看公安都给老百姓发符纸了,谁还敢出门啊?那不是找死嘛。

  回到家,我又向郭森等人交代了一番。

  见潘颖在旁边一脸好奇,甚至还带着兴奋,我哭笑不得。

  我说:“今天晚上要面临的凶险不是你能想到的,你不是董家庄的人,现在走还来得及,就别跟着瞎掺和了。”

  这货的耳朵又开启了自动关闭模式,对我的话只当没听见,忽闪着大眼睛看着我,小声问:

  “要不要打电话把桑半仙请来?她发起威来可牛叉着呢。”

 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她说的是桑岚。狠狠瞪了她一眼,让她消停点,叮嘱窦大宝晚上照顾好她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我们几个男的在屋檐下对着抽烟,谁都没有说话的劲头。

  潘颖在院子里背着手晃悠,走到那几只大白鹅跟前,抬起脚朝其中一只瞄了瞄,却又放下脚,悻然的说:

  “姑奶奶从来不干趁鹅之威的事,咱们的恩怨事后我再好好跟你算。”

  她颠颠的跑到我跟前,问:“你把这些呆头鹅灌醉干什么?”

  我说:“越是愣的人,喝了酒就越愣,鹅也是一样。今晚上能不能对付那家伙,保不齐还得指望这四只呆头鹅呢。”

  窦大宝说:“潘潘,这事不是闹着玩的,等会儿你可得小心着点,千万不要离开我身边。”

  “有没有那么严重?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啊?”

  窦大宝压低了声音说:

  “你难道没发现,今天晚上有点太安静了吗?”

  潘颖一怔,随即露出了悚然的表情。

  窦大宝说的没错,今晚实在是太安静了,天黑下来以后,不光家家户户没有人声,就连村里的看家狗都不叫了,村头村尾也听不到蛙啼虫鸣的声音……

  潘颖咽了口唾沫,刚想说什么,一阵奇怪的声响从外面传来,打破了深夜的宁静。

  “库哧…库哧…库哧……”

  

201802/16/9048_3384445 201802/16/9048_3384445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