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三十六章 泥娃娃

第三十六章 泥娃娃

更新时间:2018-03-12 16:48:05

  

  “你居然是九阴煞体,恶鬼之身!”

  男人惊恐的说了一句,竟然转身就跑。

  可是没跑几步,那些原本抓着我的鬼就都向他扑了过去。

  最后几只鬼手在我的叫声中松开,我猛然摔在了地上。

  我感觉一阵晕眩,勉强看了那个叫毛小雨的女孩儿一眼,目光渐渐模糊起来,最终失去了意识……

  “原来是她……毛小雨……”

  我缓缓睁开眼睛,呆呆的看着神像手中的那朵红花。

  “祸祸,你在干嘛?这里好像不是和尚庙,你怎么还参起禅来了?”潘颖往里探着脑袋问道。

  我抬眼看了看神像的脸,缓缓站起身,弓着腰走出了大殿。

  “咋回事?我还以为你要出家呢。”潘颖小声问。

  我摇了摇头,好一会儿才说:

  “我不知道这神像是谁,可她手里的花,应该是彼岸花。”

  “彼岸花?那是什么花?”

  “是阴间的花,也叫引魂花,生长在黄泉冥海,忘川河畔,是冥界的接引之花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里怎么会有彼岸花?这花是……是干什么用的?”潘颖有些结巴的问。

  我只能是又摇了摇头,“我只是听风水刘说过,彼岸花能唤醒人的记忆,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彼岸花。”

  潘颖瞪大眼睛问:

  “唤醒记忆?你想起什么了?上辈子还是这辈子的?”

  我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  姥爷是朴实的农民,生活节俭,很少出远门。

  记忆中,他只带我坐过一次火车。

  那一年,我七岁,是姥爷的一个叔叔去世,他带着我,去东北的一个山村奔丧。

  那一次,我发了三天高烧。

  我忘了什么时候下的火车,记忆中多了一片空白。

  随着时光的流逝,我几乎想不起这件事。

  可那光彩琉璃的幽冥之花,替我补回了那段记忆。

  我想起了那副从河里捞上来的铁棺材。

  棺材里的那具女尸,被我亲手舒展开了蜷缩的像猫儿般的身体。却在失踪后,至今没能找到。

  而尸体失踪的当天,原本李蕊的灵牌,上面的字,变了。

  灵牌烧了,但我至今仍清楚的记得,上面写着:

  徐氏亡妻,毛小雨……

  “我现在可以肯定,这里的老板,那个老何,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潘颖忽然说。

  我皱了皱眉,看向她,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”

  她指了指大殿中的神像:“你觉得这像正经菩萨吗?”

  “别瞎指!”我忙将她的手拍下来。

  潘颖悻然瞪了我一眼,又指着另一边,“你看看那边。我要是没猜错,那个何尚生表面上是帮鬼超度,背地里却躲在这里用巫蛊娃娃害人。”

  “巫蛊娃娃?”

  我愣愣的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一眼,登时就呆住了。

  刚才进到这无名庙宇的时候,两人的注意力完全被大殿中的流光溢彩吸引,一路过来都目不斜视。

  这时被她一指,才透过一边偏房的窗棂,看到偏房里的情形。

  “诶,你又发什么呆?”潘颖推了我肩膀一下。

  我浑身一震,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迈步走到那间偏房门口。

  寺庙中的建筑都是缩小的,只有‘宏伟’的大殿勉强能容一个人弓身走进去。

  两侧的房舍屋脊也只有一米多一点,成年人是怎么都进不去的。

  见房门关着,我闭了闭眼,睁开眼伸手把门推开。

  里面的情形更是一览无遗。

  正对着门,就是一张条案。

  条案上除了两个灵牌,还有两个手工拙劣的泥娃娃!

  “你不觉得这娃娃很邪吗?这就是用来扎针的巫蛊娃娃。”

  潘颖又指了指两个灵牌:“你瞧瞧,关笙、周敏,就俩名字,真要是供奉谁,木牌上能这么写吗?

  还有,你瞅瞅,这俩娃娃的脚还用红绳绑在一起,这是害了人家一对儿啊!”

  “红绳?”

  我恍然的看了一眼绑在两个娃娃脚上的红绳,忍不住呼吸粗重起来。

  急着走到一旁,推开了另一间偏房的门。

  “况风,何玲……”

  见我接连推开偏房的门,潘颖虽然不明就里,却也猜到了我的用意。

  跑到另一侧,一边推开房门,一边说:

  “李东尼,海北燕;丁欢,黛小楼……”

  “徐祸!”

  听她喊我的名字,我并没有回头,只是快速的推开其它偏房的门。

  “祸祸!这里有你的名字!”

  我浑身剧震,转过身,几个箭步冲到跟前。

  透过房门,就见条案上同样是两个灵牌,泥娃娃却只有一个!

  潘颖转过头看着我,不由自主的呼吸急促:

  “只有一个泥娃娃,那木牌上是你的名字……另一个木牌……毛小雨,毛小雨是谁?”

  我盯着只有‘毛小雨’三个字的灵牌呆呆的看了一阵,目光转到那个泥娃娃的脚下。

  潘颖靠近我,咽了口唾沫说:

  “这红绳好像是被烧断的,照道理,之前‘你’旁边应该还有一个叫毛小雨的泥娃娃。”

  我恍然的点了点头,身子止不住的哆嗦。

  “日月交替,时间到了,快走!”一个声音忽然在我耳边说道。

  “喜子?”

  “快走!带上那娃娃!”

  听张喜声音急促,我来不及多想,伸手把条案上的泥娃娃拿了起来,拉着潘颖往影背墙快步走去。

  “赵奇!”

  听潘颖惊呼,我猛然转过头。

  隔着窗帘,就见一间偏房中的灵牌上赫然写着‘赵奇’的名字。

  我刚要推开门,却听张喜急切的说道:“快走!”

  话音未落,脚下的地面忽然震动起来。

  “卧槽,这里要塌了?”潘颖惊呼。

  “走!”

  我顾不上去看另一个灵牌上是谁人的名字,拉着她就往外跑。

  潘颖边跑边扭头看,忽然大叫:“她也在这儿……”

  感觉地面震动剧烈,我再也不敢回头观望。

  只是将那个脚上绑着红绳的泥娃娃抱在怀里,拼命的往前跑。

  绕过影背墙,跑到小门前,我急着把潘颖推了出去,刚跟着钻出门,就听身后传来一阵轰然巨响。

  两人被这响声震得双双抱着头缩在了地上。

  良久,感觉震动平息,我甩甩头,抬起头,却只见漆黑一片。

  牛油蜡还攥在我的手里,我刚想去摸打火机,面前却亮起一道白光。

  光芒中,就见潘颖满脸震惊的瞪大眼睛看着我:

  “手机自己开机了……”

  “先上去再说。”我拉她起身。

  “庙门不见了!”她忽然低呼。

  我猛然转过身,顺着她手机的闪光灯一看,墙角那两扇朱红大门果然消失了踪影。

  我一阵细思极恐。

  庙门没了。

  如果不是张喜提醒,我和潘颖及时出来,那我们现在会在哪儿……

  我打亮自己的手机,四下看了看。

  这就是个普通的地窖,一个角落里,还堆着……堆着一小堆圆白菜……都快成菜干儿了……

  沿着竹梯回到上面,回到厨房里。

  我和潘颖眼对眼的愣神。

  “我看到有一间屋里的灵牌,是……是小狄姐!”潘颖忽然说。

  “狄金莲?”

  “嗯。”潘颖点头。

  “有没有看清楚另一个灵牌?”我问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回到前面的铺子里,天已经蒙蒙亮了。

  我靠在铺了棉垫的藤椅里,呆呆的看着摆在柜台上的泥娃娃,久久无语。

  徐洁的身影浮现在我脑海……

  “天冷了,夜里开铺子,加个垫子吧。”

  ……

  潘颖看着泥娃娃说:

  “我之前好像想错了,这好像不是巫蛊娃娃。这些娃娃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,都是一男一女,还都系着红绳,好像是……像是月老配婚似的。可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就你这个是单个儿的啊?”

  “为什么……我也想知道为什么……”

  我喃喃说了一句,蓦地拿起手机,拨出了徐洁的号码。

  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”

  听着这机械般的播报声,不知怎么我忽然想起了火车站前,徐洁离去时的背影……还有她那个洗的发白的帆布包。

  “老何……”

  想起老何之前的举动,我连忙拿过柜台上的本子。

  “妈的!”

  看着被撕去一页的痕迹,再看看敞开的那扇门板,我忍不住爆发出一声狂叫!

201802/16/9048_3386991 201802/16/9048_3386991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