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章 背后有鬼

第十章 背后有鬼

更新时间:2018-03-15 20:01:45

  

  当意识到背上有人后,我忍不住腿肚子直哆嗦。

  我停下脚步,缓缓转动眼珠,斜向后看去……

  当看清背上那人的时候,我浑身的血都像是被冰冻起来似的,全然凝固了。

  在我的左肩上,竟然趴着一颗青面獠牙,血红的眼睛像是铜铃般的大鬼脑袋!

  “绿灯笼?你真的有阴骨?”瞎子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灯笼,猛然回过了头。

  “我艹!”转过头的一刹那,他就像是踩到电门一样蹦起了两尺多高。

  从他瞪大的眼睛和收缩的瞳孔看来,我绝不是喝酒喝多出现幻觉了。

  我真的背着一只鬼!

  而且还是从野郎中的家里,一路背过来的!

  我翻着眼皮看向绿灯笼,却见那灯笼只是飘浮在空中,摇摇摆摆的没有反应。

  我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貌似每次到了‘另外的世界’,张喜都会出现,只不过是以不同的形态出现罢了。

  通过昨晚的经历,可以肯定,绿灯笼就是张喜所化。

  如果我真的遇到危险,他绝不会见死不救。

  他没动静,只能说明,我背上的大鬼并不想伤害我。

  瞎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试探着往我走近两步,忽然吸着气说:

  “这该不会是鬼王爷的法身吧?我明白了,那驴子不是在向你下跪,是在向鬼王爷下跪!”

  “鬼王爷……”

  我喃喃说了一句,没等想明白,就见前面那人已经听到动静停了下来。

  他停下是停下了,却站在那里没有转身。

  “年轻人,好奇心太重不好。”

  那人一开口我就猛一激灵。

  听声音,他居然是老驴!

  瞎子说的没错,老驴果然有问题!

  可是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呢?

  “识相的话赶紧走!”老驴抬高声音说了一句。

  瞎子哈哈一笑说:

  “怎么你以为我们走了,你就能达到目的了?别痴心妄想了,如果我没猜错,你应该和我一样是风水先生。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规矩,你坏了行规,就算我们从没来过,你也一样不能得逞。因为——人在做,天在看!”

  “你也会看风水?难怪呢。”老驴淡淡的说道,仍然没有转身。

  “区区不才,刘炳。”

  “风水刘!”

  老驴连同身后背的那人同时一震,终于缓缓的转了过来。

  看到他正面的一瞬间,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。

  我们之前看到的老驴有些驼背,所以看上去个子有些矮小。

  眼前的老驴,虽然瘦削,个头却很高。而且他脸上有不少皱纹都舒展开了,看上去竟然比之前年轻了许多。

  我猛地反应过来,“你的驼背是装的?”

  没想到老驴的反应比我还要剧烈,转过身以后,浑身剧震不说,脸色也变得煞白起来。

  他嘴皮哆嗦了一阵,瞪着我问:“你……你又是什么人?”

  我缓了口气,沉声说:“我叫徐祸,是个阴倌。”

  “你不是警察?”老驴更加瞪大了眼睛。

  我咬咬牙说:“原来你昨天就见过我。”

  瞎子猜的没错,牛眼沟的事,是有人包藏祸心。

  我正奇怪他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,忽然就觉得雨停了。

  下意识的抬起头一看,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,头顶多了一把撑开的油纸伞。

  “五宝伞!”

  “嘿嘿,多谢小道友送我这一程。”一个声音突兀的在我耳边笑道。

  我先是吓了一跳,回过神才感觉这声音有些耳熟,扭头一看,就见肩上的大鬼脑袋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熟悉的老脸。

  “野老先生?!”

  我总算明白老驴的反应为什么会那么大了。

  我肩上这张脸的主人,赫然就是野郎中!

  野郎中笑着朝我点点头,从我背上跳下来,向前走了一步。

  五宝伞跟随他的步伐,向前横移一尺,依然悬浮在半空。

  老驴踉跄的后退一步,盯着野郎中看了一阵,僵硬的偏过头,斜看向身后,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你明明喝醉了,我明明把你带来了!你在这儿,那我背的又是谁?”

  野郎中呵呵一笑:“老兄弟,背的是谁,放下来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老驴像是着了魔一样,慌乱的放下背上那人,一把扯掉了那人身上的雨衣。

  看清那人的模样,我和瞎子同时倒吸冷气。

  那根本不是活人,而是一个泥胎!

  泥胎和真人一般大小,却是一副瞠目獠牙的鬼脸!

  仔细看,依稀就和刚才我肩上的鬼脸有七分相似!

  我下意识的点着头,渐渐觉得有些明白过来。

  野郎中忽然叹了口气,“唉,老兄弟,说起来还要谢谢你,不光又替我选了一处宅子,还不辞劳苦的把我的金身送来,我倒是又欠下你一个人情了。”

  嘴上这么说,他的口气却是渐渐冰冷起来。

  老驴愣怔了半晌,忽然咧嘴笑了,露出了一嘴烟熏黄牙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野郎中淡淡的问。

  老驴的笑声戛然而止,却没有回答他,而是猛然抬起手,把一样东西对准了他。

  我和瞎子都大吃一惊,那居然是一把铮亮的手“枪!

  “砰!”

  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老驴已经扣动了扳机。

  子弹夹着火光穿透野郎中的前额,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
  枪声像是一个讯号。

  枪声响起的同时,绿灯笼的映照下,周围的景物竟全然起了变化。

  竟由先前的荒草野林,变成了一座气势磅礴的大宅院!

  雨停了……

  “师父!”

  “师父!”

  “师父!”……

  五个头顶竖着小辫的小孩儿从正中的大屋里飞跑出来,围着野郎中叽叽喳喳的喊着。

  野郎中笑着在五个小家伙头顶挨个扇了一小巴掌,假装沉下脸说:

  “你们几个小家伙,我一不在你们就造反了。居然听他的话想要害人?下次再这么黑白不分,可要打屁股了!”

  见半空的五宝伞消失不见,我才反应过来。这五个小孩儿,就是五宝伞里的五个小鬼!

  听野郎中话里的意思,昨晚五鬼作妖,竟然是受老驴的指使!

 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的?!”

  老驴有些癫狂的吼问着,脚步踉跄的原地转了个圈,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的一切。

  野郎中低声对五个小鬼说了句什么。

  五个小鬼立刻围成一圈,在院子里拍着巴掌唱了起来:

  “三层板子一层天,拨开乌云见青天,南来的魂,北来的鬼,砸着板子抱他的腿,青葫芦湿啊黄葫芦干,散尽岐黄抢天干……”

  唱喏声中,宅院的四角竟现出四个人影,由虚变实,转眼间便来到了跟前。

  看到其中一人的模样,我心里更加明白过来。

  这人十分的年轻,走起路来腰杆挺的笔直,赫然就是昨天从牛角村把我们送来这里的那个姓冯的民警。

  另外三人,一个文质彬彬,另外两个是农民工的打扮。

  “水利工程师,两个施工的工人……”我喃喃说着看向瞎子。

  瞎子瘪着嘴点了点头。

  让我觉得奇怪的是,其中一个年老的民工,竟然和老驴有八分相像。

  准确的说,是和先前的老驴相像。

  “哥?!”老驴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民工,像是看到了极恐怖的情形,浑身哆嗦着连连后退,手里的枪也落在了地上。

  老民工看了他片刻,发出一声长叹,转身走到野郎中面前抱了抱拳,“老哥,你终于也来了。”

  “来了。”野郎中笑着冲他拱拱手,转过身指了指四个院角,笑眯眯的问我:“四个方位都记住了吗?”

  我看了看那四个人,虽然不怎么明白他的意思,可还是点了点头,“记住了。”

  我想起一件事,忍不住上前一步问:“老先生,当初修建水牛槽水库的时候,死了三个,失踪了两个,现在……”

  我指了指那个叫冯定远的民警,“还有一个呢?”

  野郎中淡淡一笑,指了指老民工,“他是老驴,真名叫江林。”

  然后又指了指另一个老驴,“江和,老驴的弟弟!”

  我浑身剧震,不可置信的看向冯定远,脑海中又浮现起昨天来牛眼沟时路上的场景……

  “……后来我们江所长说,要不请野郎中来看看……”

  野郎中朝我抱了抱拳,指了指那四个人说:“还请小道友帮个忙,帮我送他们一程吧。”

  我点了点头,刚要拿符箓,空中的绿灯笼倏然飘浮到了四人上空,绿光一闪,四人便消失了踪影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江和猛然爆发出夜枭般凄厉的嚎叫,“不要走!不要放他们走!”

  片刻,他忽然又狞笑着看向我和瞎子,“他们走了,你们留下凑数吧!”

  说着,竟弯腰想去捡枪。

  “混账!”

  野郎中厉声喝骂了一句。

  五个小鬼立时飞蹿到跟前,围住了江和。

  江和被小鬼一围,竟浑身僵硬,再不能动弹了。

  野郎中瞪着他,目光从未有过的凌厉,“既然通晓风水术数,不说造福世人,也该与人向善。你却是贪心不足,倒行逆施,妄想以风水邪局来增福增寿、敛财聚利!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害死那么些无辜的人,还害死了自己的亲哥哥!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吗?”

  我和瞎子对视,都觉心中凛然。

  野郎中越说越气,最后指着江和怒道:

  “如果不是那驴子和你相伴五年,不忍心看你命丧于此,对我磕头叩拜求我饶你,就凭你犯下的恶行,我殷六合必要你魂魄飞扬!”

  

201802/16/9048_3389039 201802/16/9048_338903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