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六章 邪局

第二十六章 邪局

更新时间:2018-03-23 18:04:07

  

  水中浮现出的人影,的确就是我在老楼和在和树小区见过的萧静,只是我无法形容她现在的状态。

  可以肯定,这不是肉身,可如果说是魂魄,却又怎么会像是水晶般通透?

  萧静是直立着浮上水面的,闭着眼睛,神态安详,光洁的身躯一丝不挂,这让她更像是一具美好的雕塑。

  “小静!”

  看到萧静,赵奇彻底失控了,大声喊着就要往水池里跳。

  “你冷静点!”我死命拉住他。虽然眼前的萧静神态祥和,但我却感觉此刻的她和水中的妖僧同样的邪异。

 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我猛地用力把赵奇甩在地上,大声说:

  “段乘风说过,萧静命不该绝,你再这么乱来我以后再也不管她了!”

  我一边说着,一边伸手去包里拿符箓,同时向三白眼大声问:

  “老东西是谁?!”

  三白眼恍然的回过头,朝着我干笑两声,“呵呵,是我想的太天真了,你根本就帮不了我。既然我注定要被他控制,何必还要出卖他,那不是找罪受嘛。”

  见他眼中除了绝望还带着三分讥讽,我不禁又惊又怒。

  这孙子居然在这个时候放弃了、反悔了!

  我气得咬牙,急着把符箓举到他眼前,“快告诉我老东西是谁,我送你去轮回!”

  三白眼摇了摇头,“你不过是个阴倌,还是个半吊子,你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呵呵,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。”

  我还想再说什么,忽然就听赵奇“啊”的一声低呼。

  我转头一看,顿时浑身的汗毛都悚然戗了起来。

  浮在水面上的萧静,居然在此时睁开了眼睛。

  不但睁开了眼,而且还露出一抹诡谲的笑意。

  更让人心底生寒的是,她的眼睛竟是绿色的。深绿的眼珠几乎占满了整个眼眶,根本就看不到眼底。

  看到这诡异的双眼,我不自觉的就想到了三白眼胸口的怪鸟图案。

  鬼鸮的眼睛就是绿色的,难道说……

  想到一个可能,我当机立断,将手中的黄符朝着三白眼甩去,同时大声念起了法诀。

  可黄符还没挨到三白眼的鬼身,竟然就腾起了一蓬绿色的火焰,在半空中顷刻化为了灰烬。

  “答罗阿耶吽叭卡喏冉仏兰答……”

  诵经声再次响起,我惊愕的看着符灰散落,转眼看向水面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在几乎能让人耳鸣窒息的诵经声中,妖僧身后的七个铜像竟像是虚幻般的摇曳不定起来。同时散发出黑色的煞气,朝着萧静身上聚拢。

  萧静的身体原本像是水晶般透彻,随着煞气的聚敛,竟然渐渐变得黑暗浑浊起来。那双妖异的眼睛却越发透露出强盛的幽绿光芒。

  “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三白眼忽然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狂笑。

  见他明显崩溃,我急忙又拿出一道符箓,朝着他前额贴去。

  符箓仍然是还没有接触到他,就在我手中燃烧起来。

  我急忙甩掉符箓,再看向他时,不禁又是一哆嗦。

  他的三白眼竟像是被水中的萧静同化了一样,也渐渐变成了绿色,而且原本比正常人细小的眼珠,开始快速的朝着周围扩散。

  “完了……”

  我无力的叹了口气,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就在我合上眼帘的一刹那,突然感觉五宝伞似乎被一股力道牵引着脱离了我的掌握。

  睁眼一看,就见半空不知何时出现了那盏绿色的灯笼,正在引导着五宝伞冉冉上升。

  五宝伞升到一定的高度,倏然飘浮到了三白眼的头顶,开始缓慢的旋转起来。

  水中的日本妖僧像是有所察觉,斗笠微微动了一下,却没有抬头,只是明显加快了诵经的速度。

  同样,五宝伞似乎也生出感应,像刚启动的风扇一样,逐渐加速旋转起来。

  三白眼止住了狂笑,像是不知道自己眼睛的变化似的,仰着头茫然的看着旋转的油纸伞。

  “亢龙答呐,般若那耶……”

  日本妖僧猛然抬起头大喝:“魂收!”

  随着这声大喝,已经变得通体漆黑的萧静蓦地张开双臂,朝着这边飞了过来。

  飘浮在半空的身子转眼间竟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大鸟,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,飞扑向三白眼。

  三白眼像是从梦中惊醒般,忽然低下头看向我大喊:“他在鬼山……庙里……”

  他显然是想向我传达某个信息,可怪鸟的鸣叫声几乎完全掩盖了他的声音。

  下一秒钟,他就凌空浮起,朝着五宝伞中飞去。

  眼看怪鸟飞扑而来,我急忙从腰间拔出竹刀,刚要甩向怪鸟,却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。

  我惊怒交集,扭头一看,抓住我的却是赵奇。

  “你干什么?!”

  “别伤她……”

  只是这一问一答间,周围就变得平静起来。

  我急忙转头看向三白眼,却只见五宝伞快速的飘浮到我上方,猛然合拢落了下来。

  我伸手接住,还没来得及细看,眼角的余光就见一个小黑影飞到了近前。

  不等我抬眼,黑影就落在了我手里的五宝伞上。

  看清黑影的样子,我一下怔住了。

  这居然是一只巴掌大的黑色小鸟。

  见鸟头转动,用一侧幽绿的眼睛斜看向我,我猛一激灵:“鬼鸮!”

  “徐福安!”

  苍老空洞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  我顾不上多想,顺着声音看向水面,立时就惊呆了。

  水面上的妖僧已经抬起了头,我终于看清了他的庐山真面目。

  他的声音明显带着愤怒,但我却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丝毫怒意。

  因为那根本就是一具没有血肉的骷髅!

  两个幽深的眼窝里不见眼珠,只是闪烁着两点暗红色血一般的光芒。

  “你是什么人?”我强作镇定的问。

  “贫僧无道。”

  意外的,这日本鬼和尚竟然回答了我的问题。

  可也仅仅只是说了四个字,他眼窝中的红光就忽然大盛,盘坐的身子连同身后的七个铜像快速的朝着水中沉去。

  “快走!”

  半空传来张喜急切的声音。

  抬头见灯笼飞快的飘向一侧的迷雾,我连忙拽上赵奇,跟着灯笼跑进了雾中。

  迷雾比想象的还要浓重,身在其中,我甚至连身边的赵奇都看不到,只能是不顾一切的跟着前方微弱的绿光飞跑。

  没头苍蝇般的跑了一阵,忽然就觉得身子一暖,面前的绿光消失,紧跟着迷雾消散,周围的景物变得清晰起来。

  恍惚的见前方站着个人影,我揉了揉眼睛,适应了一下光线,才看清那人居然是郭森。

  “你们两个刚才去哪儿了?”郭森走过来,满眼疑惑的看着我和赵奇。

  我看了看仍然有些失魂落魄的赵奇,回过头,再看看尽头处的那扇门。

  门头上的灯箱赫然标识着‘太平间’三个字。

  不等我开口,郭森就盯着我说:

  “太平间的门是锁着的,监控显示,你们到了这儿就不见了。”

  我吁了口气,点点头。

  他也朝我点点头。

  貌似我们只能用这种无言的方式传达领会精神。

  郭森忽然偏过头看着我身子一侧。

  我顺着他的目光转过头,就见一只黑色的绿眼睛怪鸟跳上了我的肩膀。

  “这鹩哥哪儿来的?眼睛怎么是绿色的?”郭森好奇的问。

  我使劲搓了把脸,反问他:“三白眼呢?”

  “没抢救过来,死了。”

  郭森说了一句,像是想到了什么,盯着怪鸟瞪大了眼睛。

  离开医院,三人找了家通宵营业的大排档,点了几个菜,搬了箱啤酒。

  听我把先前的经历一说,郭森听得直摇头。

  他并不是不信,只是这种事在任何人听来都觉得匪夷所思。

  一直没说话的赵奇一口气吹了整瓶啤酒,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看着我,涩声问:

  “小静是不是死了?”

  “段乘风真的说过,她命不该绝。”我点了根烟,深吸了一口,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:

  “在水牢看到的那个应该不是萧静。”

  “那明明是她。”

  “不对,应该不是。”我捏了捏他的肩膀,“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,年前我又见过萧静一次。”

  听我把和树小区的经历一说,两人好半天都没说话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说:

  “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都想不明白。这次……还有老楼那次,明显是有人布局。上次我和沈晴抹了锅底灰,老阴却能看到我们;这次那个鬼和尚无道,他叫我徐福安,这说明我们去的那座‘监狱’很有可能是他利用鬼法弄出来的,他对那里的一切无所不知。撇开所有我能理解和不能理解的,单说无论是老阴,还是无道,都是邪门高手。”
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郭森问。

  “我是想说,不管是日军俱乐部还是监狱,都是被老阴和无道一伙掌控的。他们的邪术那么高明,怎么会没发现在俱乐部里躲着一个他们不知道的魂魄?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萧静已经被发现,被他们给抓了?”赵奇问。

  我摇了摇头,“我有种感觉,萧静被夺舍不是偶然,而是有人刻意安排的。她之所以一直待在俱乐部没被人发现,也是某人刻意的安排。”

  “那帮人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郭森拧着眉头看着我。

  “以前我也想不到原因,可我曾经去过一个地方,那里生活着一家子鬼,他们之所以存在,是因为一个女鬼的执念支撑着那块阴地。”

  “执念支撑阴地?”

  “对。”

  我点点头,抬眼盯着赵奇,“我去过的那户人家姓狄,那个女鬼叫狄金莲。假使萧静现在的处境是有人故意安排,也就是说,她的存在很可能是邪局的一部分。如果那帮人还想继续维持邪局,她就不会受到伤害。”

  

201802/16/9048_3391362 201802/16/9048_3391362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