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七章 银灵;鬼鸮

第二十七章 银灵;鬼鸮

更新时间:2018-03-23 20:05:11

  

  我勉强调侃郭森,说三白眼一死,这个大黑锅他背定了。

  郭森摇头,说三白眼虽然死的不明不白,但却被认定是病理性的,属于意外死亡,算不上多麻烦。

  他再次看向我的肩头,那只怪鸟像是黏上我似的,从‘监狱’出来后就一直停在我肩膀上。

  “这鹩哥就是鬼鸮?”郭森疑惑的问。

  “鹩哥……”

  我把手伸到怪鸟面前,它不但没飞走,反倒一下跳到我手上,用两个爪子攀住了我的手指。

  我把它拿到面前,仔细看了看。

  听郭森这么一说,发现它除了眼睛怪异,样子还真有点像鹩哥。

  “你是三白眼?”我小声问。

  怪鸟偏着脑袋,用一只绿豆小眼斜睨着我。

  “你是寇……寇伟?”我又问。

  它还是没反应。

  排档老板把一盘炒菜端上来,看着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,估计是见我对一只鸟说话,把我当成神经病了。

  听我分析了萧静的状况,赵奇这会儿总算恢复了点精神。

  他伸过手想要触摸怪鸟,怪鸟却对他不怎么感冒,闪身飞上了天空,等他缩回手,竟又落回了我手上。

  “如果这鸟真是三白眼……三白眼变成了鬼鸮,不是应该被那个‘老东西’控制吗?怎么会粘着你?”赵奇不解的问。

  “我哪儿知道?”我忍不住瞪了他一眼,“当时你抓着我,我连三白眼最后去哪儿了都没看见。”

  赵奇讪然的低下头,“对不起。”

  我拍了拍他的胳膊,没再说什么。

  如果当时他没有抓着我,我也不能保证竹刀就能对那诡异莫名亦真亦幻的怪鸟造成伤害。

  事情已然到了这个地步,多说也没用。

  转过天我刚到后街的铺子,就见潘颖趴在柜台上和窦大宝聊天。

  “哎,祸祸,马上就正月十五了,你开门吗?”潘颖朝我扬了扬大背头。

  “不开!”我没好气的横了她一眼。

  这个货是绝对的唯恐天下不乱,要说开业,她一准儿来跟着捣乱。

  我把五宝伞交给窦大宝,让他收好。

  伞里收着朱安斌的六魄,我白天上班,怕放在家里出岔子,不如就放在铺子里来的省心。

  窦大宝接过伞去了后屋,不大会儿又抱着伞颠颠儿跑了回来。

  “祸祸,我怎么感觉这伞里有人啊?”

  我一愣,“有人?”

  “是好像多了个人。”

  对于窦大宝,我是越来越好奇了。

  上次在朱安斌家就是他发现书柜里有人的。

  魂魄寄附在荫尸木的书柜里,再怎么都是看不到的,但他却能感觉到里面有‘人’。

  这家伙不光眼睛古怪,貌似还有着超乎常人的特异感觉啊。

  我问他能不能看出里面的是什么人。

  他摇头,说他只能感觉出里面有两个人,而且是男人,是谁就不知道了。

  我让他把伞收好,想了想,渐渐有了些眉目。

  伞里有朱安斌的六魄,其中一个‘人’,自然是朱安斌。

  而另外一个‘人’,多半就是三白眼了。

  怪鸟扑向他的那一刻,五宝伞也正发动威力,我当时被赵奇抓住,错过了最关键的一幕。

  现在想来,五宝伞还是摄取了三白眼的魂魄,是不是将三魂七魄全都收进去了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如果真是这样,或许还有机会把三白眼弄出来,让他兑现承诺,解答我心中的谜团。

  想到这里,我感觉一阵头大。

  五宝伞是真正的法器没错,可我和它原来的主人野郎中不是一个路数。

  我只知道五宝伞的一些作用,却不会用。

  上次摄取朱安斌的魂魄是误打误撞,昨晚的状况也差不多。魂魄被收进去了,可总不能老在里边放着,总要想法子把他们弄出来啊……

  想到昨晚的经历,我有点如梦似幻。

  我把两个小元宝拿出来摆在柜台上,看着元宝发愣。

  “耶,这不是从狄家老宅带回来的元宝嘛。”

  潘颖随手拿起了银元宝,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儿,“大宝……”

  我见她看着元宝背面的字迹,又想起了小丫鬟宝儿。

  狄老太明明说喜儿和宝儿留在狄家,宝儿怎么会跟来了?

  潘颖把银元宝放回柜台上,抱着手臂趴在柜台上,盯着俩元宝看了一会儿,忽然抬起眼睛忽闪的看着我,有些鬼鬼祟祟的小声说:

  “我觉得金子和银子真能成精。”

  我瘪着嘴,斜睨着她没说话。

  这货和窦大宝一样,满脑子天马行空,比起窦大宝又缺了两分憨实,绝对不是讨论正经事的对象。

  潘颖自顾自的说:

  “上次从狄家老宅回来,我专门上网查了金银成精的事,这类的民间传说还真不少。”

  窦大宝走过来,也趴在柜台上,盯着元宝看了一会儿,忽然邪恶的笑了笑,“它俩要真能成精,变成两个娇滴滴的小丫鬟,我就把它俩见天摆在床上。只要它们变身,我就……嘿嘿嘿……”

  “我昨天晚上又见到宝儿了。”我打断他的YY。

  “又见到宝儿了?”窦大宝和潘颖同时瞪圆了眼睛。

  看着两人的四个大眼珠子,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靠进藤椅把昨晚见到宝儿的事说了说。

  潘颖又拿起银元宝看了看,少有的认真说道:

  “我觉得你昨晚看见的肯定不是狄家的那个喜儿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?”我问。

  “不说金银能不能成精,你们得承认,任何老物件都有一定的灵气。你们看看这上面的字。”

  她把小元宝反过来拿到我和窦大宝眼前。

  “嘿嘿,它和我同名,也叫大宝。”窦大宝憨笑着说。

  潘颖嗤之以鼻,“切,就你以为这是元宝的名字!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,银子上面的印记,不是银号的名字,就是当时的年号。”

  窦大宝咧了咧嘴:“历史上有大宝这个年号吗?”

  “有!”潘颖肯定的说,“不光有,还不止一个。梁、南汉、后理,还有其它几个朝代我忘了,那时候都用‘大宝’做过年号。”

  “照你这么说,这俩元宝还是古董?”窦大宝两眼放光的问。

  我有点吃惊的看着潘颖,“你历史学这么好?”

  “开玩笑,姐们儿我当年可是学霸。”

  潘颖得意的扬了扬下巴,把小元宝在手里抛了抛,“我虽然不懂古董,可是照我看,这上面刻的应该不是‘大宝’两个字。你们也看见了,‘大’字上面磨的太厉害了。我觉得那有可能是个‘天’字。”

  “天宝?”

  “嗯。”潘颖点点头,“天宝是唐朝时期唐玄宗李隆基那个败家皇帝的年号。”

  窦大宝点头说:“这个我知道,就是重口味喜欢肥婆的那个。”

  肥婆……

  我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,他说的是杨贵妃。

  潘颖笑着说:“这东西要真是那会儿传下来的,能不能成精不敢说,被人传来传去,那绝对得是灵气十足。所以我说,徐祸祸昨晚见到的不是狄家的小丫鬟,他见到的就是这小东西本身。”

  我愣了愣,“银子有了灵气……银灵?!”

  潘颖翻着眼睛想了想,点点头: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  我挠了挠头,让窦大宝把元宝收好。

  窦大宝却说,他把俩元宝藏了这么久也没见它们变成妞,我只带了一晚就看到个小丫鬟,看来这元宝和他没缘分,还是我带着的好。

  我见他真有点郁闷,不禁好笑,想了想说:

  “给你们看点好玩儿的。”

  “啥东西?”

  我反手把小拇指弯曲送进嘴里,对着外面打了个唿哨。

  一个小黑影立刻扑棱着翅膀飞了进来,落在我面前的柜台上。

  “耶!这是你新养的小八哥啊?怎么眼睛是绿色的?”

  潘颖立刻兴奋起来,伸手就要去摸小鸟。

  窦大宝猛然一下抓住她的手。

  “你干嘛?耍流氓啊?”潘颖拧着眉毛问了一句,回头看见窦大宝的样子,不禁吓了一跳。

  窦大宝圆睁着牛眼,一脸的悚然,盯着怪鸟看了好半天才从嗓子眼里挤出几个字:

  “这……这不是鸟,这是人!”

  我猛一激灵,从椅子里弹了起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  窦大宝惶然的看向我,“我能感觉出来,这不是鸟,这是人,是个男人,他……他和伞里头那个新来的家伙给我的感觉一模一样!”

  “是三白眼!他还是变成了鬼鸮……”我喃喃道。

  三白眼的魂魄到底还是被这怪鸟给摄取了,只不过貌似只是被收进去一部分,另外一部分魂魄……被收进了五宝伞里!

  难怪它会一直跟着我……

  “嗡……嗡……嗡……”

  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,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号码,我急忙接了起来。

  “喂,瞎子,你现在在哪儿呢?”

  “我见过段乘风了,也问过他徐洁的事了,徐洁的确就是毛小雨。”

 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,才又传来刘瞎子的声音:“可是祸祸,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“好好说话,段乘风算出她在哪儿了吗?”

  “算出来了,如果你确定要找她,那就订机票吧。”

  听瞎子声音低沉,我感觉心也跟着往下坠,摒了摒气低声问:“去哪儿?”

  “内蒙,根河。”

  

201802/16/9048_3391388 201802/16/9048_3391388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