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三十九章 山洞

第三十九章 山洞

更新时间:2018-03-30 16:37:55

  

  要说狼这种东西,听上去似乎没有老虎、豹子凶猛,其实凶狠程度比起虎豹实在不遑多让。而且狼是群居动物,每次狩猎都是群进群出,有的负责侦查,有些负责伏击,有些专门搞突袭……

  这样一个有着严密组织的物种,可怕程度可想而知。

  追潘颖的似乎只有一只狼。

  尽管这样,我并不觉得轻松。

  狼不会无端端脱离群体单独生活,独狼一般都是有野心、有实力挑衅狼王地位的,在挑衅失败以后,被狼群所不容,所以才成为独狼。

  独狼不但比普通的狼残忍凶悍,更是无比的狡猾凶残……

  事实上这些个想法只是闪电般的在脑子里闪过,看到潘颖,三人已经各自掏出随身的家伙,朝着山窝子里飞跑了过去。

  窦大宝一边跑,一边大声喊:

  “潘潘,别怕!我们来了!”

  潘颖似乎听到了喊声,忽然停了下来。下一秒,一头栽进了雪窝里。

  追着她的那只狼立刻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。

  一人一狼这一扑,从我们的角度已经是看不见它们的踪影了。

  我心中大急,只能扯着嗓子“嗷嗷”的嚎叫,希望能使狼受到惊吓,不至于第一时间撕裂潘颖的喉咙。

  刚叫了两声,忽然就见一个白色的人形影子从雪窝子里跳了起来,飞快的跑进了风雪中。

  “是山鬽子!”

  潘颖果然是被山鬽子给迷了,才会跑到这里来的!

  眼看就要跑到跟前,我紧握着刺马爪就要扑上去。

  突然,雪窝子里冒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。

  这家伙瞪着眼睛朝我看了一阵,一个雀跃跳出雪窝,朝着我迎面跑了过来。

  我先是一愣,等看清这家伙的样子,眼泪差点没掉下来。

  这披风带雪的家伙哪是什么狼,居然是失踪了多日的肉松!

  瞎子也是一愣,见肉松扑进我怀里,诧异道:

  “这单身狗怎么在这儿?我特么还以为是狼呢!”

  感受着肉松亲昵的厮摩,我百感交集。

  它只是一条土狗,不可能千里迢迢独自来到这东北山林里,一定是有人带它来的。

  能把它带来这里,又不曾伤害它的,只能是徐洁了。

  徐洁果然是来了这儿。

  难道老何出事那晚,后来出现在铺子里的女个女人身影真是徐洁?

  她没有上火车?

  她对老何做了什么?

  老何留下的字条,是不是她撕走的……如果是,目的又是什么……

  “潘潘!你怎么样?”窦大宝把潘颖从雪里连拖带抱起来,急着问道。

  “我没……没事儿……就是……累……累得慌……”潘颖上气不接下气,脸色倒是红润的很。

  窦大宝急着说:“快,我背你回去!”

  “等等!”瞎子看向我,“肉松怎么会在这儿?”

  我立刻明白了他这话的意思。

  肉松不过是一条狗,就算再聪明,也不可能独自在这冰天雪地里生存。

  如今它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这儿,那……那徐洁多半也在这附近!

  想到这里我一阵热血上涌,摸了摸狗头,大声说:

  “肉松,快带我去找徐洁!”

  肉松像是听懂了我的话,撒着欢的朝一个方向跑去。

  窦大宝要背潘颖,我和瞎子同时制止他。

  我跑过去,从另一边架住潘颖的胳膊,“潘潘,尽量自己走!”

  她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的圈儿,隔着棉袄都能感觉到她身上透出的热气,如果停下不动,用不了五分钟,她就会被冻成冰棍儿了。

  潘颖咬着牙点点头,被我和窦大宝架着往前走。

  跟着肉松走过一个山坳,瞎子笃定的说,先前我们就是从这里经过的。看来潘颖中招后没多久,就被肉松给盯上,一直跟她到那个雪窝子里的。

  又走了一阵,肉松在一棵雪松前站定,回过头叫了两声,跑进了雪松后。

  赶过去一看,才发现树后的雪堆里有一个一尺见方的洞口。

  窦大宝喷着粗气说:

  “这狗洞只有它能进去,我们进不去啊!”

  “笨蛋,不会动脑子啊?”

  瞎子说了一声,猫下腰撅着屁股就往洞里钻。

  刚拱进去个肩膀,上方的雪就轰然塌陷,把他大半个身子都埋在下面,只剩下两条腿在外面踢腾。

  我让窦大宝扶着潘颖,腾出手抓住瞎子的两个脚脖子,把他像拔萝卜似的从雪里拔了出来。

  人一拉出来,压着他的雪也跟着塌散开。

  我们这才发现,那‘狗洞’居然是山壁上的一道缝隙,全部显露出来,勉强能容人侧着身进去。

  “你倒是不笨,还是打洞的小行家呢,就是技术稍微差了一点点。”窦大宝调侃瞎子说。

  四人在暴风雪中折腾这一阵子,都已经是强弩之末,当即由瞎子打头,不管不顾的钻进了山缝。

  我在外面胡乱捡了些树枝,最后一个挤了进去。

  看似狭窄的山缝竟然深达十几米,进去以后,赫然是一个菜窖大小的山洞。

  我把捡来的树枝堆在一起,拿出几块固体燃料生了堆火,这才仔细查看洞里的情形。

  见肉松摇着尾巴走到一块大石边,我跟着走过去,看清那后边藏匿的东西,难抑激动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地上散落着一个大的编织袋,和一个洗的发白的帆布包。

  编织袋里全是面包、馒头和肉干,而那个帆布包,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。从徐洁第一次出现在31号,她就一直背着这个包。

  我拿了几个面包和一包肉干回到火堆边。

  窦大宝接过面包诧异道:“这面包还是肉松的……哪里来的?”

  我说:“这些东西应该是徐洁给肉松准备的。”

  “徐洁人呢?”

  “吃你的肉松包吧!”瞎子瞪了他一眼。

  我撕开一个面包的包装,掰了半个喂给肉松。

  我咬了一口面包,摇了摇头,没有再多说徐洁的事。

  这小半天虽然有惊无险,但所有人都累了。眼下找到肉松,等同确定了徐洁的确来了这儿,到了这个地步,我又何必再一时奢求。

  潘颖好一会儿才歇过来,瞪着眼睛看了我一会儿,挠了挠大背头,眼里却仍是满满的疑惑。

  我问她:“还记不记得为什么会离开灰仙祠?”

  潘颖不答反问:“这么说不是你带我走的?”

  细问才知道,她刚方便完,‘我’就过去跟她说,发现要找的人的踪迹了,其他人已经赶过去,‘我’让她和我一起跟去。

  那个自然不是真的我,她虽然能详细的说出经历过什么,但从她的描述中,能听出太多不合理的地方了。

  就比如她说自己之所以在雪地里跑,是因为‘我’和她遇上了狼群,她和‘我’跑散了,是被狼追着跑的。

  听她这么说,再联想当时发现她时的情形,不免让人觉得好笑。

  但是我们谁都笑不出来。

  我和瞎子、窦大宝,都知道她那时是被山鬽子给迷了,如果不是鬼鸮带路,我们及时找到她,等她跑的精疲力尽,等待她的就只有死亡。

  听窦大宝说了我们赶到时看到的情形,潘颖瞪圆了眼睛:

  “追我的不是狼,是肉松?”

  我笑笑:“肉松不是想追你,当时那只山鬽子应该就爬在你背上,肉松是想把它赶开,没想到却被它利用了。”

  窦大宝连连咂嘴,“这山鬽子也太邪性了。”

  “嘶……”瞎子忽然吸了口气。

  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  瞎子皱着眉摇了摇头,“我怎么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?”

  他看向我问:“你看到的山鬽子长什么样?”

  “白乎乎的,像个小孩儿,有手有脚,没有五官。”

  “我靠!”

  瞎子和窦大宝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,双双瞪大眼睛骇然的看着我。

  我很快意识到瞎子说的不对劲是哪儿不对劲了。

  瞎子找出创可贴,走过来让我把帽子摘下来。

  我摘下帽子放到火堆边,偏过头低声问:

  “你们见到我的时候,趴在我身后的是什么东西?”

  瞎子撕开创可贴帮我把受伤的耳朵贴上,坐在我旁边摇了摇头,“说不上来,你也别问了。”

  看着他和窦大宝心有余悸的神情,我点了点头。

  当时发现潘颖不见,我的情绪在刹那间就崩溃了,一时间万念俱灰,有种想死的感觉。

  回想起来,那实在不符合我的性格。

  可当我鼓起勇气,下定决心想着无论如何把潘颖找回来的时候,‘潘颖’却出现在我身后,让我再次陷入了短暂的迷茫。

  山鬽子是孤魂野鬼变幻来的,擅长迷惑人,却不能对人造成直接的伤害。

  可我的耳朵却是真真切切的被咬破了!

  山鬽子做不到这一点,也就是说,当时在我身后的,除了山鬽子,应该还有别的东西。又或者从一开始迷惑我的,就不是山鬽子。

  这深山老林里的邪乎东西,实在太多了……

  四人胡乱吃了些东西,围着火堆横七竖八的睡了过去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迷迷糊糊的,我似乎听见肉松叫了一声。

  虽然眼皮沉重,可眼下危机四伏,什么状况都可能发生,我还是警惕的强撑眼皮睁开了眼睛。

  恍恍惚惚的,我看到火堆旁站着一个人影。

  肉松只叫了一声就不叫了,所以我也没怎么在意,以为是瞎子他们谁被尿憋醒了。

  可保险起见,我还是揉了揉眼睛,借着火光向上去看那人的样子。

  越往上看,我心越是跟着向上提。

  那的确是个人,而且看身段,还是一个女人,可这衣着单薄的女人绝对不是潘颖。

  等到我看清这人的脸,猛然间就惊呆了!

  这的确是个女人,而且是我熟悉的女人,但她不是潘颖,而是……

  

201802/16/9048_3393919 201802/16/9048_339391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