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章 第一案

第二章 第一案

更新时间:2018-04-07 20:56:11

  

  “这破房子,倒贴钱咱也不租!”窦大宝铁青着脸说。

  我忙把他拉到身后,再看老陈,竟然嘴角微微扬起,明显露出了嘲弄的笑意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感觉在这个老人的身上,似乎有一种不同于寻常人的气势。

  我对老陈说,我先把房子看一遍。

  他显得很不耐烦,但还是把那串钥匙随意的丢给了我。

  我硬拉着窦大宝上了楼,二楼同样是一个大间,床和其它家具倒是齐备,只是款式都很老旧了。

  窦大宝瞪着眼说:

  “这房子忒丧气了,再便宜也不能租!要是单纯的对着墓地也就算了,你看看楼下……那都是什么啊?这根本就是个给人请灵牌的铺子!”

  我示意他小声点,压着嗓子问他:“你看没看出,这个陈伯有什么不对劲?”

  窦大宝用力点着头说:

  “的确不对劲,这么大年纪了阴不呲咧的,还以为这破房子是他娘的风水宝地,别人哭着喊着抢着租呢!”

  “别瞎说!”

  我摆了摆手,走到后窗边,隔着窗户往楼下看,后边是个十多平米的小院,一边是两间小平房,应该是厨房和厕所。

  这房子实在是够年头了,也的确不适合年轻人居住。

  可来了这里以后,我开始相信,那条短信应该是段乘风本人发给我的。

  他也绝不是瞎操心,单单替我找个住所。让我来这儿,必然是有着一定原因的。

  我让窦大宝别再多说,拉着他下楼到后院看了看,回到前面对老陈说:

  “这房子我租了。”

  老陈咧了咧嘴,“那就给钱吧,我只要现钱。”

  我点点头,一边掏钱包一边指了指货架上一个刻了字样用来做样品的灵牌,假装不经意的问:

  “陈伯,这灵牌是您刻的?您是帮人请灵牌的?”

  老陈又恢复了那种不耐烦的神情,拧着眉头说:

  “是我刻的,我不光帮人请灵牌,还帮人刻碑呢!不过我现在都在家里干活,这里就空了。”

  我朝对面看了一眼,没再说什么,数出提前准备的房租交给了他。

  “呸!”

  老陈朝手指上吐了口唾沫,边往外走边嘀嘀咕咕的说:

  “早该来了……耽误生意不说,还他娘的害我少收两个月的房租。”

  “哎,我去……”

  我拉住想要发作的窦大宝,朝他摇了摇头,示意他别吭声。

  等老陈离开,窦大宝终于忍不住给我当胸来了一拳,“你脑子进水了?干嘛非得低三下四的租这破房子?”

  我走到货架旁,拿起那个刻字的灵牌擦了擦,抬眼看着窦大宝说:

  “我当初和潘颖进到31号地下的那座庙里,那里不光有拴在一起的泥娃娃,每个房间都还有两个灵牌。”

  我把灵牌举到他面前,“那上面的字迹,和这个灵牌一模一样。”

  窦大宝愣了愣,说:

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庙里的灵牌是这个怪老头刻的?”

  我把灵牌放回货架,走到柜台后摩挲着藤椅的靠背。

  “噢,我下回来,给你把藤椅上的坐垫带来,那是小包租婆专门给你……”

  窦大宝说了半截反应过来,在自己嘴巴上抽了一下,转过脸去了。

  我过去搭住他的肩膀,边往外走边说:

  “不用替我担心,瞎子说的对,只要我们都还活着,就一定会有再见面的机会。走,帮我把行李搬过来,然后咱哥俩喝酒去。”

  晚上送走窦大宝后,我回到新家,关了门,走到柜台后,透过窗户,隔着飘落的雨丝呆呆的看着河对岸的那些墓碑发呆。

  半晌,坐进藤椅,在黑暗中点了根烟。

  “女骗子,你一定要来找我,别让我等太久,我会撑不住的。”

  ……

  转过天一早,我冲了个澡,回到二楼的房间,对着衣柜上的穿衣镜照了照。

  片刻,转过身,扭过头看着镜子里映出的,位于我后背靠近右肩位置的那片印记。

  这印记是我在地下大殿里被金甲怪虫用长足的尖端砸中后留下的。

  在被砸中的那一刻,虫足上针一般的刚毛,深深的刺入了我的后背。如果不是背包里的泥娃娃替我挡了一下,我应该已经没命了。

  可尽管经历了生死,我最终还是没能把她带回来……

  我还记得在满归镇出院那天最后一次换药,瞎子说这片伤疤像是一把刀,窦大宝和潘颖却一致认为,反过来看,这像是一个鬼爪子。

  而且窦大宝还特别强调,这就和我们跨过忘川河时,‘奈何桥’下伸出的那些爪子一样。

  “管它像什么,从今以后,我就只等你回来。”

  我对自己说了一句,拿起床上崭新的警服,一件件穿在了身上……

  走进平古县公安局大厅,我还没看清状况,就有一个路过的女警在我手臂上扒拉了一下。

  “你哪个局里的?我怎么没见过你?”女警眯起眼睛看着我问。

  我朝她敬了个礼,“你好,我叫徐祸,是新调过来的。”

  女警睁大眼睛点了点头,却又很快眯起眼,带着顽皮的笑意说:

  “噢,还连警衔儿都没配发呢,警校刚毕业的吧?那你可得喊我师姐。”

  我看了看她的肩章,喊了声师姐。

  “嘿嘿,跟你闹着玩呢,我也才刚分配过来,准确的说,和你一样,都是菜鸟。我叫肖阳,你喊我名字就行了,跟我来吧,我带你去丘局长的办公室。徐祸……这名字真怪,怎么感觉在哪儿听过似的?”

  肖阳边走边连珠炮似的说了一通,忽然扭过脸来问我:

  “你哪个警校毕业的啊?”

  我吸了口气说:“我是XX市医学院毕业的。”

  “医学院?”肖阳瞪大了眼睛,指着我说:“你就是市局派来的那个法医?”

  我刚点了点头,她就抬高了调门,“你就是那个阴阳先生?”

  “咳……”

  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,讪讪的向一旁投来诧异目光的警察点了点头,拉着这冒失鬼逃也似的匆匆往后走。

 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,这特么是哪个不着四六的传出来的?都传到这儿来了?

  从局长办公室出来,迎面碰上一个圆脸的中年人。

  丘局长朝他抬了抬手,“老高,你来的正好。这是徐祸,刚调过来接替老翟的。徐祸,这是老高,高战、高胖子,是咱局里刑队的队长,以后你归他管。”

  高战愣了愣,转过脸看着我,毫无严肃可言,反倒是眼睛里带着几分好奇。

  我也仔细打量他。

  这个高队长年纪约莫四十五六,说他是胖子实在有点夸张,他就是中等身材,但是肩膀比较宽,属于那种特别壮实的体形。主要是脸圆的跟个大贴饼子似的,显得胖。一双眼睛也跟两个一块钱硬币似的那么圆,这让他看上去显得有点滑稽。

  “徐祸是吧,可是久仰大名了。”

  高战把一个文件夹随意的丢在局长办公桌上,拉着我就往外走。

  他先是把我带到刑警办公室,和一干同事做了介绍。

  这会儿我才知道,之前那个冒冒失失的小女警肖阳,还真是年后刚从学校过来的,而且和我一样是技术警。

  不同的是,我是法医,她的专业是法证勘验。

  做完介绍,高战把我带到最后边的法医办公室,有点局促的搓着手说:

  “咱这是小县城,不比你先前待的市局,条件有点简陋了。”

  我大致扫了一眼,挠了挠头问:“其他同事呢?”

  高战干笑两声说:

  “以前的法医老翟,因为个人原因,刚办了离职。暂时就你一个人接手他的工作。”

  “我一个人?”

  “嗯,暂时的。局里已经向上边申请了,很快就会加派人手过来了。不过你放心,地方小,咱案子也少,法医基本上没多少工作,嘿嘿嘿嘿……”

  我被他笑得差点一头栽过去。

  我也算‘吃过见过’的主了,郭森的大黑脸、赵奇的机灵劲……这几乎让刑警队长的形象在我心里定型了。

  眼前这家伙一笑起来蒜头鼻子都发皱,活像个贩洋白菜的二道贩子,哪有一点队长的威风啊?

  我估计高战说的没错,在县里‘当差’的确清闲的多。

  大半个上午,他都在法医室里和我闲扯。

  听他说到后来我才知道,他和郭森是部队里的战友,和赵奇也认识,早就听说过我的另一个职业。

  末了还问了我那个让我一听就头疼的问题:

  “你既然是阴倌,那应该能看见‘好朋友’吧;那你帮尸体解剖化验的时候会不会看见他们本主啊?”

  “今天好运气……老狼请吃鸡……”

  刚问完,一阵让人发噱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  高战嘿嘿一笑,拿出手机接通。

  说了没两句,笑容一敛,像变了个人似的皱着眉头对着电话说:“准备,马上出发!”

  挂了电话,转头对我说:“兄弟,你‘中奖’了,有突发命案,马上随队出警!”

  ……

  警车驶入城南一个老式的居民小区,停在一栋单元楼前。

  最先赶到的警察已经在忙着在楼外拉警戒线。

  我提着化验箱,刚下车,肖阳就贼贼兮兮的凑了过来,“徐法医,你紧不紧张?”

  “紧张什么?”

  “刚来就遇上命案了,你不怕啊?”

  我无语,看来她还真是个‘菜鸟……’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一阵哭天抢地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

  转眼看去,就见几个警察把一个五十几岁的妇女从楼门里抬了出来。

  我赶忙走过去,拦住警察,仔细看了看妇女的状况,急道:

  “赶紧送她去医院打镇定剂!路上替她掐着人中!”

  “听小徐的,快送医院!”高战大声命令。

  我快步走进楼洞。

  肖阳跟在我身边问:“她又没受伤,为什么要送去医院?”

  “她哭的都没人腔了,脸上却一点血色也没有,手指间已经开始抽筋了。她这不光是难受,而且应该受到了严重惊吓,精神已经完全崩溃了。如果不及时送医院注射镇定剂,她可能会有后遗症。”

  我边上楼边给她解释。

  单单是看到死者就成了这种状态……看来这第一案,不简单啊……

  

201802/16/9048_3395991 201802/16/9048_3395991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