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七章 死人钱

第十七章 死人钱

更新时间:2018-04-15 22:29:10

  

  跟着戏班老板来到相邻的棚子里,化妆台前,一个同样穿着白色戏服,还没有卸妆的女演员正两眼紧闭直挺挺的躺在地上。

  “二爷!您这是怎么了?怎么又来这一出啊……”

  戏班老板急得都快哭出来了,弯下腰就想去把女演员抱起来。

  我连忙说:“别动她!”

  高战眼疾手快,一把拉住了戏班老板。

  “二爷?”村长的脸色没来由的一变。

  我也顾不上管他俩说什么,蹲下身去检查那演员的状况,一探之下不由得吃了一惊。

  大双伸手搭上女演员的颈动脉,抬眼看向我:

  “没有脉搏……死了。”

  “大双!”孙禄急着伸手把他拉开,“没戴手套别碰尸体!”

  说着,拿出手套递给大双一副,又丢给我一副。

  他戴上手套,蹲下身,问我:“确定死亡了吗?”

  话音未落,地上的女演员突然身子猛地一抽搐,紧闭的眼睛居然倏地睁开了!

  “我去!”

  尽管孙屠子胆子够大,可头一回跟着出警就看到‘死人’睁眼,也还是吓得猛一吸气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  “二爷……二爷哎,您可醒喽,您可是要了我的亲命咯……哎哟!”

  见女演员睁开眼,戏班老板一激动,没头没脑的去抹吓出的汗,结果不小心碰到了伤口,疼的叫唤了起来。

  女演员眼珠转了转,眼神迷茫了一阵,居然大模大样的抬起一条胳膊伸到孙禄面前,“扶我起来。”

  他这一开口,我和孙禄又都吓了一跳。

  看妆容,这是个女演员,结果他一出声,声音虽然清亮,却是带着几分苍老的男人声音!

  我和孙禄对视一眼,才双双反应过来,这是个唱旦角的男演员,而且听声音年纪应该还不小。

  孙禄伸手架住他的胳膊,把他扶了起来。

  我跟着起身,刚要问他以前有什么疾病史,不经意间,眼角的余光就瞄到侧面有一团白色的影子。

  我下意识地扭过头,等看清那影子是什么东西,差点没给自己一个嘴巴子。

  那就是化妆台上的化妆镜,镜子里正映出这个被称为‘二爷’的老演员的身影。

  他正脸朝着外头,嘴角带着微微冷笑,冷眼看着我,似乎是在嘲讽我过度的紧张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好像看到他的目光深处竟隐藏着无比的怨毒,而这怨毒似乎是针对我的。

  “二爷,您没事儿吧?走走走,赶紧走,咱赶紧去医院查查吧。”

  听到戏班老板聒噪的声音,我不禁皱了皱眉,把脸转了回来。

  可就在转过脸的一瞬间,我浑身猛地一哆嗦。

  戏班老板拉着二爷的袖子,正想把他往外拽。

  孙禄、大双、高战,还有村长也都围在一旁。

  可镜子里为什么只有二爷一个人的影子?!

  我转动有些僵硬的脖子,再次看向化妆台,却发现所有人的影子都在镜子里。

  那个二爷被身高马大的孙禄挡着,只有宽大的戏服露出一些,根本就照不出他的正脸。

  难道我刚才看花眼了?

  二爷貌似是戏班的台柱子,戏班老板对他很是紧张,一个劲的嚷嚷着要送他去医院检查。

  “行了!”

  二爷似乎被他吵的不耐烦起来,一卷袖口甩开了他的手。

  他皱着眉头站在原地,微微低着头,一双比起多数女人还要灵动风`流的眼珠子在眼眶里不停的微微转动,像是在思索着什么。

  高战拧着眉头对戏班老板和张村长说:

  “让人送这演员去医院检查一下,你们两位跟我去局里说明一下情况。”

  “不行!”

  “不行!”

  两人同时坚决的反对。

  其中一人是张村长,另一人不是戏班的肖老板,而是那个二爷。

  高战眉头皱得更紧,“什么叫不行?你们双方斗殴不说,还报警说出了人命,现在居然不配合?”

  见他冒火,张村长连忙说:

  “同志同志,您别生气,今天这事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对,是村里几个二棒槌太年轻、太冲动,也是我欠考虑,一开始没处理好。”

  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几个红包,边往高战手里塞边陪着笑,“同志们都辛苦了,这个没别的意思,我家小子结婚,就当是都沾沾喜气了。”

  高战推开他的手,盯着他冷声说:

  “现在不时兴这一套。”

  “同志……你看小孩子结个婚闹成这样实在是……唉,都已经这样了,我要是再去公安局闹官司,那孩子一辈子都心里不舒服不是?”

  “那你的意思呢?”

  听高战有些松口,张村长忙说:

  “我来处理,我来处理,我保证,一定处理好,绝不能再给同志们添麻烦了。”

  听他言下之意是要私了,高战朝我撇了撇嘴,做了个撤退的手势。

  我看了看那个二爷,见他仰脸看着棚顶的白炽灯,好似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,疑惑的同时心里也有点来气。

  这他妈哪儿跟哪儿啊,大晚上的把人折腾一溜够,末了又说要私了,拿警察不当人,当猴耍呢?

  高战是大队长,他既然说撤,我心里有气也懒得撒,跟着就走了出去。

  孙禄边走边对我说:

  “夜里大双值班,咱俩涮锅子去呗?”

  没等我回应,一旁的高战就搭住我肩膀,笑呵呵的说:

  “算我一个,我请客!”

  我来的时候饭没吃几口,这会儿肚子正闹饥荒呢,听两人这样说也就点了点头。

  大双跟警车回了局里,我们仨上了我的车,直奔县里的一家火锅店。

  孙禄把一嘟噜涮好的羊肉片塞进嘴里,边吸溜气边含混的对高战说:

  “高哥,在咱这儿是不是经常有这种事儿啊?”

  高战嘿嘿干笑两声,端起酒杯和他碰了碰,说:

  “咱这是小地方,有些事儿是难免的。你们也都知道,咱这儿十户里边有超过一半都是养猪、杀猪的,有几个好脾气的?一言不合动手是常事儿,只要不动刀子,局里也懒得多管。

  再一个,不管怎么说,人家家里到底是办喜事,真要是把人带回局里,那张村长一家过后得让村里人戳脊梁骨戳一辈子。所以说,他们肯私了那最好,咱也就不费事了。”

  说着,又和我碰了碰杯。

  我把酒杯端到嘴边,迟疑了一下,又把杯子放回了桌上。

  “咋了?怕查酒驾?回头把车撂这儿,打车回去,明天再来开呗。”孙禄说。

  我摇了摇头,心里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乱。

  发现‘二爷’躺在地上的时候,我第一时间查看了状况,那时候他的确已经没有生命征兆了,就像大双说的,他已经死了。

  可是不大会儿的工夫,他居然又没事人似的活了过来。

  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戏班老板说的是‘您怎么又来这一出啊’。为什么是‘又’呢?难道之前二爷已经死而复生过一次了?

  化妆镜里的那个倒影……难道真是我看花眼了?

  我怎么越想越觉得,那怨毒的眼神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?

  还有就是刚才从二爷屯过来的时候,我总觉得这一路上像是有人在暗中跟着我们……

  我正狐疑不定,忽然就觉得面前一暗。

  抬起头,却见是一个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人来到了我们这一桌前。

  这老人的身材十分高大,豹头环耳,样子很威猛。

  他一走到跟前,魁梧的身躯就把屋顶的灯光挡了大半。

  要不是年龄对不上,我还以为是老陈来了呢。

  “老人家,您有什么事吗?”孙禄问。

  老人白眉紧锁,神情显得很焦虑,目光从我们每个人身上扫过,最后落在孙禄脸上,“你……是徐警官?”

  孙禄愣了一下,“徐警官?您找哪个徐警官?”

  老人迟疑了一下,竟有些小心翼翼的问:

  “你是不是徐祸?”

  孙禄和高战一起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我。

  我放下筷子,起身对老人说:

  “老人家,我是徐祸,您……您认识我?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  老人微微摇头,“我是二爷屯的人,我不认识你,是有人让我来找你,那人说,你在这里。”

  “谁让您来找我?”我下意识的往门外看了一眼,忍不住又想起来时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。

  老人没说话,把一只握成拳头的大手放在桌上,展开了在桌面上按了按,居然转过身就往外走。

  “老人家?”我狐疑的喊了一声,他却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饭馆的大门。

  孙禄和高战突然同时骂了句:“艹!”

  接着就见孙禄猛地站起来,边往外跑边大声喊:

  “老头!你站住!”

  见他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,我来不及多想,跟着就跑了出去。

  跑出门,就见孙禄一脸错愕的站在那里发愣。

  再看四周,刚才那个古怪的老人竟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  “我去,不是这么邪乎吧?”孙禄惊疑不定的看向我。

  我皱了皱眉,拉着他往回走。

  走到桌边,就见高战皱着眉头盯着桌上的一样东西。

  我瞟了一眼那东西,强笑着对他说:

  “高哥,你这是想趁我们出去,偷着先把账结了?你放心,我俩不跟你抢。”

  我已经看清,那是一张红通通皱巴巴的钞票。

  “是那个老头留下的!”孙禄来不及坐下,端起酒杯一口干了,用手指点着那张钞票,气哼哼的说:“你看仔细了,这特么是死人钱!”

  我猛一激灵,仔细一看,果然就见钞票上面印的不是毛爷爷,而是天上地下的几位‘大佬’。

  这根本不是红毛,而是一张烧给死人的冥币!

  

201802/16/9048_3397857 201802/16/9048_3397857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