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四章 玉玲珑

第二十四章 玉玲珑

更新时间:2018-04-19 0:34:42

  

  “能神形符合说明你有些道行,既然这样,你就应该明白天是天、地是地,阴阳殊途的道理。”

  我沉声对兀自还在柜台上咿呀唱戏的‘桑岚’说了一句,径直走到角落,扳住季雅云的肩膀,用力把她转了过来。

  看清她的眼神面孔,我先是身子一哆嗦,随即一股怒火直冲头顶。

  她的样子似乎没改变,但神态目光已经完全变了。

  她的眼睛里透露着一种用言语都不足以形容的淫“邪,再配上猥琐的表情,恨不得让人看一眼就想给她几个大嘴巴子。

  更主要的是,我看出她眼中透露出的,是专属于男人对女人心怀不轨的光芒。

  让我怒不可遏的是,在季雅云被我扳的转过身以后,她的两只手还在胸前,做着难以描述的动作……

  “妈的,老子的大本营你也敢闯?不想活了!”

  我怒火冲冠,右手捏了个法印,猛地将食指戳在季雅云额头正中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季雅云张口发出一声男人的惨叫。

  “还不滚出来!”

  我大声喝叱了一句,翻手换了个法印,右手五指在季雅云脸前虚抓了一把。

  惨叫声中,一个身材矮小,容貌猥琐的男鬼硬生生被我从季雅云身体里拽了出来。

  “我靠!”高战突然低呼了一声。

  我正怒不可遏,哪还顾得上管他怎么了,左手竹刀反转,就想结果了这个色`鬼。

  “公子,手下留情啊。”一个动人的声音突然制止道。

  我皱了皱眉,一手抓着那色`鬼,转眼看向柜台上的‘桑岚’,手里竹刀朝她一指:

  “同样是阴鬼犯生人,你有什么资格替他求情?”

  ‘桑岚’竟没有丝毫惊慌,反倒是双手扣握在一起,向着我施了个古代女子才用的万福,然后才幽幽的说:

  “公子不要误会,奴家只不过凑巧经过,见这里阴气深重,似有鬼魅作祟,所以才来相助这位小姐,并没有害人之意。”

  我眼珠转了转,想到刚才进门前那些个鬼魅已经逃走,不由得有些信了她的话,可心里还是感觉疑惑:

  “你现在还附在她身上,让我怎么相信你?”

  “我之所以还没有离去,就是不想公子误会我有害人之意。公子刚才说过,我既附在这位小姐身上,我俩神形合一,如我不开口,公子可能否看出异状?”

  我一怔,心说还真是这个理。

  她能附在活人身上完全不露痕迹,那她岂不是……

  我想了想,朝她点点头,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多谢你了,你报上大名,我回头烧些纸钱给你当是答谢。”

  ‘桑岚’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,“奴家只是个卑贱的戏子,没有什么大名,活着的时候倒是有个艺名,叫做玉玲珑。”

  “玉玲珑?你是那个程家班的花旦……玉玲珑?!”孙禄忽然有些诧异的问。

  ‘桑岚’点点头,“正是奴家,没想到这位公子这般年轻,竟也听过奴家的贱名。”

  孙禄有些讪讪的说:

  “我都是听我爷说的,他爱听戏,我也跟着听了几段。”

  ‘桑岚’又微微点头,转向我,指了指被我抓着的色`鬼说:

  “徐公子,奴家不求回报,但求公子饶他一命吧。”

  我冷下脸说:“他和你不一样,这种下流的货色我为什么要饶了他?”

  ‘桑岚’的脸忽然没来由的红了红,偏过脸轻声说:

  “他不是恶鬼,也并非心有邪念。公子大能,你仔细看清他的样子,就知奴家所言不假。”

  我愣了愣,揪过色`鬼上下打量他。

  这一看才发现,这家伙看上去居然是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,只是猥琐的样子和表面年龄实在不怎么符合。

  我眯起眼睛,又仔细看了看他,见他额间鬓角隐隐散发一丝若有若无的绿光,顿时恍然大悟。

  “原来是个青头,瞎了你的狗眼,讨便宜讨到我家里来了。”我忍俊不禁的骂了一句,把他拎到门口甩了出去,“滚,下次再敢来,老子骟了你!”

  回过头,就见‘桑岚’的脸比刚才更红了,她竟朝我嗔了一眼,说:

  “公子慈悲,他日这青头小鬼必定会回报公子。公子,奴家因在阳间有些事务要办,所以要在此暂住几日,事先告知公子,还请海涵见谅。”

  我又是一愣,“这里只有我一个人,不方便给你住。”

  ‘桑岚’微微摇了摇头,似乎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,说:

  “公子不要误会,奴家说的暂住,是指公子家隔壁的行馆,不会搅扰到公子的。”

  “隔壁?”我下意识的朝‘她’看了一眼,再次警惕起来。

  我隔壁可就是桑岚她们家了。

  这女鬼说的像是那么回事,可谁知道她来这里有什么居心。

  现在她还要住到桑岚家里,那可怎么都不成。

  我刚要开口,‘桑岚’却抢先说:

  “看来公子还是误会了,奴家指的隔壁,是指三十号的行馆,并非这位小姐的家宅。”

  话音刚落,就见桑岚身子一震,一个身穿古装的绝美女鬼闪现在了柜台旁边。

  “我靠!”高战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  我呆了呆,才反应过来这女鬼是玉玲珑的真身。

  “公子,玲珑叨扰了。”

  玉玲珑又盈盈施了个万福,最后看了我一眼,然后就在我眼前消失不见了踪影。

  “小姨……潘潘?”

  桑岚像是刚睡醒似的,迷糊的喊了两声,等到揉了揉眼睛,看清自己的状况,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脚下一慌,大头朝下从柜台上栽了下来。

  我连忙伸手把她抱住,低头看看她的脸再没别的异状,才把她放在地上。

  再看季雅云,除了也有点犯迷糊,也没别的状况了。

  “三十号?城河街哪来的三十号?”

  想起玉玲珑刚才的话,我走到门外,朝左边看了看,却只看到这栋楼和桑岚她们家中间那一块荒草蔓延的空地。

  “岚岚,云姨……你们没事实在太好了。”

  直到这会儿潘颖才回魂似的哭出声来。

  我愣了愣,回过头,就见高战目瞪口呆的站在那儿。

  “高哥,刚才你全都看见了?”我狐疑的问。

  高战合上嘴用力咽了口唾沫,“看……看见了。”

  “你是老警察了,怎么会看见的……”

  我不解的喃喃说了一句,忽然闻到一股子淡淡的熟悉的香味。

  貌似刚才一进来就有这味道,只是事发突然,我没留意。

  转眼间,就见潘颖一只手抹眼泪,另一只手却藏在身后。

  我走到柜台后,垂眼看着她,“拿出来!”

  “拿……拿什么?”潘颖眼神闪缩的把脸扭向一边。

  “拿出来!”我加重声音又说了一句。

  她这才犹犹豫豫的把右手从背后伸了出来,慢慢摊开了手掌。

  看着她手心里攥着的半截香头和几道折成三角形的黄符,我差点没气得吐血。

  我缓了好一会儿才点着头问:

  “犀香和往生符是你从大宝那儿拿的?”

  潘颖低着头点了点。

  “我临出门前,你想跟我说什么?”

  “我想跟你说……你要是没空,我就帮你开店……”潘颖越说声音越低,大背头也快钻到柜台底下去了。

  “我说哪来这么多鬼,敢情是你招来的!潘神鞭,你这也太胡闹了……怪不得连你祖宗都不肯保佑你了!”

  我气得直摇头,可拿这个货也实在没辙。

  孙禄问我:“刚才为什么要放那个男的走?”

  我咧咧嘴,“那小子是个青头鬼……挺悲催的。”

  “什么是青头鬼?”潘颖忍不住问。

  “就是和……和大宝、瞎子一样,做了鬼还是处男。”我有点忍不住想笑。

  “世界上真有鬼……”

  高战喃喃说了一句,忽然转向我,“那你在魏老四家里,是真看见鬼了?”

  “你们也见鬼了?”潘颖抬起头看着我,见我瞪眼,一下从椅子里弹起来,躲到桑岚身后去了。

  我坐进藤椅,给高战和孙禄递了根烟,自己也点了一根。

  我连着抽了好几口才说:

  “高哥,二爷屯的传说可能是真的。”

  “你是说……当初真有白二这个人,是……是刺猬仙?”

  我摇摇头,犹豫着说:

  “这种东西没法考证,不去管他。我是说,两百年前,二爷屯可能真的发生过阴兵借道的事。”

  想到老何说的话,我一咬牙,抬眼和高战对视:

  “在魏老四家的祠堂里,一个熟人告诉我,两百年前的事是真的。两百年后……就是后天晚上,历史会重演,整个村子的人都会死。”

  “整个村子的人都会死?”高战不禁又露出了疑惑的表情。

  我只能点点头,想了想,硬着头皮说:

  “回到老问题上,戏班子的人为什么会唱‘白全堂’?那户村民家的大黑又是怎么死的?”

  高战深深吸了口烟,眯起眼睛说:

  “如果是真的,那该怎么办?让全村人撤离?”

  我摇了摇头,现在我也算是警察。

  我们都知道,那根本不现实。

  别说能不能说动村民离开了,这事一说出去,我和他的警服都不用穿了。

  “那个熟人跟我说,要避过这场灾劫,就得在后天晚上在村子里唱一出鬼戏。”

  说到鬼戏,我下意识的看向桑岚,却见烛光中,她又用那种直勾勾的眼神正看着我。

  

201802/16/9048_3398749 201802/16/9048_339874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