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六章 规矩

第二十六章 规矩

更新时间:2018-04-19 20:47:25

  

  黑衣人的眼神我并不熟悉,却很奇怪他的反应。

  我刚想问他是谁,他却先开口问:“你是这里的老板?”

  听他口气古怪,我忍不住皱了皱眉,“是。”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黑衣人又问。

  我眉头皱的更紧,刚想报出名字然后问他是谁,心里突然一动,冷冷的说:

  “徐福安。”

  “徐…福…安!”

  黑衣人喃喃重复了一遍,刹那间,眼中流露出复杂难明的神色。

  他似乎想走回来,可是只转了下身,就停止了动作,声音也变得平淡无波,“你们的规矩改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回答他的是小雅。

  “那是我给的店钱不够?”黑衣人抬高了声音。

  “够!”

  小雅同样抬高了声音,“不过我要提醒你,在这里,老板可以随时改规矩,他可以随时让你离开!”

  我有些惊讶,季雅云虽然关键时候会展露出坚强的一面,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态度。

  她这话说到最后,分明已经带有威胁的意味了。

  黑衣人没再说什么,又看了我一眼,转身沿着木质的楼梯上了楼。

  “他是什么人?”我忍不住问小雅。

  “他是这里的住客啊。”小雅的声音恢复了温柔。

  “住客?这么拽?他叫什么名字?是干什么的啊?”我问。

  小雅诧异的看了我一会儿,才说:

  “老板,你不是真想改规矩吧?”

  “规矩?什么规矩?”

  “这里的规矩是:不管是阴间客还是阳间客,不论是什么身份,只要付出足够的店钱,就可以住在这里。”

  随着一个悦耳动人的声音传来,一个穿着古装身姿曼妙的女子走了进来。

  我心里猛一激灵,这女子不是别人,居然是玉玲珑。

  小雅似乎对她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,淡淡的问:“住店?”

  玉玲珑点了点头。

  小雅说:“你既然知道规矩,那就先付店钱吧。”

  玉玲珑有些为难的看向我,“公子,奴家身无所长,只会唱戏,能不能为公子唱上一曲抵做店资啊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

  我下意识的看向小雅。

  到了这会儿,我已经完全处于懵逼状态了。虽然不明状况,可身边这个年轻版的季雅云看样子是这里的‘老员工’了,这种事还是征求她的意见比较好。

  “在这里老板说了算,你说可以就可以。”小雅低垂着眼帘说。

  “我说什么都行?那我……”

  看着她俏丽清纯的脸蛋,我硬生生把后半截轻佻的话咽了回去。

  像这种出于男人本能的玩笑还是少开的好,更何况她还是‘熟人’。

  我想了想,对玉玲珑说:“你刚帮过我的忙,就不用付店钱了。”

  玉玲珑点点头,款步走到楼梯口,忽然转过身来,眼波流转的看着我说:

  “公子真不需要我帮忙唱戏?”

  我一愣,‘帮忙唱戏’?

  看着她似乎另有所指的眼神,我猛然反应过来,赶忙起身,“既然是这样,那要是方便的话,能不能请……请玉老板后天晚上帮我唱一出戏?”

  玉玲珑微微一笑,转过身边往楼上走边说:

  “公子相邀,必定应允。只是奴家到底是阴魂,如去别处登台,还烦请公子引路。”

 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方,再想想今晚发生的事,我有点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幻。

  如果眼前这一切都是真实的,那未免有点过于诡异了。

  最让我不解的是,老何才告诉我要唱鬼戏,那么巧桑岚就被一个鬼戏子给附了身?

  而且回想玉玲珑的眼神话语,分明是在刻意提示我…她可以帮我们唱这出鬼戏。

  她到底是哪儿来的?

  还有这阴阳驿站……

  想到还在驿站里,我就想回头向小雅问个清楚,好歹她也算熟人不是。

  哪知道刚一转身,就感觉一个柔软的身躯迎面撞进了我怀里。

  这人身子摇摇晃晃跟站不稳似的。

  我把她扶住,然后向后退了两步。

  看清她的样子,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。

  看穿着,她是小雅。

  可是她的样貌却比先前大了许多,完全变成了我熟悉的季雅云的样子。

  她同样错愕的看了我一阵,才有点不确定的小声喊了一声:

  “徐祸?”

  我刚想答应,可还没来得及张嘴,就觉得大脑一阵恍惚。

  等到清醒过来,睁开眼,却发现自己躺在二楼的床上。

  我坐起身,看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,回想着刚才的每一个细节。

  “真是做梦?”

  我用力搓了搓脸,甩了甩脖子,想要下床。

  可是一掀开被子,我就再一次惊呆了。

  月白长衫、白棉袜、千层底……

  我身上穿的赫然就是梦里的那套衣服!

  “真特么见鬼了!”

  好半天,我才喃喃说了一句。

  想到梦里的情形和昨晚玉玲珑离开前说的话,我忙不迭的跳下床,连衣服也顾不上换,飞快的跑下楼,冲出家门,跑到了28号和31号之间的那片空地上。

  这就是一片空地,除了丛生的杂草,没有半点建筑物的痕迹。

  我正发呆,突然就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:

  “小伙子,你没事吧?”

  转过头,我又是一愣。

  之前见过的那个住在老陈隔壁的胖老头,正站在河沿上,一脸小心的看着这边。

  在他的脚边,还跟着一条模样丑乎乎的胖狗。

  “大爷……遛弯呢?”我勉强打招呼。

  胖老头左右看看,背着手走了过来,上下打量我一眼,低声问:

  “小伙子,你没什么吧?”

  我往自己身上看了看,有点局促的说:“没什么啊。”

  胖老头斜了我一眼,声音更低:

  “还嘴硬,你看你这一身,像是没什么吗?小伙子,别怪我没提醒你,早点把你那房子退了吧,再便宜也不能租啊。那房子……那房子不干净!”

  “怎么……怎么就不干净了?”

  我下意识的想去掏烟,却发现这衣服连个兜也没有。

  胖老头似乎也看出我的意图和窘迫了,摆了摆手说:

  “我就是看你还年轻,不想你被祸害,所以我才跟你说。你租的那套房子,这些年倒是没怎么断过人。可你那天跟我说了,你租的不是三十号,是三十一号!”

  “这……这有区别吗?”我实在想不通他是什么意思。

  胖老头一瞪眼:

  “我说你这小年轻的也不糊涂啊,怎么就说不明白呢?你看看,这条街总共才几栋房子啊?我们这都是双号,哪来的31号啊?”

  见我愣怔,胖老头往前凑了凑,小声说:

  “孩子,听我一句,快搬家吧。我不是什么老迷信,可有些事说不清楚!我就跟你直说吧,以前租你这房的人,他们都知道那是30号,所以他们都没事儿。可是在……在大概二十……反正是二十多年前,有一个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来这里租房,他就跟我说,他租的是31号!我当时就奇怪,我就问他,我们这儿哪有31号啊?可他非说他租的就是31号。当时我也没觉得怎么样,可能就是小年轻的糊涂,门牌什么的都无所谓。可是没过几天,他就出事了!”

  “二十多年前?”

  胖老头似乎很不满意我打断他,猛一摆手说:

  “那已经很长时间了…你当时跟我说你租的是31号的时候,我才想起那件事。可我也想起了另一件事……”

  他忽然又左右看了看,又往前凑了半步,几乎是贴着我耳边说:

  “那个老陈不对头,听你提31号我才想起来,上次那个说是租31号的年轻人在的时候,老陈就这样;这都二十多年了,他的样子……一点没变!”

  我听的心里有些发毛,耳朵根直发痒,本能的往后仰了仰身子,“什么叫样子没变?”

  “你傻啊?二十多年了!那时候,我还是棒小伙子呢!你想啊,现在我这样,过二十年,我还能是这样吗?那时候我都该死了!还有,我跟你说,当初那个小伙子住进来的时候,刚开始没什么事,可是没过几天,我就看见他……他就换了身衣服,就和你现在身上穿的一模一样!我跟你说……他那个……”

  话说到这里,胖老头突然打住了,连着往后退了几步,却往前探着头盯着我的脸。

  “大爷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你是他?你回来了?!”

  胖老头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忽然瞪得像两颗核桃一样,脚底下连连往后退。

  我看得心惊肉跳,“大爷,你别摔着了!”

  “祸祸!”

  听到喊声,我下意识的转过头,就见潘颖穿着睡衣,头发跟鸟窝似的朝这边跑来。

  我担心胖老头出事,急着扭过脸招呼:“大爷……”

  可转过脸却发现,胖老头竟然不见了!

  只有那条长相丑怪的胖狗,无精打采的趴在我刚看见胖老头时的那片河沿边上……

  潘颖跑过来,一把拽住我的袖子就往回跑:

  “快快快!云姨出事了!”

  我正惊疑不定,闻言脑袋嗡一下就炸了。

  又出事了?

  跟着跑进二十八号,跑上楼,径直来到其中一间卧房。

  桑岚迎面拉住我,“你来了……你快看我小姨……”

  她忽然退后了一步,上下看了看我,“你怎么穿成这样啊?”

  “先别说了,你小姨呢?”

  “小姨她……”

  顺着桑岚的目光看去,我当场呆若木鸡。

  衣柜的穿衣镜旁,一个穿着宝蓝色鸡心领旗袍,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正站在那里,一脸茫然的看着我……

201802/16/9048_3398895 201802/16/9048_3398895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