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一章 离奇死亡

第一章 离奇死亡

更新时间:2018-04-29 21:12:07

  “你给我老实点!再胡说八道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  刚来到审讯室外边,就听里面传来拍桌子训斥的声音。

  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,跟着高战进了审讯室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高战向审讯的警察问道。

  一个刑警气得脸红脖子粗,指着审讯椅上的犯人说:

  “这小子满嘴胡说八道,没一句真话!他承认坟是他们挖的,问他细节,他却说坟里的是一具女尸,还说尸体活了……简直是满嘴放炮!”

  “警官,我说的都是实话!”这时那个嫌犯委屈的喊道:“我们就是想挖点东西换点钱,现在都死人啦,我哪还敢说瞎话啊?”

  “什么死人了?”

  高战眉头拧了起来,看着两个审讯的警察,眼中露出少见的冷厉。

  两个警察对望了一眼,一起朝着他摇了摇头,其中一个对高战说:

  “头儿,我们怎么可能犯那种低级错误?怎么也不会把案情透露给犯人……”

  不等他说完,嫌犯就带着哭音说:

  “你们不用瞒我,我就知道三贵死了,他作到那个份上,他不死才叫奇怪呢!他是让那女尸……不,是让那女鬼给害死的!”

  高战仍是皱着眉头,满眼疑惑,目光却已经从两个警察身上转到了犯人的身上。

  看着被铐在审讯椅上的嫌犯,我心里也是一阵狐疑。

  负责审讯的警察不可能把案情透露给嫌犯,那么嫌犯知道同伙死了,就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人死的时候,他还在现场。

  可我怎么就听着,这个叫孔应龙的嫌犯,话里透着一股子瘆人的劲儿呢?

  看神情他不像是在故意撒谎,可我到过现场,事后也看了案件报告,老坟里葬的是一个名叫王定邦的老人,而且是在民国初年埋葬的,坟里又怎么会有女尸?

  还有……

  我怎么就看这个孔应龙的脑门子黑漆漆的,身上还透着一股子死气呢?

  高战看了我一眼,让两个警察先出去。

  我走到审讯桌后,拿起问讯薄看了看。

  大概是因为审讯的警察以为嫌犯胡说八道,并没有记录多少。

  我放下问讯薄,让孔应龙把整件事从头到尾再说一遍。

  估计是看我年轻面善,孔应龙小心的问我:

  “警官,能给我根烟吗?”

  我给了他一根烟,自己也点了一根。

  之前高战已经跟我说过,根据孔应龙的交代,参与盗墓的一共是三个人。死在坟里的那个应该是叫曹凡贵;还有一个叫臧志强的疯了,被送进了精神病院。

  曹凡贵的尸体几乎被老鼠啃成了个空壳,也就是说,想要弄清他真正的死因,眼前的孔应龙是唯一的线索。

  孔应龙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,拿烟的手一直在微微颤抖。

  一根烟抽完,我又丢给他一根,“别光顾着抽烟,说吧。”

  “是是是!”孔应龙连忙点头,接过烟,就用烟屁股去对火。

  我又看了他一眼,忍不住小声对高战说:

  “有没有查过,他以前有什么疾病史没?”

  高战愣了愣,“没呢,有这个必要吗?”

  我犹豫了一下,说:

  “我看他脸色不怎么好,还是让人去查一下吧。”

  “好,等会儿我就让人去查。”

  我点点头,刚要说让他尽快去查,忽然就听到一声男人的惨叫!

  我猛然转过头,却见孔应龙还坐在审讯椅里,用烟屁股对着火。

  “怎么了?”高战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。

  我疑惑的看向他,“你没听见?”

  “听见什么?”高战一脸狐疑。

 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有点恍然的摇了摇头。

  我之所以反应这么大,是因为那一下叫声实在太过惨烈,单是听声音,我似乎都能感受到惨叫那人的痛苦。

  可是审讯室里就只有三个人,高战显然没听到惨叫声,从孔应龙的反应来看,他应该也没听见。

  难道说,是我幻听了?

  我正在怀疑自己的精神状况是否出了问题,突然就听高战大声说:

  “你有完没完了?赶紧交代!”

  我转过头,就见孔应龙像是没听见高战的话,保持着对火的姿势一动也不动,连眼皮也没抬一下。

  我忽然有种强烈不安的感觉,赶忙站起身走了过去。

  “孔应龙!”

  我喊了一声,没得到回应,却听到一阵“滴答滴答”像是滴水的声音。

  我下意识的顺着声音看去,整个人顿时就呆住了。

  审讯椅的下方,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积聚了一大滩的液体。

  而孔应龙的衣服前襟连同整个下半身,就像是刚被水泡过一样,全都湿了。好几股水流还在顺着他的衣角和裤脚往下滴落!

  “他这是怎么回事?”高战走过来问。

  我顾不上回答他,伸手将孔应龙前倾的身子推了起来。

  就在我把他推起来的时候,他的脑袋像是没有筋骨支撑一样,跟着甩向后方,仰面朝上靠在了椅背上。

  我本能的看向他的脸,只看了一眼,浑身的鸡皮疙瘩就都炸开了。

  孔应龙的身形原本是十分瘦小的,但却生了一张圆脸。而此时他原本肉呼呼的脸竟变得萎缩干瘪起来,变得像是风干的橘子皮一样。

  他的脸上没有痛苦的表情,相反,嘴角似乎还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。

  最让人觉得恐怖的是,他睁着的双眼中,两个眼珠子已经完全萎缩起来,就像是在空洞的眼眶里塞了两颗长了毛的桃核!

  “死了?怎么会这样?”高战悚然的问。

  我没有回答他,而是完全被接下来的一幕惊呆了。

  随着滴水声的加剧,孔应龙的脖子、手……但凡是露在外面的皮肤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干瘪萎缩。

  等我和高战反应过来的时候,原本的一个大活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彻头彻尾的干尸!

  ……

  法医室里,我从化验台前抬起头,拧了拧发酸的脖子。

  我呆愣了一会儿,转头问孙禄:

  “死亡原因?”

  “脱水造成的急性器官衰竭。”

  孙禄眉毛拧的像是的两条毛毛虫,瞪眼看着我说:“脱水量超过了百分之七十五,这特么压根就是个人干儿!”

  我点点头,起身走到办公桌后,犹豫了一下,从笔筒里拿起一支水笔。

  孙禄跟过来问:

  “他怎么会这样的?你……你预备怎么出验尸报告?”

  “法医的工作是从尸体上提取线索和验证死者的死亡原因,只要化验结果没错,我们就只管照实上报。”

  我一边说,一边快速的填写好验尸报告。

  签好名字,我把笔放回笔筒,抬眼看着孙禄:“法医只管验尸,破案是刑侦的工作。这是……丽姐教的。”

  验尸报告交到高战手里,他当着我的面看了一遍,放下报告,拿过烟盒递了一根给我,问:

  “急性脱水?脱水成人干?”

  我点了点头。

  高战搓了把脸,瞪着硬币眼盯着我问:“这能说的过去吗?”

  “单纯的就死亡原因来说,绝对说的过去。致死原因……”

  我摇了摇头,上前一步点了点桌上的一张纸,“这是移送验尸申请单,建议将尸体移送省法医实验所进行全面化验分析。”

  高战拿过笔,龙飞凤舞的签了名,把笔一撂说:

  “等会儿我就拿给局长签字。”

  他忽然抬起头,再次盯着我,压着嗓子说:

  “就你另外一个职业,给点专业意见呗?”

  我苦笑着摇摇头,“作为法医我还能出验尸报告,另外一个职业……你要让我写报告的话,我一个字儿都写不出来。”

  我说的是事实,犯人可以说是当着我的面死的。

  但是除了那一声让人心肝发颤、只有我一个人听到的惨叫,我和所有人一样,根本不明白在死者孔应龙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嗡……嗡……嗡……”

 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朝高战打了个手势,边往外走边接起了电话。

  “徐先生,我是王希真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存了你的号码。你好。”

  “有没有时间,一起吃个饭?”王希真在电话那头说。

  我想了想说:“吃饭就不必了,有什么事电话里说也是一样。”

  我这几天就想给王希真打电话,想问他是怎么去到阴阳驿站的。

  但是除了这一点疑问,作为一名法医,我似乎没别的理由和他见面。

  最主要的是,我发觉这个王希真的背景很不简单。上次被人追砍不说,这次警方动用全县警力抓捕盗墓贼都没有线索,最后却是他派人把孔应龙送到公安局的。

  要说这样一个人只是个普通的企业家、商人,打死我都不信。

  除去阴倌的职业,我就是个普通人,不想结交权贵,更不想招惹麻烦。

  王希真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再次开口却问:

  “那个孔应龙,是不是已经死了?”

  我猛一激灵,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王希真没有直接回答我,而是很诚恳的说道:

  “徐先生,我上次被人追砍,只是一个误会,那件事早就已经摆平了。我们见面,不会给您带来任何麻烦。关于孔应龙的死,您也千万不要误会,他的死和我没关系,不过我想我可能知道他为什么会死。如果您方便,我还是想和您见一面,我有一些问题想当面向您请教。”

201802/16/9048_3401839 201802/16/9048_340183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