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章 南关街2号

第二章 南关街2号

更新时间:2018-04-30 17:17:16

  听王希真这么说,我不得不答应和他见面。

  约定了时间,挂了电话,没多久他就给我发来一个本县的地址。

  下了班,我留在办公室看了会儿资料,看看时间六点多了,就跟孙禄打了声招呼,按照王希真给的地址直奔南关街。

  到了地方,我不禁有点意外。

  南关街2号……还以为是家酒楼饭馆,没想到是一户人家的院子。

  南关街是县城老街,相比县里其它地方,建筑都比较老旧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同样是老房子,2号却比其它住宅多了几分俨然的气势。

  停好车,我走过去找到门铃按了两下,却没听到响铃声。

  “门铃坏了?”

  我嘀咕了一句,就想给王希真打电话。

  手刚伸进口袋,还没摸到手机,院门忽然无声的打开了一道缝隙。

  我正想说话,门缝后突然猛地冒出一张惨白的脸!

  我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看清这张脸,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咳嗽起来。

  开门的是个女人,她的脸之所以白的瘆人,是因为脸上敷了面膜……

  “你找谁?”女人问我。

  听她开口,我脑大筋又是一蹦。

  虽然看不出女人的样子,但是从她灵动的眼睛看来,她的年纪不会太大;但是看身材,也不会太小。

  可是她一开腔,声音居然就跟小孩儿一样稚嫩。

  女人天生娃娃音的不少,就比如台湾的某个林姓女星。

  可眼前这个女人的声音未免也太嫩了吧,听上去就跟四五岁的小孩子一样,不光声音稚嫩,口齿还有点含糊不清。

  吃惊过后,见女人眼睛里透着不符合年龄的好奇,我又感觉有些好笑。

  我清了清嗓子,说是王希真约我来的。

  “王希真?”女人眼珠转了转,说:“那你进来吧!”

  我去……

  我越发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我算是听出来了,这可不是单纯的娃娃音,而是完全跟个刚会说话没多久的小孩儿一样。

  我也没多想,毕竟一样米养百样人,不是人家奇怪,而是我见识少。

  进了院门,我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。

  这里虽然是普通的住宅院,但是院墙比别的人家要高,从外面看,整栋院子显得很有些气势。

  想想王希真的派头,以及他先人祖坟的规模,这似乎不足为怪。

  虽然是小县城,可再小的地方,也保不齐有几户世家富户。

  王希真家应该就有类似的背景。

  可是这院子里怎么就这么乱呢?

  别说什么典雅精致了,就院角几颗花苗盆景,还都被连根拔了起来,枝叶枯败的胡乱丢在那里,有两三棵还都被撸秃噜了。

  更夸张的是院子里还有不少锅碗瓢盆和瓷器碎片。

  乍一看,就跟刚打完仗似的。

  我心说可别是王希真跟他媳妇儿刚闹完家务吧?

  男人在外边再有派头,回到家在媳妇儿面前不也是一丈之夫嘛,吵架干仗也在所难免。

  进都进来了,也没打电话的必要了。

  等见了王希真本人,他真要是‘不方便’,那我就改天再来。

  院子里是一栋九十年代风格的两层楼房,外墙贴的白瓷砖虽然有些地方斑驳了,可整体维护的还是非常好的。

  敷面膜的女人指了指房门,又用她特有的娃娃音让我进去。

  这时我才看清,她不光声音有些奇怪,穿着更是奇怪到家了。

  看身材,这应该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人,身上穿的却是一件老气过时了的黑色丝质睡裙。不算暴露,但也绝不是年轻女人的款式。

  更古怪的是,女人脚上穿的居然是两只男人的大皮鞋,而且这两只皮鞋一只是黑色正装鞋,另一只却是咖啡色的休闲皮鞋。

  这是什么打扮?

  这女的可别是神经病吧?

  我正对女人不伦不类的打扮感觉匪夷所思,女人却又说了一句:

  “进去啊!你不四(是)来找王希真的吗?”

  我被她的大舌头弄的哭笑不得,想想看她应该是王希真的家眷,再怎么怪…就算脑子有问题,我这么着在院子里盯着她看也很不礼貌。

  于是我朝她点了点头,回过头翻着白眼走进了屋里。

  女人没有跟进来,而是说:

  “你等着,我去叫王希真。”

  说完就消失在门口,听脚步声,应该是顺着外边的楼梯上二楼去了。

  房子是老房子,格局自然也是老式的。

  正屋是一间客厅,红木的中式沙发,茶几上精致的宜兴紫砂茶具,这一切都显示着房子的主人是有着传统格调的人。

  可是没等我坐下,就又发现了一个让人发噱的细节。

  沙发背靠的墙上挂着一幅横幅的国画。

  我对画没什么研究,却也知道这是一幅八骏图。

  看装裱的画纸有些泛黄,这画就算不是什么名家手笔,应该也有些年头了。

 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画中八匹骏马的马背上,居然都被画上了一个小人!

  这些小人并不是什么神来之笔,而是简单的线条组成的‘火柴人’,歪七扭八瞪眼呲牙……

  这根本就是小孩子的涂鸦,好好的一幅画,就这么看不得了。

  我想笑,可是没等笑出来,就听“砰”的一声,房门竟然关上了。

  与此同时,我就感觉有人在我肩膀上用力拍了一下!

 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肩膀,浑身就是一激灵,想要回头,可不等转过头,身后就传来“哇”的一声!

  我背上的汗毛顿时都戗了起来,这明明就是小孩的哭声,而且是从我背后传来的!

  屋里原先没有人,哪里来的小孩儿呢?

  哭声很凄惨,像是调皮的孩子被通电的烙铁烫到了,哭的撕心裂肺。

  我赶忙转过身,原本在我身后的哭声却在一瞬间消失了。

  房间里空荡荡的,除了墙上电视屏幕上隐约照出我的影子,屋里哪有别的人?

  我开始觉得不对劲。

  如果小孩的哭声是我幻听,刚才被拍的那一下感觉却是非常的清晰。

  我四下里仔细看看,确定屋里就我一个人。

  回过头再看墙上那幅画,已经没了好笑的感觉。

  画上的涂鸦应该是小屁孩的杰作,可画挂的这么高,一般五六岁的小孩就算踩着沙发背也是够不着画中的马背的。

  总不能是家里的大人宠孩子,抱着孩子让孩子毁坏家当吧?

  不知道怎么的,我又想起刚才给我开门的那个女人。

  娃娃音……不符合年龄的睡裙……男人的大皮鞋……

  如果她不是精神病,那倒像是个偷穿大人衣服皮鞋,偷老妈面膜来敷的小屁孩儿。难道这画上的小人是她画的?

  我对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自己都觉得荒诞,可事实是,这都有一阵子了,为什么王希真还没来?

  还有,前后窗都是关着的,门怎么碰上了?

  我拿出手机,想打给王希真,却发现手机关机了,而且怎么都开不了机。

  我越来越感觉不安,走到门口伸手就去拉门。

  门一下就拉开了,这倒是让我有点意外。

  走到院里,我刚想抬头朝二楼看,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似乎见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。

  我急忙转身看去,顿时就愣了。

  之前院角那几棵被连根拔起的花草,竟然又被‘种’了回去。

  只不过所谓的‘种回去’,也就是胡乱插进了土里,再怎么也是养不活了。

  让人感觉诡异的是,那些花草还在颤动,然而此刻院子里并没有风吹过。

  很显然,花草是刚插进土里的,但院子里除了我,同样没有第二个人。

  手机开不了机,我只好朝着二楼喊王希真的名字。

  喊了好几声也没人答应。

  我皱了皱眉,决定先离开这里。

  倒不是说我怕了,而是今天的事实在让人郁闷的很。

  主动打电话约我来,来了却又不肯露面,还搞出这些个儿戏一样乱七八糟的事,换了谁能不来气啊。

  走到院门口,伸手去开门,拉了几下,却发现怎么都打不开。仔细一看,院门居然锁上了。

  我愣了愣,心里隐约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。

  院门的锁是那种结构复杂牢固的碰锁,一旦用钥匙锁死,无论在里面还是外面,都只能用钥匙才能打开。

  面膜女把我放了进来,门却锁上了,这摆明是关门打……这是不想让我走啊。

  我和王希真不但没有仇,真要说起来,我还救过他的命,他为什么要给我来这一套呢?

  他比警方先一步找到挖了自家祖坟的盗墓贼,却将盗墓贼送交警局,还说他知道盗墓贼是怎么死的……

  这个王希真到底是什么路数啊?

  我看了看院墙,又回过头朝楼上看了一眼,打消了翻墙出去的念头。

  正门进来,翻墙出去,我成什么了?

  见楼下另一间房的房门虚掩着,我走过去,抬手把门推开。

  看清屋里的状况,不由得又是一愣。

  这是一间饭厅,眼下却是满屋狼藉。

  不光饭桌翻倒在一边,地上还满是摔碎的盘子和各种菜肴。

  看上去就像是有醉鬼喝多了刚翻了台子打完架一样。

  可地上的鸡和鱼都是完整的,没有动过,明显还没开席呢。

  推想起来,王希真约我来这里,这一桌酒菜应该是为了今晚的会面准备的。

  现在饭没吃,他人却不见了,还满院满屋的狼藉……难道说他出了什么意外?

  我想了想,从包里拿出一把竹刀,转过身沿着一边的楼梯朝楼上走去……

201802/16/9048_3401994 201802/16/9048_3401994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