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四章 夜半歌声

第四章 夜半歌声

更新时间:2018-04-30 23:18:25

  回到城河街,停好车,才想起手机还关机。

  掏出来按下开机键,屏幕很快就亮了起来。

  “小家伙,还挺皮。”我嘀咕着说道。

  其实事后想来,在王希真家的遭遇不可谓不离奇。

  但我能感觉出,那个口齿不清,说话大舌头的小家伙没有要害我的意思。

  我点开信息,见果然有几条是来电提醒,都是王希真打的。

  他还给我发了两条信息。

  第一条只是说:今晚的见面取消。

  第二条却是说,让我千万别去他家,还说过后会当面给我解释和道歉。

  我现在对这个人反感的很,也没回他。

  下了车,快要到家的时候,28号的门突然打开了。

  潘颖探出脑袋朝我吹了声流氓哨:

  “哎!徐警官,不是说约了人吃饭嘛,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  呃……

  刚才回来的路上我就感觉忘了点什么,听她问才想起来,我忘了吃饭了……

  做邻居这么久,我脸皮也磨厚了,就问她家还有没有剩菜剩饭。

  潘颖白了我一眼,“剩菜剩饭?说的那么可怜……进来吧!”

  一进屋她就扯着嗓门朝楼上喊:

  “隔壁那个有证的流`氓法医来了,大姑娘小媳妇儿都把衣服穿好了哈!”

  我鼻子差点气歪,恨不得照她屁股上来一脚。

  季雅云和桑岚先后从楼上下来,听说我没吃饭,季雅云就从冰箱里拿了饭菜帮我去后边的厨房热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‘偷看’的事,我现在有点怕见桑岚,特别是不敢和她对眼。

  含糊的跟她打了声招呼,就假装一边看手机,一边转过身往沙发走。

  “你站住!”桑岚忽然说。

  我身子一哆嗦,下意识的停下脚步,举起双手摆了个投降的姿势。

  桑岚走过来,打掉我的手,扯着我的外套问:

  “这是怎么弄的啊?哪来的手印?”

  我一怔,回过头看了她一眼,麻利的把外套脱了下来。

  除了刚到局里报到那几天,平时我不怎么穿警服,我觉得法医这个职业更倾向于医生,和警察还是有差别的。

  我今天穿的是一件卡其色的夹克衫,脱下来一看,就见右肩的位置果然有一个鲜红色的小手印。

  想到在王希真家的经历,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。

  要说这古曼童比起普通的小鬼还真有些特殊。

  我肩膀上的小手印多半是在客厅的时候,被拍那一下留下来的。

  在看过鬼灵术以后,我已经知道即便是开了鬼眼,也有很多特殊的灵体存在是看不到的。

  在客厅里,古曼童离我那么近,我却没有看到它。

  这也就算了,它能附在毛绒玩具上,并且能幻化成人形给我开门,我居然也没看出端倪,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。

  “这好像是小孩子的手印啊,怎么是红的?”

  潘颖抢过外套盯着手印看了一会儿,抬起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瞪着我,好半天才问:

  “你帮死了的孕妇接生了?遗腹子?”

 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死她,这个大背头里装的都是什么啊。

  如果不是这个爱天马行空的大背头在,慑于桑岚的淫威,我保不齐就把王希真家的事说出来了。

  有潘颖在,能够三言五语说完的,她非得跟你掰扯到没边。

  于是我含糊的敷衍了几句,吃完饭就回了家。

  洗完澡,早早的上了床,检查了一下手机设定的闹铃,关了灯,将双手枕在脑后,在黑暗中看着天花板。

  已经连着几个晚上都没去到阴阳驿站了,这是为什么呢?

  难道是因为我对桑岚和潘颖这两个不相干的人说了驿站的事?

  应该不会。

  我记得住在老陈隔壁的胖老头说过,他在很多年前就看到过一个租住31号的青年穿着和我一样的月白长袍出现在那片空地上。

 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,那个青年或许就是驿站的上一任老板。

  这至少证明,阴阳驿站是真正存在的。

  虽然我这个‘老板’来的莫名其妙,可我现在还住在31号,总不能说换人就换人吧?

  看来我应该找个前辈问问,阴阳驿站到底是怎样一处所在。

  可我找谁去?

  在我认识的人当中,除了一直没能再联系上的段乘风,似乎只有野郎中、顾羊倌和老何能够算得上是外八行的前辈了。

  野郎中死了,准确的说,是正式成为了鬼王门下的一方鬼差。

  先不说他身份特殊,离得这么远,我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去找他。

  顾羊倌更绝,眼瞎之后直接玩起了失踪。

  算起来离得最近的就属老何了。可那个老财迷,表面看是无利不起早,现在看来却是包藏秘密最多的人。

  徐洁被他以‘外甥女’的身份带进了我的生活……

  后街铺子里,地下的神秘庙宇……

  再加上二爷屯的祸事和他渡鬼人的身份……

  然而当远在千里之外的野郎中被害的时候,这老财迷居然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植物人,还跑来铺子给我留了张字条,末了又把字条带走了……

  我怎么都不相信老家伙会留下他那一大堆产业,就这么翘辫子了。

  可老家伙神出鬼没,我该去哪里找他呢?

  唉……

  作为法医,我还能够推诿责任,有不懂的还可以去请教丽姐和林教授。

  可作为一个半吊子阴倌,我又能去找谁来解答心里的疑惑呢?

  老陈!

  我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和那张冷森的老脸。

  对啊,我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呢?

  包括我现在租住的31号,城河街的几栋老房子都是他的。

  老何出事的当晚,留的字条是让我来平古县。

  段乘风给我发信息,让我联系老陈。

  很显然,这个老陈不是个普通人。

  要不然,烹尸案那次,他也不会那么巧把被害人的阴魂引到了城河街,又那么巧让我把无头鬼背回了家里……

  我咬牙决定——找老陈!

  不管怎么样,哪怕是热脸贴冷屁股,就算死乞白赖,我也得找他问出个究竟。

  他总不会动手打人吧?

  他的脾气可不怎么好,他要是真动手,我怎么跟一老头儿还手啊?

  又胡思乱想了一阵,我开始犯迷糊。

  可就在将睡未睡的时候,我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古怪的声响。

  刚开始我没在意,天气渐暖,护城河边的芦苇已经长得很高了。

  两岸荒草芦苇间,哪还能没些个会发出怪声的草虫蛤蟆什么的。

  可是城河街到了晚上实在太安静了,除了平常习惯的草虫蛤蟆声音,那个从未听到过的声响时大时小,飘飘渺渺却格外的突出。

  我被这声音吵得睡意全无,忍不住翻身坐了起来。

  下床趿上拖鞋,走到沿街的窗边,打开窗户,那声音立马被扑面而来的虫鸣掩盖起来。

  关上窗,我捂了捂耳朵,放下手再竖起耳朵仔细听,却又听到了那个声音。

  我试着往回走了几步,声音更清晰了些。

  我愕然的发现,这根本不是什么虫子在叫,而像是有人在说话……

  我又往前走了几步,竖起耳朵仔细听,当我听清楚那声音后,瞳孔不由得收缩了起来。

  那的确是人声,我依稀听出,那似乎是个稚嫩的童声,在唱歌!

  唱的是什么……

  ‘从前有个泥娃娃……没眉毛,有眼睛,眼睛不会眨……泥娃娃,找妈妈……找来找去找不到家……’

  除去本身就让人感觉诡异的歌词,更让我感到脊背悚然的是……

  这声音似乎是从后边的院子里传来的!

  我定了定神,几步走出屋,来到后窗边。

  朝着窗外向下看,昏暗中,就见院子里空空荡荡,什么也没有。

  与此同时,唱歌的声音也消失了。

  我感觉头脑有些昏沉,甩了甩头,暗自苦笑。

  又是幻听?

  总不能老有乱七八糟的家伙找上我吧?

  多半是在王希真家的经历给我的印象太深,以至于这会儿我潜意识里还留有印象,所以迷迷糊糊的出现了幻听。

  我拧了拧脖子,想回去继续睡。

  可就在我转过身的一刹那,就听楼下传来“吱呀”一声开门的声音!

201802/16/9048_3402054 201802/16/9048_3402054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