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三章 泥娃娃的秘密

第十三章 泥娃娃的秘密

更新时间:2018-05-06 18:01:07

  “咳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  我听的分明,那就像是小孩儿被烟呛到,发出的咳声。

  而这咳嗽声,居然就是从柜台上的泥娃娃里传出来的!

  还别说,破书上这种专制小鬼的法子还真灵,一口烟就给熏出来了。

  我脑筋快速的转动,又抽了口烟,朝着泥娃娃喷了过去。

  这次咳声更加剧烈,听声音都快咳的背过气去了。

  我有点于心不忍,听上去,那的确是个孩子。

  可我还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心软。

  桑岚这几天晚上‘梦游’,多半是这泥娃娃出幺蛾子。

  如果不弄清状况,桑岚不得安生,我更得天天晚上做‘厅长’。

  就在我咬着牙,狠心想把第三口烟喷过去的时候,泥娃娃竟然开口说话了!

  “别喷了……咳咳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咳……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我心里猛地一颤。

  不单是因为这孩童声又是咳嗽又是哭,让人听了都心疼,还因为这个声音我竟然十分的熟悉!

  第一次去南关街2号,给我开门的是一个打扮怪异的面膜女。

  泥娃娃发出的声音,居然和面膜女一模一样!

  我顿时有点明白,这件怪事的源头在哪儿了。

  问题应该是出在王希真供养的那个双头古曼童……不,按照他的说法,是双头鬼童子,问题多半就出在那上面。

  我打开窗户,把烟丢出去,让外面的风透进来。

  现在可以肯定,泥娃娃本身并没有问题,从桑岚第一次‘梦游’的时间推算,应该是我第一次去王希真家的时候,把什么东西带了回来。

  既然找出了问题的根源,我心里就有底了,不管是人是鬼,我可没有虐待儿童的嗜好。

  主要是无论鬼童子,又或者鬼曼童,甚至是凶恶的婴灵鬼煞,在我看来本身都是很可怜的。

  其它鬼无论什么死法,总还有个因果,可这些婴灵小鬼都是无辜的,他们有的还没出生便已经夭折了,就算是有些怨念,那也不能怪它们自己。

  烟雾散尽,泥娃娃的咳声也消止了,只是还断断续续发出‘呜呜’的啜泣声。

  我盯着泥娃娃看了一会儿,越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下意识的拿起烟盒,反应过来赶忙又丢在了桌上。

  我想了想,试着对泥娃娃说:

  “你先现身出来。”

  泥娃娃停止了哭泣,似乎在考虑要不要答应我的要求。

  我有点不耐烦,刚想催促,忽然就看见泥娃娃的脸上慢慢透出一张虚幻般的脸!

  我心一提,忍不住瞪圆了眼睛。

  这张脸就像是用投影仪投射上去的,又像是从泥娃娃里面透出来的。

  相比泥娃娃粗陋可笑的脸,这张小脸显得十分灵动精致,让人看了就不自禁的感到喜爱。

  小家伙两颗乌溜溜的大眼睛没有正视我,而是微微侧着脸,斜着眼珠怯怯的看着我。

  我愣愣的看了她一会儿,咽了口唾沫试探着问:

  “你干嘛不出来?”

  小家伙眼珠骨碌转了转,小声说了句什么。

  我没听清楚,就问她:“你说什么?”

  小家伙稍稍抬高声音,口齿漏风,大着舌头又说了一遍。

  这次我听清楚了,她说的是:

  “这身体四(是)我的,四(是)我的……”

  我愣了愣,心里疑惑的同时,也被她的神态逗的有些啼笑皆非。

  她在说第二遍的时候,明显往后退了退,但凡逗弄过小孩儿的都不难明白,这是小孩子怕被抢东西的时候本能的小动作。

  还有就是,听声音,这还是个小女孩儿。

  我又试着问她:

  “那天在王希真家里,是你给我开的门?”

  小家伙没说话,可我清楚的看到,暗藏在泥娃娃里的小脑瓜点了两下。

  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。

  这么说来,那天给我开门的,还真是那个大毛绒兔子。

  她附身在毛绒玩具上,假扮人给我开门,我的鬼眼竟分辨不出来,这鬼童子也太邪门了吧……

  不对啊。

  王希真不是说,他供养的鬼童子那天已经被他带去滇南给他口中的‘那位师傅’了嘛,那这个小女鬼又是谁?

  我心里想着,嘴里就问了出来。

  我没有跟孩子耍心眼的习惯,况且那次去王希真家时的情形历历在目。

  回想起来,这小东西似乎并没有想害人的意思,而且胆子也不大。

  她当时只是从后边搭了一下我的肩膀,事后查看,她碰到的那个位置,正好是我右后肩鬼爪印记的所在。

  我在读过鬼灵术以后得知,鬼爪印记虽然是外力造成的,但却让我显露出先天鬼爪之相,彻底成为阳世鬼身。印记是鬼爪本相所在,对鬼是有着克制能力的。

  她直接拍在上面,就难怪当场吓哭了。

  当我想明这一点后,我又想起一个十分有趣的细节。

  当天虽然不知道原因,却可以肯定,王希真家里一片狼藉,应该就是这小家伙造成的。

  她在被我吓到以后,居然第一时间把院子里拔出的花草又重新插了回去。

  现在想来,这一举动分明就是小孩做错事后,怕受到惩罚做出的‘弥补’。

  无论是古曼童还是王希真所谓的鬼童子,我都很反感,认为那是降头师以私利为出发点炼就的邪物。

  可现在看来,泥娃娃里的这个小鬼,就和调皮捣蛋的小屁孩没什么区别,也没怎么邪恶嘛。

  小家伙似乎也看出我对她没有恶意了,听我问,把小脸往前凑了凑,仍是怯怯的回答我说:

  “我以前和弟弟在一起的,现在他不要我了,王希真把他带走了。”

  我愕然:“弟弟?你还有个弟弟?”

  小家伙又往前凑了凑,点点头:

  “我和弟弟四(是)一起的,现在我有自己的身体了,有自己的身体好舒服呀。”

  我还在发愣,却听她有些忐忑的说道:

  “鬼叔叔,你不要赶我走,我会帮你……帮你赚钱,帮你打不喜欢的人,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?”

  听她说的可怜巴巴的,我心也跟着一软。

  或许是因为年龄小的缘故,她回答我的这些话说的有些语无伦次。

  眼睛是不会骗人的,我一直盯着她的眼睛,可以肯定,她已经在竭尽全力的跟我解释,在恳求我、甚至是用一些‘东西’来交换所谓的身体了。

  我心念电转的梳理着她的话。

  她说她还有个弟弟,说弟弟被王希真带走了…她还说以前和弟弟是一起的,现在有自己的‘身体’了,语气中透露着对这‘身体’的喜爱和不舍……

  忽然,我脑子里闪过一个细节。

  王希真家的二楼,被供养在玻璃缸里的铜像是双头一体的!

  想到这一点,我一下就全明白了。

  单纯的从医学角度来说,双头一体的连体婴儿,是绝对的两个生命体,只是因为某些因素造成肢体畸形连接在了一起。

  王希真说那天他约我见面,家里突然出事,事后他跟我解释,又说当时确定把鬼童子带走了……

  我去……

  看着泥娃娃里的那张小脸,我终于完全反应过来。

  虽然不知道那天双头鬼童子到底出了什么状况,可眼下看来,这是两个小家伙分开了啊!

  估计王希真、甚至是炼制鬼童子的‘那位师傅’都没有想到,被炼制的连体婴灵是一男一女。

  当天王希真匆匆带走了一个,却把另一个分化出来的‘女宝’给漏在家里了!

 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,在接下来对小家伙诱导性的询问中,更加证实了我的想法。

  我觉得匪夷所思,感觉啼笑皆非,却又有了疑问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跟我回来?你是怎么跟我回来的?”

  其实我的潜台词是,那天她跟我回来,我为什么一点感觉也没有?

  这用降头术炼制出来的鬼童子,真就这么邪门吗?

  小家伙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。

  她似乎犹豫了一下,才又小声说:

  “你说过,让我去转世,说不利用我的,我不想做坏事……”

  我登时又愣住了。

  那次我离开王希真家以前,的确曾对供奉的铜像说过这么句话。

  不想做坏事……

  看来这小家伙不但不邪恶,还连半点怨念煞气都没有。

  可这不对啊,我虽然不懂降头,可也知道,养小鬼的出发点不同,炼制出的婴灵鬼物也会有本质的不同。

  别说降头师本身的出发点就是谋求私利了,即便是野郎中养的小鬼,也有失去控制,凶煞毕露的时候。

  为什么眼前这小家伙会没有煞气呢……

  不等我想明白,小家伙忽然说:

  “鬼叔叔,你只要……只要不让我离开这身体,我……我就替你做事……”

  我一怔,鬼叔叔?

  听到这个称呼,我猛然想起了鬼灵术中的一个记载。

  我靠进藤椅里,对小家伙说:

  “你出来让我看看!”

  “我不……不出来……”小家伙竟然急得哭了起来。

  我心一软,没再强迫她。

  我已经明白,她所谓的身体就是这个泥娃娃。

  她以前是连体婴,现在进入了这个蕴含童男女血液的泥胎,等于是有了独立的居所。

  这小家伙也不知道被炼制了多久,虽然实际年龄未必多大,可心智绝不像外表那么懵懂,怎么可能还愿意做连体婴?

  可是如果不弄清一点,把她安放在家里,我总不能安心的。

  我仔细想了想鬼灵术中的记载,想到其中一个方法,我就对小家伙说:

  “不出来也可以,你现在帮我去做一件事。”

  见小家伙有些犹豫,我忙说:“不是坏事,是你这几天都在做的事。”

  见小家伙点头,我赶忙咬破手指,把血在眼皮上抹了一下,然后转头朝着楼梯的方向看去……

201802/16/9048_3403469 201802/16/9048_340346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