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二章 张喜的怪异举动

第二十二章 张喜的怪异举动

更新时间:2018-05-11 15:04:55

  “祸祸,你干嘛要办VIP啊?难不成你还想隔三差五的来点儿特殊服务?”潘颖斜睨着我问。

  女接待察言观色,忙说:“小姐,我们这里是正规场所,只提供正规服务。”

  我问了下价格,又问能不能转让使用,女接待说可以,我便没再犹豫,让她帮我办一张一年的VIP卡。

  女接待因为有提成拿,自然欢喜,快速办好卡交到我手上,问我选几号储物箱。

  我想都没想,随口说:13号。

  女接待一愣,讪讪的说:

  “先生您在开玩笑吧,我们没有13号,13号不吉利。”

  我愣了愣,又看看储物柜的选择表,果然没有13号。

  我翻了个白眼,县城里的澡堂子怎么还学这一套,14都有,居然没13……

  看看前面的号码都没怎么剩,我随口说那就28号吧。

  等办完手续,回过头就见桑岚、潘颖和季雅云三人都表情奇怪的看着我。

  见潘颖眼神‘猥琐’,我忙说:

  “孙屠子喜欢泡澡堂子,过几天就是他生日了,我用完送给他当生日礼物。”

  我说的是事实,我对泡澡不怎么感冒,孙禄不一样。

  这家伙受他爷的影响,从小就是个‘澡腻子’,头几天还跟我抱怨说宿舍附近的大众浴池太脏呢。

  服务生把我带到VIP专用的更衣室,让我先设置储物柜的密码。

  我左右看了看,很快就找到了14号储物柜。

  设完密码,服务生离开。

  我见更衣室里没人,便径直来到14号储物柜前。

  直到这会儿,我疲惫的神经才稍稍绷紧了一些。

  臧志强说了这里的地址后就说‘咬死……死死死……’

  我一直以为他当时开始神志不清,想咬人。

  可回想起来,他说到后来,嘴角不住的抽筋,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。仔细想,他要表达的也有可能是另一种意思。

  如果我猜测正确,‘咬死’是‘幺四’,那‘死死死……死死……’……

  储物柜的电子锁用的是六位制密码,臧志强只说了五个‘死’,所以我在输入五个‘4’后,下意识的又点了个4。

  “滴滴滴!”

  提示密码错误。

  我皱了皱眉,随即又重新按了五个4,最后按了下1键。

  就这样一直试到‘444448’,我眉心已经拧成了疙瘩。

  难道是我想错了?

  这储物柜不是臧志强的?

  我又按了五个4,当我抱着渺茫的希望按下9的按钮,柜门‘吧嗒’一下,弹开了……

  我心跟着向上一提,回过头朝门口看了看,快速的拉开了柜门,就见里面只有一个黑色的帆布背包。

  我没有片刻犹豫,立即把背包拿了出来。

  刚关上柜门,更衣室的门就开了,两个大款模样的中年男人边笑着说着什么边走了进来。

  双方相互点了点头,我假装活动着身子回到自己的更衣柜前,把背包塞了进去。

  我没急着看包里有什么,而是开始脱衣服。

  现在虽然肯定臧志强让我来这里是为了这个包,可我也还是没怎么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  理由很简单,自己的屁股都擦不完,不相干的事我急个什么劲呢。

  再则,虽然说小县城物价相对便宜,一张VIP卡也不少钱呢。这张卡我真是打算送给孙屠子当生日礼物的,可也得先消费消费。

  泡完澡后又蒸了会儿桑拿,换上一次性短裤和蓝色的浴袍来到大厅。

  见桑岚她们还没来,就先去自助餐台拿了些吃食和饮料,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。

  兴许是这两天身体和精神都太紧绷,这一松弛下来,就感觉说不出的困倦,就着茶水吃了些点心干果,没大会儿就躺在沙发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恍恍惚惚间,突然听到有人在一旁叹气。

  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,以为是哪个洗完澡凑巧坐在附近,就没睁眼。

  我正想接着睡,忽然就听有人喊:“祸祸!”

  这不是桑岚她们,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  但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,这分明是张喜在喊我。

  我连忙睁开眼,果然就见张喜正坐在对面的沙发上,两眼直直的看着我。

  “喜子,你怎么出来了?”我连忙坐起身。

  虽然明知道张喜一直附身在阴阳刀里,也知道他虽然是鬼,但绝不会害我,可看到他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大厅,我还是下意识的打了个寒噤。

  “唉……”

  张喜又叹了口气,却仍是没说话。

  我搓了把脸,正想问他有什么事,突然就感觉周围不对劲。

  刚才我睡着前大厅的人虽不算多,可浴客连同服务员,怎么也有二三十号人呢。

  怎么这一觉醒来,除了张喜,其他人都不见了呢?

  我这是睡过头,后半夜了?

  不可能啊,之前跟桑岚她们约好了在大厅碰头,她们走的时候不可能不叫醒我啊。

  大厅正中的大液晶屏还亮着,播放的明明是新闻联播,这又不可能重播,那就是说现在才七点多。

  只是人都哪儿去了?

  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,张喜忽然站起身:“祸祸,跟我走吧。”

  “去哪儿?”我跟着站了起来。

  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张喜居然又叹了口气,然后就转过身一言不发的向一边走去。

  我更加疑惑,这小子平常不这样啊,就算做了鬼以后,每次露面都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,怎么今天像是有着很重的心事似的。

  我也顾不上多想,连忙跟着他走。

  离开大厅前,我又回头看了一眼,越发觉得情形有些诡异。

  整个大厅不光连一个人影也没有,而且还安静的出奇,就连电视机都只有图像没有声音。

  “祸祸。”张喜忽然喊了我一声。

  “啊?”

  见他停下脚步,回过头看着我,我也停了下来。

  两人沉默着对视了好一会儿,张喜眼中竟变得有些雾蒙蒙的。

  我刚想问他到底怎么了,他忽然用力抹了把眼,声音低沉的对我说:

  “兄弟,我真不想带你去那个地方。”

  “去哪儿?”我问,“喜子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。”张喜摇摇头,咬了咬嘴皮子像是喃喃自语般的说:“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。”

  说完,竟转身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这时我已经感觉大大的不对劲了,可还是忍不住跟了上去,想让他把话说清楚。

  哪知拐了个弯,张喜就消失在一扇门外。

  我狐疑的走到那扇门前,看清门上的标识,不自觉的皱了皱眉。

  这居然是刚才的VIP更衣室。

  张喜说不想带我去那个地方,但是听口气却像是不带我去又不行。

  最后却把我带到了这儿?

  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有些滑稽的想法。

  难不成我衣服被人偷了?

  张喜之所以装模作样,目的就是为了恶作剧,要看我没衣服穿光屁股出门的样子?

  要按这小子一贯的作风,这种事他不是干不出来。

  然而我心里却也知道,这可能性太小了。

  我推开更衣室的门,里面和大厅一样,一个人也没有,张喜也不见了。

  这让我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,觉得像是一觉醒来,全世界就剩我一个人一样。

  不,还有张喜。

  想到张喜的奇怪举动,我急忙来到储物柜前,找到28号,输入了密码。

  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,张喜一直附身在阴阳刀里,可他说了那番奇怪的话,把我带到这里后就不见了,那多半是又回到了阴阳刀里。

  我想把他找出来,告诉他:兄弟,有什么话就直说,别再跟我玩了,我现在脑子都快被疑问塞满了,实在玩不起了。

  可当储物柜的门被拉开的一瞬间,突然,里面竟传出一股巨大阴寒的吸力。

  没等我反应过来,就被这吸力吸着不由自主一头栽向柜子里。

  等我再睁开眼,反应过来定神再看,悚然的发现我竟不在更衣室里,而是到了一处四周围一片苍茫的所在……

201802/16/9048_3404655 201802/16/9048_3404655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