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四十章 老板快跑

第四十章 老板快跑

更新时间:2018-05-23 23:38:19

  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从震惊中缓醒过来。

  再看白长生,脸上的表情却是比我还要疑惑。

  “你是说……杜汉钟死了?还死了二十几年了?他的尸体在鬼楼?在鬼楼的什么地方?他……”

  我反应过来后,一口气问出了好几个问题。

  长期以来积压的疑惑,在此刻全都涌上了脑海,可眼前这个脑袋需要一直扶着才不会掉下来的‘朋友’,说是来住店,给我的感觉却像是专门来玩儿我似的。

  他貌似就是个一直受姐姐庇护的大孩子,看似对我知无不言,可我想要得到的答案,他几乎全都懵懵懂懂的回答不出,反倒是给原本就错综迷离的局面更增加了浓重的一笔!

  如果真像他说的一样,杜汉钟早就死了,那现在人们所熟知的杜大老板又是谁?

  然而,就在我问完之后,渴望着等待答案……甚至几乎是用乞求般的目光盯着他的时候,他的神情却在刹那间起了变化。

  他的眼神忽然从疑惑变得直勾勾的,就那么隔着一张桌子,一瞬不瞬的盯着我,眼珠子一动也不动。

  “老板问你话呢,为什么不回答?”

  ‘小时候’的季雅云脾气明显也不怎么好,寒着脸上前一步冷声问道。

  “别过去!”

  看着白长生的眼睛,我突然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本能的一把将小雅拽到身后,张开双臂将她整个人揽在后边。

  我之所以会有这种反应,是因为我从白长生的眼睛里看出了一抹‘熟悉’的神情。

  那是在一个特殊的场所,由一个特殊的人眼睛里看到的。

  那个地方是精神病院,那个特殊的人,是臧志强。

  臧志强在发疯前,就是用这种眼神看着我!

  “嘿嘿嘿嘿嘿……”

  白长生用那种诡异的眼神直愣愣的盯着我和小雅看了半晌,突然一咧嘴,发出一阵怪笑。

  一边笑,一边还不时的抽搐两下嘴角。

  他的头还在肩膀上,可他此刻的样子却比头掉在汤碗里的情形还要恐怖。

  那是一种歇斯底里、不顾一切的疯狂。

  就好像是一只没有过多思考能力,只为了达到单一目的而随时会爆发行动的野兽。

  他就像是随时会扑过来张开嘴咬人一样……

  无论是姥爷留下的破书,还是百鬼谱,乃至鬼灵术,这当中都没有对于白长生如今这种状况的描述。

  然而我却能凭感觉认定,眼前的人……不,是眼前的鬼,他是个疯子!

  鬼怎么会疯?

  他之前都很正常,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?

  白长生在盯着我和小雅看了半晌后,忽然又一咧嘴,露出森森白牙笑道:

  “嘿嘿……我……我不疼了!你们……你们疼不疼……”

  “老板……我害怕……”

  我猛一愣,回头看向被我揽在背后的小雅,却见她头一次露出了恭顺和冰冷之外的神情,满脸惊恐的和我对视。

  此情此景,我哪还顾得上多想,反手揽住她,边转回头和白长生对峙,边朝着门口的方向后退,声音压到最低,甚至到了最后,我都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,只是下意识的嘴唇开合。

  然而我心里却知道,我嘴皮子对碰了那么多下,却只说了一个字:“跑……”

  一直以来,我对只在驿站中出现的小雅都十分的好奇。

  这个‘小时候版本’的季雅云,似乎就是为了服从而存在的。

  相比真正的季雅云,她的表情言语极其有限。

  说句不客气的话,我有时候都以为,她可能是机器人,是被操控的傀儡。

  对‘老板’的绝对服从;

  对住客的冷艳厉色……

  她的一切言行举止都是预先设定好、是模式化的。

  可是下一秒钟,我先前的感觉完全被推翻了。

  “老板快跑啊……”

  门一开,我被一只小手拉着,胡乱的跑出了包房。

  小雅像是被吓疯了,一路“啊啊”叫着,不管不顾的往前跑。

  就连旗袍开襟忽闪的超过了限制级别的程度都恍若未知。

  可我的注意力并没有被她无意间泄露的春光吸引,而是头皮紧绷到了极致,除了眼睛看着前方,其余感官全都集中在后面。

  我能感觉到一直有个‘东西’跟着我们。

  那东西撞开了被我甩上的门,就那么紧紧跟在我身后,还不时发出牙齿咬合的“咔嚓咔嚓”声!

  “啊!!!!!”

  小雅似乎也感受到了被追逐的紧迫,以超乎常人的速度绕过屏风,跑到柜台前,歇斯底里的尖叫着,把柜台上的一应事物扫向身后……

  “哗哗”声在耳边响起,数张泛黄的纸张像是漫天花雨般的在我们身边飘落。

  我依稀记得,柜台上面似乎有个线装的破旧本子。

  可我每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都来不及弄清状况,便又离开了这里。

  更不用谈去看那上面有什么了……

  此刻小雅被吓得失控,本子的纸页散开飞落,我更是顾不得看上面有什么,就已经被她拉着跑到一楼的左侧,跑进了另一个房间。

  “砰!”

  房门被小雅不顾形象的一脚踢上,紧跟着,她就把我扑在门上,扑在我怀里“呜呜”的哭了起来。

  我反应了一下,手臂用力紧了紧,环抱着她柔软的娇躯,下巴贴着她的耳畔轻声说:

  “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有我在……别怕……”

  嘴里说着,我却是斜眼看向后方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盗版可耻,丢人败兴不要脸,正版《阴倌法医》,磨铁中文网,不是一天一毛五都花不起吧……

  我是真怕刚才追逐在我们身后的家伙突然破门而入。

 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比未知的事物更可怕的,那就是已知的存在却存在着未知的变数……

  白长生明明好端端的,不是说来住店吗?怎么就发疯了呢?

  回想起来,刚才追着我和小雅的不是‘人’,而像是一个只会口齿不断“咔咔”咬合的小的个体。

  我几乎都不用走脑子,就能想到那是什么……

  那是白长生的头!

  先前还好好的,那脑袋掉进汤盆里都‘处变不惊’……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狂躁呢?

  “老板……你为什么要替那样的人付店钱啊?”缩在我怀里的小雅突然带着哭腔问道。

  这声音听起来,更像是我刚认识那会儿、见天心惊胆战的季雅云……只是声线明显要稚嫩了些。

  然而,我此时的注意力完全不能够集中在她身上,而是忽略一切的快速转动眼珠,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  突然发疯的‘白长生’并没有想象中的追击而至,这让我急促的呼吸稍稍平缓了些。

  “小雅……这……这是什么地方?”看着眼前的情形,我很是惊疑不定。

  “这是账房啊!”

  小雅似乎还处在极度的惊惶中,边说边抱着我的腰上下跳脚。

  “没事……没事了……”

  我抬手在她耳侧上下摩挲着忽啦了两把。

  好半天,我才感觉她伏在我怀中的身躯渐渐停止了颤抖。

  “那……那是什么人?你为什么要让他来啊?”小雅抬起头看着我,带着哭腔问。

  我愣了愣,几乎是顺嘴说道:“你‘小时候’挺好看的啊?”

  “啊?什么小时候?”

  我又一愣,下意识的摇了摇头:“其实你‘长大后’也挺好看的,就是……啧……就是……”

  “砰!”

  话音未落,我只觉得后背猛然传来一下冲击力。

  这力道大的惊人,我隔着门扇被撞中后背,竟一阵的气血翻涌,喉头发甜,差点没当场吐出来。

  “砰!”

  “砰!”

  ……

  冲击一下接着一下,我连同怀中的小雅,身子也被撞击震动的一下下颤动。

  “老板,你先走!”被我搂在怀中的小雅突然仰起脸说道。

  我虽然同样满心惊惶不定,可看着她恐慌中透着坚毅的脸孔,忍不住嘴角一挑笑了出来:“怎么着?你掩护?我撤退啊?”

  “砰!”

  剧烈的撞击再次传来。

  小雅更急,连连跺脚:“你快走,快走啊!”

  说着,她眼中泪如泉涌,抱着我一条胳膊哭道:“你快走啊!你上次走了,我没怪你……你快走啊……”

  “什么叫上次我走了?”

  “你走啊……只要对付不了,就要走啊……走一个算一个……你快走啊……走啊!”

  “什么意思?你到底经历过什么?”我猛然抓住她瘦削的双肩。

  我发誓,不知道什么原因,我一向冷淡,却忽然想弄清眼前的状况。

  什么叫走一个算一个?

  什么叫上次我走了?

  小雅看着我的眼睛,眼中再一次露出那种让我憎恨的茫然。

  “快走!”

  “砰!”

  看着她眼中深深的绝望,我的目光似乎从一潭深水的底部逐渐收回到了眼窝。

  “你快走……”

  “谁说我要走的?”

  “再不走就来不及了……”

  “什么叫上次?”我猛然扳住她肩膀,看着她宛如面临世界末日般惊恐的脸孔,“你是不是季雅云?你到底经历过什么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砰!”

  撞击声再次震颤我的后背。

  而且是接二连三的传来。

  “你走吧……”

  “什么叫上次……”

  “砰!”

  我嘴角牵动了一下,看着小雅惊惶到无以复加的脸孔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走……”

  “走开!”

  我一把将她拨到身后,猛地转回身,退后两步,双手快速的结了个法印:

  “天地人鬼神!六道归一!三界让路!阳世鬼道徐祸,开门缉鬼!敕令!”

201802/16/9048_3408496 201802/16/9048_3408496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