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四十八章 怪小孩儿

第四十八章 怪小孩儿

更新时间:2018-05-29 18:33:35

  和巨脸隔空对峙,我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  我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张脸似的。

  我一下想到了白长生,但立刻就否定了这个想法。

  白长生是鬼罗刹,幻化后完全是一副恶鬼形象。

  而此刻悬浮在半空中的脸虽然巨大,却是切切实实的人脸,只是脸上像是抹了一层血一样的东西罢了。

  我顾不上细想,向外左右看了看,立刻就发现张宽的想法根本不可能行得通。

  雨还在下,天色却黑得像墨一样,仿佛整栋大楼都被无尽的黑暗吞噬了。人在二楼,居然都看不见地面。

  半空中散发着妖异光芒的巨脸,显然是这黑暗的主导。

  现在出离这栋大楼,我们只会变得更加被动,会更危险。

  巨脸和我对峙片刻,忽然眼睛一合,整张脸竟随之消失了。

  “我姐呢?”身后传来张宽的声音。

  转过头,就见他和季雅云都在,司马楠却不见了。

  季雅云说:“她刚才跑出去了,我叫不住她。”

  我淡淡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说什么。

  第一反应最能说明一切,所有人都在,自己的表弟也同样面临危险,她却自顾自的逃走了,这样的人管她个球。

  张宽似乎从我的反应看出了什么,迟疑了一下说:

  “徐大哥,我知道你和很多人一样,都很讨厌我表姐。我只能说她以前不是这样的,你应该知道,有时候特殊的经历,是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的。表姐她不是坏人……其实她很可怜的。徐大哥,我求求你,你帮帮她吧。”

  看着他诚挚的目光,我想了想,点点头,拉着季雅云向外走去。

  我倒不是完全被他的话打动,事实是,从见到女鬼开始,我就觉得似乎哪儿有点不对劲。至于是哪里不对,却又说不上来。

  现在我和季雅云已经被牵连进来了,直觉告诉我,如果不解决掉司马楠惹下的麻烦,我和季雅云,还有张宽,都不能活着离开这栋大楼。

  “徐大哥,你相信我,我表姐不是坏人,她只是……”

  张宽忽然停下了脚步,身子明显抽搐了两下。

  “怎么了?”我低声问。

  “徐大哥,我……我觉得我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……”

  张宽声音发颤,边说边缓缓转过了身子。

  看到他转过来的脸,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“他的脸怎么会这样?”季雅云惊呼道。

  此刻,张宽的脸竟然变得比之前抹了面粉的时候还要惨白,眼睛里血丝密布,乍一看眼珠子就像是红的一样。

  只一眨眼的工夫,他的脸上也开始浮凸出一条条紫红色的血管,不大会儿,就变得像是蜘蛛网一样布满了整张脸。

  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,这些血管里像是有什么活物在蠕动,以至于他面部的肌肉都在跟着不停的动,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惊悚。

  怎么会这样?

  仔细回想,司马楠是被女鬼幻化的季雅云打了一耳光,脸才会出现变化的。

  张宽并没有和女鬼有过近距离接触,为什么也会出状况?

  猛然间,我想起了先前从窗外扑进来的那一蓬‘虫雾’,心里不由得打了个激灵。

  我顾不得多想,上前一步,咬破中指,在张宽的前额快速的画了一道符箓。

  符画好,他的脸却扭曲的更加严重了。

  “那些东西不在我脸上,在我脸皮下边,它们在往上爬!它们在往我的脑子里爬!”张宽惊恐道。

  我心里一惊,我用血画的符竟不起作用?

  就在这时,张宽的鼻子里忽然流出了两道鼻血。

  我越发着急,虽然不知道他出了什么状况,可如果我再画不出有效的符箓,他可能很快就没命了。

  可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,下意识的快速退到了季雅云身边,并且拉着季雅云又往后退了两步。

  我看到张宽流下的‘鼻血’竟然扭曲了一下,仔细看才发现,那哪是什么鼻血,居然是两条暗红色的虫子!

  “徐大哥……我……我怎么了?我好痒……我的眼睛、耳朵……我的脸好痒……”张宽哭了出来。

  随着他的哭泣,他的眼角竟也钻出了同样的红色虫子,耳朵眼里也一样……

  我勉强镇定了一下心神,仔细查看他的状况,发现随着虫子的钻出,他脸上浮凸的血管正在慢慢消退,眼睛更是变回了正常的样子。

  “你别动,千万不要动。”

  我的第一反应是,符起作用了,那些不知何时钻进他身体里的虫子正在向外逃窜。

  感觉有人抓住我的胳膊,回头一看,就见季雅云脸色发白,挨着我的身子不住的发颤,显然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。

  看着她娇美的脸,我猛然间打了个寒颤。

  ‘虫雾’扑进来的时候,我和她也在窗边。

  如果张宽出状况是因为沾染了虫雾,那我和她……

  …………正版《阴倌法医》,请到磨铁中文网观看…………

  “掉……掉下来了!”季雅云忽然指着张宽说道。

  转眼看去,我头皮又是一阵发麻。

  最先从张宽鼻子里钻出来的虫子已经掉在了地上,每一条竟然都有筷子那么长,却只有牙签那般粗细。

  怪虫掉在地上后不断的扭曲蠕动,乍一看就像是从死螳螂身体里钻出来的线形虫一样!

  而更多同样的虫子,还在从张宽的眼角、鼻孔、耳朵眼里往外钻。

  怪虫相继落地,扭曲蠕动了一阵,竟开始干瘪萎缩,最终变得像是干枯的头发一般不再动弹。

  大约过了一根烟的工夫,终于不再有虫子从张宽身体里爬出来,张宽也恢复了原先的样子,只是脸上没有一点血色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见他一动不动,我试探着问。

  张宽嘴皮子哆嗦了两下,“我腿麻了……”

  我不由得松了口气,看样子他是没事了。

  腿麻了算什么,换了是我,眼睁睁看着、并且清晰的感觉到这么多虫子从自己身体里钻出来,怕是只会比他更‘怂’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张宽才哆哆嗦嗦的往前走了两步,带着哭音问:

  “我身体里怎么会有虫子?”

  看着那些干枯的怪虫,我隐约想到些眉目,却没有说出来,只说现在没事就好。

  前方楼梯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听声音,像是有人正在从楼下上来。

  “是表姐!”张宽低呼一声,就要跑过去。

  我刚想跟过去,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头,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,快速的想了想,把他和季雅云拉进了旁边一间屋子。

  张宽急道:“你不是答应要帮我表姐的……”

  “嘘!”我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低声说:“你不觉得这脚步声太慢、太稳了吗?”

  张宽一愣,眼珠转了转,似乎也发觉了不对,露出了疑惑的表情。

  大楼里只有这么几个人,上来的要么是司马楠,要么是先前的那个女鬼。

  按说鬼是不会有脚步声的,可先前女鬼幻化成季雅云的样子,不但有脚步声,而且还有重量。

  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可眼下听到的脚步声却明显不对头。

  当一个人面临危险的时候,本能的会加快速度逃走,可楼梯处传来的脚步声却有条不紊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模特在走秀一样。

  我往屋里扫了一眼,把季雅云揽到身后,探出一只眼睛朝楼梯的方向观望。

 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,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楼梯口。

  “是我姐……”同样在我下方偷看的张宽小声说道。

  我一把捂住他的嘴,默不作声的继续观望。

  上来的的确是司马楠,我却感觉更加不对劲。

  司马楠在楼梯口停住了脚步,低着头站在那里,像是在想什么。

  忽然,她把脸转了过来。

  我赶忙拉着张宽把头缩回屋里。

  过了一会儿,脚步声再次传来,似乎是往楼上去了。

  “我姐怎么上楼了?”张宽小声问。

  “走,跟去看看。”

  我沉声说了一句,拉着季雅云走了出去,可还没到楼梯口,走廊的灯突然毫无预兆的灭了,整层楼顿时陷入了黑暗当中。

  张宽说:“谁把电闸拉了?变电室在一楼……”

  “闭嘴!从现在开始你不准说话!”我没好气的喝止他继续说下去。

  还特么拉电闸,没看见安全指示灯都灭了嘛。

  鬼还用跟你玩拉电闸这一套?

  我摸索着拿出手机,却怎么都点不亮,只好拿出打火机打着。

  季雅云忽然挨到我身边,颤声说:“你快看,那是什么?”

  我连忙向前看去,就见楼梯口向上的位置,竟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。

  那身影十分的小,看上去似乎是个小孩儿,模模糊糊的不怎么能看清楚。

  张宽应该也看到了小孩儿,身子一哆嗦,退到了我身后。

  到了这会儿,我已经没多少耐心了,把煤油火机交给季雅云,拿出小刀,缓步朝着楼梯走了过去。

  可是不等走到跟前,那小孩儿一下子就不见了。

  脚步声还在继续往上,我也不去管那小孩儿是什么东西,跟着就往上走。

  上了三楼,刚一转身,居然又看见那小孩儿的身影站在通往上方的楼梯上。

  虽然仍是看不清楚它的样子,我却感觉它似乎在对着我笑……

201802/16/9048_3410215 201802/16/9048_3410215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