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四十四章 阴阳殊途?

第四十四章 阴阳殊途?

更新时间:2018-07-12 20:40:25

  怕被老何等人听见,我也不敢喊,只是加快脚步一路追赶。

  追到一楼,追出侧门,就见‘黑雨衣’飞快的跑进了前边的门诊大楼。

  跟着跑进门诊楼,却不见了‘黑雨衣’的身影。

  我是真急了,那雨衣里好像鼓鼓囊囊的,难道徐洁真从后边抱了个孩子出来?

  妈的,不管了!

  之前我还在纠结,找到徐洁后该怎么办。

  可是当我看到那熟悉的身影,立时就有了答案。

  这个世界没有圣人,我能做的就是尽量阻止一些我不愿看到的事发生。可是某些事一旦发生了,我要做的就只是和我在乎的人一起面对。

  想到这里,我没再犹豫,快步朝着另一端走去。

  走出门诊楼,来到绿化带附近,刚要招呼肉松离开,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  这单身狗耳朵贼的很,平常听到我的脚步声早就颠颠儿的跑出来了,今天这是怎么了?反应这么迟钝?

  我下意识的放轻脚步朝前走了几步,却见肉松趴在草丛里,后背绷紧的盯着一个方向。

  顺势一看,我浑身就是一哆嗦。

  草丛深处,一棵芭蕉树的后面,竟似乎蹲着个人影。

  我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,迈步走了过去。

  我没有刻意放轻脚步,甚至还故意加重了步伐,但那人却好像没听见一样,一直低着头蹲在那里。

  靠近些,看清那人的穿着和背影,我不由自主的心狂跳起来。

  那人的身材很瘦小,却裹着一件肥大的黑色雨衣。

  她就那么背靠着芭蕉树,低着头,肩膀一耸一耸的,嘴里还时不时发出啃咬咀嚼的声音。

  “徐洁。”我颤声喊了一声。

  那人的身子明显一震,下一秒钟,猛地跳起来向前跑去。

  我拔脚就追,但那人没跑出几步,脚下就像是被绊到了似的,一下扑倒在了草丛里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

  我急着过去,想把她扶起来。

  可是手还没碰到她的身子,她就猛然把头转了过来。

  看到女人惨淡的眼眸和染满鲜血的嘴,我脚下一软,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。

  肉松猛然蹿了过来,拦在我身前,身体紧绷,朝着女人“呜呜”的低吠。

  我回过神来,觉得不对劲。

  肉松跟徐洁,比跟我还要亲,它怎么可能向徐洁发出这种威胁的叫声?

  见女人又想逃走,我顾不得爬起来,纵身扑了过去,猛地将她压在身下,一把扯掉她的雨帽,将她的脸扳了过来。

  看清女人的样子,我不禁脱口低呼:“怎么是你?”

  这个满嘴鲜血的‘黑雨衣’竟不是徐洁,而是夺了萧静身子的萧雨!

  见她手里还紧握着一团血肉,我头皮一阵发麻,“你把婴儿当血食?!”

  萧雨惶然的拼命摇头:“没有……我没有!我是人……我是人!”

  “你手里是什么?”

  “不是孩子……是……是胎盘……”萧雨眼泪滚滚流落,委屈的哭道:“我是人……我不会吃人的……可我受不了了,我快撑不住了。我不想死,不想害人……”

  “胎盘……”

  我本来对萧雨绝无好感,特别是经过大双的事以后,我曾对自己说过,如果再遇上这个女人,一定先将她的魂魄从肉身中驱逐出来,哪怕是让她魂飞魄散也在所不惜。

  可我怎么都没想到,再见到她时会是这样一幅场景。

  看着她泪湿的眼眸,听着她委屈的哭诉,在我眼中,她的脸孔渐渐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的模样……

  我爬起身,把她拉起来,替她抹掉嘴边的血。

  “撑不住就不要撑了,这身子本来就不属于你。”

  萧雨怔了一下,随即眼中露出恐慌的神色,甩开我的手,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,“我不想死……我不想死……我想和耀双在一起……”

  我点点头,“我知道,你们的事大双都跟我说了。可你知不知道,你差点害死他?”

  我把大双去阴阳驿站的事说了出来。

  “如果我不是驿站老板,那一次他已经死了。”

  萧雨怔怔的看了我一阵,眼泪水再次夺眶而出,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,哭道:

  “我该怎么做啊……谁能告诉我,我该怎么做啊……”

  “每个人都想有人告诉自己该怎么做,可路是自己的,到头来……还是要自己选择。”

  我心里一阵发苦,涩声道:“十分钟以前,我以为你是另外一个人。我做了决定,就算她拿孩子当血食,我宁愿万劫不复,还是会和她在一起。那是我的选择。现在,我要知道你的选择是什么,才能决定是帮你,还是,杀了你……你不是她。”

  萧雨蹲在雨里怔怔的看了我一阵,手一松,那块已经被雨水冲的有些发白的肉块掉在了地上。

  她站起身,掠了下凌乱的发丝,“你说的对,我不该这么自私的,我早就死了,这身体不是我的。”

  我默然不语。

  “你能不能替我告诉耀双,就说我……”

  “不能!”我打断她。

  我本来还想说些阴阳殊途的屁话,可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  萧雨拭了拭眼角,点了点头,“那就拜托你,多照顾耀双。他一直跟我说,你是他最佩服的老大。”

  ……

  见到三个熟悉的身影从门诊大楼走出来,我掐了烟,大步走了过去。

  双方一照面,老何猛地一怔,随即狠狠朝着窦大宝和孙屠子瞪了一眼。

  “小包租婆应该来过了。我相信她不会害人,更不会害刚出生的宝宝。”

  窦大宝骨碌着眼珠看了看老何,低声说:“但是听值班的护士说,有一家人家要求保留的胎盘不见了,可能是小包租婆……”

  “不是她。”

  我盯着老何看了一阵,朝绿化丛指了指,对孙禄说:“屠子,去把人背出来,送医院。”

  萧静的肉身被抱上车,从再见面就没开过口的老何忽然扭过脸对我说:

  “我已经竭尽所能想要保住小雨那孩子了,可是有人为了利用她,不光重新炼尸,还对她用了炼魂术。我用尽方法,还是没能替她解术。”

  老何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顿道:

  “我相信你一定会比我先找到她,可我要告诉你,她已经不是她了。”

  我笑着摇摇头,没说话。

  孙禄从驾驶座探出头:“上车说吧!总得先把这个新‘植物’送医院吧?”

  我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笑道:“你们走吧,我打车。对了屠子,我身上没钱了……”

  临上车前,老何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似乎欲言又止,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。

  目送车子离去,我拦了辆出租,上了车,司机问我去哪儿。

  我想了好一阵才说:“回家。”

  车停在董家庄的村口,天已经大亮。

  “小福,你咋回来了?”

  “福安哥,中午来我家吃饭啊!”

  ……

  虽然一夜没睡,可我没有丝毫困意。

  沿路和乡邻打过招呼,直接去三爷爷家,跟老爷子边聊日常边就着疙瘩汤吃了两个烙饼卷炒鸡蛋。

  回到家,我先把院子收拾了一下。

  感觉有些困了,就想回屋。

  这时我的手机震动起来。

  拿出来一看,是季雅云打来的。

  我点了接听,然后立马对着话筒说:“你老板烦着呢,找我干嘛?”

  对方窒了窒,然后听筒里传来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:

  “小福,是我。你在哪儿呢?吃早饭了没?”

  “哦,我……在家呢。”

  挂了电话,我坐在堂屋愣了好一会儿,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  直到一个瞌睡差点从椅子里栽到地上,我才甩了甩头,抬手看了看表,起身朝里屋走去。

  刚到门口,屋里突然传来一个冷的像冰一样的声音:“你是谁?”

201802/16/9048_3426859 201802/16/9048_342685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