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四十六章 董家庄的日子

第四十六章 董家庄的日子

更新时间:2018-07-14 0:48:41

  桑岚一家离开后,我想了想,还是给老何打了个电话。

  老头虽然神神叨叨的,却是有真本事的,徐洁的事也只能找他帮忙了。

  听我说徐洁自己跑来了我家,老何居然并不意外,反倒嘬着牙说,他怎么就没想到,一开始就应该把徐洁送来我家来才对。

  听他解释才知道,尸本趋阴,我在董家庄住了近二十年,家里这块地早被养成阴地了。所以徐洁才会跑来这里。

  我说了徐洁‘尸变’的事。

  老何沉默了一阵,忽然问了我一句:“她既然失去本性了,你怎么还活着?”

  我愣了愣,想了想,把当时的情形说了一遍。

  老何听完,忽然“哎呀”一声怪叫。

  我吓了一跳,忙问他是怎么回事。

  老何却喜滋滋的说,他虽然不懂降头,但却听说过半鬼降。

  中了半鬼降的人,逢尸便会吸收尸气,逢鬼就会吸取阴气鬼魄。

  徐洁被重新炼尸炼魂,失去了本来的意识,却保留了凶性。

  想来是她和中了半鬼降的人一照面,凶性被董亚茹吸取了,所以才没有大开杀戒。

  弄清了原委,我却轻松不起来,“吸收了凶性的人会怎么样?”

  开玩笑,无论我承不承认,那个中了半鬼降的人都是我妈。

  老何嘿嘿一笑,“她只是个普通人,再凶又能怎么样?上了天也只能对她老公逞凶霸道,你又担心什么?”

  我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。

  这老家伙,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。

  不过老何最后说的话却让我有些没底起来,他说他现在让窦大宝给我送一样东西过来,还说不管我把徐洁带去哪儿,都要带上那样东西。

  这让我感觉,老头并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松,他似乎还有什么事刻意瞒着我。

  窦大宝送来的是先前去医院时,他一直抱在怀里的那个帆布旅行袋。

  打开了一看,里面竟然是和徐洁一起被我从大屋带出来的那尊铁佛。

  窦大宝说,老何已经把铁佛里月月的魂魄超度了,来之前特意让他嘱咐我,无论徐洁到哪儿,都要把铁佛带上。

  我已经习惯了老何的故弄玄虚,也就懒得多想。

  徐洁怎么说都是老家伙的便宜‘外甥女’,直觉告诉我,如果徐洁没有丧失本性,老家伙是不会害她的。

  窦大宝走后,回到屋里,我坐在床边,看着床上的女人百感交集。

  女骗子啊女骗子,我可算是找到你了。这一次,不管再发生什么,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。

  连着折腾了这两天,我终于撑不住了,躺在徐洁身边,默默的看了她一阵,眼皮渐渐发沉,意识也模糊起来。

  迷迷糊糊间,我似乎听到有很多人在一旁说话。

  仔细一听,却像是一大堆的男女在念诵经文。可无论我怎么支起耳朵,也听不清楚经文的内容。

  感觉声音越来越大,周围人越来越多,我就想要睁开眼。

  哪怕是做梦,也得看清楚梦见了什么不是?

  可当我竭力张开沉重的眼皮,就见黑暗中,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近距离的看着我。

  “你是谁?”

  听到对方问,我猛地反应过来。

  诵经声消失了,我现在正躺在自己家的床上,天已经黑了,而躺在我身边,向我问话的人,是徐洁。

  “傻瓜,睡迷糊了吧?除了你男人,你还能和别人躺在一张床上?”

  “我男人?”

  “嗯。”我试探着往她身边靠了靠,见她没动手的意思才稍稍放心,轻声说:“你以前叫毛小雨,跟我在一起后,你就改名叫徐洁了。”

  “毛小雨……徐洁……我为什么要改名字?”徐洁有些茫然的问。

  “因为我叫徐祸啊,嫁夫从夫,你得改用我的姓。”

  我边说边又朝她靠了靠,试探着去拉她的手,却摸到她手里抓着一件冰凉的东西。

  我愣了愣,随手打开灯,才看清她手里的是我那块手表。

  “这块表是我的。”我看了她一眼,从床角拿过背包,拉开拉锁,从包里拿出一个装手表的盒子,“这块才是你的。”

  徐洁也坐了起来,看了看盒子里的手表,疑惑的问:“怎么会坏掉的?”

  我叹了口气,让她把两块表都放进盒子里才说:

  “这个牌子的表号称是最结实的,当初买这两块表的时候,你就说如果有一天两块表都坏了,你就跟我那个那个。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,没想到你来真的。来真的就来真的吧,你倒好,先把自己的表弄坏了,今天又把我的表给砸了。想做羞羞的事你直说就好了,何必糟蹋东西呢?”

  我边说边把盒子塞进包里,试着去搭她的肩膀。

  手刚搭上她瘦削圆润的肩膀,便被一只手按住了。

  我心一哆嗦,“有话好好说,别动手。”

  徐洁按着我的手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,“你在骗我。”

  “谁说的,我骗谁都不会骗你。”我硬着头皮说。

  “你就是在骗我。我叫毛小雨,我认识你,可我想不起来我在哪里和你认识的。”

  “在哪里认识的不重要,能睡在一张床上就是缘分。”

  徐洁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,两人就这么默默的在灯下对视。

  正当我的手都有点麻了的时候,她忽然松开手,靠在了我怀里,梦呓般的说道:

  “我想不起来你是谁,可我感觉和你在一起心里很踏实。我们应该在一起过。”

  我鼻子一酸,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,“傻瓜,我们何止在一起过,我找你很久了。别再离开我了,我会撑不住的。想不起来我是谁没关系,从明天开始,我慢慢告诉你。”

  徐洁在我怀中轻轻点了点头,“也告诉我,我是谁。不要骗我。”

  “好吧,我承认刚才说的有点不尽不实,可那是为了拉近距离。不过有件事我真没说谎,那就是你真的说过,如果两块表都坏了,你就和我那个那个。”

  我在她后背轻轻摩挲着,用下巴顶开她的额头,嘴唇缓缓向下寻觅。

  徐洁竟没有丝毫的反抗,反而很主动的……把灯给关了。

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我和徐洁都住在董家庄的老房子里。

  村里的乡邻也都知道,大祸害有女朋友了。

  我是真想一直就这么留在村里,就像当年的段乘风和娟子一样,和徐洁一起厮守到老。

  可随着右手的痊愈,一个电话打破了这样的平静。

  电话是王希真打来的,他在电话里说的很急切,让我无论在哪儿,都尽快赶去他家。

  尽管我对这个人不感冒,但是我先求他帮忙的,他让我过去,我必须得去。

  最主要的还是,之前季雅云在电话里说,那个女人的情况已经得到了控制,但要彻底解除半鬼降,却不是王希真能做到的。

  当天我就和徐洁收拾东西坐车回了平古。

  打车到了城河街,刚下车,就见街口的一家丧葬铺子里,一男一女正斜眼看着我。

  “大胡子……他是大宝。”徐洁指了指窦大宝,转眼看向我。

  我笑着点点头。

  “这个大背头……是潘潘?”

  我又点了点头。

  本来还一脸古怪表情的窦大宝和潘颖对视了一眼,顿时都对她来了兴趣。

  两人连铺子也不管了,直接追着我跟徐洁跑到了我家。

  一个多月没回家,一进门,就先吓了一跳。

  一楼货架的旁边,竟然多了一个神龛。

  神龛的上面,堂而皇之的供奉着一个梳着大背头的泥娃娃。

  看到这个泥娃娃,我才想起了茶茶。

  潘颖恭恭敬敬的给泥娃娃上了香,才小心的问我,有没有见到茶茶在里面?

  我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

  自从在苏州茶茶在我梦里出现那次以后,我就没再见过小家伙。

  事后想来,原先的泥娃娃被毁的确有些蹊跷。回想起来,倒真像是潘颖说的那样,泥娃娃是被雷劈毁的。

  可茶茶是没有恶念的灵鬼,又怎么会遭雷劈呢?

  见潘颖神情有些黯然,我指着神龛上的泥娃娃说:“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喜欢这个发型啊?兴许茶茶顶讨厌的就是大背头呢?”

  潘颖白了我一眼,“才不会。”

  我没在家多待,领着徐洁楼上楼下看了一遍,然后就让窦大宝他俩陪着徐洁,独自一人开车去了南关街。

  到了王希真家里,他竟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。

  一见我就迎上来,有些兴奋的说:“这次你母亲的降头可以解了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王希真点点头,“先前我跟你说的滇南的那位师傅来了,他一定有办法帮你妈解降,所以我才急着让你过来。”

  说着,他就伸手来搭我的肩膀。

  这本来是个表示亲近的动作,可是没想到他的手刚一伸过来,我就浑身一震,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怎么了?”王希真一愣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我恍然的摇了摇头,事实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躲开他的手。

  王希真也没介意,只问了一句就急着招呼我进屋。

  桑岚一家人都在。

  一段时间不见,那个女人倒是丰润了些,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。

  然而没等我和桑岚等人说话,里屋忽然传来一个听上去很是平淡,却让人感觉十分别扭的声音:

  “王施主,想不到你这位朋友,竟然也是蛊门中人,呵呵呵,真是失礼了。”

  说话间,屋里竟走出一个穿着葛黄色僧袍的胖和尚。

  一看到这和尚,我浑身没来由的一紧,眉头也不自觉的皱了起来。

  和尚双掌合十,念了声佛号,然后才拉着长音说:“贫僧法号静海,敢问这位施主如何称呼?”

201802/16/9048_3427712 201802/16/9048_3427712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