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五十一章 剥皮降

第五十一章 剥皮降

更新时间:2018-07-16 23:00:46

  镜子里的林彤,就像是整个人沉浸在血海中一样。

  如果是以前,我只会觉得诡异。

  可是现在,我只觉得一股寒意直透骨髓。

  镜面中的林彤,像极了不久前才见到的朱飞鹏,就好像是被剥掉了周身的皮,泡在了血池里。

  “你看出什么了?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赵奇和赵芳同时问道。

  我想了又想,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  最后一咬牙说:“朱飞鹏的事绝不是意外,林彤可能会和他一样。”

  “她也会被剥皮?”

  赵奇和赵芳都露出了骇然的神色。

 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,刚想说我也不能肯定她发生了什么状况,突然,我的手机震动起来。

  见屏幕上显示的是王希真的号码,我不自觉的皱了皱眉。

  电话接通,就听王希真开门见山的说:“我们能不能约个时间见一面,大师有些事要和你谈。”

  我说:“我在外地,有案子。”

  “那就等他回来再说!”

  电话里突然传来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,居然就是静海和尚。

  紧接着,就听静海和尚拉着长音说:“你问他,还想不想替那个女人解降了?想的话就让他来见我!”

  我心一动,不等王希真开口就说:“我听见了,等这边的案子处理完,我马上联系你。”

  尽管董亚茹被‘借尸还魂’,半鬼降暂时不会发作,可那总不是长久之计。听静海的口气,竟似乎是有解降的办法了。

  我又和王希真说了两句,刚要挂电话,病床旁床头柜上的一部手机屏幕突然无声的亮了起来。

 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人名,我猛一激灵,急着对王希真说:

  “先别挂,能不能让大师接一下电话?”

  话音刚落,就听静海的声音在那头响起:“有什么话就说吧,我听得见!”

  我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林彤,快步走到窗前,把朱飞鹏被剥皮的事和在林彤身上看到的情形快速的说了一遍。

  “什么?你居然看得见?”静海和尚的声音突然抬高,明显是凑到了电话旁边,“你再说一遍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  虽然他的声音让我极不舒服,可我还是强忍着不适,把通过八卦镜看到的状况又仔细说了一遍。

 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,突然就听静海和尚夸张的“嘿呦”一声,“看来大和尚这趟出山,还是真来对了!”

  不等我开口,他就尖声细气的说:“你听着,那一男一女不是遭了天灾,而是人祸!他们是被人下了降头了,有人想要他们的命!”

  “降头!”

  我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手机。

  “对,是剥皮降!”静海和尚说。

  我再次压低了声音:“大师,有什么方法可以替他们解降?”

  “剥皮不死,那就没事了!”

  听了静海和尚的话,我差点没骂街。

  这不男不女的老和尚,说的这是人话吗?

  静海嘿嘿一笑说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别在心里骂我,要骂就当面骂出来!徐施主啊,我现在总算是知道,你没有骗我了,原来你真的不懂蛊术,不懂降头。别怪我没提醒你,既然不懂,那就不要多管闲事,免得引火烧身啊!”

  “大师,中降头的人是我朋友。”我沉声说道。

  “呵呵,为了朋友两肋插刀啊?好,既然不怕死,我还能拦着你不成?”

  电话那头的静海沉默了片刻,才接着用他那让人过耳不忘的独特声音说道:

  “要是换了旁人呢,我就懒得再多说了。但既然你能看见降头血气,那贫僧就教你个法子,姑且试一试咯……”

  听完静海和尚说的‘法子’,我差点把手伸进电话,隔空抽他几个耳光。

  静海似乎又猜到了我的心思,‘哼’了一声,“年轻人,不懂就要学!法子教给你了,用不用就在你了!记住了,一旦不成功,你就跑!死一个和死两个,哪个划算,你自己掂量!”

  见我挂了电话,赵芳和赵奇都走了过来。

  “降头?你是说彤彤他们中了降头?”赵芳惊恐的看着我。

  我点了点头,走过去拿起那个手机,点亮了屏幕。

  未接电话上赫然显示着一个名字——朱安斌。

  如果不是恰巧看到他打来电话,我怎么都不会想到降头上去,更不会想起在电话里向静海问询。

  现在的朱安斌可是荫木傀,是刺猬头猜霸的徒弟。

  他表面的身份还是朱飞鹏的儿子,而林彤这个‘小妈’,无疑从哪个角度来说,都是他要除掉的对象……

  “要照这么说,林彤也会被剥皮?”赵奇看了看我,又看看赵芳,“谁会剥她的皮?”

  “你怎么还不明白,剥皮的根本不是人。”我有些烦躁的说:“就算她身边没有任何人,她还是会被剥皮。”

  “那该怎么办?”赵奇神情凝重起来。

  赵芳一言不发的看着我,但神情也满是急切。

 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咬了咬牙,对两人说:“想要替她解降,一定要你们两个帮忙……”

  听我说完解降的法子,两人的表情都变得很是纠结。

  不过没过多久,赵奇就挑着一边的眉毛说:“这个黑锅真的很大,不过有老郭这个‘背锅大王’在,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
  赵芳则看了我一眼,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。

  赵奇也拿出手机,边拨边走了出去。

  ……

  车停在赵芳临时租来的一栋别墅门口,赵奇把注射了大剂量镇定药物的林彤抱进了别墅。

  赵芳侧目看着我说:“我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,你很冷漠,很多事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。现在……你好像变了很多。”

  我果断说:“林彤是我老恩师的女儿,我不能不管她。就好像她是你朋友,你甘愿为她‘牺牲’一样。”

  赵芳脸一红,白了我一眼,抱着肩膀走进了别墅。

  客厅里,林彤平躺在临时挪过来的阔大的大理石餐桌上,双眼紧闭,睫毛时不时颤动一下。

  “哎,祸祸,你……你……你这法子是不是真管用?”赵奇少有的局促的问我。

  “不确定,我只能说尽力。”

  我朝他苦笑:“太多事都只能是尽力而为了,对不对?”

  回过头,点燃餐桌两头临时准备的两个火盆。

  再次转过身,就见赵芳从一旁的房间里缓缓走了过来。

  我点了根烟,吸了一口,把烟丢进火盆里,吐着烟对面前的两人说:

  “时间不多了,开始吧。”

  赵芳盯着我看了一眼,猛地把身上仅有的一条浴巾扯下来丢到了地上。

  赵奇目不斜视,可看着我,表情还是有些纠结。

  但他也没多犹豫,把唯一的四角裤褪了下来。

  我端起桌上一个搪瓷盆,走到赵奇面前,用一个临时制作的简易‘毛刷’蘸着盆里黑红色的液体,在他身前身后写画着。

  等沿着他的身体轮廓刷了一圈,急忙指着地上一块事先准备好的白床单:“快趴上去,别动,等会儿我拉你。”

  赵奇一言不发的走过去,蹲下身看了我一眼,然后整个人趴在了床单上。

  我走到赵芳面前,有点不大敢看她。

  “快点吧!”赵芳看着我说:“我已经没妹妹了,要是再没了彤彤这个朋友,以后该怎么活啊?”

  我看着她剪短的头发,再看看手里的‘毛刷’,默然的点点头,在她光洁的身体上描画起来。

  “去趴到那边的床单上,等会儿我抱你起来。”

  约莫过了十分钟,我把赵奇和赵芳两个人分别从床单上抱到一边。

  看了看床单上拓下的黑红色人形印记,揉了揉鼻子,把两张床单分别揉成一团,丢进了两个火盆里。

  火焰暴涨的一瞬间,门窗紧闭的客厅里陡然刮起了一阵阴风。

  我赶忙拿出八卦镜,循着风势照了过去。

  “卧槽!”

  看到镜面里的景象,我头皮顿时就快炸开了。

201802/16/9048_3429159 201802/16/9048_342915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