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五十七章 死人降

第五十七章 死人降

更新时间:2018-07-19 19:23:56

  我被眼前惊悚的一幕彻底惊呆了,反倒是另外一个‘我’先反应过来,猛地站起身大声喊道:“快离开那里!”

  朱飞鹏的思绪明显还停留在刚才的话题上,被‘我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愣然的看着‘我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‘我’急着上前想要把他拉开,可刚迈出一步,人皮原本眼睛部位的空洞中突然闪现出两道血色的红光。

  就在人皮‘睁眼’的同时,一股夹带阴冷的无形力道猛地将‘我’向后掀翻在了地上。

  “岳父!”

  朱飞鹏仍没有察觉头顶的异状,急着想要过来扶‘我’,可是一起身,却正好撞到了枪口上。

  朱飞鹏终于意识到了危险,但为时已晚。

  那人皮一贴到他的头顶,竟像是油蜡般的开始融化,并且顺着朱飞鹏的头顶快速的流进了他衣领内。

  “去厕所!快去厕所,用水冲!”

  ‘我’顾不上从地上爬起来,急着大声提醒他。

  不得不说,老教授的反应实在已经很快了,应变能力就连许多年轻人都比不上。

  但他到底是不知道面前的人究竟遭遇的是什么状况,虽然竭力大喊,可朱飞鹏在接触到人皮的那一刻,已经不能动弹了。

  朱飞鹏似乎预感到了自己将要面临的结果,身体不断颤抖的同时,突然语气坚忍果决的说道:“岳父,告诉小彤,我想她活着,我要她好好活下去!”

  话音未落,融化的人皮已经完全流进了他的衣服里,‘消失不见’了。

  “你……你觉得怎么样?”‘我’爬起身,惊恐的看着他问。

  在我看来,先前的人皮的确是消失了,朱飞鹏也和之前没什么区别,就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一样。

  似乎连朱飞鹏自己也不大相信刚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幕。

  他明显舒了口气,张开嘴想要说什么,可仅仅只发出了一个音节,他就像是触电般的身子猛然一震。

  房间里死一般的沉寂,空气都像是凝固了。

  但这种沉静仅仅只持续了不到半分钟,朱飞鹏身子又是猛地一震,跟着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沉的惨呼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“啊!”

  ‘我’几乎是和他同时惨叫出口。

  因为,就在他惨呼的同时,‘我’看到他一边的脸竟然鼓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半透明血泡!

  鼓胀的血泡快速的收缩,可是很快,另一边的脸上又冒出一个同样的血泡。

  接着是额头、脖子……甚至是头顶……

  因为是来度假,而且是在别墅里,朱飞鹏的穿着十分随意,不过是和普通的老年人一样,穿着一件老头衫和一条大裤衩。

  透过单薄的衣料,就见那些血泡正在快速的蔓延到了他的全身。

  血泡鼓胀起来后虽然迅速的收缩,但收缩后的皮肤已经不再像先前那样贴合,而是在身体表面形成一块皱皮,乍一看就像是胶水粘在皮肤上,半干不干时形成的褶皱一样。

  这时的朱飞鹏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只是僵在那里,浑身不住的颤抖。

  虽然他不再发出声音,但我却能直观的感受到,此刻他正遭受着无比的痛苦。

  痛到极致是发不出声音的,然而更让人心底生寒的是,他并没有因为痛楚而昏迷,而是明显有着清醒的意识。

  作为一个医科生,我很清楚的知道,这样下去会有什么结果。

  那就是……他会活活疼死!

  “你别……”

  ‘我’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但只是无意识的说了两个字,惶然的左右看了看,然后跌跌撞撞的跑进了厨房。

  ‘我’在刀架上抽出一把剔骨刀,重又跑回客厅,跑到朱飞鹏面前,直接划开了他的衣服。

  这时朱飞鹏全身上下几乎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,全都是血泡鼓胀过的痕迹,这使他看起来就像是得了严重到无可救药的皮肤病。

  ‘我’拿着刀站在他对面,身体不住的颤抖,却明显不知所措。

  忽然,朱飞鹏猛地张开嘴,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嚎。

  这一次,他就像是被人在皮肤下充了气一样,竟然整张脸都鼓了起来!

  和先前的血泡不同,这一次的鼓胀,就像是把干了的胶水猛地从皮肤上撕下来一样,一蓬鲜血喷射而出,明显而清晰的洒在他鼓起的脸皮内部!

  巨大的血泡再次收缩,似乎又附着回了骨肉上,但因为内部充血,这使得整张脸看上去就像是干瘪了的紫茄子表面,说不出的瘆人。

  我终于知道朱飞鹏接下来要承受什么了,皮肤这样一次次的粘合再鼓胀,无异于是最严酷残忍的酷刑……

  看着第二轮的血泡相继鼓起,‘我’终于有所行动起来。

  先是深吸了口气,然后快步走到朱飞鹏身后,在他颈后一个血泡鼓起的同时,把刀尖挑了进去!

  血雾从破口内喷洒在‘我’的脸上,‘我’却不管不顾的,用刀尖和一只手分别挑住和抓住即将回附的皮肤……

  当整张人皮被剥落的时候,已经变成‘血人’的朱飞鹏竟长长的吁了口气,僵硬的身子也瘫软在了地上。

  可是没过多久,他像是从麻木中恢复了知觉,开始哀嚎翻滚起来。

  就在这时,别墅的门打开了。

  两个女人看到眼前的一幕,一个当场晕死过去,另一个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……

  警察冲进来的时候,‘我’还僵立在原地。

  朱飞鹏已经完全没有了动静。

  直到被粗暴的戴上手铐,押上警车,我的大脑还处于一种完全空白的状态。

  警察并没有对我即时展开审讯,而是在用水管冲刷掉我周身的血污后,把我关进了拘留室。

  精神和身体的双重麻木一直持续着。

  黎明时分,我颤巍巍的从墙角站起身,缓缓脱下还染着血迹的上衣,动作迟缓僵硬的绑在了栅栏上。

  当我把脖子伸进去的时候,我才猛然惊醒过来。

  “教授……”

  我没法发出声音,只是在心里喊了一声,就感觉脖子被勒紧,渐渐的失去了意识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他醒了!”

  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喜道。

  我使劲闭了闭眼睛,再睁开眼,才看清身边的人是赵奇。

  “能醒过来算他命大,要不说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万年呢。我倒巴不得他就这么死了才好,免得再去害别人!”一个听上去就让人麻应的尖细声音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 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,挺身坐了起来,左右一看,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医院的病床上。

  一边是赵奇关切的看着我,而另一边的两个人,其中一个居然是王希真,另一个盘腿坐在椅子里的竟然是静海和尚。

  “你们怎么来了?我为什么会在医院?”我茫然的问。

  “我早上打电话给你,想问问看剥皮降的事解决了没有,才知道你昏迷了,所以和大师赶了过来。”王希真说道。

  “昏迷?”

  赵奇说:“前天晚上你们去度假村,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消息,我赶过去,就发现你和老郭几个人全都昏迷了。”

 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,却只记得‘我’剥掉了朱飞鹏的皮,以后的情形就模模糊糊,怎么都想不清楚了。

  “老郭他们怎么样了?”我问。

  “他们和你一样,你现在醒了,他们应该也……”

  不等赵奇说完,静海突然尖声道:

  “未必!这小子能醒过来算他命大,其他几个,可就未必有他这么好的运气了!”

  我忍不住又皱了皱眉,这个老和尚的声音实在让人受不了。

  我刚想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静海忽然跳了起来,一个箭步冲到床边,用手指戳着我的鼻子大声道:

  “说!你是跟哪个混蛋学的这种邪降?又怎么会用在自己身上?”

  “邪降?”

  “呵呵。”静海和尚一声冷笑:“死人降还不算邪降?那是降头师用来杀人的,还不算邪降?我现在相信你是真不懂降头了,不然你也不会把死人降下在自己身上!教你这降头术的人,摆明是想害你,他想要你的命!”

201802/16/9048_3430139 201802/16/9048_343013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