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四章 入地不高升

第四章 入地不高升

更新时间:2018-07-21 23:34:49

  背后的牵扯力并非一个点或者一个面,而是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吸盘,从头顶到后腰,把我整个人快速的吸了起来。

  而且,这吸盘的范围似乎还在继续扩散。

  “走开!”

  小雷一把推开想要上前的瞎子,冲到跟前,挥手将一样东西甩向上方。

  “嘭”一声闷响,随着一蓬粉末洒落,一股刺鼻的味道钻入鼻孔。

  与此同时,我只觉得后背一松,整个人从半空落了下来。

  “啊!”

  潘颖的惊叫声传来。

  我来不及完全直起身,扭脸朝上方看去。

  借着矿灯的光束,就见洞顶吸附着两具干尸!

  两具死尸被一层厚厚的白色丝网紧紧包裹,露在外边的头脸干瘪皱巴的像是完全脱水的紫茄子。

  “上面是什么?”我惊魂未定的问。

  小雷深吸了两口气,说:“是米菩萨。”

  他告诉我们,米菩萨是一种和米粒差不多大小的蜘蛛。这种蜘蛛以动物的体液为食,虽然体积细小,可一旦出现,数量多的吓人。一发动起来,除了山猫、山豹这样爆发力强的猛兽能够挣脱蛛丝吸附,其它动作稍微迟缓的野兽都难逃厄运。

  “我……我们身上不是带着‘狗饼’呢嘛,怎么还会这样?”潘颖哆嗦着问。

  小雷摇了摇头,“师父说过,没有什么是万全的。像米菩萨这种东西,在憋宝一行中都是极少见的邪物,连我都没见过啊。要不是我身上还带着两包蛟血百里香……”

  瞎子看了看上方被蛛丝包裹的干尸,使劲搓了把脸,“米菩萨我也只是听说过,那不是只在……”

  他猛地挥了挥手,“算了,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。”

  窦大宝咽了口唾沫,“这两个应该就是王希真留下看着绞盘的人了,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

  “还能怎么办?都到这儿了,要是不弄清‘宝贝’是什么,你回去能睡得着啊?”潘颖朝他小腿上踢了一脚。

  窦大宝疼的咧嘴,“我是问谁下去,谁在上面接应!”

  潘颖本来还想接着踢他,闻言也愣了。

  我朝上看了看,问小雷百里香的效用可以持续多久。

  小雷吁了口气,说刚才他甩出的百里香是他师父用寒地白蛟龙的血配制的,现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沾了百里香的味道,三天内都不必怕任何虫蚁沾身了。

  我点点头,刚要说什么,小雷却说:“我一定要下去。”

  说完,就把头偏向一边,不再说话。

  我看了他一眼,走到绞架边,借着灯光看到绞盘一侧的刻度标记,伸手握住铁制的摇柄摇了起来。

  瞎子和窦大宝对视一眼,同时上前帮忙。

  在刺耳的‘嘎吱’声中,本是用来运输矿藏的铁笼终于升了上来。

  “按照刻度算,静海他们应该是下到了大概六十多米深的位置。”瞎子耸了耸鼻子,“我和祸祸下去,其他人留在……”

  “我要下去!”不等他说完,小雷就咬着牙说道:“除了师父教的本事,我什么都没了,我指着这一次翻盘!”

  瞎子一窒,看了我一眼,说:“我们三个下去,大宝和小神鞭在上面接应。”

  话音未落,小雷已经打开笼门迈了进去。

  我隐约觉得不妥,可也知道少年人的心性一旦被激发,那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。

  于是只好一咬牙,跟着钻进了铁笼子:“瞎子,我们俩先下,你随机应变。”

  瞎子点点头,关上笼门,开始缓缓放下绞盘。

  升降笼下降期间,为了避免矿灯直射对方,我和小雷都把头偏向一旁。

  斜着眼睛看着他坚毅的侧脸,我不禁又想起姥爷去世的那一年,孤身一人背着简单的行囊步入社会的自己。

  我很清楚小雷说的‘翻盘’指的是什么。

  无论王希真还是静海,都不会重用这样一个‘乳臭未干’的小子。

  想要在人前不苟且,那就得舍得一身剐,靠自身的能力去争取一个将来。

  这废弃的矿坑的确邪门,可对于憋宝人来说,越是邪门的所在,意味着越有发掘宝物的机会。

  “你还在恨我师父?”小雷似乎有些忍受不住除了绞盘吱呀外的沉寂。

  我很认真的想了想,摇头:“我现在只想将来,也只求将来。”

  或许是不适应在这样的情形下和一个……一个男人进行这样的对话,我的目光不自觉的有些偏移。

  不经意间,目光随着矿灯的光束转移到脚下,我心中猛然一凛。

  “瞎子!小心!”我几乎是没有经过头脑的反应就仰头朝上方大喊。

  “别叫!”小雷冲上前,一把捂住了我的嘴。

  就在这时,我们身处的吊笼像是失控的电梯般猛然加快了下降的速度!

  随着“哗啦啦”一阵铁链快速流动的声响,铁笼猛地停止了坠落。

  “入地…入地不高升(声)!”小雷断断续续的在我耳边小声说道,随即松开我,转过头捂着嘴一阵闷咳。

  我也被这突然的加速和猛然的停顿震的全身发麻,五内翻腾,身子一挺,本能的捂着嘴蹲下了身。

  笼子里的两个人缓了好一阵,小雷才脸色泛白,勉强问我:“怎么了?”

  我捂着胸口又翻了个白眼,低声说:“我们被算计了。”

  小雷眼珠转了转,扭转矿灯四下看了看,一把推开笼门,“先出去再说。”

  看着笼门外一条黑洞洞的矿道,我强忍着想要杀人的冲动,和小雷互相搀扶着走了出去。

  两人在矿道口又缓了一会儿,小雷才有些茫然的问我:“怎么回事?”

  我指了指升降笼底部堆积的煤渣,“只有我们俩的脚印!根本没有别人下来!”

  小雷神情一悚,“王老板和和尚……”

  “没下来!”

  我捂着兀自气血翻腾的胸口,倚着洞壁滑坐在地上,“王希真和静海他们根本就没下来过,他们在上面!”

  小雷喃喃道:“怎么会?不是说那和尚会降头术吗?他会降头,能操控蛇虫鼠蚁,那两个保镖怎么还会被米菩萨……”

  我只能是苦笑。

  在这深山老林里,人命何止如草芥。

  为求目的不择手段,早就成为现代人的行事准则了……

  小雷的脑子绝对不慢,很快就反应了过来。

  但他显然也不知所措,只是小脸木然,不断的重复:“入地不高升…入地不高升……”

  “行了,知道了。”

  我终于缓了过来,在他下巴上轻抽了一小巴掌,“看样子你是头一回‘下地干活’吧?”

  ‘入地不高升’是憋宝人和摸金、发丘共同的忌讳。

  意思是在地下不能大声说话。

  这并不是没科学根据的。

  试想一下,深入地下,如果发出过于爆裂的动静又或者大喊大叫,声波很容易令上层的土质崩塌,后果就是将憋宝人又或摸金校尉、发丘的天官埋葬在地底。

  这些可能发生的情形固然可怕,可此时让我心念俱灭的是…我们从头到尾都被活人算计了!

  小雷到底是年纪小,呆愣了半晌后,抽出一把匕首,在铁笼上“铛铛…铛铛”的敲了几下。

  “没回应。”小雷看向我,“他们该不会……”

  “不会!”我笃定的说:“说到底他们的目的还是为了要拿到这下面的东西,真把心眼玩绝了,把仇做死了,那他妈就谁都别想好。”

  小雷反应了一下,点点头,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  我夺过他的匕首在铁笼上重重的敲了两下,眼睛斜向所在的矿道深处,用不轻不重的声音缓缓说道:

  “咱们几个一起下来的,要出去就一起出去,要留下,就得往死了拉垫背的!”

201802/16/9048_3431519 201802/16/9048_343151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