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六章 鱼皮灯

第六章 鱼皮灯

更新时间:2018-07-23 1:37:49

  阴阳行当中之所以有‘宁上山,莫涉水’的说法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  一是水下不比山川地脉,一旦入水,那便是河神爷掌管的地界,对于吃阴阳饭的,自然少了几分庇佑。

  再就是无论再高明的阴阳先生,到了水下也很少有施展出来的手段。

  如果是普通的水鬼倒还罢了,白毛水鬼可是正经八百的老鬼,至少在水下待了上百年才会身披水草般的白毛。

  如果是在陆地上,它可能不堪一击,但是在水底下,白毛水鬼的力气可是比三五个寻常壮年人加起来还要大的。

  见小雷脸色憋的青紫,显然是被拖下来的时候呛了水,我再顾不上多想,翻出事先扣在手里的阴阳刀,咬在嘴上,加快速度游了过去。

  哪知道刚到跟前,白毛水鬼竟忽然张开双臂松开了小雷。

  我一愕,下意识的就想去拉小雷。

  可就在这时,水鬼的上半身突然向下一翻,不等我反应过来,就觉得脚腕猛地一紧!

  低头一看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。

  原来那水鬼的脚掌竟和人的手一样,能够弯曲抓握。

  它上身下翻,一只脚掌仍是抓着小雷的小腿,另一只脚掌却在我毫无防备之下,拉住了我的脚踝!

  白毛水鬼一击得中,立刻以比游鱼还快的速度向水底游去。

  我和小雷被抓着腿脚,快速的下沉,根本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,更别说反击了。

  渐渐的,我开始气息不足,头脑发胀。

  我很清楚等待我的是什么,可偏偏无计可施,只有等一口气耗尽,被淹死的份。

  可就在这濒临绝望的一刻,我突然发现,原本已经快要奄奄一息的小雷竟瞪大了眼睛,低着头,像是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场景。

  也就在这时,我感觉周遭的水流开始了缓慢而强势的动荡。

  大惊之下我勉强低下头,朝着下方看去。

  就见水下正大面积的激荡起泥沙,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正从水底浮上来。

  泥沙很快便将水底搅的一片浑浊,而此刻,我也已经快要摒不住气了。

 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间,我突然感觉脚腕一松。

  脚腕松弛,我心里却是一紧,隐约觉得更大的危机正在向我们袭来。

  匆忙间,再次低头看去,就见先前死命拖住我们的白毛水鬼正仓惶的想要逃窜。

  它的速度非常快,但也仅仅只是游蹿出不到一丈的距离,在离它不远的水底竟猛然露出一双状若铜铃,赤红如血的眼睛!

  那眼睛的主人陡然一动,带起的泥沙就将水底搅得彻底看不清事物。

  我再顾不上管那究竟是什么,强烈巨大的危机感促使我不顾一切的拼命朝上游去。

  “呼……”

  钻出水面的同时,小雷也从旁边冒了出来。

  险死还生,两人不顾一切的大口吸着气。

  好一阵,我才缓过气来。

  可下一秒钟,看清周围的情形,却彻底傻了眼。

  “快上去!”小雷突然大喊了一声。

  我几乎是本能的扒住一旁的石台,快速爬了上去,回身去拉小雷,就见五尺见方的水面已然开始出现了螺旋形的波纹。

  “上来!”

  就在我奋力把小雷拉出水面的一瞬间,激荡的水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状漩涡,汩汩如雷的向着下方沉去。

  两人瘫坐在石台上面面相觑,彼此的脸上满是后怕的惊恐。

  哪怕是再有喘口气的工夫,我们多半就会被这狂暴的漩涡吸入水底,万劫不复了。

  “这是哪儿?”

  我终于回过神来,看着四周喃喃自问。

  我和小雷是先后从矿道内的石井下来的,此刻却是并排坐在一块邻水的石台上。

  原本的石井是圆形井口,井沿粗糙,直径不到一米。

  现在抬眼向上看,四周围却是高约一米,两米见方的汉白玉石栏围成的一处空间。

  在我们处身的石台斜对角,有着大致相同的一块平台。

  两边的平台上方,都有石阶通向上面。

  这和我们下来的井口完全不是一回事啊……

  最诡异的是,抬头看到的并不是压抑的矿道洞顶,而是月朗星稀的夜空!

 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我下意识的又问了一句。

  转过头,却见小雷像是着了魔障一样,呆呆的盯着近旁的水面。

  “小雷!”

  “啊?”小雷回过神来看向我。

  水下的经历让我充满了恐惧,我也顾不上问他什么,爬起来拉着他就沿着台阶向上走。

  上到地面,我彻底懵了。

  除了我们上来的这个水池不像水池,水井不像水井的方形石池是存在于山坳的一小片空地上,四周围竟全是崇山密林。

  两人竟然来到了荒山漫野间,而在这山间空地的‘出口’,却是有着精雕细琢石栏的水池。

  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小雷像是才反应过来。

  “我也想知道。”

  我无力的说了一句,看着四周,身心说不出的疲惫。

  小雷从刚才上来后就有些失神,这会儿才像是完全缓过神来。

  他抬头看了看天,又左右四周看了看,最后跪趴在地上,耸着蒜头鼻闻了闻,直起腰,把湿漉漉的背包解了下来。

  他站起身,提着背包来到我跟前,左右看看,拉着我往旁边走了几步。

  “你是不是觉得浑身不自在?”

  “啊?”我愣了一下,仔细感觉,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“好像……”

  “缺了点什么,又觉得周围多了点什么。”小雷接口的同时,打开背包,取出一个不是很大的皮口袋。

  接着,他对我说出了石破天惊的一句话:“我们现在是到了阴间了。”

  “阴间?”

  “嗯。准确的说,应该是阴阳交界。”小雷揉了揉蒜头鼻,边从皮口袋里拿东西边瓮声瓮气的说:“我能看到周围有一些鬼影,可是你一定看不见。”

  我又是一愣。

  “很正常,你本来比我看见的要多,可是有阴地玄武镇守,你的感觉和鬼眼应该都失效了。我和你不一样,我是从小被师父关在地下好多年,眼睛和感觉对各种天灵地宝、阴阳气势的感应,不是先天的,而是肉身自身的能耐。所以……我能看见的,你看不见。”

  “阴地玄武?是什么?”我问。

  小雷用胳膊肘蹭了蹭鼻子,“就是水底下的大家伙,你应该没看见。”

  我不由得想起了最后在水下看到的那双血红色眼睛。

  说话间,小雷已经从皮口袋里取出一块巴掌大小,散发着腥臭气味的薄皮状事物。

  闻到腥气,我忍不住皱眉,但是也迅速的想到,我以前曾闻到过类似的味道。

  果不其然,小雷噘着嘴对着那皮革的一端奋力一吹,那东西就鼓胀起来。

  我也立刻认出那是什么了。

  那是一个巴掌大小,似河豚鱼肚般的小灯笼。

  我第一次跟着桑岚一家去顾羊倌家里,小雷出来接我们的时候,手里就提着这样一盏灯笼。

  小雷突然看向我,咧嘴一笑:“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?我是说大名。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我摇头。

  “我是师父捡来的,我跟师父姓,我叫顾雷。”小雷又揉了揉鼻子,神情似乎有些纠结,但很快就又看向我,坚定的说道:“从今天起,我是顾羊倌!”

  我心猛一动,“小雷!”

  不等我继续说,小雷腮帮子猛一鼓,又把嘴凑到了小灯笼的口上。

  “噗!”

  这一次,竟是一口鲜血喷在了灯笼里。

  那灯笼本是鱼皮般半灰不白的颜色,被血一喷,立刻染红,但很快,内部的血滴就像是被‘鱼皮灯’吸收了一样,殷红消散,‘鱼皮’却变得洁白起来。

  就在最后一片肉眼可见的血消失后,已经变得纯白的灯笼猛然亮了起来,散发出了并不耀眼,却让人能够感觉到寒意的青白色的光芒。

  与此同时,我的后肩被什么东西轻轻撞了一下。

  “哎呀!”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身侧响起:“这人哪儿来的啊?”

201802/16/9048_3432097 201802/16/9048_3432097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