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九章 老猿精

第九章 老猿精

更新时间:2018-07-24 21:46:30

  听到这个声音,我猛一激灵,回过头,就见身旁的一扇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的打开了。

  一个女人正站在窗前,面朝着我,和我之间的距离几乎不到一尺!

  我本来心还砰砰狂跳,有种做贼被抓了现行的恐慌,可看清这女人的样子,我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  女人穿着一身洁白的古装纱裙,云鬓高盘,肌肤赛雪,眉眼五官无一不美到了极致。

  特别是她小巧却不失丰盈的小嘴,但凡是个正常男人,都会馋涎欲滴,忍不住生出一种想要附上去将那艳红的樱唇含在嘴里吮吸的冲动。

  “什么人在外边?”白裙美女带着警惕又问了一遍。

  我缓过神来才发现,她黑白分明的眸子竟似不能聚光。

  这绝色美女竟然是个瞎子。

  我忍不住替她感到惋惜。

  这时我也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和来这里的目的,摒着气不敢吭声,却情不自禁的近距离仔细欣赏着这美女。

  美女空洞的眼眸微微转动,“难道是我听错了?”

  见她后退两步,关上了窗户,我竟有些恋恋不舍。

  不过我还是没忘记自身的处境。

  听里面不再有动静,我轻手轻脚的转过身,却愕然的发现,一直走在前面的小雷居然不见了!

 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不禁有点恼火,这小子也太没义气了,见被人发现,竟一个人先开溜了。

  蹑手蹑脚的来到小门前,见小门虚掩,更加确信小雷是进了木楼。

  稍一犹豫,我还是轻轻推开门扇,探头往里看了看,闪身迈了进去。

  门后一片漆黑,借着门缝透入的微光,我好一会儿才稍稍适应了黑暗。

  ‘那小子跑哪儿去了?’

  我暗暗皱眉。

  这会儿我才发现,小雷不在,我几乎没有行动的方向。

  不过先后见到的一男两女,已经勾起了我对这木楼的极度好奇。

  两个穿古装的女人,一个丑到不忍卒睹,一个美到极致。这种强烈的反差本身就能带给人足够的震撼。

  关键无论丑女还是白裙美女,竟都有温热的呼吸。

  鬼是不可能有呼吸的,那就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两人真的就是人,要么,就是什么山精野怪。

  还有那个穿锦袍的‘山羊胡’,小雷更是直说他是普通人。

  但这样一处诡秘的所在,怎么会有活人存在?而且还都看似是古代人……

  虽然漫无目标,我还是忍不住想查探木楼本身的秘密。

  眼睛完全适应了昏暗后,开始亦步亦趋小心翼翼的沿着走廊往前走。

  到了一个拐角,我探出头看了看,不见有人。于是闪身出去,继续缓步向前。

  可是刚走了没几步,猛然间,尽头处忽然走出一个身影。

  看到这人的样子,我差点没大喊‘有鬼’。

  这人居然就是先前在石池边洗衣服的那个丑女!

  丑女显然也看到了我,两条虫子般的眉毛微微皱着,目光森冷的盯着我。

  这会儿我再想躲避压根来不及了,只能就这么直愣愣的杵在原地和她对望。

  这种场合下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纠结了一下,就想硬着头皮上前搭话。

  可刚往前迈了一步,丑女突然就对我笑了。

  我心里一寒。

  这女人实在太丑了,她不笑还有几分人模样,这一笑起来,满嘴参差不齐的黄板龅牙全都露了出来,简直就和恶鬼没什么分别。

  不过当一个人对着你笑的时候,那多半是代表没有恶意。

  我心稍微一松,勉强也挤出个笑容。

  但是很快,我的笑容就僵硬在了脸上。

  丑女越笑越欢畅,连白惨惨的牙龈都露出来了,整张嘴恨不得撕到耳朵后边去。

  她并没有发出声音,可嘴越咧越大的同时,却渐渐弯下了腰,把两只手撑在了地上。

  “吱呀!”

  听到身边似乎传来一下轻响,我下意识的想扭脸去看。

  可没等转头,就见丑女嘴里的龅牙突然变成了两排尖利的犬牙,蜡黄的脸皮生出了无数条褶皱,并且还长出了一层黑色的汗毛!

  这哪里还是人啊,分明就是一只黑毛猿猴!

  眼看粘稠的口水顺着猿猴的嘴角流了下来,我整个人都毛了。

  她哪是对我笑啊,她是馋了!

  猿猴四足着地,一步步走了过来。

  我本能的想去拿刀,可指尖刚碰到背包,突然感觉被一只温暖的小手握住了手。

  “进来!”

  被那只小手用力一拉,我不由得身子一歪,竟被拉进了一扇门里。

  紧跟着就听“砰”的一声,房门关上了。

  “阿弥陀佛…阿弥陀佛……”

  拉我进来的人背靠在门上,双手捧着心口,满脸惊惶的低声念着佛偈。

  居然是刚才隔窗看到的那个白裙美女!

  看着她绝美却因惊恐而变得煞白的脸庞,再想想门外那个让人骨子里生寒的‘丑女’,我有一种从地狱逃出生天到达仙境的错觉。

  白裙美女念了一阵佛,侧过头,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阵。

  回过身来,心有余悸的深吸了口气,“这位先生,你从何而来?怎么会来到这里?又怎么招惹到了那吃人的祸精?”

  我缓过神来,惊魂未定的说:“我……我是过路的。”

  “难怪了,听口音,先生应该是从外地来的吧?如果是附近的山民,是决计不敢到我家来的。”

  “你家?”我心里疑惑到了极点。

  白裙美女点了点头,摸索着走到桌旁,侧身在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  她拿起桌上的茶壶,倒了杯茶,双手碰到唇前抿了一口,才说:“我本姓周,闺名若水。这宅子本是我周家的产业,但在经年前,不知从何处跑来一只老猿精,不但霸占了这宅子,还胁迫我周家上下帮其祸害乡里。”

  “老猿精?”

  想到丑女变化后的模样,我不禁寒了一个。

  自称周若水的白裙美女叹了口气,却没再讲述下去,而是花容惨淡的说:“先生既是路过,那就权且在我房中躲避一晚。我本一心向佛,总算得到佛祖菩萨庇佑,那祸精是不敢到我房里来的。待到明日天光,先生便速速离开,否则必定被那祸精荼害。”

  见她声色动容,我却越来越觉得疑惑不已。

  按照小雷的说法,这里应该不属于阳世,但面前的女子明明就是个活人啊。

  关键是,虽然从衣着看不出她是什么朝代的人,可怎么也得有几百年了。

  就算有镇宅玄武的庇佑,周家人和木楼留存在了阴阳两界之间,又怎么会平白无故冒出个老猿猴精来?

  “先生,时候不早了,你先歇息吧。”周若水说道。

  我心里一咯噔,怎么感觉她说话的声音和刚才有点不一样了?

  她的声音和丑女曼妙的嗓音虽然不能比,但也绝不算难听。

  为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,变得有些含糊起来,就好像是被什么遮住了嘴似的?

  周若水突然站了起来,神情显得有些木然。

  她像是还想说什么,但却只是顿了顿,就双手捂脸快步朝着屏风后走去。

  当她整个人走进屏风后,才又说道:“先生,那老猿精此刻必定在外面守候,先生如果出去,必定会遭其毒手。为保平安,先生万万不可拘泥小节,就在我房中歇息一晚吧。”

  这时再听,她的声音又变得和先前一样了,而且说话间,声调中还多了几分魅惑的意味。

  我更加疑惑起来。

  要说古代女人都是把贞洁名声看的比性命还重,看这个周若水也不像是荡`妇,而的确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,怎么就‘不拘小节’了呢?

  还有,怎么从刚才进来的时候,我就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,到底是哪儿不对呢……

  屏风后传来悉悉索索的轻响,房内没有点灯,屏风也不怎么透明,借着窗户纸透入的微弱月光,也看不清屏风后的人在干什么。

  看看一旁软床上锦缎的被褥,再想到女人美丽的容貌、窈窕的身姿,我不禁有些心猿意马。

  靠,徐祸啊徐祸,你怎么越活越倒退了。

  甭管怎么着,人家姑娘留你在房间里,总归是为了救你的命。

  周若水说过她一心向佛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她为了救人不拘小节,你怎么就有那龌蹉的想法了。

  真要是猪油蒙了心,干出那种下三滥的事来,你还是趁早出去和那老猿猴精……

  心里想着,目光就下意识的转到了门口。

  看着紧闭的房门,我心里突然猛地一激灵。

  我终于想到是哪里不对劲了。

  周若水是个瞎子,就算她听到外面有动静,想到可能发生了什么,可拉我进来后,她开口便叫我‘先生’。

  她看不见,又怎么知道我是男的?

  就算是凭借感觉,她又怎么一开始就确定我是外来人?

  木楼里不是至少还有一个‘山羊胡’男人嘛……

  疑窦丛生间,我转头看向了那扇屏风。

  稍一犹豫,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。

  隔着屏风听了一会儿,一咬牙,横跨一步,偷偷探出一只眼朝屏风后看去。

  只一眼,我浑身的汗毛就全都炸起来了。

  周若水正背对着这边,低着头像是在摆弄着什么。

  可是她原先黑亮高盘的云髻竟然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光溜溜的头皮。

  突然,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猛地把身子转了过来。

  我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,就差一点没有尖叫出声。

  她已经完全不再是周若水先前的模样,我看到的是一颗光头,和一张惨白的、七窍流血的死人脸!

  而在这个光头女人的手上,正捧着一样东西。

  那东西似乎是一块白里透红的皮革,上方还连着一蓬乌黑油亮的毛发。

  我猛然反应过来,她手里拿的居然是刚才那张美女的脸!

201802/16/9048_3433272 201802/16/9048_3433272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