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二章 尸香

第十二章 尸香

更新时间:2018-07-27 21:51:57

  瞎子说完,和我四目相对,彼此眼里全都是纠结的神色。

  金面佛、荫木傀、火煞尸、水阴尸、吃土鬼……

  五行邪煞外加金刚尸、山灵髦,还是最先从瞎子嘴里听说的。

  徐洁这金刚尸就不用说了。

  我们已经先后遇上了荫木傀和山灵髦,虽然都是有惊无险,但两人都知道,那中间运气的成分太大了。

  现在好嘛,又遇上了火煞尸,而且不止一个。

  最主要的是,‘小阳间’存在的根本就是阴阳平衡,就像丑女人和萧雨说的,如果伤害了这里的‘人’,破坏了平衡,等待我们的将会是灭顶之灾。

  “那屁`精和尚早就计划好,拿咱们哥几个当炮灰了。”

  瞎子咬了咬牙,“这趟回去,得让姓王的加钱。”

  “光加钱就够了?”我冷冷的说,“好商好量怎么都行,但现在是他们不仁在先,那就不是花点钱就能摆平的事了。”

  瞎子阴着脸点了点头,忽然问:“这香是哪儿来的?”

  “哦,是那个丑女人交给我的。”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。

  瞎子来的突然,我倒是忘了手里还捏着根线香了。

  我把遇到丑女和‘美女’周若水的情形重点说了说。

  瞎子听完点了点头,“看来那个丑女倒是没坏心,不然要照你的个性,这会儿指不定已经弄死几个了呢。”

  他突然皱起眉头,盯着我手里的香看了一会儿,“不过我怎么觉得这香怪怪的?”

  听他一说,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。

  虽然说瞎子来的突然,我也不能够忘了手里还拿着根点燃的香。关键是这香只冒火不冒烟,而且一点味道也没有,所以我才忽略了。

  香,居然没气味……

  关键是,丑女让我等到香灭就‘怎么来的怎么回去’,可小雷说过,玄武苏醒后要等三个时辰,也就是六个小时才会重新沉入水底,那时人才能通过怪异的石池、石井进出这个‘世界’。

  这根没味儿的香也就七寸左右长短,怎么可能烧三个时辰?

  我也没多琢磨,抬眼看了看天花板,问瞎子:“照你看,通往上面的楼梯应该在哪儿?”

  瞎子摇了摇头,刚要开口,忽然间,两人身边的一扇房门里突兀的传来一阵嘈杂声。

  我本能的想要躲起来,可刚跑出两步,就觉得不大对劲。

  声音的确是从门后传来的,像是许多人在叫嚣,可仔细听,声音却并非像是从屋里传出来,而似乎是隔着屋子,从另一边透过来的。

  我停下脚步,倒退着回到门口,把耳朵贴在门上想要仔细听。

  可耳朵刚贴上去,身后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  我猛一激灵,肩膀不小心在门上顶了一下,门居然就开了。

  脚步声靠近,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,我索性一咬牙,拉着瞎子闪身进了屋。

  反手关上门,这才看屋里的情形。

  屋子是里外两间,里面是卧室,外边是一间小厅。

  和丑女屋子的鄙陋不同,这间套房虽然不大,但里面的陈设都很奢华。

  屋里没人,但嘈杂声依旧。

  我和瞎子对望一眼,终于知道声音是从哪儿来的了。

  小厅靠窗的一侧摆着一张红木圆桌,四把圆凳,窗户上挂着竹帘,嘈杂声就是从窗外传进来的。

  所以,两人在门外听,才会感觉声音有些怪异。

  我绕过圆桌走到床边,把竹帘掀开一角往外看,不由得就是一怔。

  楼下居然就是我先前看到的那个大厅!

  在一楼大厅,我只是匆匆一瞥,而且注意力都在小雷身上。

  这时才发现,大厅上方居然是镂空的。敢情整栋木楼是按‘回’字形建造,四周是房间,‘回字’的中间上下贯通,而且正中央有一根立柱直通上顶。

  瞎子往外看了看,回过头两眼放光的小声说:“这尼玛是窑子(JI院),咱现在待的是包间啊!”

  我哪有工夫跟他扯皮,听外面脚步声靠近,急忙招呼他躲起来。

  两人才刚各自躲到门后,脚步声已经来到了跟前。

  听声音来的不止一个人,但好在来人并没有进屋,而只是从门口路过,渐渐远去。

  “呼……”

  我刚松了口气,却见瞎子忽然瞪大眼睛看着我身后。

  我不由得吞了口唾沫,慢慢转过身,就见里间的房门口竟站着一个人!

  看清这人的样貌,我头皮就炸起来了。

  这个悄无声息出现的女人,竟然是之前在一楼见过的周若水!

  刚才只是匆匆往里屋看了一眼,还以为里头没人,哪想到这位‘双面美人’会在里面。

  她是什么时候上来的?

  “好漂亮啊……”瞎子吸溜着哈喇子喃喃说道。

  漂亮?等你看到她那张秃瓢死人脸再评价吧!

  我是真有点抓瞎了,活人不怕,死鬼也不怕,关键是这里的‘人’都他娘的比大熊猫还‘宝贵’,不能碰啊!

  周若水本来皱着眉头,盯着我俩面带怒色,可当她看到我手里的香,竟似怔了一下,接着怒色不见,却仍是蹙着眉犹疑的问:“你们是外来人?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这会儿我才发觉她穿的衣服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先前是一身白色纱裙,现在却是一套白色的宽襟棉布衬衣裤,而且她并没有盘头,乌黑的秀发就像瀑布般柔顺的披散在肩后。

  她的脸上还带着几分慵懒,根本就是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。

  外面脚步声再次响起,很快,就有人在外敲门。

  我心里一紧,却更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没想到周若水突然快步走到门口,低声对我和瞎子说:

  “躲到我房间里去!”

  我一愣,但没犹豫,摆手招呼瞎子进了里屋。

  先前周若水叫我进她屋,明显是对我有‘想法’,现在有瞎子在,如果她有‘需要’,也可以让瞎子顶一顶,总比招惹更多的麻烦要强。

  我和瞎子刚藏好,外面就传来一个男人愤愤的声音:“什么?又不舒服?”

  “是。”周若水淡淡说道。

  “你总这样,难道不怕主人降罪吗?”男人更加恼火。

  我听出来了,这个有些呱噪、总是夹带一股焦躁怨愤的男声就是那个‘山羊胡’!

  我和瞎子躲在里面,看不到外边的情形。

  ‘山羊胡’质问完,没听到周若水回应,只听见山羊胡跺脚咒骂的声音。

  忽然,‘山羊胡’问道:“你有没有见到生面孔?”

  我的心瞬间一提。

  但随即就听周若水仍是那副淡然的口气说:“没有。”

  ‘山羊胡’又跺了跺脚,脚步声远离。

  听到关门的声音,我意味深长的看了瞎子一眼。

  “出来吧!”周若水在外面低声道。

  刚才乍一见周若水,我就感觉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,但一时想不出是哪儿不对。这时重又回到客厅,再次见到她,我才猛然醒悟过来。

  在一楼见到的周若水是个瞎子,此时面前的女人明眸皓齿,显然是能看见的。

  再仔细看,前后两人虽然样子一样,但眉宇间的神态和自身透露的气质有着明显的不同。

  我蓦地反应过来,这俩不是一个人!

  “香是谁给你们的?”周若水看着我手里的线香问。

  不等我回答,她就促声道:“想保住性命的话就赶紧把尸香熄了!”

  “尸香?”我一愣。

  “尸香!”瞎子的反应比我大的多,竟劈手过来抢我手上的香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我赶忙躲开。

  瞎子急道:“快把香掐了,不然等闻到味道就来不及了!”

  “尸香是什么?”我犹疑的问。

  瞎子却显得十分狂躁焦急,甚至大喊起来:“快把香掐了……”

  喊声未落,他的身体忽然晃动了一下。

  紧跟着,竟幻化成一团血雾,原地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瞎子!”

  我正愣神,冷不丁一只手劈手将线香抢了过去。

  转眼间,就见周若水已经远远的退到一边,左手拿着线香,右手拇指按着中指对着香头做弹击状,脸却是朝着我,眼中竟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……

201802/16/9048_3434638 201802/16/9048_3434638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