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三十七章 林宁的忌日

第三十七章 林宁的忌日

更新时间:2018-03-11 20:43:23

  听到光华路48号这个地址,我不由得一激灵。

  那个被鬼上身的盗窃犯,偷的居然是48号。

  怪不得那小鬼虽小,却能在青天白日的搞出那么大动静呢。

  听了汇报,郭森立刻走了出去,没多久,回来问我有没有时间,有时间就跟着马丽一起去一趟。

  我马上答应下来。

  路上,我问郭森知不知道赵奇的事。

  郭森说全市的警方都在协查这件事,他又怎么会不知道。

  这样说的时候,他的神情很凝重:“赵奇失踪这些天,一点线索都没有,现场有那么多血,他或许已经……”

  我的心也是一沉,说赵奇失踪前就在查林寒生。

  郭森点点头,说分局已经就相关事宜盘问过林寒生了,他说他只和赵奇见过一面,和那个李蕊更是八竿子打不着。

  因为不具备搜查条件,所以只能是以盗窃嫌疑人指认现场的理由上门。

  郭森让我和马丽在车上等,和另外两名警察押着嫌犯于文力去敲门。

  没过一会儿,一个穿着大裤衩,光着膀子,趿拉着拖鞋的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  看到这人我不禁一愣,居然是云清!

  桑岚不是说,林寒生已经打发他和游龙走了嘛。

  他怎么还在林寒生家里?

  郭森等人进去后,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押着于文力走了出来。

  郭森上了车,脸色很难看。

  恼火的说根本不是什么人皮,只是主人家从国外带回来的一件皮质艺术品。

  我最后看了一眼48号,越来越感到深深的疑惑……

  到警局换了车,我回了自己的住所。

  一打开门,就见张喜坐在电脑前发呆。

  “祸祸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张喜跟我打招呼。

  我只觉得一阵难以形容的诡异,点点头,“回来了。”

  我点了根烟,放在写字台边上,自己又点了一根。

  “还没找到小蕊?”张喜声音低沉的问。

  “没有,分局刑警队的队长为了找她,失踪了。”

  张喜忽然站了起来。

  我吓了一跳,手下意识的伸到了包里。

  “祸祸,别怕,我说过我不会害你的。”张喜说道。

 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,“兄弟,我……我真觉得焦头烂额,一点方向都没有。”

  张喜竟也叹了口气,“唉,我知道,咱哥仨里头,你最苦。”

  他忽然说:“我和你一起去找李蕊吧,而且你现在不安全,有我在还能保护你。”

  “你……保护我?”我有点懵了。

  张喜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两只眼睛眯成了两个弯勾,“嘿嘿,这几天我已经在你这里养足精神了,咱哥们儿可不是普通的鬼,一般的鬼可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  我看了看窗外,“大白天的你也没法出去啊。”

  张喜指了指我的柜子:“那里有把刀,我会附在上面,你只要带上那把刀就行了。但是你记住,千万不要用那把刀,不然你会有危险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能用那把刀?”我疑惑的问。

  张喜却没再说话,转身走向柜子,在我眼前消失了。

  我从柜子里拿出那个油纸包,看着那把妖异的小刀,又想起了包里的两块桃符。

  “什么时候是一站啊……”

  我在屋里呆着良久,才咬咬牙,起身把小刀放进包里,背上包出了门。

  ……

  到了季雅云她们家,见桑岚房间的门关着,季雅云一个人坐在沙发里打电话。

  等她挂了电话,我小声问:“桑岚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!”

  “我去!”背后忽然传来的回答吓得我一蹦。

  “你哪儿冒出来的?”我看看桑岚,又看看她紧闭的房门。

  桑岚指了指卫生间。

  我拍了下脑瓜,靠,这种日子再多过几天,我都变成神经病了。

  季雅云秀眉微微蹙起,欲言又止了几次才开口:

  “徐祸,刚才寒生打电话来,让我们明天晚上去他家里吃饭。”

  我皱了皱眉:“这个节骨眼上还吃什么饭啊?”

  季雅云为难的说:“寒生一直都很照顾我和岚岚,明天是他女儿的忌日,我们不去不合适。”

  我一愣:“他女儿的忌日?”

  桑岚惋惜的说:“林叔叔的爱人很早就去世了,他一直和他女儿宁宁一起生活。去年宁宁因为失恋,喝过酒后开车撞进了河里。”

  我心一动:“哪条河?”

  桑岚和季雅云对视一眼,说不知道,去年宁宁出事的时候,她也正在放暑假,和小姨在家里。只赶来参加了林宁的丧礼,没问是哪条河。

  “去哪儿吃饭?”我问。

  季雅云的回答让我松了口气,她说的是另外一个地址,说那才是林寒生的家,光华路的洋楼是买来做投资用的。

  我说那就去吧,心想见见林寒生也好,或许能找到关于赵奇和李蕊的蛛丝马迹也说不准。

  一夜相安无事,第二天下午,我开车带着娘俩来到林寒生的家里。

  看得出林寒生真的很有钱,眼前的别墅是市里最早的一批高级别墅,位于市区繁华路段,眼下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。

  双方碰面,我只冲他点了点头。

  他也向我点点头,然后就招呼我们坐。

  季雅云说要先去给林宁上柱香。

  林寒生把我们带到一侧的房间,里面是一张供桌,供桌上已经摆设了供品。正中央是一副放大了的黑白照片。

  看着照片里的女孩儿,我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,这女孩儿怎么感觉和李蕊有点像啊?

  等季雅云和桑岚上完香,我也拿起了三支香,凑着蜡烛的烛火去点。

  却发现无论如何香竟然都点不着。

  我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照片,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,之前还面带微笑的女孩儿这会儿居然瞪起了眼睛,表情凶狠的死死盯着我!

  “徐祸,怎么了?”季雅云问。

  我应了一声,回头再看,照片上的女孩儿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。

  再看我手里的香,也已经点着了。

  我捧着香,朝照片拜了拜,带着满心的疑惑把香插在了香炉里。

  临出门的时候,我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香炉里的香,心里一咯噔。

  我上的那三炷香,竟然从中间折断了!

  酒菜是早就准备好的,坐下后,林寒生拿起一瓶酒,说:

  “雅云,岚岚,还有徐祸,你们能来,我很感谢。今天是宁宁离开一周年的忌日,你们都陪我喝点吧。”

  他这样一说,季雅云和桑岚根本没法拒绝,我说我等下还要开车回去,以茶代酒。

  他也不勉强,让我随意。

  我端起茶杯陪着三人喝了一口,拿起筷子刚想夹菜,忽然又发现了不对。

  桌上的菜都是些熟食卤菜,有几个炒菜一眼也能看出是从外面打包回来的。

  回想起来,供桌上的供品也和这一样,都是从外面买的。

  林寒生这么大的家业,不可能没有保姆佣人,他昨天就约了季雅云和桑岚过来吃饭,怎么还要从外面打包?

  我放下筷子,装作不经意的问:“林先生,林小姐去世后,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吗?”

  林寒生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,点了点头,又倒了一杯。

  “没有请佣人?”我问。

  “有一个,家里有事,我让她回去了。”林寒生边说边又把酒杯送到嘴边,又是一口气喝干了。

  见他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,我也没再多问,拿起筷子刚想夹菜,随着一阵凉风,耳边居然传来张喜的声音:

  “别吃了,快走,他要害你们!”

  我一个激灵跳了起来,甩掉筷子就去拉季雅云,“走!”

  “砰!”

  里面一个房间的门忽然打开,五六个大汉从里头冲了出来。

  最后走出来的一个,居然是游龙道人!

  

201802/16/9048_3376537 201802/16/9048_3376537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