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九章 尸香遍地

第十九章 尸香遍地

更新时间:2018-08-01 1:05:41

  “凤凰胆是什么?”窦大宝愕然的问我。

  “凤凰胆又叫雮尘珠,是地母所生的万年古玉,酷似人眼,通体如火,万毒不禁,补阳去阴。凤凰胆中蕴含着火炎精华,是天地间一等一的极阳之物。”

  我放下帘子,回过头深吸了口气,“我也只是听瞎子说过,没想到世上真有这种东西。”

  窦大宝怔了怔,猛然醒悟过来:“如果有了凤凰胆,那小包租婆不就没事了?”

  “所以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这宝贝。”我咬牙道。

  窦大宝和我对视一眼,抬脚在‘山羊胡’身上踢了一脚,“刚才那道火光是怎么回事?他怎么会死?”

  “他死不死关我屁事!”我眼睛通红,一把扯过‘周若水’,“你是这里的人,想要离开,就帮我!”

  ‘周若水’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点点头:“好!”

  三人出了房间,朝着一个方向走了一段,窦大宝嘘了口气,低声问我:“你不是那么冲动的人,有什么要对我说的?”

  我回头看了看,一把揽住他和周若水……不,是萧雨的脖子,低声在两人耳边说了几句。

  萧雨显然不习惯我这样的‘亲密’,扭了扭脖子,窘迫的挣脱我闪到了一边。但仍是朝我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我的意思。

  窦大宝眨巴眨巴眼,点点头说:“就这么定了,你自己小心点!”

  说完,想要去拉萧雨的手,却被萧雨嫌弃的躲开。

  眼见两人离开,我拱了拱腮帮子,转过身,朝着走廊另一头走去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“谁?”屋内传来一个酥媚入骨的声音。

  “我!”我压着嗓子应了一声。

  门插声一响,我猛地用肩膀顶开门,一脚跨进去,抬手掐住开门那人的脖子,将她怼在墙上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这人只说了一个字,随即就瞪圆了眼睛。

  看着她眼中映照的亮点火光一闪即逝,我深吸了口气,稍稍松开手,缓缓的说:“为什么要给我这根香?”

  我把烧了不到三分之一的线香举到丑女人的丑脸前。

  丑女人窒了窒,猛地打开我的手,冷笑:“你没死,算你命大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我冷笑,朝后退了两步,就势把线香凑到桌上的烛火边。

  “别!”丑女惊恐的瞪圆了眼睛。

  看得出,她是真的怕了。

  “好啊!”我点点头,“那你告诉我,凤凰胆在哪儿?”

  丑女眉心明显一蹦:“你找凤凰胆做什么?”

  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阵,沉着道:“我要我爱人陪我一生一世。”

  等我把我和徐洁的事说了一遍,丑女愣愣的看了我片刻,抽了抽鼻子,盯着我说:“凤凰胆的确能令活尸永恒,但你一定带不走。”

  我和她对视一阵,点点头:“我一定能带走。”

  说着,猛地把线香凑到了烛火上。

  “别乱来!”丑女惶然色变。

  与此同时,似乎还有一个声音在我身后斥道。

  随着一股炙热的灼烧感从肩后袭来,我左肩猛地一缩,把点燃的线香咬在嘴上,推开丑女,朝着大门冲了过去。

  “啊!”

  一声怒吼伴着一团光焰追至。

  我飞身而起,一脚踹碎房门,跳了出去,脚尖一落地,拔腿就跑。

  “抓住他!”热浪自身后卷来的同时,一个声音怒道。

  ‘果然是你!’

  我心里说了一句,脚下更加快了速度,朝着楼梯的方向跑去。

  “抓住他!”

  随着这喝声,原本空荡的走廊上骤然多出十几条身影。

  这些‘人’全都穿着黑衣黑裤,一副黑口冷面模样,揸开双臂向我扑了过来。

  可这时我嘴里咬着的线香,香味已经截止不住的往外冒。

  随着我的跑动,扩散的整个楼道里全都充斥着诡奇的味道。

  原本扑向我的黑衣人,一沾染了香味,立刻变了面孔,狰狞的朝着我身后扑去,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却又化成了一道道黑烟弥漫散去。

  “你在干什么?!”

  我的耳畔突然传来一个半男不女的声音。

  我稍稍一窒,矮身躲开一个黑衣人的扑击,边往前跑边从嗓子眼里道:“静海!你敢骗我,我让你得不偿失!”

  传入我耳中的的确是静海和尚的声音,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和我通话,一字一句就在耳边:“快把那根香灭了!不然你就回不来了!”

  跑到楼梯口,我猛然纵身,一边沿着扶栏下滑,一边从嘴里拿下线香,大声道:“别他妈跟我扯蛋,我在这儿,就按我的来!”

  说完,人已经滑到了楼下。

  这楼梯口正对着一楼大厅。

  人一落地,大厅中数十双眼睛已经集中在了我身上。

  我点点头,把手中的线香晃了晃,再次咬在嘴上,拔腿朝着一边跑去。

  “混蛋!你坏我好事!”静海和尚的声音在我耳畔骂道。

  ‘懒得理你!’

  我在心里回了一句,沿着回廊,绕着一楼大厅飞奔。

  口中线香的味道越发浓烈,随着我的跑动,渐渐弥漫到整个大厅。

  “还说什么?下去吧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喝道。

  “时辰未到,现在下去……”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道。

  “去你妈的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王希真!如果我兄弟折在下面,我刘炳愿拿师传寻龙尺陪葬地下三千尺,也让你王家十世不得翻身!”

  ……

  “好!下!”

  “小神鞭……”

  “我要去找傻大宝!”

  ……

  都来了吗……

  静海,王希真,瞎子……傻潘潘……

  都来了嘛……

  此刻,我口中线香发出的气味已经弥漫了整个大厅。

  无论是厅中豪客,还是曲迎奉承的女子,全都异动起来。

  “阿弥陀佛!”

  “我二孩还在家呢,我要回家!”

  “我在东边山头还拴了个大个的人参娃,我得去抓它!”

  “老吴家儿媳妇和老李家女婿有苟且……”

  “啊?”我边跑边愣,转眼看着混乱作一团的大厅,完全不知所措。

  眼看原本寻欢作乐的一群人混乱起来,我抽个空隙停下脚步。

  左右一瞄,瞅准一个空隙,朝着中央的立柱飞奔,猛跑几步,攀了上去……

201802/16/9048_3436698 201802/16/9048_3436698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