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六章 必须带走的宝贝

第二十六章 必须带走的宝贝

更新时间:2018-08-04 20:45:14

  “大事不妙了,地火引燃了,快走!快离开这里!”

  静海和尚大声喊了一句,突然转向我:“佛像呢?我的佛像呢?”

  “我艹,给你!”

  我快恨疯这老和尚了,把绑在背上的铁观音解下来,狠狠甩到他怀里。

  “诶呦我的宝贝儿哎,你轻点啊!”静海身子摇晃了两下,如获至宝的紧抱着铁观音,转过身拔腿就跑。

  这会儿我也顾不上旁的了,一边防备着段无涯,一边斜眼盯着柱顶的铜像。

  铜像自身的火焰很快引燃了下方,火势开始沿着立柱,逐渐向下蔓延。

  这时我才发现,铜像竟不是半身的,而像是下半截被浇铸在了柱子里,又像是……

  “小雷,你在干什么?还不下来?”瞎子突然喊道。

  我惊醒过来,就见小雷还站在三楼的佛堂前,两眼放光的盯着铜像,火光映照的他脸色赤红,就像随时要将他烤化一样。

  “小雷,下来!”我急道。

  小雷有些恍然的摇了摇头,突然大声说:“好宝贝在柱子上!”

  我一愣,“什么宝贝?不要了,保命要紧,快下来!”

  说话间,铜像的动作变得明显起来。

  挥舞着双臂,竟像是要挣扎着从柱子里爬出来。

  很快,随着一阵像是木炭爆裂般的声音,铜像的双腿终于从柱子里露了出来。

  下一秒钟,就见它像个人形甲虫般,头朝下,四足攀着柱子向下爬来。

  “你下来干什么?”段无涯突然冒出一句。

  听他这么问,我有种想笑却笑不出来的感觉。

  现在柱子是烧着了,可我怎么就觉得,事情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呢?

  “瞎子,你和潘潘赶紧走。”

  我看了一眼丑女人的尸身,咬了咬牙,“把她也带上。”

  “下边全是人油,怎么走?”潘颖急道。

  “去对面那个房间!”

  “跟我来!”瞎子几乎是和我同时说道,“这楼里还有一个生位,我知道在哪儿!”

  潘颖抱着五宝伞紧了紧:“那祸祸你呢?你不走?”

  “不用管我,出去看看,大宝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,怎么现在都还没动静?”

  瞎子看了我一眼,没再说什么,背起丑女人的尸身拉着潘颖朝对面跑去。

  看方向,正是丑女人房间的位置。

  我看向小雷,他还在死死的盯着柱子的顶端,就好像完全无视铜像的存在。

  看他的神情,就知道喊是喊不走他了。

  我恼火不已,这孩子也是脑子进水了,什么宝贝能比命重要?

  但这时我已经顾不上管他了,因为‘复活’的铜像已经沿着柱子爬到二楼,来到了跟前。

  见铜像停了下来,段无涯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,“萱儿,你……你为什么要下来?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诵经声停了?”

  听他说我才发觉,先前一直不绝于耳的诵经声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。

  铜像倒爬在立柱上,像是在居高临下俯视着这边。

  我紧了紧攥出手汗的右手,严阵以待。

  没想到铜像周身的火焰突然收敛起来,火光环绕中,露出一张似是金属塑造但却绝美无瑕的女人脸孔。

  这张女人脸上的两只眼睛仍是一红一蓝,红的像燃烧的木炭,蓝的湛清如深不见底的碧海。

  这样‘近距离’的对峙,我几乎可以肯定,铜像是‘活’的,她能够看得见,而且是在一瞬不瞬的看着这边。

  段无涯似乎已经被眼前的场景弄懵了,眨巴着恢复如常的眼睛四下看了看,目光落在铜像攀附的立柱上,有些失神的喃喃道:“火怎么不往下烧了……”

  看到蔓延而下的火势停留在铜像下方不远处,我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窦大宝……窦大毛脸,你总算没掉链子……

  我刚在心里说了一句,忽然就听到一个婉转动人的女人声音:

  “你来这里,可是为了要找凤凰胆?”

  我猛一愣,顺着声音才发现,说话的竟然是那个‘铜像’。

  我看着她那只赤红的眼睛呆愣了半晌,终于还是摇了摇头,“你是萱儿……这么多年了,凤凰胆已经和你的鬼身融为一体了。如果拿出来,你就会魂飞魄散。我来这里只是为了一个女人,我想她也不愿意让我为了她去伤害另一个女人。凤凰胆……我不要了。”

  我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段无涯,叹了口气,对铜像说:

  “你应该也看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,不是你痴,不是你蠢,是人心可怖,有心算无心,他骗了你。我不知道你为了这段情耽误了几世,但是为了这样一个人,真……不值。”

  我从包里拿出一道符箓,“我送你去轮回吧。”

  铜像朝我手里的符看了一眼,符纸竟立马燃烧起来。

  我吓得赶忙松手,虽然被火焰炙烤,但心却哇凉哇凉的。

  我日,鬼灵术画的符说烧就烧,这哪还是普通的妖鬼啊……

  “谢谢。”

  “啊?”我猛一愣。

  却见铜像朝我点了点头,“谢谢你,也谢谢你的伙伴,让我终于不用蒙在鼓里,继续枉费时光。”

  我咽了口唾沫,想到她的遭遇,又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  刚要说什么,却见她猛地把脸转向段无涯,“千年前,我受尽苦楚,却舍弃了得道的机会,甘愿受轮回之苦,为的就是你这冤家。没想到,我历经千辛万苦,到头来,却是老天要我为被你谋害的夫君报仇。那个官,没有疯。他说的对,对你这样恩将仇报的小人,除了炮烙,再也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了。”

  段无涯又是浑身一震,眼珠转了转,突然抬起双手合十在一起,闭上眼睛念诵起了经文。

  “呵呵,原来你真做过和尚?”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老实说,自从认识静海以后,我现在看到秃子就不舒服。临时抱佛脚啊?你觉得,你的佛,会保佑你吗?”

  “闭嘴!你找死!”段无涯猛然张开眼,恼羞成怒的瞬间化为火人朝我扑了过来。

  “怕你啊?”我也是红了眼,挥起阴阳刀就朝他砍了过去。

  “何须旁人动手。”

  动人的女声传来,攀附在立柱上的铜像猛然伸出一只手臂。

  指尖立刻蹿出一团红蓝交织的光焰,宛如幽冥的拘魂索般,瞬间将段无涯缠住。

  “不要……萱儿,我知道错了,你念在往日的情分……不要,不要……啊……”

  铜像手一挥,段无涯便被火索卷起,转眼便被捆束在了柱子上,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凄厉嚎叫。

  这时我才发觉,柱子表面的覆盖被烧透,整根柱子竟是铜铁浇铸的。

  段无涯被绑在烧红的铜柱上,竟没有当场烧死,而是不断挣扎,不断发出惨嚎。

  我听不下去,刚想捂住耳朵,却听铜像说:

  “你虽然能借来佛火,阻挡地火之势,但只是一时,不能长久。地火上涌,这里的一切很快就会化为乌有。你,还有你的朋友,快走吧。去我的房间,那里是生位所在。记住,出去以后,什么都不要管,只要尽快离开梵鲸楼,越远越好。”

  佛火?

  我一怔,但没有过多考虑。

  抬眼见小雷还在盯着柱子顶端,不由得大急。

  刚要喊他,忽然,就见他面色一变,“出来了!”

  声音未落,他猛然从腰间掏出一根一扎长的管子,朝着立柱的顶端按下了机括。

  与此同时,他的另一只手也摸出一根同样的管子,朝着我这边射出一根钢丝,“得手,撤!”

  说完,一下跳上栏杆,竟飞身从楼上跳了下来。

  看到下方的人油尸潭,我大惊:“别……”

  刚说了一个字,却见捆缚到二楼围栏的钢丝猛然收缩进管子,将他整个人扯了过来。

  见他靠近,我急忙一抄手,把他拽了上来。

  小雷脚一落地,立刻大喊:“跑!”

  与此同时,萱儿的铜像也说道:“快走,不然来不及了。”

  说完,她最后看了我一眼,低下头,缓缓朝着铜柱下方的尸潭爬去。

  我来不及多想,拔腿就跑。

  刚跑出几步,就听身后轰隆一声巨响。

  回头一看,就见火柱上顶那一截被小雷用钢丝硬生生拽了下来,砸落在二楼的回廊上。

  木楼本就全是木头搭建,火柱一落下,周围的回廊立刻燃烧起来。

  “你拿它干什么?快松开!”我边跑边问。

  小雷死不撒手:“不行!如果留下这东西,我们都得死在这儿!别说了,赶紧跑!”

  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,再顾不上多说,拔腿跑到另一侧,跑进原先丑女人的那个房间,径直跑上了阳台。

  “我靠,怎么外边也着火了?”

  小雷愕然回过头,“地火到底是属于阴火……可用阳火压制阴火,是哪个王八蛋想出来的馊主意?”

  “我。”我斜眼看着他。

  小雷干咽了口唾沫,“那……那现在怎么办?”

  “还能怎么办?跳啊!”我揉了揉鼻子,见他仍抓着绑缚火柱的金属管不放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“你非得要这‘宝贝’吗?”

  “没它不行,没它我们就算不死也会变成残废!”小雷咬牙说道。

  我点点头,“走吧!”

  说完,纵身爬上木质的栏杆,一咬牙,跳了出去……

201802/16/9048_3438270 201802/16/9048_3438270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