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七章 梵鲸杵

第二十七章 梵鲸杵

更新时间:2018-08-05 19:03:14

  我脚还没落地,身后就传来一声惨叫。

  我听的头皮一阵发紧。

  这声音实在太凄惨刺耳了,就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一样。

  小雷紧跟着跳了下来,一下来就急着说:“快跑,快离开这儿!”

  与此同时,窦大宝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,同样是急吼吼的喊:

  “就等你们了,快走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那个谁,你拖着那东西干什么?”

  小雷也不答话,快速的四下看了看,拖拽着那半截仍在燃烧的柱子朝一个方向跑去。

  “方向反了,不是那边儿!”窦大宝急道。

  “跟着他走!”我当机立断。

  虽然在楼里的时候,小雷给我留了一手,谎说自己没有那带机括的钢丝了,可他在关键时刻表现出的沉着和矫健却让我深刻的意识到,他并不是个普通的少年。

  在这种紧急的状况下,我宁愿相信他的判断。

  因为如今的小雷,已经正式成为了羊倌,顾羊倌,是真正的憋宝传人,诡盗之尊…

  “点个火而已,怎么这么慢?”我边跑边问窦大宝。

  “你以为是炖菜啊?现在是放火烧房子,哪那么容易就点得着?”

  听他说我才有点琢磨过味来,古代高层的建筑虽然以木质为主,但所有的木料都是经过特殊的防火处理的,还真不是轻易就能点着的。

  我虽然想到‘以火克火’的法子,可要是换了我,真就未必能在短时间内把木楼点着。

  我不禁又有些好奇,这周围都是阴森森的树林子,并没有什么适合点火的柴禾,窦大宝和萧雨是怎么把木楼点着的?

  木楼传来的惨叫声越发的剧烈,听的人心惊胆寒。

  我和窦大宝也不敢再吭声了,都抱着头,捂着耳朵跟在小雷后边飞跑。

  大约跑了有十来分钟,远远的,就看到树林子里有一片空地,空地中间正是我和小雷先前来到这里的那个石池。

  瞎子和静海和尚等人,已经全都聚集在石池边了。

  “耶?明明不是同一个方向,怎么也能跑回这儿?”窦大宝一脸惊讶。

  小雷深吸了几口气,这才说道:“地火被引上来的时候这里的局势已经变了,要是再按原来的方位走,那绝对回不到这儿。”

  到了跟前,看到静海阴沉的脸色,我心就是一沉。

  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  “玄武移位,这里走不通了。”静海海和尚眉头紧锁。

  我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可不经意间看了瞎子一眼,却见他斜眼看着静海,一脸似笑非笑,没半点紧张的样子。

  “大师,你带我们来这儿,一定有法子回去的对不对?”瞎子冷笑着说道。

  静海和尚叹了口气,“方法是有,但是需要时间。短则十天半月,长的话,一年半载都有可能。”

  瞎子朝我望了一眼,冷冷的说:“噢,那有的是时间,反正这里獐狍野鹿不少,倒是饿不着。就是不知道大师您吃不吃荤?”

  静海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,皱眉道:“现在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你至于这么阴阳怪气吗?”

  “至于。”瞎子立刻接口,指了指他怀抱的铁观音,“我要是没猜错,这佛像是阵眼之一,一旦离开了木楼,不管有没有引来地火,阴地玄武都会移位。你可能有法子把佛像弄出去,但就像你说的,你至少需要十天半个月,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把活人弄出去。你从一开始就给徐祸下了降头,能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。”

  瞎子越说越来气,“你压根就没打算下来吧,你是让我们哥几个给你拼命!”

  静海脸一阵红一阵白,王希真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。

  “是又怎么样?”静海忽然一拧脖子,摆出一副‘你能拿我怎么地’的架势,“现在已经这样了,你还能把我怎么样?”

  我哭笑不得,这老和尚居然耍起无赖来了。

  我说:“先别管旁的,赶紧把我的降头解了。”

  静海一翻白眼,“早就解了,不过是小小附身鬼降而已,又伤不到你这活鬼,跟我急个什么劲儿啊?”

  他忽然盯着一个地方,“咦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  顺着他眼睛一看,就见小雷正提着那半截还在燃烧的柱子来回的晃悠。

  我也觉得好奇,小雷说这截柱子才是真正的宝贝,仔细看,这截柱子除了不像是铜的,实在没有什么特异的地方。

  小雷似乎对静海也没有好感,朝他怀里看了一眼,冷冷的说:“没有这东西,你要那阴佛像有用吗?”

  静海一怔,猛然瞪圆了眼睛,“这东西难道就是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小雷忽然眉头一紧,提着柱子朝石池跑去,边跑边喊:“都趴下!”

  “哎哟我的妈耶!”

  静海尖叫一声,竟把视若至宝的铁观音抛了出去,抱着光头一下扑倒在地上。

  “这就不要了?”窦大宝下意识的接住铁观音。

  “快趴下!”虽然不明白小雷要做什么,我还是本能的一把将窦大宝撂在了地上,“潘潘、瞎子,趴下……”

  小雷猛地把柱子甩进石池中,人也跟着扑倒在石池边。

  刹那间,就听木楼的方向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惨叫。

  与此同时,身下的地面竟然剧烈的晃动起来。

  尽管已经捂住了耳朵,可那像是成百上千人一起发出的惨叫声还是钻进耳鼓,刺的脑仁发疼。同时地面的震荡也让人五内翻腾,恨不得把心肝脾肺吐出来才舒畅。

  这样的局面一直持续了将近一根烟的工夫,地面才停止了晃动,惨叫声也戛然而止。

  见小雷从地上爬起来朝我打手势,我也跟着爬了起来。

  “都没事吧?”我问了一句,却把自己震得耳朵嗡嗡响。

  我一阵后怕,要是没小雷提醒,刚才那一下子,恐怕不把人震死也得震聋。

  瞎子等人相继站了起来,窦大宝却还趴在那儿不动。

  我心里一紧,忙过去拉他。

  手刚碰到他肩膀,他忽然把头抬了起来,“祸祸,下回能温柔点儿吗?”

  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我耳鸣的听不清他说话,却被他满脸鲜血的样子吓了一跳。

  仔细一看,才发现我把他按倒的时候,他脑门磕在了铁观音上,磕破了。

  静海和尚突然像兔子一样蹿了过来,嘴里大呼小叫着伸手就来抢佛像。

  我和窦大宝都没防备,等到佛像被他抢过去,才愕然发现,铁佛竟然出现了数道龟裂。

  再看佛像本身,居然已经没了先前那种阴鹜逼人的感觉。

  见静海和尚抱着佛像像着了魔似的大呼小叫,我使劲捂了捂耳朵,才听清他说的是:“宝贝呢?我的宝贝怎么不见了?”

  我下意识的朝他身下看了一眼,低声骂道:“老丫的,你的宝贝肯定在宫里呢!”

  静海和尚对着佛像发了会儿魔障,突然把佛像一扔,朝着窦大宝就扑了过来,“把宝贝还给我!”

  窦大宝吓了一跳,边躲边叫:“老子没拿你的宝贝,你找帮你净身的师父去要吧!”

  我汗了一个,敢情把‘宝贝’想成另一个意思的不只我一个。

  见静海追着窦大宝不放,我和瞎子对视一眼,同时上前拦在两人中间。

  “把舍利子还给我,还给我!”静海完全进入了撒泼状态。

  “舍利子?”我和瞎子都是一愣。

  这时,小雷走过来,朝着静海撇了撇嘴,“该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你的,再怎么强求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。”

  静海一怔,随即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屁股瘫在了地上,良久才长长的叹了口气:

  “唉,这都是命啊。没有这小佛爷,我们都不能囫囵个的活着,有这小佛爷在,阴佛舍利怎么还能属于我?我早该想到的……早该想到的。”

  “什么小佛爷?”我一直很疑惑,静海为什么从一见到窦大宝开始,就小佛爷长小佛爷短的。

  静海像是没听见我问话,眼睛突然盯着一个方向,半晌,像诈尸一样猛地跳了起来。

  这一次,他居然冲向了小雷,“把宝贝给我!”

  我们都以为这老和尚疯了,没想到小雷看了我一眼,把一样东西提到了静海面前。

  静海一把抢了过去,抱在怀里再不撒手。

  看着那东西,我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感觉。

  那是一截木炭一样的东西,大约有一尺多长,有点像捣药的药杵,不过被静海拿着,我就忍不住觉得那更像是男人的……

  “我收了你们的钱,总归要让你们捞到点东西。”小雷对王希真说了一句,缓步走到我身边。

  “那是什么啊?”我问,同时也隐约想到,那大概就是小雷一直说的‘真正的好宝贝’,也就是他拼死从楼里带出来的那一截‘柱子’。

  小雷这时才摘了‘鱼嘴面罩’,笑了笑说:“是梵鲸杵。”

  “梵鲸杵?”我下意识的朝着木楼的方向看了一眼,“梵鲸楼……”

  小雷点点头,“既然叫梵鲸楼,那最重要的宝贝当然是梵鲸杵。这本来是寺庙用来撞钟的钟杵,因为寄附了太多的阴魂煞气,所以才被拿来镇局造势。”

  “寺庙撞钟的钟杵怎么会寄附阴魂煞气?”我越来越感觉疑惑。

  “历史上佛教并不是一直都被尊崇的,在某个时期,甚至还兴起大规模的灭佛……”

  小雷忽然盯着我身后停了下来。

  我转过头,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一个身影,顿时浑身一震。

  刚才被静海一闹腾,我没怎么留意其他人。

  这时才发现,潘颖身后还站着一个人。

  居然是那个丑女人……

201802/16/9048_3438642 201802/16/9048_3438642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