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三十五章 狼脸

第三十五章 狼脸

更新时间:2018-08-09 17:57:05

  瞎子的话总算是给我提了个醒,我虽然是所谓的阳世恶鬼,但到底还是个活人。活人自然不能完全融入‘另一个世界’。

  我现在用不着再用破书上的法子开鬼眼,但是拍灭了肩膀上的阳火,我和真正的鬼就只差一线之隔了。

  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瞎子低声问我。

  “我艹!”

 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。

  阳火一拍灭,面前的货架就消失了。

  出现在眼前的,是被一条补丁摞补丁的破被子遮挡着的一扇门。

  “我们一直都没出去,一直都在铺子里!”

  这扇门就是烧纸铺的大门。

  敢情之前看到的全都是假象,我和瞎子一直没有离开烧纸铺,就在这两间屋里来回的绕腾呢。

  或许是刚用破书上的法子拍灭了阳火的缘故,已经很久没用过的破书上的那些法子这会儿在我脑子里又清晰起来。

  见瞎子一脸懵逼,我从包里翻出一捆红绳和两枚铜钱。

  我把红绳在割破的手心里沾了血,两头各绑了一个铜钱。

  “来,让徐阴倌带你阴间一日游。”我笑着把红绳的一头递给瞎子。

  瞎子咽了口唾沫,把罗盘收了起来,寻龙尺却仍拿在手上。接过红绳,在手腕上绕了两圈,打了个结,将铜钱握在手心里。

  “靠,你这个半吊子阴倌可比正儿八经的阴阳先生邪门多了。”瞎子明显也看到了我看到的情形,倒吸着冷气说。

  “我特么都是被逼出来的。”

  我说的可是大实话,真正有道行的阴阳先生不光可以在阳世和阴间往来,还能够利用法诀符箓等一些事物将活人带到阴间去。

  那通常都是有明确目的,例如要找故去的亲友什么的。

  而我则是先被人弄进了阴阵,才被动的想起破书上记载的法子。

  “现在总算知道太监和尚为什么要往里跑了,他绝对也是中招了。”

  瞎子挠了挠头说:“你说咱和那米婆子无冤无仇,她为什么要阴咱们啊?”

  “我哪儿知道。”我边说边回过头,一手攥着红绳另一头的铜钱,一手反扣着阴阳刀,朝着里间的门走了过去。

  里屋和先前没什么不同,只是灯笼同样变成了绿色,不见了楚婆婆的身影。

  再次走到黑色的布幔子前头,撩起来一看,后面居然是一条老旧的,通往上方的木质楼梯。

  “老和尚上楼了。”

  想到静海跑进布幔后‘噔噔噔’的脚步声,我和瞎子对望了一眼,沿着楼梯向上走去。

  楼梯的尽头是一扇同样老旧的木门。

  还没推门,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古怪的声音。

  像是衣袂扇动声,似乎还有人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‘呃呃’的声音。

  “靠!”

  我听了一阵,猛地反应过来,伸手就去推门。

  门似乎从里边插上了,推不开,我想也不想,抬脚就踹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,门被踹开,就见门后是一间七八平米的阁楼,静海和尚正被一根绳子勒着脖子吊在梁头上,已经开始往外吐舌头了。

  “老丫的,跑这儿上吊来了?”瞎子看向我。

  “赶紧救人!”我急着跑过去,抱住静海的腿往上托。

  瞎子从旁边拿了个板凳,踩着上去把老和尚从绳套里解了下来。

  静海到底年纪不小了,被放下来后瘫坐在地上,摸着脖子直翻白眼。

  我是真被吓着了,静海的能耐我是见识过的,居然连他都差点被吊死。

  “赶紧走,先离开这里再说!”我急着说了一句,就想去扶静海。

  没想到老和尚突然指着我身后,瞪着眼睛露出了惊恐的表情。

  我心里一激灵,急忙转身,同时手掌一翻,把阴阳刀亮了出来。

  尽管有心理准备,可看到身后的情形,我还是吓得一哆嗦。

  瞎子就站在刚才踏脚的板凳上,正一脸麻木的把脑袋往先前吊着静海的绳套里钻呢。

  更加可怖的是,他的面前还吊着一个穿黑袍子的‘人’,正是先前在楼下看到的老吊爷。

  因为离得近,我终于看清了这老吊爷的样貌。

  那根本就不是人脸,袍子的领口里露出的,居然是一颗灰毛狼脑袋!

  狼脸正对着瞎子的脸,尖尖的狼鼻子都快杵到瞎子脸上了。

  “瞎子!”我扯着嗓子喊了一声,挥刀就朝着老吊爷刺了过去。

  “不要!”

  我耳边同时传来几声喝止。

  一个尖声细气的明显是静海和尚。

  另外两个声音,竟是老丁和张安德发出的。

  这会儿想要把刀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,我只能手掌一翻,把刀身翻了过来。

  尽管我反应不算慢,可刀刃还是在老吊爷的袍子上划了一道口子。

  老吊爷似乎也知道阴阳刀的厉害,袍子被割破的一瞬间,消失了踪影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瞎子猛地清醒过来,抓着绳套愣愣的看着我。

  “你差点就步静海的后尘了,赶紧下来。”我松了口气。

  “嘿呦喂,老和尚的命总算是捡回来咯。”

  静海总算是缓了过来,指着瞎子说:“诶,你先别下来,先顺手把这绳子解下来。”

  瞎子抹了把冷汗,从梁上解下绳子,跳下板凳,瞪眼看着静海:“老子为了救你,差点连命都搭上了,你倒好,出了事第一个脚底抹油。”

  “谁说我要跑了?”静海也瞪着他,“我要是想跑,至于弄成这样吗?我要是想跑,我会往回跑、往上跑?”

  “你那是中了招,跑不了,能跑的话你会不跑?”

  “行了,都少说两句。”我皱着眉头劝道,这会儿实在不是争纠拌嘴的时候。

  没想到静海和尚却不依不饶,指着瞎子手里的上吊绳,跳着脚的说:

  “我上来是为了救你们的小命,是要找这根绳子!”

  瞎子还想说,被我给拦住了。

  “这绳子有猫腻儿?”我接过瞎子手里的绳子,拿在手上,顿时有种说不上来的难受感觉,就好像是被一双手卡着脖子似的。

  仔细看,这就是一条脏兮兮的老麻绳,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。

  “当然有猫腻儿了,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拼死都要回来找它?”

  静海一把将麻绳抢了过去,盯着绳子看了一会儿,眼中不自觉的露出一丝喜色。

  我也懒得管他,刚才的狼头老吊爷实在太瘆人了,再在这里待下去,指不定还会出什么事呢。

  “有什么话先离开这儿再说吧。”我说了一句,就想把桃符拿出来,利用阴阳符离开阴阵。

  “不用那么麻烦了!”静海眼珠子转了转,“你们跟着我走!”

 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,跟着他下了楼。

  老和尚径直走到挂灯笼的窗户边,回头看了我俩一眼,背过身去,手里不知道在捣鼓什么。

  “别再折腾他了!”角落里忽然传来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。

  我和瞎子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,再看那盏灯笼,竟然在转瞬间变成了先前的红色。

  发出声音的是楚婆婆,此刻她仍坐在桌子后面,就好像根本没有动过一样。

  “怎么,你肯出来了吗?”静海和尚回过头冷眼看着她。

  楚婆婆颤颤巍巍的站起身,朝着静海走了几步,伸出手:“把他还给我,还给我!”

  “站住!不想他魂飞魄散,就别过来,老老实实的回去待着!”静海和尚抬高声音说道。

  楚婆婆似乎十分紧张那绳子,身子一顿,盯着绳子看了一阵,竟又颤颤巍巍的走回了桌子后边坐了下来。

  静海和尚眼睛一斜,对我说:“现在她人在这儿了,想知道什么,你就问吧。”

  我看了他一眼,走到桌子前。

  楚婆婆眼皮也没抬,低声说:“你是活鬼,想找谁,为什么不自己下去找?来折腾我老婆子干什么?”

  “我要找的人很特别。”我想了想,直接说:“我要找的人,叫徐秋萍。”

  “徐秋萍?”

  楚婆婆身子明显一震,抬眼看向我,“很久没有人叫过我的名字了,他们大概连我本来叫什么都忘了。你们找我干什么?”

  “你是徐秋萍?”我一下怔住了。

  “不然呢?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带你们来这里?”

  静海和尚鄙夷的斜了我一眼,指着布幔子说:“两个木头脑袋,也不看看,这后街是烧纸铺,前街的门脸又是什么?”

  “明春饭店!”瞎子第一个反应过来,“门前街…门后街,这两边是一家,是通的!”

  楚婆婆忽然阴测测的说:“你们有什么事冲着我来,不要找我的孩子,不然老婆子拼了这条老命,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  “你的孩子……”

  我总算有点琢磨过味来了,楚婆婆似乎是真有些道行的,她对我们下手,多半是看出我们‘来路不正’,以为我们是别有目的。

  这老太婆的防备心也太重了,下手也忒狠了点吧。

  我想了想,对楚婆婆说,我们来只是想找她问一些事,并没有恶意。

  楚婆婆独目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才说:“我不认识你们,你们找我干什么?”

  “你……你是徐秋萍?你还活着?”

  “我是徐秋萍。”楚婆婆苦笑了两声,“怎么,年轻人,你很想我死吗?”

  得到这个答复,我一时间倒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。

  徐秋萍还活着,那在董亚茹身上‘借尸还魂’的就不是徐秋萍,起码不是眼前的这个徐秋萍。

  可是这个楚婆婆的确又有些邪性……

  我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,干脆把‘借尸还魂’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  楚婆婆听完愣了一会儿,忽然嘴角微微扬起,露出一丝诡秘的笑意:

  “原来是她,她居然回来了!”

201802/16/9048_3440367 201802/16/9048_3440367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