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三十七章 鬼差

第三十七章 鬼差

更新时间:2018-08-10 2:00:54

  看到老吊爷出现,我并不吃惊。

  关键是两边这两个娇滴滴的小丫头,怎么也会现身出来?

  其中一个穿青色裙衫的,我已经很熟悉了,她是我从狄家老宅带出来的那个寄附在银元宝上的银灵,宝儿。

  另一个穿鹅黄裙子的,我许久没见,但也不陌生,她竟是只在狄家老宅现身过一次的小丫鬟,喜儿。

  此外,我还发现,窗边的那盏红灯笼,又一次变成了阴惨惨的绿色。

  不过这一次和先前明显有些不一样。

  绿光的映照下,除了先前的几个人和喜儿、宝儿,四周围还影影绰绰的飘忽着许多身影。

  “我滴妈耶,这回可真是到了阴间了!”静海一屁股跌坐在板凳上,有些失神的看着这边,“这小子,到底是人还是妖啊……”

  “嘘,别说话!”瞎子狠瞪了他一眼。

  这时,周围的鬼影开始陆陆续续的朝着桌子这边飘浮过来。

  不等我反应,宝儿就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银元宝,朝着最先靠近的鬼影递了过去,同时把一根水葱般的手指挡在唇前,朝鬼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  再看喜儿,做着同样的手势,但是当鬼影靠近她的时候,她却朝着宝儿指了指。

  我被这奇诡的一幕惊呆了,直到老丁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:“你还等什么?开始吧。”

  我回过神来,点点头,朝前迈了一步,看着桌上的老吊爷深吸了口气,把阴阳刀凑到他的领口,割开了他的袍子。

  “我去!”

  看到老吊爷显露出来的身体,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他不光是长了一颗狼头,而是膝盖以下是人腿模样,往上身体的所有部位都长满了灰白色的毛,活像个人形的狼精一样。

  “嘶……”老丁居然也像是有点嘬牙花子,沉默了一会儿,缓缓说道:“从灵台开始,把他的狼皮剥下来。不过他在柴仙悬魂索内困的时间太久,稍不留心,就可能伤到他的魂魄。唉,那也是在所难免。”

  “他这辈子受了太多的苦,我绝不会让他再受伤害了。”

  我沉声说了一句,再次深吸了口气,将阴阳刀的刀尖朝着狼头的顶门划去……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渐渐的,我感觉像是回到了学校的实验室,又像是回到了法医室,无视周围的一切,只是全神专注的用手术刀,将不该生长在人身上的皮毛小心翼翼的剥离下来。

  当最后一条腿上的狼皮被剥离以后,我才听到周围同时传来好几个长出气的声音。

  “嚯!可算是完事了,再不了事,你就该破大财了!”说话的是静海和尚。

  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,老和尚和瞎子、楚婆婆都已经站了起来,同是满脸紧张的看着这边。

  我刚擦了把汗,就听喜儿和宝儿同时脆生生的说道:“你们让让,都让让!”

  静海和瞎子都是一愣,紧接着就听静海“诶呦”一声怪叫,一下跳到一边去了。

  当他跳开的时候,我才看见,他的身后居然还站着一个‘人’。

  这‘人’约莫四五十岁的年纪,竟穿着一身七二式的警服,戴着白色的警帽,正背着手,笑眯眯的看着我。

  “大龙!”我脱口惊呼。

  这人居然就是上次和我、段乘风一起登上那列绿皮火车的鬼乘警,周大龙!

  “你还不让开?”宝儿抬手指着瞎子,跺着脚说。

  瞎子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连忙躲向一边。

  他身背后竟然也站着一个‘人’。

  同样是个中年男人,却穿着一袭青衫长袍,面带微笑,眉宇间透着一股子贵气。

  “樊公伟!”这次是瞎子先反应过来。

  这人竟是我们几个去内蒙的时候,在老鳖山里见过的琉璃花的丈夫,樊公伟!

  看到这两个‘人’,我脑子里快速的闪过同一个称呼——鬼差!

  在老鳖山的时候,我就已经知道樊公伟的身份;从绿皮火车上下来后,段乘风告诉我们,和我们一起上火车的乘警,其实是阴间的鬼差。

  看着这两人,我心里生出一个不好的念头。

  不等我开口,身边的喜儿已经凑了过去,笑嘻嘻的从袖子里拿出几个小巧的金元宝,分别朝着樊公伟和周大龙手里塞去。

  樊公伟背起双手,笑着说道:“小丫头,就不能替你家主子省点钱财?”

  周大龙本来是想伸手接元宝的,见他不接,有点讪然的也把手背到了身后。

  这时,樊公伟却伸出一只手,朝着我面前的桌子挥了一下。

  随着他的手挥过,我刚才剥下来的狼皮连同躺在桌上的老吊爷竟然全都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你们干什么?”我终于反应了过来,“法律不外乎人情,他才刚刚出来,就不能让他和妻子孩子团聚吗?”

  我几乎是没过脑子的朝两个鬼差大声道。

  鬼差是干什么的?

  这两人前来,根本就是来拘魂的!

  樊公伟朝我笑笑,“说的好,律法不外乎人情,可两口子久别重逢,难道不应该在最好的时候相见吗?”

  说着,转过身,伸手在一旁的楚婆婆脸前拂过。

  就在他放下手的一瞬间,我惊诧的发现,楚婆婆的脸和身体都快速的起了变化。

  只在极短的时间内,原本面貌丑陋的楚婆婆,竟然变得容貌有几分俏丽,那只瞎了的眼睛竟也复明了。而且她的年纪竟也变成了二十出头的模样。

  周大龙看了一眼我还拿在手中的阴阳刀,抬眼朝着我点了点头:“手真稳,如果我活着那会儿,法医的水平有这么高,可能很多无头案都会有结果。”

  说完,侧身朝旁边迈了一步。

  他的身后居然又出现了一个二十多岁,穿着蓝布中山装的青年男人。

  “明春哥!”楚婆婆……应该说是年轻时的徐秋萍激动的喊了一声。

  直到这一对正值青春韶华的男女拥抱在一起,我才反应过来,青年居然是楚明春。是刚被我从狼皮下‘解剖’出来的阴鬼。

  等这对夫妻相拥着哭过笑过,樊公伟转过身对我说:“这两人我带走了,放心,就像你说的,律法不外乎人情,无论是到了阴间还是轮回转世,他们一定会再续前缘。”

  “不过……你刚才对阴间的游魂散了那么多买路钱,回到阳世,可能真的要破财了。”周大龙接口说道。

  “等等!”

  我反应过来,看了一眼偎依在一起的徐秋萍和楚明春,猛地转头看向屋子的角落。

  就见一个身形佝偻瘦小的独眼老太太,闭着眼睛,嘴角带着微笑的斜倚在墙上。

  “楚婆婆死了……”我失神道。

  樊公伟笑了笑:“这么些年,她在等什么,你也差不多知道了?心在一起,生和死有什么区别?”

  “只不过两口子一心记挂的儿子、儿媳……”周大龙接口说一半,干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看着面前一脸满足幸福的青年男女,我收起阴阳刀,抹了一把脑门上还没干透的汗,笑着朝两人挥了挥手:“两位老人家……不是,是……嘿嘿,你们小两口好好过吧,把这些年缺的恩爱全都补回来!”

  两人对视了一眼,同时弯腰朝着我深深鞠了一躬。

  徐秋萍转动灵动的眼睛朝着两个鬼差看了看,上前一步,看着我说:“因为那两人对我们全家有大恩,所以我真不能告诉你,‘借尸还魂’的是谁。”

  “无所谓了,总归会水落石出的。”我笑着说。

  “带她去蛟鳞河吧。”徐秋萍眼波微微闪动,突然小声说道:“回了村子,一切就会水落石出了。”

  樊公伟带着两人向门外走的时候,周大龙突然用标准的东北话对我说:“阴间的钱也不是可劲造的,省着点花吧,不然你早晚穷死。”

  眼看着四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口,窗前的灯笼也变回了红色。

  我和瞎子面面相觑,都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。

  “我怎么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呢?”静海忽然捂着心口尖声细气的说道。

  “什么?”我和瞎子都是一愣。

  静海没说话,眼珠转动看向一个方向。

  顺着他的目光,看到角落里楚婆婆的尸体,我的心也是猛一沉。

  “快走人!”瞎子急着说道。

  我也意识到可能会发生什么,见桌上还放着那一截悬魂索,抓起来就跟着往外走。

  三人出了里间,还没出大门,就听门外传来一阵“啪啪啪”的拍门声。

  “妈,我给你送饭来了!”一个憨声憨气的男人声音从门外传来。

 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,彼此都只能苦笑。

  打开门,天已经亮了。

  昨天中午我在饭馆吐的昏天黑地时,迷迷糊糊见到的那个男人正端着俩一次性饭盒站在门口。

  男人看到我们,先是愣了愣,随即粗声粗气的问:“你们是谁啊?我妈呢?”

  不等我们回答,他就一头扎了进来,快步走进了里屋。

  “妈……”

  很快,里屋就传来一声哭嚎。

  但是下一秒钟,男人就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,看了看静海和尚,又看看手里一直攥着寻龙尺的瞎子,最后径直跑到我面前,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:“是你害死我妈的!”

201802/16/9048_3440499 201802/16/9048_344049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