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三十九章 东北往事

第三十九章 东北往事

更新时间:2018-08-11 10:27:11

  忙忙叨叨一阵子,饭菜总算是摆上了桌。

  好在是主屋的大炕,两张炕桌一拼,也不算多挤。

  本来我还想问瞎子和段四毛究竟是怎么回事,可‘变成’淳朴老东北的段乘风热情的过了头,根本没给我们叙话的机会。

  瞎子也是沉得住气,上了桌,就嬉皮笑脸的跟老头喝酒开玩笑,没喝几盅酒,对段乘风的称呼就从‘老丈人’改成了‘爹’、‘亲爹’。

  静海也是到哪儿都不客气,仗着自己年纪比段乘风小点有限,瞎子喊一声‘爹’,他就喊一声‘老哥哥‘’。气人的是,在喊之前,非得先拉着长音“哎”一声,就好像瞎子是在喊他爹似的。

  我本来还一肚子心事,被这对冤家对头一搅合,再加上听段乘风净说些‘想当年’的事,一来二去也被气氛感染,暂时不想别的,跟着吃喝起来。

  酒喝了一半,我不经意间看了那个女人一眼,正好和她四目相对。

  她咬了咬嘴唇,竟夹了一筷子菜放在我碗里,低声让我少喝点酒,多吃菜。

  我从暂时的‘逃避’中回过神来,想了想,试探着问酒意正浓的段乘风:“老叔,能跟您打听个人吗?”

  段乘风看着我皱了皱眉,“我怎么就觉得,你这么叫我,我有点别扭呢?”

  我楞了一下,反应过来,只能干笑着遮掩过去。

  上次下了火车,我对他的称呼已经从‘大哥’改成‘前辈’了。

  “你想打听谁啊?”现在的段乘风已经是一嘴的地道东北话了。

  我又看了那个女人一眼,试着问段乘风:

  “您记得咱这村里有个叫徐秋萍的吗?”

  出乎意料的,段乘风竟想都没想:“记得,怎么会不记得?”

  嘴上说着,他的脸色却阴沉了下来,拿过窗台上的火柴,点上烟袋锅深深的吸了一口:

  “秋萍是跟我同一年插队到这儿的,是个川妹子。我还记得刚见她的时候,她扎着俩小辫子,圆脸盘,眼睛又大,挺漂亮一姑娘。她后来和我一样,在村里落了户,嫁给了明春哥。在蛟鳞河出那档子事以前,他们两口子是村里唯一把我和娟子当人看的。”

  他忽然像是反应过来,捶了捶自己的脑袋说:“唉,我这是上年纪,老糊涂了。你们头一回来,哪能知道当年的事啊。既然说到这儿了,我就从头说吧。我跟你们说,当年我和娟子因为成分不好,是村里最穷的一户人家,后来有一年冬天……”

  段佳音这会儿也没之前那么烦闷了,斜眼看着他含糊的说:“你是老糊涂了,这段你前头刚说过。”

  “我说过了?”

  “说过了!”段佳音从牙缝里挤着说道。

  后来瞎子私下跟我说,段佳音从懂事开始,就管段乘风叫师父。虽然是父女,可一直以来,段佳音都感觉两人之间有层隔膜。

  段乘风糊涂以后,就让段佳音喊他爹,这才让段佳音觉得两人有了父女间的亲近,还有了几分小女儿跟大人撒娇任性的感觉。

  “我说老叔,这段你刚才确实说过了,你就接着说说徐秋萍的事就行了。”潘颖大咧咧的说道。

  段乘风横了她一眼:“好好一个女娃,弄的跟个假小子似的。你看看你那头发,比旧社会地主家的少爷还油光锃亮呢!”

  说完,他自己先憋不住笑了。

  被潘颖这一打岔,他倒是没再说旁的闲话,直接述说起了关于徐秋萍的事。

  同是插队的知青,来自四川的徐秋萍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。

  因为成分比段乘风好,又是女孩子,所以在蛟鳞河的日子也比段乘风要过的舒服。

  后来她也在蛟鳞河村成了家,嫁给了村里唯一的一个教书先生。这个教书先生就是楚明春。

  同样是因为成分问题,徐秋萍两口子比起段乘风和娟子,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  不过就像段乘风说的,或许和徐秋萍同是知青,又或者两口子都是有文化的人,所以徐秋萍和楚明春夫妇在段乘风他们家揭不开锅的时候,是唯一肯帮他们的人。

  因为临近几个村就楚明春这一个教书的,所以两口子很受村民尊重。

  按理说这样的好人,日子会越过越好,可随着那一场浩劫的到来,两口子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。

  楚明春被打成了臭老九,关了牛棚,受尽了折磨羞辱。

  徐秋萍因为是知青‘下嫁’,倒是没受牵累,可因为人长得漂亮,丈夫被关了牛棚后,她就没少受那个特殊时代的特殊骚扰。

  好在当时段乘风和娟子因为蛟鳞河浮尸那件事,受到了村民的保护,出于感恩,把徐秋萍接到了自己家里,这才避免了更大的悲剧发生。

  在那个特殊的背景环境下,许多人都‘疯了’。

  而在经受了几年非人的折磨后,楚明春虽然还活着,但却是真的快要疯了。

  那年的冬天,徐秋萍去探望丈夫,看到楚明春的惨状,精神彻底崩溃了。

  为了能救楚明春,徐秋萍在明知道后果的情况下,走进了当时一个‘头目’的办公室。

  就在这个对徐秋萍垂涎已久的头目快要达到龌蹉目的的时候,徐秋萍突然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。

  泪眼婆娑间,她竟看到自己的丈夫正飘忽在房间的角落,满脸愤怒的看着自己!

  “啊……”

  徐秋萍猛地推开了那个‘头目’,哭着跑向墙角,想要去拉楚明春。

  楚明春并没有消失,但却一直躲着她。

  那个头目估计是被当时的情况吓到了,以为徐秋萍是被逼疯了。

  她疯了不要紧,要是就这么衣衫不整的跑出去,再撞上人,胡乱一说,自己的地位可就保不住了。

  所以,等到徐秋萍在屋里跑的没了力气瘫在地上,他也就没敢再对她动手动脚,而是给她倒了杯热水,对她做起了‘思想工作’,并且再三保证,会尽量照顾楚明春的状况。

  徐秋萍缓了半晌,终于稍微清醒了点。

  她第一时间想到一个人,于是朝着还徘徊在屋里的楚明春大喊了一声:“明春哥,我受不了了,你死了,我下去陪你!”

  然后就打开门跑了出去。

  徐秋萍本来是绝不相信有鬼神的,可她亲眼看到了自己丈夫的‘鬼魂’。

  她刚见过被折磨的像鬼一样的丈夫,又看到了丈夫的‘鬼魂’,她以为楚明春死了,她开始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神。

  她想到了一个人,一个能够看到鬼的人。

  一路踉踉跄跄的跑回段乘风家里,徐秋萍一下就跪倒在娟子面前,任凭两口子怎么拖拽也不肯起来。

  只是一直恳求娟子帮忙,让自己再见丈夫一面,她要当面对丈夫说,自己错了,不该因为想要救他行差踏错。

  她要告诉楚明春,自己还是清白的,说完了,就下去陪他。之所以没有立刻寻短见,是因为她怕丈夫嫌弃自己,怕到了下面楚明春还不肯见她。

  段乘风和娟子因为没有受到这场浩劫的影响,所以脑子还是比较清楚的。

  两人把哭晕过去的徐秋萍抬到床上,段乘风让娟子熬了姜汤喂给徐秋萍,自己冒雪去了牛棚。

  回来以后,他纠结了半晌,才对娟子和刚苏醒过来的徐秋萍说:明春哥还活着……

  说到这里,段乘风似乎有些说不下去了,端起酒盅一口闷了,叼着烟袋‘吧嗒吧嗒’使劲抽着。

 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,目光都转向了董亚茹。

  静海一双细眼也正不早不晚的斜视向她。

  有了昨晚的共同经历,对于这个借尸还魂的‘徐秋萍’的身份,三人心里都差不多有了数。

  可我和瞎子心里却都涌出一个更大的疑惑。

  从绿皮火车上的经历来看,娟子的最终去向仍是个迷。

  她的魂魄最后究竟是被那个清朝的将军处决了,还是去了别的地方,都是未知数。

  董亚茹不过是个普通妇女,和这件事没什么牵连,她怎么会被借尸还魂……

  “小福……徐祸,你……你老看我干什么?你是不是喝多了,不舒服?”董亚茹小心翼翼的问我。

  “徐祸?”段乘风又看着我皱起了眉头,“我以前听说过这个名字吗?”

  我反应过来,“那……徐秋萍后来怎么样了?”

  我本来是想先岔开话题,没想到段乘风拧着眉毛盯着我看了一会儿。

  忽然说:“我说到这儿,你们不是该问楚明春到底是死还是活吗?你为什么问徐秋萍?你和秋萍是什么关系?你打听她干什么啊?后来明春哥被放出来后,她俩有了个孩子……不对啊,年纪对不上,她那儿子现在得有四十多了吧,你才多大?”

  我快被老段一连串的问题怼懵了,再看看董亚茹,端起酒杯一口喝干,使劲抹了把脑门子。

  对段乘风说:“你……你虽然半辈子没……没出过村子。可我知道,你是铁算盘,你来到蛟鳞河后,至少用过一次……不,应该是用过两次铁算盘。一次是蛟鳞河浮尸那件事,还有一次就是,你应该替徐秋萍和楚明春卜算过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段乘风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我昨天晚上刚见过徐秋萍。还有,我……”我目光转向瞎子和静海,“我做过一次楚明春,经历了他在那些年的经历……”

201802/16/9048_3440994 201802/16/9048_3440994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