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四十二章 老鼠婆

第四十二章 老鼠婆

更新时间:2018-08-13 0:36:10

  “谁能告诉我,悲王是什么仙儿吗?”潘颖忍不住问。

  我说,悲王是跳大神里的术语,是指生前做过出马仙的人死去后的鬼魂。

  潘颖瞪大了眼睛:“灰家的出马仙?那不就是老鼠?”

  桑岚本来哭丧着脸,听到‘老鼠’两个字就差没哭出来了。

  我把窦大宝叫到屋外,跟他交代了几句。

  傍晚段乘风醒来,我向他打听,这附近以前有没有灰家的出马仙。

  段乘风似乎还有点犯迷糊,想了一会儿才说有,不过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

  我让他仔细回想一下,详细的说说。

  在胡、黄、白、柳、灰当中,前四家出马的比较常见,灰家出马的可就稀罕了。

  段乘风回忆着说,早年间有一次他和娟子去邻村一户人家喝喜酒,酒席吃到一半,有人从炖菜的盆里捞出一大块‘肉’,仔细一看,居然是一只被炖烂了的死老鼠!

  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吐了,喜宴自然也是不欢而散。

  过后主家人围住请来做菜的大师傅就要打,娟子硬是挤过去,拦住了那些人。

  那大师傅和两个帮厨的都特别委屈,说自己给人做了二十多年大席,从来就没出过这样的事。锅台边根本就没断过人,不知道那老鼠是怎么掉进去的。

  娟子拦住群情激奋的主家人,向这户人家当家的低声问了一句:全村的人都请来了吗?

  主家人一愣,随即猛一拍大`腿,说原来是那个死老鼠婆子!

  原来在村子的西头,住着一个孤老太婆。

  这老太性格孤僻,一般都不怎么和村里的人来往。

  村里有好事的就琢磨,这老太太也不耕田种地,也不乞讨要饭,却从不缺衣少食,难道说她是早年间地主家的婆娘,家里藏着银洋?

  琢磨这事的人也没安好心,这天晚上和另外一个村里的二流子就偷摸的进了老太婆的家里。

  刚一翻进院子,两人就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。

  两人的口水当时就下来了,肚子也跟着咕噜噜叫唤。

  虽然没闻过这香味,可也闻出来,这像是在炖什么肉发出的。

  顺着味道来到厨房外头,扒着窗户朝里一看,就见那老太婆正在厨屋里,在灶台边上炖菜呢。

  香味就是从锅里发出来的。

  可是透过腾腾的热气,就见灶台上竟黑压压的爬着几十只灰毛老鼠!

  两个二流子一看到这情形,当场就哇哇吐了起来。

  “谁?”老太婆听见动静,恶狠狠的问道。

  随着这一声问,院子里突然从各个角落钻出数不清的老鼠,争相往两个二流子身上扑。

  两个二流子吓得拔腿就跑,其中一个跑回家后就吓病了,窝在炕上躺了七八天才能下地。

  从那以后,老太婆的事就传开了。

  有说老太婆之所以饿不死,是因为在家里养老鼠,炖老鼠肉吃。

  更有人说,老太婆不是吃老鼠肉,而是谁家死了人,半夜里就去刨坟,把死人肉割下来炖了喂给老鼠吃。这样老鼠就会帮她去别人家里偷粮食、偷钱。

  这么一来二去,老鼠婆的名称就传开了,她本来叫什么,反倒没人知道了。

  当时办喜事的人家请来了所有村民,唯独没请老鼠婆,没想到竟会出了这样的事。

  这户人家当时就要去找老鼠婆,看架势非把她活活打死不可。

  最后还是娟子把他们拦了下来,说那老太婆并不是吃老鼠肉,也没有用死人肉养老鼠,她应该是供奉了灰家的保家仙。

  那时的人私下还是迷信的,一听说老鼠婆供奉了仙家,也都不敢去找她了。

  这件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。

  段乘风说,后来兴起那场浩劫的时候,这户人家的二儿子,也就是当时办喜事的新郎官在四里八乡闹得最凶。

  当初老鼠婆闹了他的喜宴,这个仇怎么能不报?

  后来硬是给老鼠婆扣了顶四害的帽子,把她给活活折腾死了。

  “供奉灰家仙的不多,我也只听说过这一个。你怎么想到问这个了?”段乘风看着我问。

  看看已经忍不住哭出来的桑岚,我只能是叹了口气。

  要是白天招来的真是老鼠婆子,还真就麻烦了。

  旁的不说,单是在人家办喜事的时候,给人菜锅里放老鼠的行径,就足以证明老鼠婆不是什么良善人。

  过后我又安慰了桑岚几句,让她别想那么多,老鼠婆可能有那么点脏,但变成鬼以后,魂魄却都是一样纯净的。

  结果就是她把一腔子委屈都发泄到了我身上,揪着我一阵撕扯抓挠。

  第二天天还没亮,外面就有人敲门。

  我过去开门,就见桑岚低着头站在门口。

  “你怎么起这么早?”我刚问了一句,就觉出不对劲。

  她的两只脚居然是光着的,腰也有些佝偻!

  果然,桑岚再次发出了昨天听到过的那个苍老声音:“上路吧!”

  说完,就跑到院子一边的角落,背对着这边,蹲在那里不动了。

  我越想越觉得瘆的慌,刚要去找季雅云,问她有什么法子能把这‘仙家’请走,没想到静海从另一间屋出来,叫住我,低声对我耳语了几句……

  其他人起床后,胡乱洗漱完吃了早饭。

  我和瞎子、孙屠子各自背上昨天准备的一些简单事物,又让季雅云哄着‘大仙’穿了双鞋,这才和静海一起,跟着桑岚出了门。

  到了村口,见到我们开来的汽车,‘桑岚’竟显得有些惊恐。等上了车,更是显得不知所措。

  好在静海这个‘妖僧’,有着一张不输于瞎子的利嘴,竟一路哄着她把我们带到了一处山脚下。

  下了车,瞎子拿出罗盘看了一阵,眉心拧成了疙瘩。

  “这山里的气势,居然比咱去过的老鳖山还怪。我是真看不出门道了。”

  “那就别浪费力气,跟着她走!”静海朝桑岚努了努嘴。

  进了山,我边跟着往前走,边劝瞎子,让他冷静点,既然是人为作妖,那就不算难解决,别还没见到正主,自己先乱了方寸。

  “我就想知道,是谁得罪了人?得罪了什么人?要弄的这么严重。”孙禄插嘴说。

  我的心情也沉重起来,说:“这多半是鬼山的人找来了。”

  “鬼山?”静海脚下一顿,回过头问:“哪一种鬼山?”

  我觉得有些事用不着见人就瞒着,于是就简要的把鬼楼的事说了说。

  老和尚听完,眼中竟闪过异样的光芒,边继续往前走边嘀嘀咕咕的说:

  “真要是这样,那还真要抽空去看一看了……”

  他声音越来越含糊,后边说什么我也没怎么听清楚,隐约就听到什么‘宝贝’之类的。

  我就奇了怪了,这老家伙一副出家人的打扮,年纪也不小了,怎么满脑子都是‘宝贝’呢。

  “鬼山的人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?”孙禄忍不住问。

  我说:“那个借尸还魂的人基本上可以确认了,是娟子。”

  “娟子?!”孙禄瞪大了眼睛。

  我点点头:“老段说得对,她没死……是没有魂飞魄散。现在看来,她是被火车上的那‘三兄弟’带回了鬼山。她不知道怎么地,逃了出来,附在了那个女人身上。鬼山来人,目的很可能是要抓她回去。”

  “噢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静海又一次回过头来,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说:“这么说来,你和鬼山是有仇的咯?”

  “算是吧。”我有点不大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。

  静海干笑两声:“看来鬼山的人是真的恨不得你死呢,要不然,他们也不用费力气给你老娘下半鬼降了!”

  “你说什么?!”我瞳孔骤然一缩。

  “想想看就知道了,给你老娘下降的人,用了超过一百只鬼做降引,他们根本不是想你老娘死,而是要她不断经受鬼上身的折磨。要不是对你恨之入骨,怎么会这么大手笔呢?而且用一百只鬼做降引,可不是一般的降头师能做到的,你不想想,寻常的降头师去哪儿找那么多鬼来,还用在一个人身上?”

  听了静海的话,我牙都快咬碎了,“猜霸!”

  我怎么都没想到,董亚茹之所以中降头,竟是受我的连累。

  更加没想到,鬼山的‘大老板’心思竟然这么歹毒,为了报复,竟会向我身边的人下手。

  “祸祸,先别多想了。”

  瞎子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,拿出罗盘看了看,说:“我们应该就快到地方了。”

  他朝桑岚扫了一眼,低声说:“看好桑岚,可别让她跑了。”

  我点点头,见桑岚越走越快,忙追上去,伸手就去拉她胳膊。

  桑岚被我拉住,身子明显一震,回过头来看着我:“到地方了吗?”

  “你……她走了?”听她发出的是本来的声音,我大感诧异。

  桑岚有些茫然的点点头,“走了吧……”

  “老鼠婆……不是,大仙儿走了,我们还怎么找?”孙禄追上来说。

  瞎子沉声说:“我想我知道要找的人在哪儿了,你们听到水声没?”

  瞎子打头,又往前走了一阵,来到一条山溪边。

  沿着山溪往上,走了没多远,就见到山溪边出现一个三尺见方的山洞。

  “那伙人在这洞里?”孙禄疑惑的问。

  “这不是山洞。”瞎子摇了摇头,几步走到跟前,扒开洞口的一些枯枝树叶。

  洞口扩大,竟露出半扇破裂的石门。

  瞎子回过头看着我:“还记不记得老段说过蛟鳞河的事?”

  我一愣。

  不等我开口,瞎子就指着石门说:“我要是没猜错,这就是当初埋葬那个妃子的墓葬!”

201802/16/9048_3441819 201802/16/9048_344181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