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四十六章 生死门

第四十六章 生死门

更新时间:2018-08-15 0:49:36

  此刻瞎子的眼中竟恢复了以往的灵动和自信,努努嘴,示意我别出声,跟着往前走。

  进入石门,往前走了大约七八米,我整个身子猛一激灵。

  先前那种还没上桥便涌现的危机感竟一下子消失了!

  我下意识的回过头,借着手电的亮光,隐约就见水面上的那些死尸正在缓缓向水中央漂移,最终沉了下去。

  静海也停了下来,抓着僧袍的袖子抹了把光亮的脑门:

  “呵,可算是保住命了。”

  见他开口,我忍不住问:“那些死尸是怎么回事?”

  静海嘿嘿一笑,没说话,眼珠却斜向了同样停下来的臧志强。

  臧志强仍是一脸的疑惑,又再扫了一眼所有人,终于忍不住问:

  “你们当中,有谁是天生和蛇犯冲的?”

  见我们不说话,他抿了抿嘴唇,说:“刚才那些死漂子全都是守灵兽…也就是那种赤红水蛇的寄居体。你们,不用怀疑我,我下来的时候一直在默念避灵诀,照里说那些死漂子绝不该浮出来。除非你们当中有人天生和常家犯冲,或者带了能吸引蛇的东西。”

  我想了想,点点头:“确实带了。”

  我抬手指了指桑岚,把季雅云请神,却请来老鼠婆附体在桑岚身上的事大致说了说。

  老鼠和蛇是什么关系,那就不用说了……

  臧志强一捶脑门:“我靠,居然是这样,我说呢!”

  我上前一步,盯着他全身唯一通透明亮的眼睛:“我只说一遍,别再耍花样了。人命关天,如果你再耍心机……我们未必出不去,而你,肯定要在精神病院过下半辈子。”

  臧志强嘴角抽搐了一下,和我对视了片刻,像是想从我眼睛里看出点什么。

  最终还是点了点头:“行,接着走吧。”

  “你们在打什么哑谜?”孙禄凑过来问。

  我看了一眼臧志强的背影,低声说:“先干正事,回头再说。”

  眼下的通道全是用砖石垒砌的,走在其中,倒是真有种参观裕陵(乾隆墓)的感觉。

  到了这会儿,我已经顾不上想这‘妃子墓’本身的邪异了。而是想着怎么拿捏和对付‘活人’……

  通道的尽头,是一条通往上方的石阶。

  臧志强在石阶前顿了顿身形,迈步向上走去。

  “怎么你们藏阴一脉的人都当别人是傻子吗?”瞎子冷冷说了一句。

  臧志强身子一顿,猛地转过头,我人已经到了他面前,盯着他念起了法诀。

  他的神情变得恐慌起来,慌忙摆手:“不要…我弄错了…帮……帮我……”

  不等他说完,我右手一扬便将他收回了藏魂棺里。

  “早看出这小子不老实了!”静海翻着白眼说道,转向我问:“你把他收进去了,谁给我们带路啊?”

  我扭脸看向瞎子。

  瞎子一言不发的走到一侧墙边,反转电筒在墙面上敲了几下,又在旁边敲了敲,对比起来,他最初敲击的位置发出的声音明显有些空洞。

  “这后边是空的!”孙禄眼珠转了转。

  瞎子打着电筒左右看了看,回过头,却是一脸颓然的看着我说:“我们还是着了他的道了……这里是生门没错,可这扇暗门是供墓主‘重生’后开启的,外边根本没机关能打开。要想进去,除非回去,从另一边下来。”

  “你们到底在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啊?”桑岚问。

  我也是有些沮丧,边往台阶上走了两步向上打量,边给她解释:

  “这里虽然是地下,但年代久了,地上也落了不少浮灰。但是在我们上吊桥的时候,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脚印。也就是说,除了第三具死尸到达了桥头,并没有其他人经过吊桥。”

  静海接口说:“那帮作妖的人,是从另外一边下来的!”

  桑岚:“不是说后天入、先天出吗?左手后天,右手先天……”

  我斜眼看着她说:“左手后天,右手先天没错,可那得看是针对谁。这里是墓葬,当然要以墓主为参照。我们的左边,应该就是墓主的右边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臧志强故意偷换了概念,骗我们从先天生门进来?他的目的是什么?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?”

  孙禄拧了拧眉毛,回头看了一眼,扭过脸说:“还有,要是对方那伙人是从另一边下来的,水里怎么会有他们的尸体?”

  “还不是因为他咯!”

  静海斜了我一眼说:“我现在差不多弄明白了,那小子是藏阴一脉的传人,因为中了降头,把魂魄藏进藏魂棺内避祸的吧?”

  “昂,是啊。”孙禄点头。

  “呵,大难临头,藏阴避祸本来就是藏阴先生独有的能耐。可危难如果不能解除,他们指什么活着啊?”静海指了指我说:“那小子大概从一开始就以为自己活不成了,又恰巧发现你是阳世恶鬼的特殊体质,所以从一早就瞅上你这恶鬼之躯了。他是不是把藏阴一脉的法诀都传给了你?藏阴法诀,绝不能外传的,如果传了,得传授之人必须死。”

  不等孙屠子等人再开口,静海就挥了挥手:“行了,不用问了。藏阴一脉还有个不为人知的诀窍,那就是藏阴夺舍。他应该一早就计划要夺取徐祸的恶鬼之身了,所以才把我们带到这绝地上来。只要等徐祸一死,他就能夺舍重生了。”

  “我艹他妈的,贼就是贼……”孙禄忍不住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  “先别说这个了,想想看,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吧。”已经恢复了沉着的瞎子说道。

  孙禄往阶梯上方看了看:“从这上边,能去到另一边吗?”

  “这根本是一座邪墓,或者说是邪人做的妖局。两条通道殊途同归,但生门只供出,不能入。”

  瞎子指了指他所在那面墙下的地面:“看脚印就知道了,河里那两个‘工装服’,应该是从那边进来,从这扇暗门里出来的。他们应该是被哄骗出来,也是做局造势的一部分。现在我们不能从生门进去,就只能回去,从另一边再走一趟。”

  “你觉得时间来得及吗?”静海问。

  瞎子凝眉不语。

  “其实……可能不用再绕回去了。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所有人都是一愣,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说话的桑岚身上。

  桑岚没再说话,而是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瞎子所站的那面墙。

  渐渐的,就见她的眼角和嘴角同时耷拉了下来,原本光洁的两颊慢慢现出几道老鼠胡子似的褶皱……

201802/16/9048_3443020 201802/16/9048_3443020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