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五十三章 古怪的传话

第五十三章 古怪的传话

更新时间:2018-08-19 23:15:12

 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,目光全都集中在董亚茹的身上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。

  我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她这是又被‘徐秋萍’主宰了身体了。

  段乘风本来已经有了七分醉意,听她开口,像是触电般身子猛然剧震。

  他看着‘徐秋萍’,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潮红,嘴唇翕动了两下,却没有发出声音,只是怔怔的看着‘徐秋萍’,像是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,又像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。

  我有点受不了这种凝重的气氛,犹豫了一下,打破了沉默。

  我看着女人缓缓的说:“你不是徐秋萍,你是娟子吧?”

  与此同时,瞎子也低声对段佳音说:“她是你妈。”

  见女人点头,我没再说什么,拿起桌上的烟和打火机走了出去。

  片刻,房间里猛然传来一声让人肝肠寸断的呼喊:“娟儿!”

  接着,就是段乘风撕心裂肺的哭声……

  “老……徐祸。”季雅云走了出来,神情颇为担忧的说:“茹姐她是被……她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?”

  我说:“没事的,娟子是个好女人,不会害她的。这件事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就见院门外走进一个男人。

  这人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,径直走到我面前,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,然后收起雨伞,转过身背对着屋子不再说话。

  来人是周大龙。

  他虽然没开口,但我也猜到他来的目的了。

  他是鬼差……

  我朝屋里看了一眼,问他:“急吗?”

  他摇摇头:“不急。”

  又过了一会儿,我回到屋里。段乘风和娟子都已经哭的几乎瘫了。段佳音的脸上也满是泪痕。

  只是见‘娟子’和段乘风相拥在一起,桑岚和父亲的表情都有些尴尬。

  我低声问一旁的静海,如果‘借尸还魂’的鬼魂离开董亚茹的身体,他是不是就可以替董亚茹解降了?

  静海眼珠转了转,朝窦大宝勾了勾手指。

  “干啥?”窦大宝凑过来问。

  “把你头上的纱布解开,让我看看。”静海说。

  窦大宝看了我一眼,见我点头,才解开了包头的纱布。

  等纱布解下来,我不禁呆了呆。

  在离开小阳间的时候,窦大宝的脑门磕在了铁观音上。这才没几天,他的伤口居然已经愈合了。只是伤口的位置,竟留下黄豆大一块鲜红印记。

  因为伤口正好在眉心,看上去就像是我们小时候去照相馆拍照的时候,特意点上去的眉心红一样。

  静海盯着他仔细端详了一阵,啧啧有声道:

  “不愧是小佛爷啊,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将阴佛舍利收归己用,而且成就了眉心轮,九世童子身果然名不虚传啊。”

  “九世童子?”我一愣。

  貌似刚认识窦大宝那会儿,就总听他白话什么‘九世童子’,现在听静海一说,怎么就感觉这么奇怪呢?

  我忍不住问静海,九世童子到底是怎么个情况?

  静海翻了个白眼:“这还用问?九世童子,也就是九辈子都是处男咯!”

  窦大宝身子一踉跄,差点当场栽倒。

  这会儿也顾不上问旁的了,我又问静海,能不能解半鬼降。

  静海点点头,笃定的说能。

  给董亚茹下降头的人用了上百只鬼做降引,他之前不能解降,是因为这些鬼魂全都融合在了一起,如果强行解降,就会伤害到董亚茹自身的魂魄。

  而窦大宝眉心的红点,在佛家来说叫做眉心轮,又叫做第三眼气轮,不同于普通的天眼,拥有眉心轮的人不光能够轻易的分辨鬼物,更是能够与神明沟通。

  利用窦大宝的眉心轮,他就可以将百鬼降引分化辨识,逐一诛除或超度。

  “徐祸。”娟子突然叫了我一声。

  她朝我点点头,说:“真对不起,我从一开始就骗了你们。”

  我想了想,问:“你怎么会附在她的身上?”

  娟子满怀歉意的给我们解释,说自从那年在火车上离体后,她就被带到了鬼山,这些年一直都困在那里。

  这次她无意间偷听到猜霸要在鬼山挑选百鬼用作降引,所以就趁其他人不注意混进了百鬼当中。

  因为是祖传的萨满,所以她利用萨满巫术,避免自己的魂魄和其余鬼魂融合。同时也压制住百鬼魂灵,令半鬼降暂时不能发作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徐秋萍?”桑岚忍不住问。

  “我离开鬼山后,他们一定会很快发觉,一定会派人抓我回去。所以,我不敢表露身份。还有,秋萍是我和乘风的一位故人,如果乘风有机会听到她的名字,一定会设法和她见面。到时候我就能和乘风团聚了。”

  问答间,我心里的疑惑逐渐解开。

  同时我也发现,娟子虽然没怎么见过世面,却绝不是个笨女人。

  只是她被困在鬼山近二十三年,对外面的世界完全不了解,所以才会在这么长时间以来,没有表露出身份和想要达到的目的。

  倒是董亚茹出事后,桑岚一家向段乘风求助,段佳音替董亚茹卜算避祸,无意间却将自己的母亲接回了家。

  “时间差不多了。”外面传来周大龙的声音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段乘风似乎没觉得意外,也没显得有多悲伤。

  他拉着娟子的手,满怀深情的看着她,仿佛透过董亚茹的外表,看到了自己妻子的模样。

  “知道你没事,我就放心了。走吧,过不了多久,我就会下去陪你了。”

  娟子摸了摸他苍老的脸庞,“傻瓜,别瞎说,你还有好多年要活呢。”

  娟子松开他的手,突然走到我面前说:“白梦蝶要我告诉你两件事。”

  “白梦蝶?”我一怔。

  白长生的姐姐,那个鬼歌女居然让她带话给我?

  娟子点点头,说多亏了白梦蝶的帮助,她才能混入百鬼当中。

  “梦蝶让我告诉你,如果有人要害你,就让你去找一个人,那人一定会保护你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杜汉钟。”

  “杜汉钟?”我愕然看着她。

  杜汉钟、杜老板,种种迹象表明,他就是鬼山的大老板。白梦蝶居然说,他会保护我?

  娟子点点头,“还有,她让我提醒你,要你小心身边的人。”

  “身边的人?”我又是一愣,眉头跟着皱了起来,“小心谁?”

  娟子摇头:“她要我告诉你的,就只有这么多。”

  说完,最后深深的看了段乘风和段佳音一眼,转过身,缓缓向外走去。

  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的身子猛地一震,回过头有些茫然的看着屋里,目光最后落在了桑岚和她父亲身上:

  “文宇,岚岚,这是哪里啊?”

  娟子离开后,静海利用窦大宝的眉心轮替董亚茹解了半鬼降。

  解降的过程十分的匪夷所思,让人不禁再次感叹降头术的邪异。

  关于阴佛舍利,静海解释的很含糊,或者说懒得解释。主要是老和尚还因为没能得到舍利子耿耿于怀。

  对窦大宝这个小佛爷本身,老和尚的解释简单粗暴,九世童子就是九辈子都是老处男。

  替董亚茹解降后,静海就说有事,当天就离开了。

  而段乘风见到娟子后,脑子竟恢复了清醒。

  离开蛟鳞河的时候,他拉住我的手,问我还愿不愿意认他这个大哥。

  我看了看臊眉耷眼的瞎子,说算了,他虽然阴了我一次,但以前也没少帮我,恩怨就此一笔勾销。至于兄弟论处就不必了,要不然不光段四毛看我的眼神不善,就连瞎子过后也少不了跟我扯皮。

  在火车站候车的时候,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。

  打电话来的是一个男人,旁边间或还有女人的哭声。

  我听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对方是明春饭店的那对夫妻。

  原来静海在离开楚婆婆的烧纸铺的时候,已经把楚婆婆养的蛊全都施加在了这两口子的身上。

  两人最初没什么感觉,可这两天开始发觉不对劲。

  那就是到了晚上,饭店里的生意出奇的好。

  客人送走一拨又来一拨,一直到凌晨都不断。

  开始两口子还满心欢喜,以为财神爷眷顾到两人头上。

  可等到两人准备把收来的钱存进银行的时候,才发现里头竟然夹杂着十几张冥币!

  这时两人终于明白过来,夜里来的那些客人,不是人……

  我对着电话呆了好一会儿才琢磨过味来,静海也是缺德,他倒是没直接害这两口子,而是利用蛊惑替他们招揽来‘另一个世界’的生意。

  两人在电话里不住哀求,说知道错了,要我大发慈悲帮帮他们。

  我想了想,让他们把收我的钱转到我卡上。

  之后才告诉两人:要想平安无事,就多抽时间去给老爹老娘上上坟。

  ……

  早上下了火车,我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平古。

  我事先并没有通知徐洁我要回来,想要给她个惊喜。

  可当我怀揣着鬼仙给的凤凰石,到了城河街,还没下车,便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。

  街口横七竖八的停了好几辆警车,十多个警察正在路口维持秩序。

  我的心没来由的一沉,给了车钱,下了车急着就跑过去,拉住其中一个熟悉的警察,问出了什么事。

  “早上接到报警,城河街32号发现一具死尸。”

  “32号?”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按照门牌顺序,城河街32号……不就是31号,是我家?

  “徐祸!”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……

  (本卷完)

201802/16/9048_3445066 201802/16/9048_3445066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