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一章 31号凶案

第一章 31号凶案

更新时间:2018-08-20 1:15:24

  叫我的是赵奇,他走过来,拍了拍我的肩膀,想要说什么。

  这时我已经从错愕中反应过来,不等他说出口,拔腿就往家里跑。

  家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我刚要进去,就被赵奇追上来一把拉住。

  “你应该规避。”赵奇盯着我说。

  “我规避个屁!”我几乎完全失去了理智,挣扎着想甩开他。

  这时,高战恰巧从屋里走出来,见状急忙走了过来。

  “回来了。”

  高战随口说了一句,从另一边按住我的肩膀,对赵奇说:“死者的身份基本能认定了,是个入室盗窃的惯犯,局里挂了号的。”

  “盗窃犯?”

  我猛一愣,停止了挣扎。

  高战点点头:“上回进去,还是我亲手抓的他呢。上回是入室盗窃,碰巧那家女主人回来,这小子起了歪心,把女户主用胶带绑了,想QJ她。没想到这家的男主人和女主人是一起回来的,男主人去地库停车了。这小子被男主人用皮带打个半死,后来入室盗窃、QJ未遂两罪并罚,被判了六年,上个月刚放出来。”

  我彻底懵了。

  好一阵才反应过来,使劲捶了一下脑袋。

  和徐洁在一起久了,我多数时间都忘了她不是普通人。所以刚才一听说家里死了人,第一时间就想到……

  不对!

  一个更加不妙的念头在脑海中冒了出来。

  “入室盗窃?人是怎么死的?”我问高战。

  直觉告诉我,这件发生在我家里的案子似乎不一般,否则也不会连市局的人都赶来了。

  高战回头看了一眼,转过头刚要说什么,被赵奇给拦住了。

  “虽然是自己人,可还是得讲规矩。”赵奇说。

  高战撇了撇嘴,把话咽了回去。

  大约过了将近四十分钟,马丽和大双从门里走了出来。

  跟着一个打包尸体的袋子被抬了出来。

  马丽走到我面前,表情显得有些古怪,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只说了一句:跟我回总局。

  我本来还想借口先把行李放回家,看看是什么状况。最重要的是,徐洁呢?到现在都没看到她的身影,她去哪儿了?

  但是,想到一个在我看来可能性几乎为零的可能,我还是勉强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  到了总局,有些出乎意料的,马丽竟递交申请,让我跟她去实验室,参与对尸体的化验。

  到了法医室,换了衣服。

  装尸体的袋子一打开,我就觉得大脑一阵眩晕,瞬间变得无法思考起来。

  “照表面判断,你认为死者的死亡原因是什么?”马丽看着手里的文件夹问。

  “啊?”我恍惚的看向她。

  “死亡原因?”马丽抬眼盯着我又问了一遍。

  “死者颈部动脉有贯穿性伤口,应该是失血性休克导致死亡。”我本能的脱口说道。

  马丽问:“你认为造成伤口的凶器是什么?”

  我咬了咬嘴皮子,低声说:“应该是牙齿。”

  “那他就是被人咬死的咯?”马丽把手里的文件夹往桌上一丢,“开工。”

  直到下午两点,我才换了衣服,从实验室走出来。

  这会儿我里边的衣服已经不知道被汗水溻湿了多少遍,整个人也像是虚脱般没了多余的力气。

  死者是一名26岁的男性,身材十分的瘦小。

  如我所想,化验结果显示,死者的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。

  但是马丽告诉我,现场遗留下的血迹和死者的失血量严重不符。

  也就是说,从死者身体里流出来的血,有超过三分之二不见了……

  按照程序,赵奇和沈晴为我做了问讯笔录。

  当沈晴问我家里都有什么人的时候,我没有丝毫犹豫的说: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住。

  最后赵奇告诉我,因为案情重大,所以按照法定程序,我租住的房子暂时会被查封,我暂时不能回去居住。

  “要不你这几天先住我那儿?”赵奇问我。

  我摇了摇头:“算了,我还是去刘瞎子那里凑合两天得了。”

  出了市局,我立刻拨打了徐洁的手机。

  听筒里传来提示:“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”

  刚挂了电话,手机就震动起来。

  打电话来的是孙禄,电话一接通就说,大双已经把我家的事告诉他了,问我现在在哪儿。

  随即又明显压低了声音说:“大双说那个盗窃犯是被人咬死的,而且失血量和现场遗留的血迹不相符合。祸祸,该不是徐洁她……”

  “不是!”不等他说完,我就绝决的打断他:“绝对不是。”

  挂了孙屠子的电话,我独自一人开车回了平古。

  没直接回城河街,而是在县城找了家旅馆开了间房。

  进了房间,我胡乱丢下行李,一头扎进了卫生间,连衣服也没脱,就打开淋浴对着脑袋冲了起来。

  女骗子,你又去哪儿了?

  为什么不等我回来……为什么又不接电话……

  你又玩失踪,还把肉松也带走了……

  “嗡……嗡……嗡……”

  震动声在耳畔响起,我反手抓过手机,睁开眼看了一眼屏幕,时间显示凌晨一点。

  关了闹钟,翻身起来,又坐在床上愣了会儿神,抓起背包离开了旅馆。

  开车到城河街附近,把车停在隔壁一条街,下了车,步行来到了城河街。

  凌晨时分,城河街附近早没了人影。

  河两岸绿树被夜风吹动,沙沙的声音传来,使得整条街更显得阴森。

  来到31号,看看还拉着的警戒线,再看看门上贴的封条,直接穿过和28号之间的空地,来到了后边的院墙外。

  刚要翻墙进去,草丛里突然蹿出一个人影,压着嗓子喊:“祸祸……”

  我吓了一跳,定神一看,居然是窦大宝!

  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我小声问。

  窦大宝呲牙一笑:“听说你家出了事,我猜到你晚上一准儿会回来找小包租婆。所以我直接开车从家回来店里,从十一点就猫在这儿等你了。”

  我摇了摇头:“这件事跟你没关系,你赶紧回去。”

  窦大宝瞪眼:“什么叫和我没关系?你不是我哥们儿?小包租婆不是我朋友?”

  “这件事不一样,私自闯进被警察封锁的区域是违法的。”

  “切。”窦大宝翻了个白眼,“你相不相信小包租婆会咬人?”

  “不信。”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说。

  “那不就截了?反正咱问心无愧,小小的踩一下线不过是为了查明真相,又有什么关系?别再啰嗦了,再啰嗦就天亮了,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。”

  说完,他竟不管不顾的往上一蹦,攀住院墙,像只大老鼠一样的爬了进去。

 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刚要翻墙进去,忽然间就感觉黑暗中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我……

201802/16/9048_3445162 201802/16/9048_3445162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