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三章 驿站之谜(2)

第三章 驿站之谜(2)

更新时间:2018-08-20 23:16:56

  “是因为这块牌子?”窦大宝把桃符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  “我哪儿知道?”我把桃符接过来,翻来覆去的看了看,心里满是疑惑。

  利用凌红暗藏在照片里的阴阳符,的确能够来往阴阳两界,这已经在东北的废矿井里证实了。

  可我当时是在‘祸’字桃符上画的符,并没有用到‘福’字桃符,怎么就一下子来到驿站了呢?

  难道说,见到驿站,是因为刚才偷袭我和窦大宝的那个人?

  我忽然想起,翻进院里前,那种被人暗中窥视的感觉。但很快又下意识的摇了摇头。

  直觉告诉我,如果真有人在暗中窥视,那和偷袭我们的绝不是同一个人。

  偷袭的人身手十分矫健,真要想对我们不利,在我和窦大宝猝不及防的情况下,起码窦大宝就不能像现在这么囫囵个的站着。

  回想起来,这个人似乎也是偷偷溜进来的,像是事先也没想到屋子里会有人。

  我就是个穷鬼,家里又没金矿,他溜进来干什么呢?

  貌似我家最近很招人啊……

  “你说,季雅云……不是,是‘小时候’版的季雅云,现在在不在驿站里头?”窦大宝鬼使神差的小声问我。

  只一句话,就把我对阴阳驿站所有的疑问和好奇全勾出来了。

  话说做驿站老板的日子不算短了,可那都是在睡着以后去到驿站的。虽然确定驿站的存在,但醒来后总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。

  现在,阴阳驿站切切实实的出现在了眼前……

  “走,去看看!”

  两人翻出院墙,看看面前的古楼,对视了一眼,心里都感觉说不出的诡异。

  31号和28号中间明明是一块荒草蔓延的空地,怎么就凭空多出一栋建筑呢?

  两人顺着墙根往正门的方向走,窦大宝突然说:

  “你这驿站比起鬼楼气势可差多了,人家七层,你只有三层。”

  鬼楼?

  我心一动。

  听他一说,我才发现,阴阳驿站的存在竟和鬼山有着出奇的相似之处。

  窦大宝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,眼珠转了转,压低了声音问:

  “咱是不是又到了‘另一个世界’了?”

  我有点恍然的点了点头。

  现实中不可能转眼间多出一栋楼,只能是一种解释:

  无论是阴阳驿站,还是鬼楼,都和废矿井下的梵鲸楼一样,不属于我们原本世界的存在。

  刚绕到前面,窦大宝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:

  “我收回刚才的话,比起你这儿,鬼楼绝对不上档次。”

  事实是,我早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

  之前来驿站,我不是没出来看过,可那四周都是雾茫茫一片,似乎天地间就这么一处独立的存在。

  可眼下迷茫不在,正对驿站正门的,竟是一条奔流大河。

  驿站门口挂着两盏大红灯笼,灯笼下方竟还分别蹲守着一尊狰狞凶悍的巨大石兽。

  这一切都使得印象当中陈旧的驿站古楼变得气势磅礴起来。

  比起鬼山的七层塔楼,阴阳驿站虽不那么宏伟,却多了七分的俨然。

  “这俩好像不是狮子,是什么啊?”

  窦大宝一手搓着自己的眉心轮,一手指向其中一尊守门石像。

  我反应过来,看清他要指的那尊石像,心里猛一激灵,一下拍开了他的手,“别瞎指!”

  “怎么了?”窦大宝抚着手背问。

  我又看了看另一尊石像,小声对他说:

  “这两位都不是好招惹的,左边的是饕餮,你刚想指的这位,是龙子睚眦。你应该听说过那个成语吧?”

  窦大宝先是一愣,随即瞪圆了眼睛:

  “乖乖,敢让这两位看大门,你这是要上天啊?”

  我说这里的情形似乎有点不大对,让他别再嘴没把门的。

  要知祸从口出,真要是因为说错话吃了亏,可就没地说理去了。

  抬头看了看门头上‘阴阳驿站’的招牌,我深吸了口气,反手敲门。

  敲了几下,里边都没回应。

  “你是这儿的老板,还用敲门吗?”窦大宝还是没忍住说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,伸手推开了大门。

  门外的情景让我一度怀疑找错了地方,可看到里头的陈设,我才敢肯定,这里就是我先前到过的驿站。

  窦大宝四周张望了一下,说:“小雅好像不在啊。”

  “她们一家人还在市里,怎么会到这儿来?”我有种感觉,之前见过的小雅,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。

  细想起来,似乎是第一次去府河县,那晚季雅云跑到我房里‘主动献身’的时候,我就有这样的直觉了。

  看着已经颇为熟悉的大厅,我有种难以抑制的兴奋。

  以前来驿站,要么匆匆来匆匆去,要么就是被其它事牵绊,到目前为止,我还真没好好看过这里呢。

  我甚至连柜台上的账本都没仔细看过……

  目光落在柜台上,我不禁一愣。

  每次来账本都是放在柜台上的,这次怎么没了?

  窦大宝问我:“现在驿站里还住着些什么人?”

  我说:“应该就一个了吧。”

  先前白长生和魇婆也住在这里,但现在他俩成了伞中鬼,那驿站里应该就只剩下一个我来之前就住在这里的人……那个脸被火烧的毁了容的黑衣人。

  想到黑衣人的样貌,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。

  见窦大宝漫无目的的东瞅西望,我感觉有点乱。本来对驿站充满好奇,可这里除了我和窦大宝就看不到有别人,连‘熟悉’这里的小雅也不在,我反倒有点抓瞎了。

  想到小雅,我不禁想起一件事,招呼窦大宝走向左边的屏风。

  记得白长生刚来的那次,突然发神经变成了鬼罗刹,小雅仓惶的把我带进了这后边的一个房间。

  我记得她说过,这个房间是……账房。

  房门并没有锁,轻轻一推便开了。

  我站在门口往里看了看,刚要进去,忽然间,先前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竟又出现了。

  回过头,除了窦大宝正踮着脚尖越过我肩膀往屋里瞅,并没有其他人。

  我正狐疑,窦大宝已经忍不住拨开我进了屋。

  我怕他胡来,只好跟着走了进去。

  上次被鬼罗刹追,我也没仔细打量这屋。

  一扇红木雕花的屏风将屋子从中间隔开;外边是一张阔大的字台和一把椅子;靠墙是几乎占据了一整面墙的多宝架,架子上却空无一物。

  屏风后边,除了一张小桌,竟还有一张罗汉床。

  账房……

  账本呢?

  我看着空空如也的架子发愣。

  我依稀记得,上次进来的时候,架子上好像也没见有什么东西。

  看陈设,要说这间是账房,倒不如说是书房来的贴切。

  窦大宝走到字台后,撑着桌面看了看上面的东西,抬起头刚想说什么,眉毛突然一拧,拔脚就往外跑:

  “有人!”

  我一怔,想到那种被偷窥的感觉,跟着就往外跑。

  跑出门,窦大宝已经跑上了楼梯,我只能跟着追上去。

  一口气跑上三楼,却发现还有一条朝上的楼梯。

  “大宝……”

  我刚喊了一声,窦大宝已经蹿上去了。

  跟着上去,就见楼上只有正对楼梯的一个房间。

  房门闭合,窦大宝正站在门口发愣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我和他没差几步,并没有见到什么人影。

  窦大宝拧了拧眉毛,“靠,动作也太快了吧?”

  我拉住他:“你到底看见什么了?”

  我已经发现,房门是上了锁的。

  上面就这么大点地方,真要有人上来,绝没有藏身的地方。

  “我明明看到有个家伙在门外偷看,追上来,他就不见了。”窦大宝皱着眉说,“这里肯定有什么妖魔邪祟,多半是进屋去了。”

  说着,竟抬脚要去踹门。

  “别乱来!”我一把将他拽了回来,“睚眦、饕餮守门,能有什么妖魔邪祟?”

  嘴上这么说,我心里却也犯嘀咕。

  窦大宝平时是有点莽撞,但不缺心眼。

  他说看见有人,就一定没有看错。

  只是这上面的门锁着,一直暗中窥视着我们的人如果跑了上来,那他是怎么进去的?

  “我看你是因为小包租婆的事又犯傻了。”

  窦大宝斜眼看着我,“我和你是人,门锁着当然进不去,你听说过谁家的门锁能拦得住鬼啊?”

  我一时无语,可还是没让他踹门。

  除了一楼,驿站的其它楼层我从没上来过。

  从外表看,更看不出这古楼还有第四层。

  我总觉得今天的事有些蹊跷。

  更主要的事,从上来以后,我就有种说不上来的奇异感觉。可哪儿奇怪,一时半会儿又说不上来。

  窦大宝倒是没再动踹门的心思,却不甘心的扒着门缝往里看。

  半晌,回过头来郁闷的说:“里边没点灯,啥也看不见。”

  我没有回应他,而是愣愣的盯着门上的锁。

  那是一把古旧款式的铜锁,锁身上隐约还有字迹,只是上面的光线有些昏暗,字迹又有磨损,看不清楚是什么。

  顺着我的目光,窦大宝也留意到了那把锁,捏在手里晃了晃,“铜的,不用踹门,这样的锁我两下就拽断了。”

  “别乱来!”我连忙阻止他。

  我从兜里摸出打火机,打着火凑到了铜锁上,借着火光看清上面的刻字,心没来由的一提。

  那居然是个‘徐’字!

  我转眼看着窦大宝,抿了抿嘴唇:

  “我要是说,我有这把锁的钥匙,你信吗?”

201802/16/9048_3445616 201802/16/9048_3445616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