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五章 黑衣人的身份

第五章 黑衣人的身份

更新时间:2018-08-22 1:18:18

  来人叫张涛。

  我不光知道他的名字,还知道他今年二十六岁,上个月刚从监狱里放出来。

  因为,就在今天上午,我刚在市局的法医实验室里,对他的尸体进行了解剖化验。

  这个张涛,就是死在我家后院里的那个盗窃犯!

  我拿起他放在桌上的纸条,还没看内容就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  这张纸分明就是从后街31号,老何铺子里的那个本子上撕下来的。

  看清上面的内容,我心里就是一咯噔。

  ——事关阴阳,无法超度。

  的确是老何的笔迹。

  事关阴阳……

  想到张涛的死状,我深吸了口气,把纸条放回桌上。

  这时,我才发现,除了我刚放在柜台上的阴阳照骨镜,先前不见了的那本‘账簿’竟又出现在了台面上。

  不过,这会儿我已经没心思翻看账本的内容了。

  我勉强整理了一下思绪,看着张涛问:“你到我家里去干什么?”

  “啊?”张涛一愣。

  我说:“你昨天晚上去的是我家!”

  张涛明显一哆嗦,嗫喏着不敢说话。

  季雅云冷冷的说:“老板问你什么就说什么,否则马上离开。”

  “是是是,我说,我说。”

  张涛慌乱的点着头,“我才从牢里放出来没多久,身上没钱,就想……”

  见他眼神闪缩,我打断他说:

  “我要听实话,如果有半句假话,我让你魂飞魄散。”

  “我真就是没钱了。”张涛更慌了,“我在附近连着踩了几天点,那家……那家只有一个女人,我就想进去弄点钱……”

  “我艹你麻痹!”我到底是没压住火气。

  高战说过,这小子从十几岁就开始做入室偷窃的勾当,最后一次坐了六年牢,更是因为多了一条QJ未遂的罪名。

  他多半是看到我家里只有徐洁一个人进出,所以才起了歪心思。

  想到徐洁,我强忍住火:“后来呢?”

  “我从后边翻进院里,刚想捅开后门,哪知道我听到屋里居然有动静……我觉得奇怪,她一个女人,怎么那么晚还没睡?大半夜的,别是跟男人幽会,在干那回事……”

  “放你妈的屁!”不等他说完,窦大宝就破口大骂起来。

  我摆摆手,示意他别冲动。

  张涛本来就是个从十几岁就偷鸡摸狗的惯犯,述说起来粗俗恶心更能证明他没撒谎。

  只是从他的叙述中,我听出好几处不合理的地方。

  根据对尸体的化验,他的死亡时间是在凌晨三点钟左右。

  徐洁生活规律,那个时间段怎么会还没睡?

  还有,肉松虽然是条土狗,但警觉性极强。

  半夜有人翻墙入户,肉松怎么没叫?

  我说:“继续说下去,详细点。”

  张涛偷瞄了窦大宝一眼,小声说:

  “我当时就想看看里边的人在干什么,就扒着后窗往里看。结果……结果我看见一个男的,在翻楼下柜子里的东西。”

  “男的?”想到货架上标注的痕迹线,我心里打了个突:“那男的长什么样?”

  张涛摇头:“他把手电藏在衣服里,还戴着帽子、口罩,我根本看不见他的脸。我心说可真够点儿背的,这他妈是碰上同行了啊!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看身形,那哥们儿比我壮,我肯定干不过他,只能认倒霉。那女的……那女的十有八九也便宜那哥们儿了。”

  见我面色不善,张涛忽然嘴角一撇,委屈的说:

  “我一看没戏了,就想去别家,毕竟我还得吃饭啊。哪知道我刚要走,忽然一下被人从后边勒住了脖子……再然后……再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等清醒过来,不知道怎么,我就到了市里,到了后街的丧葬铺子。再后来,何尚生给了我一张条子,我就到这儿来了。”

  我把他的话整理了一遍,紧皱着眉头,揉着发疼的太阳穴。

  到了这个地步,他实在没必要撒谎,但是不合理的地方实在太多了。

  “你偷进院里的时候,狗没咬你?”窦大宝向张涛问道。

  张涛摇头,说根本就没看见院里有狗。

  窦大宝扭脸看着我:“该不会是小包租婆又和上次一样,带着肉松‘离家出走’了吧?”

  “她答应过我,不会再走的。”我喃喃说道。

  窦大宝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瞪大了眼睛:

  “昨天晚上就有人偷进你家,那个人会不会就是之前偷袭咱俩的家伙?”

  我说:“有可能。”

  对于张涛这个人,我实在是厌恶到了极点。

  见他糊里糊涂再问不出什么,就想拿张符箓让他滚蛋。

  手刚伸向背包,楼梯的方向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:

  “别费事了,他是被凶尸咬死的,你勉强送他走,会很损耗你自己的精元。倒不如先让他留在这里,等到事情水落石出,他自然会去他该去的地方。”

  转过头,就见一个人从楼梯上缓步走了下来。

  居然是那个从我刚来驿站时就住在这里的黑衣人。

  对于这丑脸黑衣人的身份,我一直充满怀疑,但此刻却无暇多想。

  他的话倒是提醒了我,张涛的死可能关乎徐洁,徐洁现在下落不明,我要是因为厌恶把张涛送走,事后再想找他了解线索就不可能了。

  “小雅。”我习惯性的看向身边,却见季雅云正看着黑衣人,似乎有些发愣。

  “云姐?”窦大宝抬高调门喊了一声。

  季雅云这才回过神来,问怎么了。

  见她仍有些恍惚,我有点奇怪。

  我让她先安排张涛住下,完事刚想问她怎么了,黑衣人忽然开口说:

  “就快五更天了,徐老板,你应该离开这里了。白天待在这里,对你没好处的。”

  我又是一愣。

  估算了一下时间,的确就快天亮了。

  这一晚诡奇的经历让我身心俱疲,再加上窦大宝和季雅云都在,无法预计天亮后留在这里会有什么后果,于是我断然决定,暂且离开驿站。

  我站起身,有点忍不住想问黑衣人到底是什么人,却发现他已经转身上了楼。

  我没再犹豫,拿起柜台上的照骨镜,拉着季雅云,招呼窦大宝向外走。

  走出驿站,大门竟无风自动的在身后合拢。

  与此同时,被我拉着手的季雅云竟然就那么活脱脱的从我身边消失了!

  “怎么个情况?”窦大宝愕然的问。

  我从错愕中缓过神,抬眼看了看四周,朝前方指了指:“我们回来了。”

  身后的驿站消失不见,周围又恢复了熟悉的情景。

  我和窦大宝赫然就站在31号和28号中间的那片空地前头。

  而季雅云,她本不该出现在驿站的……

  “那面镜子呢?”窦大宝问。

  我这才发现,拿在手中的照骨镜居然也不见了。

  看着窦大宝,想到在镜子里看到的情形,我喃喃的说:

  “可能镜子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吧。”

  一束强烈的光束照射过来,我本能的挡住了眼睛。

  强光熄灭,借着微明的天色,就见街口停着的一辆大吉普上下来一男一女。

  窦大宝舔了舔嘴皮子:“不是吧?这么快就‘破案’了?”

  吉普车上下来的是赵奇和沈晴,两人走过来,赵奇看着我,挑起一边的眉毛问:“回家了?”

  “哪敢啊?祸祸昨天晚上住我铺子里,我们早上起来遛弯,不行啊?”窦大宝抢着说道。

  赵奇冲我笑笑,没接他话茬,上下瞟了我一眼,“你这身遛弯的行头很特别啊。”

  低头看见身上还穿着长衫,我只能是勉强一笑。

  张涛死的邪性,案情重大,所以赵奇和沈晴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。只是我这身衣服却是没法解释的。

  “走,一起吃早饭吧。”赵奇揽住我的肩膀说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两人的身体接触,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  “你们不会是专门为了防止我回来才来的吧?”我扭脸看向沈晴:“你们什么时候来的?”

  “哪是为了防你啊,我们昨天天一黑就来了,你也知道这案子多邪门了?不盯紧怎么行?”沈晴没心没肺的说道。

  我脑子里的某根神经一动,下意识的看向赵奇……

  上了赵奇的大吉普,我在车上换了衣服。

  拿出手机,就见上面有个未接电话。

  电话是五分钟前打来的,打电话来的是季雅云。

  想到这一晚离奇的经历,我赶忙回拨过去。

  “你在哪儿?”

  “你在哪儿?”

  电话一接通,两人就同时向对方问道。

  “我在城河街。”

  “我在市里,在家里,我刚醒……”季雅云声音有些恍然,“我刚才是不是去了驿站?”

  “是……是吧。”我实在无法用确定的语气回答她。

 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季雅云的声音再次传来,却更加疑惑:

  “驿站里是不是住着一个穿黑衣服、脸被火烧过的人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你有没有感觉,那人有些熟悉?”季雅云问。

  我一怔,不知怎么,听她一问,我竟也感觉,黑衣人说话时的神态,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。

  然而,这种熟悉的感觉,在之前却是没有过的。

  又是一阵沉默过后,季雅云在电话那头说道:

  “徐祸,我、你,还有岚岚他们,前不久应该见过那个人,不过他当时不是现在的样子。”

  “什么时候?”我竟没来由的心跳加速起来。

  “是火车!”季雅云气息明显有些急促:“我们在绿皮火车上见过他,他是你爸爸,是徐荣华!”

201802/16/9048_3446012 201802/16/9048_3446012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