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六章 高战的问题

第六章 高战的问题

更新时间:2018-08-22 21:18:57

  听到‘徐荣华’三个字,我呼吸不由自主的粗重起来。

  自从有记忆以来,我第一次见到所谓的父亲,是在法医室的冷冻柜里。

  随之而来的火葬场鬼搬尸、在‘阴间’见到徐荣华刀砍鬼头……

  所有的一切都让我对这个人反感到了极点,以至于干脆权当这个人没有存在过我的世界。

  但是,在绿皮火车上,我却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见到了他本人。

  那时起,他在我脑海中才有了些立体的印象。

  火车上,季雅云和桑岚也见到了徐荣华。

  在某些方面,女人无疑比男人要敏感。

  再见到黑衣人,看他一言一行,我只是感觉有些奇怪,但季雅云却肯定的说,他,就是徐荣华。

  “怎么了?”沈晴回过头来敏感的问我。

  “没,没事。”我强忍着跑回去的冲动摇了摇头。

  徐荣华或许能帮我解开诸多的疑问,但却不是现在。

  无字灵牌上显露出我的名字,那似乎代表着某种仪式。

  我有种很强烈的直觉,我会再去到阴阳驿站,而且还可能来去自如。

  现在家里莫名其妙死了人,徐洁又不知所踪,实在不是再去追寻别的谜底的时候。

  关键是……为什么突然间会有那么多人去我家?

  我下意识的看向开车的赵奇。

  他似乎感觉到我的目光,透过后视镜冲我笑了笑。

  我也笑笑,表面没说什么,却在心里对自己说:

  徐祸,因为徐洁的失踪,你又变得过于敏感了。单凭身体的接触,你怎么就想到,昨晚偷袭你和窦大宝的人是他呢……

  吃完早饭,我说我要回局里报到。

  赵奇说那正好,他也正要去局里,就我家的案子和相关人员进行探讨。

  到了局里,我先跟高战等人打了声招呼,然后直接回了法医室。

  孙屠子还没来报到,大双和往常一样,坐在位置上发愣。

  我敲了敲桌子,他才醒过神来,“徐哥,你回来了?”

  我挠了挠头,“那谁……这几天有没有人找过你?”

  大双一愣:“谁啊?”

  我摇了摇头,“没,没什么。”

  从矿井出来的第二天,萧雨就和我们分开了。

  这个女人虽然没什么文化,却也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。

  她没说去哪儿,但直觉告诉我,她一定会回来找大双。

  只是,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样的身份和方式重新走进一个男人的生活……

  刚过中午,高战就一个电话把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。

  他拿起烟盒,抖出根烟递给我,自己也点了一根,浅浅的抽了一口,才看着我问:

  “这件案子你怎么看?”

  我知道他说的‘案子’是指哪件,本来想打个马虎眼,可想了想,转过身,关上了办公室的门……

  “什么?你说当晚去你家偷东西的不止一个人?”听我说完一些事,高战瞪圆了硬币眼看着我。

  我点点头:“我昨天晚上偷溜回家,看到了一楼货架上的痕迹标注。那些标注是根据柜门新近开启的摩擦痕迹标的,并不是指纹标识。一楼所有柜子都被新打开过,我已经很久没动过那些柜子了。张涛……他根本都没能进屋。”

  见高战眼珠转动,我以为他接下来会问我是怎么肯定有另外的人进入我家的,没想到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开口道:

  “我有三个问题,看你方不方便回答吧。”

  不等我开口,他就问出了第一个:“你还是一个人住?”

  我苦笑摇头:“两个。”

  我昨天已经撒了谎,可警察又不是傻瓜,通过采证,不可能看不出我并非一个人居住。到目前为止,包括赵奇在内,没人问我为什么撒谎,这已经是在给我面子了。

  高战点点头,比出两根手指:“第二个问题,和你同住那人,现在在哪儿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我摇头。

  高战又点了点头,竖起第三根手指,却拧着眉毛半天没说话。

  直到一根烟抽完,他才把烟屁股掐灭,转着眼珠问我:

  “第三个问题,你家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?”

  我一愣,但嘴里却下意识的回答:“没有,你又不是没去过我家,有钱也存银行了。我家里唯一值钱的就一个笔记本,还是几年前买的二手的。”

  “那他妈怎么会有大贼去你家?”

  高战盯着我说:“现场勘查下来,张涛确实没进屋,可你屋里一楼,的确有新近翻箱倒柜的痕迹。你能跟我说一些事,就说明你不认为那些痕迹是你熟悉的那个人造成的,那只能说,当晚除了张涛,确实有别的人去了你家。法证部没有在一楼找到可疑指纹和脚印,如果真的有这个人的存在,那他一定有很好的反侦察能力。那应该不是普通的蟊贼。”

  我心一动,忍不住又想到了某人。

  高战又点了根烟,随手拿起旁边一个文件夹丢给我:

  “这是这件案子的卷宗。赶紧看,看完放下。”

  高胖子特立独行,我也没跟他矫情,直接打开了文件夹,快速翻看。

  看到一半,我抬起眼,可不等我开口,高战就对我说:“看完再说。”

  看完整本卷宗,我深吸了口气,问:“还没查到报案人是谁?”

  一个刑满释放的蟊贼,死在与墓园相对的老院里,死了不到六小时,警方就接到匿名人士报案……

  高战显然早料定我要问什么,直接摇头:

  “没有。我一直都觉得奇怪,报案人似乎比贼更具有反侦察能力,让人无从追查。这点儿……”

  他又摇了摇头,没继续往下说。

  办公室内一阵沉默,先开口的却仍是高战:“你家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遭人惦记?”

  “没有。”我笃定的说。

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  高战像是还想说什么,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。

  门一开,一个熟悉的便衣探头进来,“头,县石料厂死人了,死了一个老头,可能是自然死亡,惯例核查,谁去?”

  高战皱了皱眉,站起身说:“今儿周天,值班的就咱仨,你还想让谁去?”

  接着转向我说:“先别想别的了,出警吧。”

  我点点头:“我去拿东西。”

  直到走回法医室门口,我猛地反应过来。

  石料厂?

  那不是就在老屠宰场后头,鬼楼的对面……

201802/16/9048_3446295 201802/16/9048_3446295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