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九章 运尸

第九章 运尸

更新时间:2018-08-24 19:22:49

  高战很快就查清了老陈的资料,但并没有查到他在本地和老家有任何亲属。

  眼看快要下班了,想起吕珍转达的话,我只好办理了认尸手续。

  在文件上签字的时候,高战忽然问我:律师说除了你,陈金生还有一个继承人,你知道那人是谁?

  我一愣,我实在被这几天发生的事弄乱了,要不是他提起,我都把这茬忘了。

  老陈把遗产给了我,却让别的人替他摔盆,说那人继承了他另外一样东西,还说我知道那人是谁。

  目光无意间落在一旁的大双身上,我心一动……

  我跟高战说,这几天要办理老陈的后事,还得再请几天假。好在我家的案子有市局直接接手,孙屠子明天也回来了,高战很痛快就批准了。

  高战问我,要不要派车把老陈的尸体送回去。

  我说不用,反正这老头也只能是我一个人伺弄,我直接开车把他拉回城河街就行了。

  要说我干的两种行当,还都真不避讳这种事。

  我正想说要是局里没什么事,就让大双跟我一起搭把手。

  没想到大双忽然主动说:“高队,我去给徐哥帮忙吧。”

  把尸体搬进我车的后备箱,刚开出大门,大双突然又开口说:

  “不是回城河街。”

  “什么?”我一怔。

  大双扭过脸看着我说:“不是去城河街,老爷子是要咱送他回陈皮沟。”

  我又是一愣,资料显示,老陈的老家就在一个叫陈皮沟的村子。可村子所在地,距离我们这儿可有五百多公里呢。

  想到在石料厂发生的情形,我打了把方向,把车停在路边。

  看着大双问:“在石料厂的时候,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知道老陈是要我送他回老家?”

  大双用力挠了挠头发,似乎很苦恼,“老陈睁眼的时候,我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,他会给我一样东西,但那东西不是白给的,要我替他做两件事。”

  一向不抽烟的大双拿起我放在驾驶台上的烟盒,抽出一根点上,却呛得咳嗽了好一阵。

  “他让我送他回陈皮沟,让我给他摔盆。”

  这会儿不用明说,也知道跟他说话的是老陈了。只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,老陈应该都没见过大双,怎么会找上他?

  “他给了你什么?”我问大双。

  老陈说给了他一样东西……我能想到的,只有从尸体嘴里飞出来,消失在他身上的那只甲虫了。

  大双摇了摇头,又使劲抽了口烟,没说话。

  我皱了皱眉:“除了把尸体送回去,他还让你帮他做什么?”

  大双又摇了摇头:“徐哥,先别问了行吗?有些事我都还没弄清楚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咱先把老爷子送回去,把后事办了。等我弄明白一些事,肯定会告诉你。”

  见他一脸纠结,我只能是点了点头。心说老陈啊老陈,你这是活着的时候满身邪性,死了也不让人消停啊。

  我本来想折回局里,让高战安排送老陈回老家。

  没想到却被大双阻止,说老陈说的明白,是让我们俩送他回去。

  大双这么说的时候,有些不大敢看我。

  也就是了解他的为人,明知道他还瞒着一些事,我还是没逼问他。

  看看时间,我还是给高战打了个电话,让他在内网出具一份合法运输尸体的证明文件,然后和大双一起,带着老陈的尸体,连夜开往陈家沟。

  昨晚一宿没怎么睡,在高速上开了不到两个小时,我就撑不住了。

  在服务区买了面包和矿泉水,让大双接着开。

  我在后座上就着矿泉水吃了点面包火腿肠,没大会儿困劲上来,不管不顾的躺下就睡了过去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被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吵醒。

  睁开眼,坐起身,就见外边下起了大雨。

  车还在高速上,豆大的雨点打在车身上,就跟炒爆豆子似的炸响一片。

  “雨太大了,先在路边停一下,等雨小点再走!”

  我说了一句,见大双像是没听见一样还在继续往前开,下意识的皱了皱眉,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。

  大双身子一震,缓缓把头转了过来。

  看到他的样子,我浑身猛一激灵。

  他目光呆滞,一张脸青嘘嘘的,竟没有半分活气,而完全像是一具死尸的样子!

  眼见他表情麻木的扭脸看着我,车子却在暴雨中越开越快,我浑身的汗毛孔都炸开了。

  大喊一声‘快停车’,就想扑上去抢方向盘。

  哪知道刚往前一扑,背后突然有一双手掐住了我的脖子。

  那双手死死的掐着我,还在不断快速的收紧,以至于我连挣扎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  我勉强扒住掐着我的手,无意间朝后视镜看了一眼,看清背后掐我那人的样子,浑身剧震的同时,一种坠入深渊般的绝望涌上了心头。

  我看的分明,镜子里那张凶悍的老脸,竟然是放在后备箱里的死尸,是老陈!

  “嗡……”

  一下轻微的震动声传来,听在我耳中却像是打雷一样。

  我猛地坐直了身子,睁开眼恍惚了好一会儿,见大双还在目视前方,神情专注的开着车,才反应过来,刚才竟是做了一场噩梦。

  嘶……不对啊。

  做梦怎么会脖子火辣辣的,像是真被人掐过一样……

  想到梦里的情形,我揉着脖子,侧过身探头看向后尾箱。

  只一眼,就感觉浑身的血都凉了。

  从离开石料厂开始,老陈的尸体就一直是用警务的尸体打包袋装着的,此刻尸体竟然蜷缩着躺在后备箱里,打包袋却丢在一旁。

  而且尸体的脸正朝着我,嘴角下撇,眉头紧皱,竟像是一脸的怒意!

  “大双!”

  “啊?徐哥,你醒啦!”大双从后视镜看了我一眼。

  “你中途停过车?”我问。

  “没有啊,怎么了?”

  我看看窗外,的确是在下雨,只不过没梦里下那么大。

  我偏过头看着大双的侧脸问:“是你把尸体从袋子里弄出来的?”

  大双似乎愣了一下,“尸体出来了?不是我啊。”

  我越发惊疑不定,尸体无端端被弄了出来,就算不是他做的,听到这样邪门的事也不该反应这么冷淡啊。

  恰好车到了收费站,大双减慢了车速,回过头看着我笑了笑:

  “估计是老爷子觉得憋屈,自己钻出来的吧。”

201802/16/9048_3447269 201802/16/9048_344726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