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二章 死人坟

第十二章 死人坟

更新时间:2018-08-25 17:24:56

  “你说什么?”我嘴角猛一抽搐。

  面前这老农打扮的老头,从上车就开始睡觉,他甚至都没往后边看一眼,他是怎么知道车上有死人的?

  想到那个陌生人发来的短信,我心里不禁起了戒备。

  老头忽然叹了口气:“唉,别说了,也合着你们是好心,又是警察,命硬,没被拉进阎王坎去。坎儿过去了,也就没事了。就快到了,赶紧走吧。”

  我忍不住皱眉,刚要再问他,却听后座的那个妇女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。

  我才反应过来,车上还有个抱小孩儿的女人呢。

  刚才老头那一番话,我听得都瘆的慌,更别说她一个女的了。

  见妇女哭的一抽一抽,大双皱了皱眉,说:

  “大姐,别怕。这老爷子开玩笑呢,哪有什么阎王坎啊……”

  不等大双继续说下去,妇女就哭着打断他:“有,我早先嫁过来的时候,就听说过陈皮沟有三道坎……”

  听了她的话,我脑大筋又是一蹦。

  说实话,刚才听老头说三道坎的事,我不光不怎么相信,而且还对他起了怀疑,以为他可能别有用心。

  现在听妇女一说,竟然真有三道坎。

  车上的确拉着死尸,难不成真碰上阎王坎了?

  可就算真是这样,这老头子是怎么发现车上有尸体的?

  难道真是说人老成精,他就在上车前看了一眼,就发现老陈不是活人了?

  那妇女哭起来一发不可收拾,怎么劝都劝不住。

  我被他哭的心烦意乱,加上浑身湿透、脚脖子疼的厉害,于是烦躁的问老头:陈皮沟还有多远?

  老头子朝前指了指,说:“你再往前开点,左边就能看见一条小路了。”

  我试着发车,倒是一下就打着了火。

  车开起来,也没感觉再有什么阻碍。

  按照老头说的,往前又开了大概一里多地,果然就见路边出现一条小路。

  我把车转向小路,看了身边的老头一眼,问:“大爷,你认识陈金生吗?”

  老头眼皮也没抬:“不认识。”

  “不认识?”我看了一眼后视镜,“他也是陈皮沟的人,你怎么会不认识呢?”

  “陈皮沟大了去了,我哪能谁都认识?”老头说的理直气壮,还反手指了指那个妇女:“你问问她认识我不?”

  妇女又抽搭了两声,摇了摇头,“你们来陈皮沟是找人的?陈金生是谁啊?长什么样啊?”

  我心里越发有种诡异的感觉。从地图上看,陈皮沟不过是个巴掌大的小村子,村里能有几户人家?这两人怎么都说不认识老陈呢?

  更让人诡谲莫名的是,陈金生就在同一辆车上,就在后排坐着呢……

  我透过后视镜,用眼神制止了想要开口的大双,边开车,边把老陈的大致特征形容了一遍。

  戴帽子的老头在旁边听着,身子似乎微微颤动了一下,但没说话。

  反倒是妇女听完后说:“你们要找的是那个住在死人坟里的怪老头吧?”

  “死人坟?”我一愣。

  妇女说,在陈皮沟的西边有一户人家,好像就住着我说的这么一个老头子。但是那户人家很怪,平常很少见人进出,也不跟村里的人来往。而且,那屋子后边还立着一块大石碑,从远处看,整栋屋子就跟个坟似的。所以村里人背地里都叫那栋屋子死人坟。

  妇女说,她也是去年刚嫁过来的时候,见过住在那里的老头一次,具体样子没看清,身形却和我说的差不多。

  屋子后边立石碑……

 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,老陈干的就是刻碑的活,那十有八九是他家了。不和村里人来往,倒是符合他的性格。只是,在屋子后边立石碑,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。

  “徐哥,前边没路了!”大双指着前边说。

  我已经踩下了刹车,看着前边直嘬牙花子。

  路到头,前边是条河,河面说宽不宽,说窄不窄,中间却只剩一条半拉垮的水泥桥茬子,车是无论如何都开不过去了。

  旁边的老头子似乎刚才又眯着了,这会儿被动静惊醒,朝前看了看说:

  “呀,这桥咋让冲塌了呢?”

  我也懒得多说,直接问:“大爷,还有别的路过去吗?”

  老头说:“有,靠我家那边还有个老桥呢,过人行,车开不过去。”

  我和大双对视一眼,都抓瞎了。早知道这样,先在县里找家旅馆住一晚了。

  老头子又朝外看了看,说:

  “桥没了,你们车肯定过不去。这雨一时半会的停不了,要不你们先上我家凑合一宿,天亮雨停了再走过去?”

  他一边说,一边朝一条分叉的土路上指了指:“我家在河这沿,走过去也就两根烟的工夫。”

  事到如今,不按他说的办也不行了,我可不想跟死尸在一个车上睡一晚。

  见那妇女也没主意,我就让大双从后边拿雨伞。

  下车的时候妇女指着老陈问了一句:“他不跟着去啊?”

  我没好气的说:“他留在车上看车!”

  跟着老头子沿着泥泞的小路,走了大概十分钟,就看到前边有两间屋子。

  “你们住西屋吧。”老头子也不怎么招呼我们,在屋檐下掸了掸雨就进了东屋。

  不知道怎么的,我就觉得这老头子从下了车以后,就像是在忌讳着什么似的。

  推开西屋的门,找着拉线拉亮灯,就见屋里靠墙有两张木板床。

  我回头对那妇女说:反正天也快亮了,要是相信我们,就凑合着歇一阵得了。

  妇女点点头。

  大双忽然拉住我,说:“徐哥,你先出来,我跟你说点事。”

  我冲屋里的妇女点了点头,跟着他来到外边屋檐底下。

  大双朝西屋看了一眼,刚要说什么,突然,东屋的门一开,那个老头子三两步跑过来,连拉带拽的就把我们拉进了屋里。

  老头子探头往外看了看,关上门,插了门栓,不等我们开口,就猛地回过身,压低了声音说:

  “你们真不该拉那个女的,你们是好心,她却是想害你们的命!”

  “是吗?”看着他压低的帽檐,我再次提高了警惕。

  谁料老头拍着大腿说:“知道你们为啥会撞上阎王坎不?因为车上拉了死人!那女的怀里抱的是个死孩子!”

201802/16/9048_3448101 201802/16/9048_3448101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