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十九章 老八嘎

第十九章 老八嘎

更新时间:2018-08-27 23:27:52

  “不是吧,阳宅变阴宅?难道老陈要我把他葬在这屋子下面?”我喃喃道。

  大双咽了口唾沫:“现在不允许土葬……”

  见我瞪他,他连忙闭嘴。

  我说:“如果这下边真是老陈给自己挖的坟墓,呵,他一个孤老头子,挖这么个坑得费多大劲?他想土葬,还能不满足他?”

  我把老陈往上托了托,腾出手拿出手电,打亮了往洞里照。

  看清下面的情形,不由得一愣。

  看上去这并不是什么墓穴,而是和普通的地窖差不多。

  唯一的区别是,在‘地窖’一边的墙上,多出了一扇门。

  我忽然想起了后街的铺子,老何的铺子后边,也有这样一个类似的‘地窖’。

  那次我和大背头在那个地窖里,也看到一扇门。

  只不过,那扇门比普通的门要小,门后是一座缩小比例的无眼神像庙。

  这下面的门和正常的门一样大小,门后又会是什么?

  我让大双去拿来梯子,让他带着孩子的尸体,跟我一起下去。

  走到那扇门前,大双忍不住问我:门后有什么?

  我摇了摇头,说我也不知道,但我相信老陈绝不会坑我们。

  这句话说出来,我自己都愣了。

  貌似老陈一直都在‘坑’我,我为什么会这么说?

  我这么说,似乎是在见到那个长衫老者后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……

  脑子里闪过长衫老者消失前的背影,我猛一激灵:“是他!”

  “是谁啊?怎么了?”大双被吓了一跳。

  我感觉呼吸有些局促,使劲咬了咬牙,抽了抽鼻子,下意识的说:“是我的一个长辈,但是我从来没见过他。”

  “是他活着的时候,我没见过他。”我补充了一句。

  “噗!”

  一下极轻微的声音将我从恍惚中惊醒。

  我抬眼朝洞口看了看,后背不由得有些发紧。

  大双见我脸色难看,小心的问我:“你没事吧?”

  我眼珠转了转,摇摇头:“没事,我们不会有事。就算老陈不看在我们送他回来的份上保佑我们,那个人应该也不会想我有事。”

  说完,我咬了咬牙,伸手推开了面前的门。

  情形多少还是有些出乎意料,门后并没有什么庙宇,也没有阔大的地域,只是一条土凿的甬道。

  我又朝洞口看了一眼,示意大双先进去。

  两人沿着甬道向前走了一阵,大双忽然放慢脚步,低声问我:

  “哥,刚才你有没有听见上面有脚步声?”

  “原来你也听见了。”

  “嗯,就一下,应该是踩到水洼了。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人?”

  我干笑两声:“鬼能成群结队来吊唁,那是因为问心无愧。坏人想做坏事,就一定不会明目张胆大张旗鼓。你想想看,我们这一路来,都遇到过什么人?”

  大双眼神猛一收缩:“那个流`氓老头?”

  我笑笑:“小心点就行了。”

  大双往前走了几步,猛地吸了口气,回头看着我说:“他会不会……”

  “应该不会。”我打断他,“那对他们有什么好处?”

  大双想到的,我在听到那下脚步声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。

  这三天单纯的替老陈守灵,我却无时无刻没忘记我们来这里时一路上发生的怪事。

  怪事不会无缘无故找上门,找来了,又怎么会轻易罢休?

  更何况我一直记得那条不知道是什么人发给我的短信:别让人搭车……

  大双的担心也是我的担心。

  我们现在下到‘地窖’里,如果有人在上面把地窖口堵住,我和大双就全都成了老陈的陪葬了。

  可我有种直觉,某人并不是单纯的想我死,他应该还有别的目的……

  几十米的甬道走到尽头,面前的情形让我瞠目结舌。

  十几平方大的一个空间,四周全是土坯墙。

  唯独中间一口青石雕花的棺材和这简陋的墓室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  居然真是单纯的一间墓室?

  这个老陈……他这是在屋子底下给自己挖了个坟?

  停放这几天,尽管有我和大双细心照看,老陈的尸身还是有些腐烂,背在身上气味实在不好受。

  见石棺敞着,我赶紧不管三七二十一,把老陈从背上放下来,摆进了棺材里。然后直了直腰,点燃了角落里唯一一盏粗糙的石质油灯。

  大双把怀里抱的童尸朝我晃了晃:“这孩子怎么办?”

  话音未落,来时的通道内突然传来一声怪笑:

  “嘿嘿,孩子就不用你们操心了。”

  随着这夜枭般的声音,一个猥琐的身影出现在墓室的门口。

  “是你!”大双立刻瞪红了眼睛。

  来的果然就是搭我们车的那个流`氓老头!

  看着他藏在帽檐下阴鹜的面孔,我本能的把手伸向背包。

  “别动。”一个声音喝叱道。

  眼见另一个粗壮的身影闪现出来,大双不禁咬牙:“周疤瘌!”

  周疤瘌嘴角微微抽动,并不说话,只是用手中黑洞洞的枪口指向我们。

  “早看出你不是省油的灯。”我怏怏翻了个白眼,“你戏演过头了,就算农村人热心肠,谁又会冒那么大雨,帮人送死尸?”

  周疤瘌嘴角习惯性的抽了抽,还是没说话。

  我忍不住暗暗嘬牙花子,娘的,怎么还有枪?

  “嘿嘿,徐祸,你很有点能耐啊,居然连尸僵虫都要不了你的命。不过没用,你有本事,不代表你不怕子弹。看清楚,这可是真枪实弹。”流`氓老头狞笑道,同时把头上的破帽子摘了下来。

  我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孔,却没有多大意外。

  “你不在鬼楼看门,跑这里来干什么?”我问。

  老头神色微变:“你早认出我了?”

  “也不算太早,就是在你想搞那个女人,被我们撞破的时候,你干张嘴没出声……看口型,你应该是说‘八嘎’。呵呵,你个老八嘎,日本来的?怎么会跑去给人看大门?”

  诚然,在那时起,我已经怀疑这老流`氓的身份。虽然他乔装打扮的技术还不错,可骂人时的那种阴沉神色……别说高战了,我只瞄一眼就会记一辈子。

  老八嘎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抬手把嘴上的两撮胡子扯了下来,面色阴冷的说:

  “你可以不怕尸僵虫,不怕我,可你一定挡不住子弹。识相的话,把东西交出来,我饶你一命。”

  “什么东西?”我真是摸不着头脑。

  “我没工夫跟你废话,交出来!”老八嘎凶相毕露。

  话音刚落,我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:

  “你个老嘎嘣儿的,我可算是等到你了!”

  我和大双同时回过头,就见本已僵死的老陈竟然从棺材里坐了起来!

201802/16/9048_3449297 201802/16/9048_3449297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