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一章 杜老板

第二十一章 杜老板

更新时间:2018-08-28 17:29:00

  “小娃娃,我这是为你好。你也不是天生的坏种,只不过是被妖人控制,炼化成了冥童。你活了也有百十年了,怎么还不开化啊?”老陈对着手中的童尸说道。

  原本一动不动的死孩子,闻言竟张开了眼睛,眼珠快速的转动了两下,跳到地上,回过头看看我和大双,伸手牵住了老陈的手,低下头,一副认命的样子。

 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:“来的时候拦住我的车,在车子底下挠我的是你!”

  这白脸小鬼的拇指短了一截,难怪只在我脚腕上挠出了四条痕迹。

  嘶……手指短了一截?

  我一下想起了老何和照片里的老三,这两人的拇指也比平常人短了一截,难道说……

  没等我细想,老陈忽然沉声对我说:

  “回去吧,回去以后,去找杜汉钟。”

  “找杜汉钟?”貌似已经是第二次有人让我去找杜汉钟了。

  娟子替白梦蝶传达我的两件事,其中之一就是:如果有人要杀我,就让我去找杜老板。

  我心里还有诸多疑问想问,老陈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:“我该走了,这里就要塌了,你们不走,是想跟我走吗?”

  说话间,地面开始微微颤动起来。

  我一惊,拉着大双就往外跑。

  跑到门口,回过头,就见老陈牵着那小鬼迈进了棺材……

  天色大亮,久违的太阳终于露了面。

  大双看了看半边坍塌的房舍和陷入地下三分之二的大石碑,有点恍然的问我:

  “老爷子……就这么把自己给埋了?”

  我看着露在外面的石碑,不答反问:“你是什么时候学会雕刻的?”

  大双挠了挠头,指着石碑说:

  “我爸爸本来就是石匠,不过我不怎么会。可我用手指顺着石碑上的图案描了一遍……就会了。”

  我点点头,对他的话倒是不怀疑。

  古代工匠技艺的传承多数是很奇妙的,他既然有石匠的底子,那在描画石碑上的图案时,多半是掌握了某些无法用言语解释的形神概念。接老陈的班成为刻碑匠,也就不出乎意外了。

  离开陈皮沟前,我和大双去了一趟遇到周疤瘌的那户人家。

  在那里,我们见到了一对老年夫妻。

  一问之下才得知,先前有个嘴角长疤的男人给了他们一笔钱,说是要租他们的房子几日。在我和大双遇到周疤瘌的当天,老两口正在县城‘潇洒’呢……

  回程的路上,大双问我,魃是什么?

  我说,旱魃是传说中能引起旱灾的怪物,最早的源头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由犼分化出的一只僵尸。

  后来僵尸旱魃覆灭,他的形神飞散到各地。

  一些土葬的幼童阴魂不散,阴差阳错接触到旱魃形神,就会成为另一种能够令土地干涸的存在。

  关于旱魃的传说,是瞎子给我讲的。听他说的时候,我还满不以为然。现在看来,并非是他杜撰又或空穴来风。

  我在水缸里见到的绿毛怪物,竟然就是旱魃形神。陈皮沟中,竟真的有魃的存在。

  这样一来,至少证明了一件事。

  那就是,关于陈皮沟三道坎的传说,起码有一件是真的,那就是水火坎。

  ……

  回到平古的第二天,我刚到局里,就被高战叫进了办公室。

  高战给我发了根烟,自己也点了一根,深深的吸了一口才说:

  “我这几天已经查过了,没查到徐洁的踪迹。”

  我点着烟抽了一口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还有一件事。”

  高战用力搓了搓脑门,眉心纠结成疙瘩的看着我说:“我又仔细查了查你那个房东的资料,发现一件……一件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事。”

  “什么?”我一愕。

  “我通过陈金生老家的同事查到,他在七二年的时候曾经重新登记过户籍。”

  高战边说边随手拿起一个文件袋递给我:“你先看看。”

  我接过来,拿出里边的资料,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。

  登记注册的黑白照片上,赫然就是老陈。

  照片里,他的样子和我印象中的老陈完全一样。

  “照片是七二年拍的,他的样子一直都没怎么变。那时候户籍制度虽然不怎么规整,可我还是查到了他在改换登记前的一些资料。”

  高战眼睛眨巴了两下,忽然压低了声音:

  “他在七二年的时候,把年龄从七十四改成了五十岁!”

  我身子不由得一震,手一哆嗦,档案落在了桌上。

  高战朝我点了点头:“如果真是那样,他今年至少一百二十岁了。”

  恍然间,我又不自觉的想起在石料厂时,从老陈嘴里飞出来的那只甲虫。

  尸僵虫?那到底代表着什么……

  回过神来,想到一件事,我问高战,能不能查到杜汉钟的联系方式?

  高战不解的看着我,问我找他干什么。

  我也解释不清,只说我有必要和他见一面。只是人家毕竟是大老板,不是那么容易能见到的。

  高战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忽然笑了笑,“别人想见杜老板不容易,咱可不难。咱是警察。”

  他打了两个电话,然后对我说,刚好杜老板这两天就在平古,现在就可以和我一起去找他。

  出了警局,我让他先开车去一趟鬼楼。

  到了鬼楼,大门紧闭,敲门也没人回应。

  “那个看门的老头呢?”高战嘀咕道。

  我说:“直接去找杜汉钟。”

  让我没想到的是,杜汉钟在平古竟也住在南关街,王希真住街头,他住在南关街的中段。

  相比王希真在平古的‘豪宅’,杜汉钟的屋子更平民化。

  按响门铃,开门的居然就是杜汉钟本人。

  他穿得就像是个普通的老人,手里还提着个浇花的水壶,一点也看不出大老板的样子。

  杜汉钟扫了高战一眼,目光落在我脸上,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才缓缓的说:“进来吧。”

  进到院里,他自顾走到墙角的花架旁,一边浇花一边头也不回的问:

  “两位警官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见到大名鼎鼎的杜老板本人,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白梦蝶和老陈都只是让我来找他,却没说找他干什么。

  想到白梦蝶让娟子传达的话,我一咬牙,说:

  “有人要杀我!”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高战被口水呛得咳嗽起来,斜着眼不可置信的看向我。

  杜汉钟动作猛地一顿,肩膀明显抽动了一下。

  过了一会儿,他仍没回头,却沉声问:“谁要杀你?”

  我和高战都是一愣。

  他语调虽然听似平淡,但我和高战都感觉出,他这话分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,说:“一个嘴角有道疤的男人,还有,鬼楼的看门人!”

201802/16/9048_3449739 201802/16/9048_3449739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