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二章 缉凶

第二十二章 缉凶

更新时间:2018-08-28 23:29:09

  “什么鬼楼?”

  杜汉钟把水壶一顿,转过身皱着眉头看着我。

  高战忙说:“就是您名下的那栋老学校的老楼,什么鬼楼,都是老百姓瞎说的。”

  “哦,原来是那儿。”杜汉钟点点头,突然又拧起了眉毛:“一个看门的想杀人,你们找我干什么?你们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,我都不知道你们说的是哪个。”

  一向能说会道的高战也被他这话给噎住了。

  确实,堂堂杜大老板,名下公司物业多的怕是他自己都数不清楚,给他打工的人少说也有好几千,他又怎么会对一个看大门的有印象?

  “有什么事去找我的律师吧。”杜汉钟摆了摆手,回过身又拿起了水壶。

  高战和我对视一眼,示意我先离开再说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,对着杜汉钟的背影沉声说:

  “现在我们怀疑你属下的员工和城河街的一起凶杀案有关,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。”

  高战一愣,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我。

  杜汉钟回过身,看着我说:“你说有人要杀你,现在你活的好好的,怎么又扯出个凶杀案来?”

  “是另外一起案子,受害人颈部有啃噬伤口,身体三分之二的血……不见了。”

  “哦,死了人,那是大事。”

  杜汉钟点点头,朝着屋里抬高声音喊道:“向柔,向柔!”

  很快,一个三十来岁,容貌秀丽的女人急匆匆的走了出来。

  “这是我太太,郝向柔。”杜汉钟给我们介绍说,然后又对那女人说:“这两位警官说,学校那边的看门的涉嫌一起凶杀案,你……你配合警方去调查一下吧。真要有这回事,就劝劝那人,让他认罪伏法。还有,替我给受害人家属一些补偿,毕竟是我们用人不淑。”

  郝向柔看了我和高战一眼,点点头:“我先去打电话问一下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,郝向柔出来,对我和高战说:

  “我已经查过了,学校的确有个看门人,名字叫做车卫国。他一向吃住都在学校老楼里的,我带你们去找他。”

  “他不在学校。”高战说。

  郝向柔点了点头:“我查过他老家的住址,我和你们一起去。”

  出了门,不等高战问我,我就拿出手机给马丽打了过去。

  “喂,丽姐,那个案子死者伤口处的DNA化验结果出来了吗?”……

  上车前,高战把我拉到旁边,小声问我:

  “你怎么知道杀人的是那个看门的?你肯定吗?”

  我朝站在车旁的郝向柔笑笑,低声说:“杜大老板这么配合,不肯定也肯定了。”

  高战眼珠转了转,“好,那我叫增援。”

  一个钟头后,警车停在一个叫大梧桐树村的村口。

  赵奇跳下车,来到跟前,习惯性的扬起一边的眉毛看着我问:

  “我很好奇,你是怎么查到凶手是谁的?”

  我只能是笑笑,说:“你也知道我另外一个职业是什么了。”

  赵奇点点头,露出个会意的笑容。

  郝向柔走过来说:“我和你们一起进去。”

  “不用了,你留在车上。”高战说道。

  郝向柔微微蹙眉:“你们这么大张旗鼓的进村,万一车卫国真是凶手,未必就会束手就擒。到时候村民的生命安全都会受到威胁。”

  她目光转向我,说:“你的样子最不像警察,你和我一起进去吧。”

  我和高战、赵奇对了个眼色,赵奇点点头:“我和老高在后面保护你。”

  往村里走的时候,郝向柔突然问我:

  “这么年轻就做了刑警,你刚毕业的啊?”

  “呵,郝太太,你误会了,我不是刑警,我是法医。”

  郝向柔停下脚步,拧着眉毛瞪着我。

  我一愣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先生姓杜。”

  我反应过来,窘道:“不好意思郝……杜太太,口误。”

  郝向柔嗔了我一眼,继续向前走去。

  来到村尾的一栋民房前,郝向柔直接上前敲门。

  敲了没两下,破旧的房门竟‘吱呀’一声开了。

  房门刚打开一条缝隙,我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。

  “不对头……”我刚要去拉郝向柔,她已经推开门,一只脚迈进了门槛。

  就在我把手伸向她的同时,门背后猛然伸出一只干枯的手,一把抓住她的头发,将她拖了进去。

  我猛地将门撞得大开,就见昏暗的房间里,一个面色枯槁的老人正从后边箍着郝向柔的脖子快速的后退。

  “老八嘎!果然是你。”

  再次见到老八嘎,我不禁暗暗心惊。

  算起来他从陈皮沟逃走,到现在还不到四十八个小时,人怎么就变得又黑又瘦,像是具干尸一样!

  不过,屋子一角的另一番景象,更让我惊悚不已。

  一个十多岁,蓬头垢面,破衣烂衫,乞丐模样的小孩儿正倒在一摊血泊中瞪大眼睛,不住的抽搐。

  他的脖子里不止一处伤口,而是整个脖子几乎都被咬烂了,破烂的上衣敞开,心口也有着触目惊心的撕咬伤口。

  “混蛋!”我怒不可遏。

  老八嘎像是没听见我的话,只顾勒着郝向柔,鼻子贴在她白皙纤长的脖颈里使劲闻着:

  “女人……女人的血也许可以……女人的血也许有用……”

  “放开她!”我急中生智,指着郝向柔大声说:“你知道她是谁?你敢伤了她,你就死定了!”

  老八嘎这才像是发现我的存在,抬眼看向我:“她是谁……呕……”

  一句话没说完,竟张嘴吐了起来。

  吐出的尽是些血红色的浓稠液体,其间还混杂着肉块一样的东西。

  郝向柔被他勒在身前,肮脏的呕吐物全都吐在了她身上。

  “她是杜大老板的老婆,是你主子的老婆!”我强忍着恶心说,“你敢动她,你死了想投胎都没门!”

  “杜老板的女人?”老八嘎身子明显一震,眼神也瞬间从癫狂变得清明了许多。

  “还不赶紧把她放了?”

  我刚说了一句,忽然,郝向柔偏过头,口唇快速开合,像是低声说了句什么。

  老八嘎身子一僵,接着咧开还残留着呕吐物的嘴嘿嘿一声怪笑,紧跟着,竟猛然张大嘴,朝着郝向柔的脖子咬了下去!

  “砰!”

  随着一声枪响,老八嘎的半拉脑壳被炸飞。大张着的嘴再也合不拢,身子连带仍被他勒着的郝向柔轰然倒地。

  我恍然的回过头,就见赵奇端着枪,枪口还在往外冒着烟。

  “我说过,我会在后面保护你们。”赵奇舔了舔嘴唇,看了我一眼,放下枪,快步朝屋里走来。

201802/16/9048_3450064 201802/16/9048_3450064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