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倌法医

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

首页 > 未分类 > 第二十五章 佛血渡鬼

第二十五章 佛血渡鬼

更新时间:2018-08-29 23:21:32

  接下来,静海的举动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。

  他竟揪着张宽,“啪啪啪啪”反正扇了张宽七八个大耳刮子。

  附在张宽身上的水鬼像是被他打蒙了,竟忘了反应。

  静海扇了一阵,像是还不解气,居然一咬牙,揪着张宽的头发,硬生生将他从浴缸里拖了出来。

  静海将他往地板上一丢,抹了抹脑门上的汗,忽然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:

  “嘿嘿嘿嘿,离了水,我看你还能怎么办!”

  我缓过神来,这才明白老和尚的用意。

  我说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暴力呢,原来是憋着坏呢。

  水鬼刚被我招来,怕是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,就先挨了一顿嘴巴子。

  静海趁着她晕头转向,硬是把她从水里拽了出来。

  水是水鬼存在的根源,一旦离了水,如果没人超度,时间长了自己也会灰飞烟灭。

  这老和尚,真是够狡猾的。

  静海收起笑容,瞪着被鬼附身的张宽厉声说:

  “你如果只是想找替身也就算了,要是在水下觉得寂寞,勾了人的魂魄下去作伴,佛爷也懒得和你计较。可你偏偏只是勾了他的灵识,迷惑他以为在和你欢好,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,你就不怕遭雷劈吗?”

  水鬼离了水,竟并没有显得恐惧,而是满眼怨毒的瞪着阴了自己的老和尚,咬牙切齿的说:

  “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,我要他死,要他们就算来生再投胎,也要变成白痴!”

  “啧,你这叫什么鬼话?男人得罪你了?”窦大宝拧着眉毛说道。

  静海冷眼看着女鬼,冷冷的说道:

  “别说佛爷没给你机会,有什么仇怨,你现在就说出来。如果情有可原,佛爷就放你一条生路。要不然,佛爷就送你上路。”

  女鬼惨然一笑,“有什么可说的,天底下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!”

  嘴上说不说,却仍是将满心的委屈和怨恨倾诉了出来。

  原来这女水鬼生前是市里一家国营单位的职员,收入很是丰盈,但因为某些原因,年过三十还没有成家。

  后来在网上认识了本市一个比自己小七岁的男人,两人先是在网上交流,后来见了几次面以后,很快就陷入了热恋当中。

  说起来这男的绝不算什么好东西,就是个无业游民。

  但女人一旦对男人倾心,其它的便都可以无视。

  两人在一起后,男人基本上就是吃她的,花她的。

  这男的也是生了一张油嘴,不要钱的甜言蜜语山盟海誓整天挂在嘴边,把个女人哄的见天晕晕乎乎的。

  两人同住在一起没多久,就登记领了结婚证。

  有一天这男的就对女人说,有朋友从詹家口回来,说那里风景不错,要和女人一起去游览一下,还颇有深意的嘱咐女人,让她带上最性`感的泳衣。

  两人到了詹家口,白天游玩了大半天,傍晚的时候,见天阴沉下来,女人就要回旅馆。

  这时男人却指着水库笑嘻嘻的对她说,自己想游泳。

  想到男人再三嘱咐自己带上最性`感的泳衣,再看看男人暧“昧的眼神,女人立刻就明白他想干什么了。

  自己的小老公平常就是很有‘情调’的,女人虽然水性不怎么好,但也不想扫他的兴,当即就找了个背静的地方换了泳衣。

  女水鬼说到这里,抹了抹眼角:“那时候天开始下雨,而且越下越大。他水性好,所以我也不怕,我还觉得在水里、在雨里……很浪漫。我们疯狂的……我根本就没感觉到,他把我带到了深水里。他明知道我不怎么会游泳的!”

  “然后呢?”司马楠忍不住问。

  女鬼惨然一笑:“还有什么然后?做完了,他忽然放开了手,自己转过身游上了岸……”

  “这根本就是谋杀!”司马楠身子不自禁的发颤。

  窦大宝气哼哼的说:“你们已经结婚了,你死了,你的财产就都是那个杂碎的了!”

  我叹了口气,没说什么。

  就像司马楠说的,这的确是一场谋杀。但却是一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谋杀。

  “把那个男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告诉我!”静海忽然对女鬼说道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女鬼疑惑的看着他。

  静海眼皮一翻:“放过被你附身的这小子,佛爷超度你。你在忘川河边等着,用不了三天,佛爷就送那个杂碎去找你。你们有什么仇怨,到了下边再掰扯!”

  窦大宝朝女鬼点点头:“你跟他说吧,这老秃……这大和尚是降头师。让他给那杂碎下个降头,那杂碎就死定了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!”窦大宝用力点头。

  静海两眼望天,一副信不信由你的样子。

  女鬼怔了半晌,忽然摇了摇头:“算了,让他活着吧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司马楠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  女鬼笑了,眼角却流下两行晶莹的泪水:“我到现在才发现,我只是觉得委屈,现在有人知道我的事,我……我忽然间觉得……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。我不恨他了,我恨不起来,我……爱他。”

  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唉,又是一个傻孩子。”

  静海仰天长叹了一声,转头对窦大宝说:

  “这女娃也是可怜,和尚请小佛爷卖我个面子,给她一滴你的佛血,就让她清清白白的来,清清白白的去吧。”

  我和窦大宝同时一愣,静海一直都说窦大宝是小佛爷,却只解释说,他是九世的老处男。什么佛血、清白来去,我和窦大宝真是摸不着头脑了。

  “反正你只要给她一滴你的血,她就能入轮回,而且来世还有别人没有的福缘!”静海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这老和尚和瞎子还不一样,瞎子是习惯性的故弄玄虚,静海却是什么都简单粗暴,对很多事都懒得细说解释。

  我把已经虚弱的不能动弹的水鬼抱进浴缸,窦大宝咬破手指,把血滴进浴缸里。

  一个样貌普通,但面容十分恬静的女人身影从张宽的身体里浮现出来,在水中微笑着朝我们点了点头,接着就不见了踪影。

  “呃……”张宽缓缓张开眼睛,“腰好酸……爸、妈,表姐……我怎么在浴缸里?”

201802/16/9048_3450527 201802/16/9048_3450527

发红包了!打开你的支付宝,搜索红包码“249005”疯狂抢红包!

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,点击领取!
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